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女人,你对本座投怀送抱?

    第139章:女人,你对本座投怀送抱?

    镜月晓梦美丽的角色代入,让咱们的魔尊大人华丽丽的激动了一把,自己有那么强大的敌人,这世间竟然还有什么神仙一说。他很想要将自己今日听到的都当成是自家小女人胡说八道。

    若说是胡说八道的话,为何自家小女人会仵作的本事。而且这胆儿,竟然不是一般大,半夜三更的透过天窗进入停尸房。

    这根本就是一个男子都做不到的事情,她这么一个女子却做到。而且经常梦靥梦语。九幽地狱的弟子们派出去一波又一波,传来消息,根本就没有找到这些地方更没有找到这些人。除了今天自家小女人所说的,他还真的就无法想象这世上还有这这些地方,还有这些人。

    当镜月晓梦的意思从古剑奇谭之中回来的时候,看到自己落在一个院墙上,但看这院子,也是有权有势的人家。镜月晓梦眨巴着眼睛,不解的问道:“北冥玄,这是哪位权贵的府上?”

    “宁王府。”北冥玄凉薄的红唇勾起微微的嘲讽道。

    “宁王府?你……你真的是宁王府的人?”镜月晓梦在北冥玄的怀中睁大眼睛,显然非常的震惊。

    “小女人,你想象力很丰富。不过,显然记性不是很好,本座说过,本座不是宁王的人。”北冥玄至于自家女人这想象力有些无奈,不过这也怪他自己误导。要是直接说了不就得了。

    “你不是宁王的人?那你带我来这里不是要让宁王带我进去书院现场?”镜月晓梦在没有进入古剑奇谭魔杖的时候,绝对是一个拥有玲珑之心的人,在北冥玄带着自己来到这宁王府的时候,镜月晓梦大约是猜出了北冥玄的用意,是想要让宁王带着自己去书院现场?

    “谁说本座要宁王带你去书院了?本座可没有答应要帮你。何况女人,你难道不会猜测宁王是本座的人?北冥玄冷冷的一笑。

    “宁王……是你的人?”也是,堂堂九幽地狱的魔尊,怎么可能是宁王的人,若是宁王有这等实力的话,怎么可能在刑部多年一直就是一个闲职,被各种压制着。

    如若现在这么换过来说,她当下就顿悟了,宁王是魔尊的人,宁王投靠向魔尊,肯定是和魔尊做了交易。魔尊北冥玄肯定要将自己的棋子扶上位。看来西凉国的确是要风起云涌了。

    不是她现在想要多想,至于荣国公府如此的极力的来恳求自己,难道说是荣国公府现在也开始站队了?他们这是想要站在百里化殇这一队伍。如若是以前她根本就不敢这么想,但是结合现在各种发生的事情,最最主要的是天华寺出了一支“帝皇签”。

    因为让她觉得匪夷所思,但是至于这些古人,尤其还是相信天命说的古人。绝对宁愿相信这是天意,也不会去在意这只是一个傻子。例如荣国公府就是这样,会不惜一切的将百里化殇这个皇长孙推上政治争夺的角逐之中。

    想到这一种可能,让镜月晓梦暗暗的抽了一个口冷气,自己这样帮助荣国公府的选择是不是错 了?自己应该就此罢手。她现在应该要做得就是赶紧带着百里化殇离开西凉国,离开这个政治风暴的中心地方。隐姓埋名的生活。

    可是作为一个有原则的人,在自己答应了荣国公府,尤其还是在自己发现了那姬无尘根本就不是杀人凶手,真凶另有其人。怎么着,她也过不了自己心里的这一道坎。

    如若今天自己就此撒手不管,姬无尘真的被判死罪斩首的话,自己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的。

    镜月晓梦冷沉着脸道:“北冥玄,说吧,你究竟有什么条件?”

