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晓梦威武,查出真凶(7000+)

    第135章:晓梦威武,查出真凶(7000+)

    “景王妃,荣国公府所有的下人都亲眼看到,二夫人是这个孩子害死的。不信,景王妃,大可以问问荣国公府的下人们,你也不妨问问二夫人身边的贴身丫鬟们。”赛金花恨得咬牙切齿。

    “她们?还不是你的帮凶。”镜月晓梦压根就没有给情面,直言道。

    听了镜月晓梦这话,赛金花的面色真的是一白,这个女人好像真的就知道事情一般。她最是清楚,这个践人是怎么死的。在荣国府,她根本就不怕。因为都是自己的人。不过,绝对不能够闹出荣国公府之外。尤其是刑部。

    就算刑部没有找出凶手,但是这事情被有心人士一宣扬,对她儿子的前途还是大有影响。

    “景王妃,我荣国公府和你无怨无仇,甚至还是至亲。你这样闹荣国公府,究竟是何居心?”

    两个人嘀嘀咕咕的,尽管声音很轻,老国公爷的耳朵还是清亮着。这话里,显然是有着帮腔。

    他心中再恼赛金花杀了金莲,但是,毕竟赛金花是荣国公夫人,传扬出去,荣国公这脸可是丢大了。

    “太舅爷。手心手背都是肉。太舅爷有一颗红亮的心。荣国公府有凶手。这凶手杀了人还栽赃陷害一个四五岁的孩子。相信太舅爷不会放过这凶手的。一定会还这个孩子一个公道的。”镜月晓梦自然不是真的要闹去刑部。

    如若自己今天将这事情闹到了刑部,只怕老皇帝又会找自己算账了。

    没错,只要镜月晓梦不将这事情闹出荣国公府,那么老国公爷绝对不会让这事情揭过去。何况这死的人还是二夫人。因此,他断然不会允许自己的一个媳妇杀害另一个媳妇这样的事情。

    今天她可以杀二夫人,哪一日,她要是愿意,她还会杀害当权者。堂堂的国公府,自然是容不得这样的杀人凶手存在。这也是老国公爷一直冷着脸原因。

    镜月晓梦在心中暗叹,这国公夫人,真是愚蠢,你可以压榨小妾,可以明里暗里的欺负,这都是小打小闹,在你的权限范围内。纵然这老国公爷知道了,也绝对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睛的。

    “自然。只要景王妃能够找到凶手。”老国公没有说多余的话,吐出的两个简单的字,却是让镜月晓梦心中一喜,而让荣国公夫人面色一变。老国公这态度已经是非常的明确。

    “如此,晓梦多谢太舅爷了。还请太舅爷行个方便,允许晓梦开棺验尸。”镜月晓梦对着老国公非常的恭敬道。

    老国公还没有开口说话,赛金花当下就非常的不淡定了。坚定的拒绝道:“不可能,景王妃,二夫人身前和你无怨无仇,你为何在二夫人死了,都还不让她安生。”

    “夫人,太舅爷都还没有发话了。夫人就如此心慌的拒绝了。是怕本王妃查出凶手。”镜月晓梦一字一字轻轻的吐出来。声音轻柔的好似天上的浮云一般,然而却让赛金花的心魂一颤一颤的。

    “本夫人,自然巴不得凶手绳之以法,替二夫人报仇。二夫人身边的丫鬟下人们都亲眼看到二夫人是被你怀中的孩子给害死的。”国公夫人气狠狠道。

    “是不是如夫人说的,二夫人自己会告诉我们。”镜月晓梦特意地咬重了二夫人几个字,吓得国公夫人身子狠狠的颤了几颤。

    “来人,命人打开。”老国公爷的一声令下。让国公夫人面色煞白的更是厉害,宽袖之中的手紧握成拳头,这一刻,她有多么的恨镜月晓梦。

    恨不得冲上去将镜月晓梦给扑倒。掐死这个女人,让这个该死的践人多管闲事。

    心中自我安慰,没事的,不会有事的。这个女人只是这么吓唬自己而已。

    老国公一声令下,荣国公府的下人将二夫人的棺材盖子打开。镜月晓梦上前,直接的身手去查看尸体。若是在现代,她绝对不会这样,好歹自己也得戴个一次性的手套什么的。现在顾不得讲究这些。

