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险象环生,皇帝被狠狠报复了(6000+)

    第159章:险象环生,皇帝被狠狠报复了(6000+)

    一边的颜帝看着镜月晓梦竟然盯着女子的四处看,他的黑眸也暗沉下来。

    镜月晓梦是女子吗?是女人应该会娇羞才是?怎么如此大胆的盯着自己女人的四处看。

    然而注定今天是要让颜帝大开眼界的。镜月晓梦从皇家验尸官的工具箱里拿出一根长约四五十厘米左右的铁棒。直接的划开那梅小主遮挡的毛。

    当看到镜月晓梦的动作的时候,纵然是看尽风云的颜帝也直接的给怔住了。同样给惊愕到的还有在暗处的北冥玄。

    镜月晓梦压根就没有就此停止,她继续用铁棒划开,能够看到这梅小主还留着和男人欢好之后的赃物。

    也就是在这梅小主生前有和男人*过。而今天老皇帝整整一天都和自己在下棋。也就是说,皇帝的女人给皇帝戴了绿帽子。

    镜月晓梦站着鼻子吸了吸,隔着这些剧烈,都有闻到这个女人的气味。面色暗沉下去,作为现代一名军医。她还真好知道,这个女人有梅毒。

    北冥玄整张脸狠狠的抽搐,他恨不得将自家女人给拽走。这就是自己的女人,比男人还强悍。

    要知道暗处的北冥玄可是根本就不敢看,看到自家小女人这样大胆的动作,他居然某位兄弟苏醒了。

    在暗处的北冥玄快要各种凌乱的时候,镜月晓梦却越看越仔细,越看越仔细,一边的老皇帝从震愣之中回神过来的时候,看着镜月晓梦这么紧紧的盯着自己女人的某处,面色暗沉如黑炭。染着狂怒,正在他快要濒临爆发的时候,镜月晓梦将她手中的铁棒挪开。本来是想要替这梅小主穿衣服的。

    不过,在得知这梅小主有梅毒之后,她可不敢再替这位小主穿上衣服了。

    不过镜月晓梦倒是拽过一条被子,遮挡住了这位小主光溜溜的身子。

    镜月晓梦一脸的凝重,她还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和老皇帝说什么。

    老皇帝在镜月晓梦脱掉那梅小主衣衫的时候,面色就黑如碳,有没有临幸这个女人,他自己又怎么会不知道。近一个月自己都没有临幸过这个女人。

    “有什么想要说的就说。”老皇帝是看出了镜月晓梦那眼中的沉重。似乎失态有些严重。

    “皇爷爷,那请恕晓梦大胆,敢问皇爷爷近日有否临幸这位小主。”镜月晓梦斟酌了几下,尽管对这个老皇帝很不待见。不过还是纠结了一下,作为一个医生,医德不允许自己藏私。

    果然,在镜月晓梦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老皇帝的面色就更加的黑里,黑眸之底隐隐的有着杀戮之气。

    “景王妃,你这话是何意?”

    镜月晓梦自然明白这老皇帝在生气什么?堂堂一国的皇帝,自己的女人和别人有染,他被戴了绿帽子。当然非常的生气。

    镜月晓梦喟叹一声,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将这位小主有梅毒的事情告诉给老皇帝知道。

    “皇爷爷,这位小主身染梅毒。”也就是现代所说的艾滋病。

    “梅毒?”颜帝不解的挑眉。黑眸里满是狐疑的望向镜月晓梦。

    镜月晓梦一个激灵,对哦,这是在古代,古代还没有梅毒这一说,她在脑海里寻思了在这个时代这种病叫什么。对花柳病。

    “梅毒,也就是花柳病。这位梅小主有花柳病。所以孙媳才会问皇爷爷何时临幸过这位小主。还请皇爷爷坦言的好,早知道早治疗。不然,晚了,只怕难以治愈。”镜月晓梦完全是从一个医者的角度出发,实话实说。

    颜帝的面色暗黑之极。沉着脸道:“朕七日前翻过她的绿牌。”

    七日前,镜月晓梦想着这位梅小主那下面的异味。恐怕这位小主染上不是近日。如若自己猜测不假的话,老皇帝很有可能染上了花柳病。

    颜帝在看到镜月晓梦面色暗沉下去,他一双黑眸里布满了阴骜,强行的压制狂怒道:“景王妃,为何不说话?”