    北冥玄将自家女人那忽明忽暗的眼神变化全都落入眼中,他看到了这个小女人的挣扎。自然的,自家小女人不插手这件事情,他也绝对不会勉强自家小女人的。

    最后看着她重重的叹口气,似乎是下定决心的样子,不由得再度的高看自家小女人一眼,明知这样会卷入风暴之中,明知道应该抽身脱离,但是她眼中闪过一丝自责,一丝懊恼。

    至于一个对生命不放弃,不抛弃,坚持到底的人,绝对是无法对姬无尘袖手旁观的。尤其现在还知道真凶另有其人。

    “女人,本座暂时还没有想到,这个条件先留着,日后你可不能够反悔。”北冥玄勾起性感的弧度,眼中闪过狡黠的笑。其实北冥玄内心里已经是有了这个条件,那就是等这个女人发现自己的时候,抛出条件,让自家女人原谅自己的欺骗,永远都不要离开自己。

    不得不说,北冥玄是聪明的。懂得为自己未雨绸缪。尤其还是在知道了自己有如此强大的情敌,他就更加的战战兢兢了。

    “北冥玄,不行,你必须要说一个,不然你让我去死,我难道也要答应吗?”镜月晓梦没好气道。

    “女人,放心,绝对不会让你去死,也不会让你杀人放火的事情。绝对是只要你轻轻松松的说一句话点个头就行的事情。”北冥玄低沉的嗓音*道。

    没错,让她不要走留在自己的身边不就是点个头那么简单的事情啊。

    镜月晓梦思索了良久,觉得自己有必要给添加条件:“不要让我嫁给你当你的魔尊夫人。”

    北冥玄很爽快的答应道:“放心,绝对不让你再嫁给本座当本座的魔尊夫人。”

    镜月晓梦完全是理解错误啊。“再”字她自动觉得,北冥玄是以为自己现在是景王妃了。不再让自己嫁给他了。然而北冥玄则是内心里喜悦道,女人,你已经是本座明媒正娶的妻子了。

    “怎么不愿意,那本座就此告辞。”北冥玄说着就将假意要跃身离去。

    镜月晓梦心中深思,算了,眼下,她的确是需要北冥玄这个男人相助,至于什么条件,她往后有机会可以和这个男人好好的算一算账。

    “好,我答应。”镜月晓梦赶紧出声道。生怕自己再晚一会,这个男人还真的就不帮衬自己了。

    北冥玄随即身子一跃,进了宁王府,来到一处幽静的院子里,开口道:“今晚你且在这里休息,明日随宁王世子一起前去拜访书院首席先生。”

    镜月晓梦微微的蹙眉,有些纠结,似乎有些担忧。

    “怎么?在怕什么?”北冥玄凉薄的红唇勾起一丝讥诮道。

    “没有。”镜月晓梦当然不会告诉北冥玄自己是在担心百里化殇醒来没有见到自己会着急。

    “女人,你还可以睡两个时辰。”北冥玄言落,身子一闪便消失不见了。

    镜月晓梦也顾不得其他,现在已经寅时了。自己的确得赶紧抓紧时间休息一下。不然没有精力到时候就算到了现场也无法集中精神勘察现场。

    第二日,镜月晓梦还没有睡醒,就有丫鬟来叫醒她。奉上一套干净清爽的衣衫,一套翠绿色的衣衫,丫鬟娴熟的替镜月晓梦梳好两个俏丽的丫鬟发髻。再配上翠绿色的衣衫,整个人显得非常的俏丽可人。

