第164章:深深的烙印在他的心里(二更3000+)

    第164章:深深的烙印在他的心里(二更3000+)

    曲清风听到镜月晓梦的声音,尽管这个时候,他非常的狼狈,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非常的安定,就好像这个女子就绝对会替自己医治好。

    其实自己的脚已经是麻木里。痛得非常厉害。然而他居然这个时候还能够脸上绽放出笑容来,如风一般的笑意。

    当镜月晓梦走到曲清风的跟前的时候,暗暗的抽了一口冷气,因为再曲清风的大腿上一根车轮子的铁棒插在了曲清风的小腿上。

    曲清风的腿不容乐观啊。那一根铁棒另一头还在车轮上。方才这两个小厮硬拖乱拽的,让曲清风的状态更加的糟糕。镜月晓梦心中划过一丝不忍,这样一个如风一般的男子,日后若是废了这腿。

    镜月晓梦实在是不敢往下想下去。

    当看到这个男人脸上如春风一般的淡笑。暗中感叹,这个男人到了这个时候还该死的优雅淡定。真不愧是高官子弟。足够的冷静。

    镜月晓梦赶紧的手一招,就让景王府的侍卫们上前,让这些侍卫将那车轮子的轮轴螺丝给拧下来。连带着那一根插在曲清风大腿上的铁棒将曲清风抬进了景王府。

    在外面医治根本就不是最好的,景王府里各方面都比外面要好。

    “曲大公子,你这小腿如若救治不当,恐怕会废了。”镜月晓梦的确不乐观。主要的是,现在腿上血还不断的在流着,可见那铁棒插入的正是动脉旁边。如若自己强硬的将这个取出来的话,只怕会流血过多而死。

    要取,但也不能够轻易就取。

    好在这是在景王府,镜月晓梦赶紧命人去取了东西来,酒精,究竟,医疗箱里的东西也一一的被镜月晓梦给摆在了干净的铺着白色*单的榻上。

    “曲公子,我必须尽快的替你将这铁棒给拔出来,拖得时间越久,保住你这一条的可能性就更加的小。我拔得时候会很痛,公子务必要忍上一忍。”镜月晓梦这是提前给曲清风一个做心理准备。

    随后命了曲家的两个小厮,又加了两个景王府的侍卫,对他们道:“我现在要拔这铁棒了。你们务必要按住他,不准他动。”

    现在要熬制一碗麻沸散来不及了。当务之急就是迅速。

    曲清风自己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问题,想要对镜月晓梦说,不必,然而镜月晓梦冷着脸,压根就不给曲清风开口的机会,率先开口道:“现在是我在施救,一切都听我的,所以,你们给本王妃按住他。”

    这根本就不是现代,所以,她压根就不能够马虎,而且这曲清风还是大学士之子。这个家伙是一个保皇党。如若,自己救了曲清风,能够和曲家攀上一些关系,也是好的。

    “还有你,一会在我拔出铁棒的那一瞬间,用这个止血药布按住伤口。”镜月晓梦她也只能够凭借自己知道的施救措施对曲清风以最大的施救了。

    这是曲家嫡子,自己哪里敢马虎半分,在自己插手这一件事情之后,就只能够尽权力百分百的医治好曲清风。尽努力保住曲清风这一条腿。

    最最主要的是,曲清风若是有事情,那么他这是在景王府大门口被人刺杀的,曲家若是将这一事赖在景王府。那么景王府也将惹上了麻烦。

    不管如何,她没有选择,只能够保住曲清风的这一条腿。

    镜月晓梦先是用清水替曲清风擦洗了一边伤口附近,再是用烈酒再清洗了一边伤口,然而在动手之前,给了曲清风一块毛巾道:“我要动手了。你咬住这毛巾吧。”

    曲清风想要拒绝,可是镜月晓梦沉凝的面色,让他无法拒绝,只好从镜月晓梦的手中将那干净消毒的毛巾放到嘴边咬住。

    镜月晓梦做好一切之后,也对按压住曲清风的几位道:“按住他,准备就绪,我要开始动手了。”

    听着镜月晓梦如此严肃的话,屋内的几个人都不敢马虎,也是一脸的严肃。

    镜月晓梦随后双手握住那铁棒,口中喊着:“一……二……三……”