    镜月晓梦面色非常凝重的抬起头看向老皇帝道:“皇爷爷,孙媳大胆猜测,恐怕皇爷爷也染上了花柳病。”

    镜月晓梦还是将自己的担忧说出口。

    “什么?你说朕?”老皇帝在看向榻上的梅小主的时候,黑眸里满是狂怒。他恨不得鞭尸。

    “皇爷爷,你别忙着生气。这病不是无药可救,好好的调养医治也是可以治愈的。梅小主的确是吞金而死,只是吞金死前,和人交好过。从梅小主四处的异味和分泌物的颜色来看,是才染上花柳病不久。”

    当镜月晓梦将这个结果说出来的时候,暗处的北冥玄面具下的面色也是狠狠的一抽,自家小女人太强悍了吧,对这种病居然也如此的熟悉。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专看花柳病呢。自然的,镜月晓梦不可能给老皇帝看看,他究竟有没有得花柳病,在这古代,这种病也不是什么稀奇的病。太医院的太医应该也懂。

    这位梅小主是吞金而死没有错,既然她生前还和人欢好,那样儿根本就不是强迫得而,那么为何她要吞金而死?

    她没有自杀的动机啊。如若说,被人逼着吞下的呢?镜月晓梦觉得很有可能是的,她是被人逼着吞金的。也就是说,生前和她交好的男人就是凶手。

    最最主要的是,那个男人也极大的有可能得有花柳病。如此的目的?镜月晓梦在望向老皇帝的时候,瞬间明白了。那人引诱这位深宫女人和他交好,目的就是将自己的花柳病传染给她。

    然后再将这花柳病传染给老皇帝。老皇帝一个人得了花柳病,日日还是会临幸皇宫里的女人们,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我去,这背后的人内心里究竟是有多么的心里阴损啊。居然如此的狠毒。他散播出一个人,然后再传给老皇帝,那么整个皇宫的人就都有可能会染上花柳病。

    嗷嗷嗷……镜月晓梦好像要骂这个暗处的人真的好阴狠啊。

    “梅小主是被人逼着吞金而死,并不是自己自杀。她生前也并不知道自己染上了花柳病,纵然和郦贵妃有不愉快,在她生前和人交好的痕迹来看,显然她根本就没有寻思的想法。而梅小主染上花柳病,依照儿媳推测,只怕是这暗处的人谋划好的。他的真正目的是皇上您。”镜月晓梦停顿了一下,面色沉凝的看向老皇帝。看着老皇帝青筋暴起的样儿。

    不用深想,老皇帝是有多么的狂怒。本来也是,这种事情,搁谁身上也不会愉快的。这就是高位者,暗处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毁了他。

    “皇上现在还是不能给再临幸宫中妃嫔,而且你最近临幸过的妃嫔都要检查一下是否也都染上了花柳病。”镜月晓梦一边也顾不上别的,只能够一脸沉重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老皇帝也知道事情的严重,他气恼这个践人和人苟合给他戴了绿帽子,更恨暗处的人,心思如此的阴狠,这是要毁了他。

    可怜的镜月晓梦,因为这个梅小主的事情,引出的工作可不是简单的一件。老皇帝自己当下则命了宫中老太医给自己查看身体,诚如镜月晓梦所预料到的那样,他染上了花柳病。

    而妃嫔们,则还好。因为近期他除了七日前临幸过那梅小主一次之外,其余的就是落榻在郦贵妃处还是容妃处。也就和郦贵妃和容妃两人有过雨水之欢。而容妃则是在老皇帝临幸那梅小主之前。所以,镜月晓梦经过整夜的工作。替这些妃嫔们查看四处,最终就刷选出来,郦贵妃这个女人得了花柳病。

    自己确定了郦贵妃和老皇帝两人得了花柳病之后。已经是天亮了。至于治疗花柳病的事儿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忙乎。皇宫的太医们也是老江湖。

    当镜月晓梦回到景王府的时候,已经是快累惨了。镜月晓梦倒在榻上就闭上眼睛大睡。等镜月晓梦再度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落下帷幕。

    镜月晓梦刚睁开眼睛便看到带着金色鬼面的北冥玄站在榻前,镜月晓梦沉着脸道:“北冥玄,这里是景王府,麻烦你没事别乱串门好不好?”