    “世子已经在马车内等你了。请随我来。”说话的丫鬟言落就在前面领路。

    镜月晓梦顾不上吃饭只能怪跟随着眼前这个丫鬟行走。她现在才明白,自己原来是跟宁王世子走。

    不得不说,本来宁王世子应该是在皇家私塾读书,可是皇上很不待见宁王和瑞王,因此两位王爷的世子反倒是在这白鹿书院读书。因此,镜月晓梦随同世子前往也是非常的正常。

    镜月晓梦不疑有他,当上了马车,但觉得马车内有些窒息,宁王世子侧着身子靠在软榻上,一手支着脑袋,肆意慵懒。

    镜月晓梦上了马车,开始的时候是偷偷的用眼角打量,随后放肆的打量起来。男人精致的五官就好似天然雕刻而成,俊逸非凡。周身带着属于皇家子弟的贵气。完美的下颚。性感的红唇。周身的气息让人感到非常的窒息。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她的脑海里划过的画面就是戴着金色鬼面具的北冥玄,尽管那个男人口口声声说自己不是宁王的人,可是这一刻,她就是觉得眼前的男人是北冥玄。

    本来紧闭眼睛的男子陡然的睁开幽深的黑眸,绝美如菱花一般的红唇睁开勾起绝美的弧线:“本世子可还入景王妃的眼?”

    那悦耳的声音好似山涧的清泉一般,让人觉得甘冽滋润。特么的她完全是出于本能的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

    在这个男人没有睁开双眸的时候就非常的美,可是当看到闪烁着灼灼黑眸的男人,镜月晓梦瞬间觉得光亮无比。男人因为这张俊逸的脸生得非常的俊美无比了。然而因为有了这一双眼睛,更是点了所有的精华。

    镜月晓梦低眉顺眼的没有说话,眼前这个男人一身的青衫,如人一般干净清爽。好似修竹一般。五官很柔美的,只是她有一种感觉,这双黑眸很犀利,似乎深埋了千年的宝剑一般。

    “斟茶。”依旧是温润的两个字,然而镜月晓梦却有一种错觉,这个男人好像生气了。

    镜月晓梦想要拒绝,可是现在她是有求于这个男人,而且,自己这样的扮相不用说,乃是这宁王世子的丫鬟,因此镜月晓梦非常配合的上前斟茶。

    镜月晓梦低眉顺眼的替眼前男人斟好茶水,正当镜月晓梦想要坐回原位的时候,眼前的男子,手一伸,示意镜月晓梦递上茶杯。

    擦的,镜月晓梦各种无语,在这个男人的身上,镜月晓梦完全是感受到了何为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分明只要稍稍的侧个身伸手就能够拿到茶杯。

    好,她是丫鬟,他是主子,奉茶么,理应是的。

    镜月晓梦恭敬的奉上茶杯。她又要坐回的时候,男子只是轻轻的抿了一口,又是手一伸。镜月晓梦只能够无奈的再度恭敬的接过茶杯。

    “嗯……”眼前的男子微微的张嘴,那意味很分明,让镜月晓梦伺候他吃糕点。

    擦的,这个家伙明明知道自己是景王妃,居然还如此恶劣的使唤她,使唤的还真的很得心应手的。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觉得这个男人很恶劣,而且好像是故意的,让她内心里的感觉是越来越浓烈了。眼前这样恶趣味的男人除了北冥玄之外不做第二人选。

    镜月晓梦心中各种气恼,也已经猜测出了这个男人就是北冥玄,可是吧,还不能够戳破这个男人,不然这个男人就不管这事儿了。依靠自己还真的别想要能够查探清楚。

    男子张开嘴,将镜月晓梦将糕点递到眼前恶劣家伙的嘴边,男子眼底划过一丝坏笑,张大嘴巴,直接的将糕点连带镜月晓梦纤细的手指都一口的咬住。

    “嗷嗷……”那手上的触感,好似有一道电流划过一般,让镜月晓梦整个人身心都一颤,白玉无瑕的双颊顿时染上了两朵桃花。

    “你会伺候人吗?还是想要*本世子?”男子深有的黑眸眸光微微的翻动,声音依旧温润,然而却带着几分讥嘲。

    不管哪一句话,都绝对是能够气死人的,试问有哪一个王妃会伺候人的,都是人家丫鬟伺候主子的好不好。要说这个男人不知道自己是景王妃也就算了。偏生这个家伙就是知道自己是镜月晓梦。人家恶劣的戏耍自己。并且还说自己要*人家。