    在镜月晓梦喊一二三的时候,一边的管家手中拿着镜月晓梦交给他的止血药布。

    镜月晓梦在三字落下之后,就用力的朝外拔,饶是曲清风是一个七尺男儿也无法忍住痛,啊……

    好在镜月晓梦在之前就塞给了曲清风一块布,现在曲清风可以死死的咬着口中的毛巾。痛得额头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终于,镜月晓梦快速的将那插入曲清风小腿上的铁棒给拔出来了。

    管家赶紧的在那血溅出来之际将那止血药布按在了曲清风的伤口上。

    痛……痛得刻骨铭心。曲清风现在是感激镜月晓梦的先见之明。让他口中咬着毛巾,不至于咬伤了自己。

    一边四个男的按住曲清风,在方才景王妃拔的时候,他们明显的感受到了曲清风在剧烈的挣扎。可见,那绝对不是一般的痛苦。

    镜月晓梦也没有丝毫的停止,赶紧的换了一副手套之后,再度的将止血药布拿掉,流那么多的血,肯定是断了血管,好在现在是大白天的,而且景王府条件也是相当的不错,还命人拿了几颗夜明珠过来照着伤口。

    镜月晓梦眼明手快的在曲清风的伤口处找到了断裂的血脉,作为医生,说实在的,镜月晓梦的确是不温柔,不过眼下,对她而言,要的只是,对病人而言最快,最有效,最直接的方法,不需要花里胡哨,也不要什么温柔。

    快,快,再快的缝合好血管,止住血,处理伤口,这是她眼下最最需要做得。

    因此,当镜月晓梦找到曲清风的血管,用刀子拨开一边的肉的时候,痛得曲清风整个人都在抽搐。

    镜月晓梦一感觉到曲清风在颤抖,厉声道:“按住他,别让他动。”

    这缝合血管,而且还是生缝,肯定会痛,这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挡住,何况这曲清风还只是一介温柔书生。

    一边按着曲清风的四人一听镜月晓梦嗜冷的声音,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死死的按住曲清风。

    这一刻的曲清风是听得到镜月晓梦的话,但是他真的是太痛了。身体忍不住的抽搐,挣扎。

    镜月晓梦下了命令之后,手中丝毫就没有犹豫,减免病者的痛苦,唯有尽快,再尽快的替这曲清风医治好伤口。

    曲家的两名小厮,看到景王妃附身手中抓着血管,附身用针线缝合,他们看得尽管是有些傻眼,但是也丝毫就不敢放松手上的力道。

    暗惊好在今天这景王妃出现,如若景王妃不出现,按照他们这样生拉硬拽的将公子给拽出来,那么他们的公子的这一条铁定是无法保住了。

    而且,严重的话,他们家公子是不是就会……

    两名小厮,实在不敢往下想去。

    原先曲清风也是非常的痛的,后来他也是被镜月晓梦这样匪夷所思的缝合术给震惊了。他们从来就没有看到过有人能够缝合血管,这绝对他们见过最最奇怪的事情了。

    曲清风因为是专注在镜月晓梦的手上缝合血管,所以,不至于挣扎了,这也是转移注意力的好处啊。

    一刻钟之后,镜月晓梦是将断裂的血管缝合好了。随后替曲清风伤口处上了止血药。

    皇家的东西,用度都是极好的,因此,这止血药一用上去就止住了血。接着就是缝合肉。不多,就是缝合个三针左右。

    针穿过皮肉,将本来开裂的伤口给缝合起来,再度的让一边看着的人都傻了眼睛。

    缝合好伤口,再度就是上药,接着拿过绑带,动作娴熟的替曲清风包扎好伤口,万幸的是,这曲清风的骨头没有断。不然的话,他就要躺个几个月。

    “今天曲公子刚动过手术,不便移动身体,暂时先在景王府住下,我也已经命人通知了曲公子的家人,我想很快,他们便会到景王府了。”镜月晓梦替曲清风做了这个手术,加上现在又是有身孕。因此镜月晓梦才站起身,整个人就昏了过去。

    “王妃……”镜月晓梦昏迷,惹得景王府的人一阵手忙脚乱的,赶紧再度请了太医替镜月晓梦诊治。

    曲清风内心里划过一道暖流,看着一个女人如此专注,谨慎的替自己医治的这个画面,太过震撼他的心灵了。

    从此镜月晓梦的身影,深深的烙印在曲清风的心里。

    ...............................................................................

    趁中午休息的空档赶紧码字来更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