    北冥玄看着自家小女人,凉薄的红唇微微的抿动道:“谁说本座无事?本座找你就是有事情。”

    “有事?什么事情?”镜月晓梦挑眉。

    “本座找你去帮本座验尸,看看那些死者是不是得花柳病而死。”北冥玄面色凝重道。

    “擦?验尸?花柳病?北冥玄,你是不是走错地儿了?要验尸你应该去找衙门、花柳病,你应该去请大夫。”镜月晓梦狠狠的抽搐,她镜月晓梦又不是一个仵作。验尸不是她的老本行。看花柳病也不是她拿手的。

    直觉告诉自己,这件事情有着大阴谋,这暗处的人,布局好的,怎么可能允许自己破坏。

    “本座见你在皇宫里验梅小主的时候,看那四处看得可是一丝不漏的。”北冥玄红唇勾起一丝戏谑,嘲讽道。

    擦。她当时可没有发现这个男人,好吧,这个男人绝对是强悍的,什么地方都能够来去自如。不由得镜月晓梦脑海里划过一道惊愕的光芒,睁大眼睛,看向北冥玄,嗷嗷嗷……不会吧……那皇宫之中的梅小主生前和人纠缠的是北冥玄这个恶趣味的家伙?

    镜月晓梦一想到这种可能,不由得狠狠的打了几个寒颤,那么这个男人经常*戏弄自己,自己会不会也……

    镜月晓梦脑海里天马行空的各种想象之中,越想,她的面色是越来越凝重,想得自己各种的受不了。

    北冥玄只是一眼就知道自家这个小女人在乱想什么,不由得没好气的一手敲打在镜月晓梦的额头上,厉声道:“女人,你在胡思乱想什么?本座可没有那么不洁。本座对女人很专一的。至今为止,本座只碰过一个女人。”

    北冥玄有些咬牙切齿道。

    镜月晓梦听着这个家伙说自己碰过一个女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内心里居然划过一丝酸味。心中非常的不舒服。

    “切,你到底是不是脏男人你自己知道。”镜月晓梦一脸的鄙夷道。

    镜月晓梦那样儿绝对是让北冥玄狂怒的,他倾身道:“女人,不如你好好的验一下本座,看看本座的究竟有没有花柳病。”

    北冥玄可没有给镜月晓梦退却的机会,直接的拉过手,让这个女人自己去检验他的某处。

    “嗷嗷嗷……北冥玄……你……个无耻的混蛋……”镜月晓梦当下是要泪了。这个恶劣的家伙,居然抓着自己的手就直接的探进了他那兄弟上面。

    有木有花柳病,不是用摸的好不好,是要仔细的看的,还要看分泌物什么的,还有闻一闻四处的气味什么。

    镜月晓梦恨得咬牙切齿啊,恶劣,超级的恶劣。自己根本就不想要摸他的地方。

    北冥玄看着自家小女人那气红的脸,当即心情是大好,不由得红唇戏谑道:“怎么?摸了本座的雄鱼脸爆红成这样,本座和你那傻子相公比较如何?你那傻子相公是不是小泥鳅一条?”

    北冥玄觉得自己这样诋毁自己,很没有下限啊。

    镜月晓梦本来就已经狂怒不已,但是被北冥玄这样戏谑的话又是气得的不轻。咬牙切齿道:“北冥玄,你才是小泥鳅。哼,我家夫君那玩意比你雄壮了十倍。”

    镜月晓梦看向北冥玄的某处很是鄙夷不屑。那样儿好像他北冥玄的真的只是小泥鳅。

    “女人,要必要再试试,看看本座究竟是不是小泥鳅?”北冥玄上前一步,又要逼近镜月晓梦。

    “北冥玄,得了。说你是小泥鳅,还侮辱了小泥鳅了。切。不过就是小蝌蚪而已。得瑟什么?”镜月晓梦拿鄙夷的眼神看向北冥玄。

    北冥玄听了自家小女人的话,真心有些哭笑不得,这小女人赞得是自己,鄙夷的也是自己。

    若不是今天的确又是发生了命案,而且那死去的女人,如若不假的话,可能又是得花柳病而死。

    “女人,皇城白日里又有四起吞金而死的案件。”北冥玄面色凝重道。

    “什么?四起?,都是吞金而死?”我去,镜月晓梦现在十分的笃定,这些女人绝对不是吞金而死,而是被人逼着吞下金子。

    我勒个去,这个家伙心里究竟有多么的阴缺?