    分明是这个恶劣的家伙,一口咬住自己的,自己何时有*这个男人了。镜月晓梦狠狠的磨了磨牙齿,想要直接的咬住眼前这个男人的脖子,奶奶的,要死人家算了。

    “瞪什么瞪?这是一个奴婢该这么对待主子的吗?”男人声音依旧温润,然而每一个字都极具嘲讽的意味。

    眼前的男人还对着自己努努嘴,示意她继续伺候他用糕点。

    大爷的,好,她忍。现在她是知道了。原来北冥玄就是宁王世子,宁王世子就是北冥玄。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她一定好好的玩玩宁王世子。哼,得罪她镜月晓梦。

    以前自己只知道九幽地狱,不过根本就不知道那个鬼地方怎么找到。不过现在知道这债主就是宁王世子,自己要找人家算账就简单的多了。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人家会来暗的,她镜月晓梦也会来暗的。

    好啊,北冥玄,你等着,姑奶奶我一定会好好的找你带本带息的要回来的。

    “不会伺候人下车。”声音依旧是那么的温润,然而说出来的话,简直能够噎死人。

    特么的,百分百的故意的,她的确是不会伺候人啊。

    明明知道自己有求于他,所以各种的戏耍自己是吧。镜月晓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叫自己绝对要忍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她相信自己很快就可以找宁王世子报仇的。

    那男子看着镜月晓梦被自己气得快要风中凌乱的样子,眼底划过一丝愉悦的笑。逗弄她很能干愉悦他的。

    镜月晓梦上前,再度的捻住一块糕点上前,男子再度的张开嘴。

    这一次镜月晓梦可是打起来了十二分的精神了。只是镜月晓梦根本就防不胜防啊。恶劣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修长的手指拽住了镜月晓梦的侧露在腰部的带子,一拽。

    镜月晓梦本来是想要快速的将糕点丢给眼前的男人之后,自己赶紧的撤离这个男人的,但是她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恶劣的男人竟然会来这么一招,直接的将自己拽进人家的怀中,自己这样就变成了投怀送抱了。

    嗷嗷嗷……

    然而眼前这个恶劣的男人则是比镜月晓梦开口之前,更早一步的开口的道:“景王妃,原来这么的觊觎本世子的美貌,对本世子投怀送抱。”