    “怎么样,是不是答应和本座去看看?”北冥玄看着镜月晓梦惊愕的样儿,以为自家女人这是要和自己去了。

    然而他却错了,镜月晓梦收敛好自己的惊讶之后,坚定的拒绝道:“不去。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当日在皇宫,也不是自己自愿要去验尸的。

    “女人,你可知这死的四家是哪四家?”北冥玄勾唇道。

    “哪四家都与我无关。”镜月晓梦就不在意朝堂的事情。然而至于北冥玄却不一样,这四家都是朝中重臣。自己若是让自家小女人暗中去查看之后,确诊是花柳病的话,他当然有办法让老皇帝下旨,让自家小女人给那四家大臣去医治花柳病,自然,他不会让自家小女人亲自动手医治。

    只不过,他要的是这四位大臣欠景王府一个人情。他日,可以成为他百里化殇的助力。

    不过至于这一些,镜月晓梦压根就不知道的。所以,也不会有这一些谋算。

    就在镜月晓梦拒绝的时候,北冥玄可能就不给镜月晓梦机会,长臂一伸,就将自家小女人给拥入怀中。身影快速的飞掠而过。

    很快就来到了第一家,君太尉家。吞金而死的是君太尉家的四姨娘。镜月晓梦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恶劣的家伙,竟然直接的将她人都掠来了。偏生她不敢叫啊。一叫,让景王府的人看着自己大晚上的和男人搂搂抱抱的在一起。只会说自己和人私会。

    镜月晓梦万般不甘愿的被北冥玄给绑架到了君太尉府四姨娘房间,到了尸体跟前,镜月晓梦作为一名现代法制社会来的军医,医德在作祟。只能够接过北冥玄给自己准备好的验尸的工具。这一次,铁棒足足有一米长,镜月晓梦也没有去脱人家的衣服,全程都是借助手中一米长得铁棒。撩起那位姨娘的裙子,用铁棒扒下那姨娘的裤子。走进几步,依照验梅小主一样的过程,仔细的查看这位姨娘的四处。

    结果诚如镜月晓梦所预料的一样,这位四姨娘,真的也是得了花柳病。

    嗷嗷嗷……暗中这个家伙,究竟是有多么的恶劣啊。而且,连着就是五起。镜月晓梦狠狠的抽搐了几下,只怕,这位君太尉也染上了花柳病吧。

    北冥玄没有询问镜月晓梦,但看自家女人凝重的脸色便知道,君太尉这四姨娘真的是得了花柳病。而且,奇怪的是,好像,君太尉府上还没有人发现这位四姨娘吞金而死?

    北冥玄径直的带着自家女人又是去了下一家,扫尾工作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和自家小女人动作,自然有九幽地狱的弟子们扫尾。

    第二家,第三家,乃至于第四家,结果全都是一个,那就是,这些女人死前都和人欢好,同样都染上了花柳病。而且,这些女人的花柳病似乎都还算轻微的。

    也就是说,这个染有花柳病的男人,是近期才在西凉国皇城谋划。

    镜月晓梦黑眸深谙下去。管理军权的君太尉姨娘,也就是君太尉也可能染有花柳病,还有丞相家的三夫人也是吞金而死。

    四家全都是朝中重臣。这是要西凉整个皇朝都瘫痪啊。镜月晓梦觉得这事情越发的不简单了。

    镜月晓梦看向北冥玄,这个家伙能够在这些人还没有发现这四位吞金而死,那么也就是说,他可能知道凶手是谁?

    “北冥玄,你知道背后的人是谁?”镜月晓梦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北冥玄凉薄的红唇微微的一挑。看向自家小女人的眼中有些赞赏,他低声沙哑的声音道:“小女人,你内心里不是也已经猜测到是何人策划这一出了吗?”

    北冥玄的话音落下,镜月晓梦内心里也是狠狠的一颤,这个家伙什么知道自己内心里有怀疑的人。难道这个家伙会读心术不成?

    北冥玄对镜月晓梦点了点头道:“没错,就是你心中所想的人。”

    “为什么?他为什么对老皇帝有如此的恨意,好像要毁了整个西凉国。”镜月晓梦想着,不由得惊出一身的冷汗。

    “换成是本座,自己的亲人被覆灭,本座也绝对要他整个皇朝陪葬。”北冥玄尽管不苟同这样的报复方式。但是他也没有否认暗处的人复仇之心。

    ..................................................................................

    这些天走剧情哈,亲们看文愉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