    口中的每一个字都带着浓烈的嘲讽意味啊。让镜月晓梦真的是再度被眼前这个男人狠狠的气到了

    她见过恶劣的男人,但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的恶劣的男人。

    男子,修长的手丝毫就没有松开镜月晓梦腰间的带子。镜月晓梦发誓,自己若是胆敢骂出口的话,这个男人一定还会有所行动的。

    她能不能够说,现在后悔了。后悔让北冥玄这个恶劣的家伙帮忙。和这个男人合作,自己一定还会更多的被这个男人气死的感觉。

    镜月晓梦真的是十万分的后悔,她不想要和这个男人合作了。只是,现在似乎已经是晚了,因为人也早已经在人家的马车上。

    这个时候还能够不合作吗?镜月晓梦恶狠狠的抽了抽嘴巴,想要努力的从眼前这个男人的怀中起来,只是她双手一动。

    刚想要起来的时候,眼前的男人手又是轻轻的一拽,镜月晓梦这才离开了几公分之后,整个人又是重重的撞击进眼前的怀中的男人怀中。

    嗷嗷嗷……

    而且,樱色的红唇结结实实的贴上了眼前这个男人的嘴上,两个人结结实实的贴在了一起。

    嗷嗷嗷……

    这就好像她镜月晓梦就真的恬不知耻的要*这个男人一般,天晓得,根本就是这个男人非常的恶劣,才会导致自己这样。镜月晓梦各种想要劈死眼前这个恶劣的家伙。

    她的牙齿骨咯吱咯吱的在作响,完全是在濒临崩溃的边缘,从来就没有如现在这般的想要劈死眼前这个男人。

    馨香软糯的红唇,让男子非常的喜欢,当下肆意的一手扣住了镜月晓梦的后脑勺,直接的就来了一个肆意粗狂的口勿。

    镜月晓梦在双唇贴在一起的时候,就更加的知道了。眼前这个男人根本就是恶劣的北冥玄。

    “呜呜呜……”镜月晓梦现在只能够呜呜出声,力气上根本就敌不过北冥玄。

    “乖,闭上眼睛。”男子低沉的嗓音*道,镜月晓梦就好似被蛊惑住了一般,居然乖乖的闭上了眼睛,任由自己被这个男人给口勿着。

    镜月晓梦脑袋空白,意识迷离了起来,她完全是被眼前这个男人给带着走了的感觉,任由这个男人带着自己。

    镜月晓梦完全是*在了眼前的男人的一口勿之中。

    “呜呜……”马车到白鹿书院还有一段距离。路上,他怎么会让自己无聊呢,不得不说,自家小女人很聪明,一开始这个女人的确是有错愕,但是之后他马上知道,自家小女人竟然马上就知道了是自己。

    他又怎么可能放心,任由宁王世子和自家小女人两个人一起前往白鹿书院的呢?所以,他李代桃僵,易容成了宁王世子,唯有自己陪着自家小女人,他这才会放心。

    自然,一则是不放心宁王世子,二则,才是最最重要的,他不会将自家女人的安慰交给别人负责。他想要亲自保护自家女人。

    直当北冥玄的手探入镜月晓梦的领口的时候,肌肤相触,镜月晓梦这才意识回来,美眸里满是气恼,用力的推拒北冥玄。

    “不……”镜月晓梦拒绝道。然而出口的声音哪里是拒绝,反倒是一种别样的邀请一般。

    “不要吗?”北冥玄恶劣的一笑,然而红唇却是故意埋入镜月晓梦的脖颈之处。

    镜月晓梦的身子剧烈的颤抖了几下。

    嗷嗷嗷……

    “混蛋……北冥玄……”镜月晓梦努力的挣扎。

    “女人,啧啧啧,看来,你对本座一直是念念不忘的。不然,你怎么会知道,就是本座呢?”

    北冥玄至于镜月晓梦能够一眼就知道是自己的时候,内心里是相当的高兴和得瑟的。这不一得瑟,就忍不住的想要在一路上获得一些报酬,还有顺带的欺负欺负自家的小女人。

    因为,欺负自家小女人已经成了他人生的一大乐趣了。

    不欺负自家小女人,反倒是让他各种的不舒服了。

    看着她丰富的表情,他就觉得这是一件非常的赏心悦目的事情。

    “谁对你念念不忘了。”镜月晓梦气红了脸,只能够用眼神瞪着北冥玄,她真的觉得好不甘心,自己每一次在这个男人的面前都只有吃亏得而分,她一定是入了魔道了才会想要让这个男人帮助自己,想要和这个男人合作。

    镜月晓梦是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哦,没有念念不忘吗?那怎么本座让你乖乖闭上眼睛的时候,你就非常的享受的闭上了眼睛了呢?还回应本座的口勿。几度投怀送抱。女人,真是口是心非的动物。你口中承认,本座又不会笑话你。”北冥玄话落,在镜月晓梦完全没有意识回来的时候,再度的将红唇盖在了镜月晓梦的红唇上,再度的狠狠的肆意的席卷了镜月晓梦的红唇一遍。

    “北冥玄……你……你心知肚明,究竟是我投怀送抱,还是你恶劣。”

    特么,根本就不是她要对这个男人投怀送抱,是这个男人将自己拽过去的。

    “女人,本座现在自然是心知肚明。知道你对本座有心,本座就开心了。你明说,本座会狠狠的疼爱你的。”北冥玄再度狠狠的对镜月晓梦再度的席卷了一遍红唇。

    .........................................................................................................................

    亲耐的们,今天一更结束了啊。亲耐的们看文愉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