    “额头是向前摔倒磕到。血流量比较大。”镜月晓梦如实道。她验尸体,自然不是因为自己看荣国公夫人不爽,就诬陷她,她现在说的都是事实。

    赛金花捏着一颗心,现在听到镜月晓梦这般说,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这人啊,稍微松口气了就开始得意忘形起来了。以为自己做得事情神不知鬼不觉。镜月晓梦根本就没有这等本事。

    “景王妃说的,当时在场的丫鬟奴才们都亲眼看到,二夫人是摔倒头磕在地上磕死的。”赛金花倨傲着脸道。

    镜月晓梦仔细的观察二夫人磕到地上的伤势。撞击地面似乎很用力。如若自己向着地面摔下去,面朝下,好歹双手也能够支撑一下。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当时有人从背后狠狠的推了二夫人一把。

    镜月晓梦抬起头来,沉着脸问道:“当时在二夫人出事的时候,有谁在二夫人身边。”

    “回景王妃的话,当时在我家小姐身侧的是奴婢。奴婢和二夫人两人一起带着小翼玩儿,谁料想小翼悄悄的躲避起来。二夫人心中非常的焦急,生怕小翼有个什么闪失。找寻的非常的着急。谁了,突然,二夫人惊叫一声,整个人就向前重重的摔去。血流不止,瞬间,二夫人就没有了呼吸。”说着鼻尖似乎一酸,黑眸之中蓄满了泪水。

    镜月晓梦凌厉的黑眸眸光落在身穿绿色丫鬟装得婢女身上,但看这丫鬟,非常的瘦弱,若是她从背后推二夫人,力气上也不够大啊。

    镜月晓梦继续沉着脸什么也没有,额头上的血的确是流得很多,但是还不至于能够致命。也就是说,额头上不是导致死亡的原因。

    “头部虽然有伤,但是头部的伤还不至于能够让人致命。”镜月晓梦言落,随即上前,根本就没有避讳什么男女之类的。现在她要的就是一个真-相。

    “你们两个将二夫人翻过身来。”随着镜月晓梦解开了二夫人腰带,随即对着一边两个家丁命令道,一边的两个奴才颤抖着身体将二夫人的尸体翻身过来。背部朝上。

    荣国公夫人看到镜月晓梦竟然去解二夫人的衣服。当下,冲过去怒斥道:“景王妃,你究竟是何居心。二夫人都死了,你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要脱二夫人的衣衫。连二夫人死了,你都还要羞辱二夫人。爹,今日,我说什么也不会允许景王妃羞辱二夫人的。”

    赛金花义正言辞的上前要拦住镜月晓梦,镜月晓梦自然知道,自己这样做,不要说赛金花内心有鬼的不会允许自己,就是这老国公爷也未必会允许自己,因此,镜月晓梦唯有在赛金花上前拦住自己之前一把就将二夫人的衣衫给扯下,衣服才解到腰部的时候,一个呈黑色的掌印清晰的在二夫人心脏对过来的背部。

    “太舅爷请看,致使二夫人死亡的根本就不是脑袋上伤。而是这背部用力的一掌。”镜月晓梦先声夺人。赛金花根本就阻挡不住。

    老国公爷还来不及发怒之前,听到镜月晓梦的声音当即,走上前一看。但见到自己这媳妇的背部一个呈黑色的掌印。凹陷下去的黑眸一沉。

    镜月晓梦指着二夫人背部的掌印对老国公爷道:“太舅爷,你看,二夫人这背部的一掌,穿透心脏,而且有人这么用力的一掌,致使二夫人向前摔去,头磕到石板上。才会误导人以为二夫人是撞击到头部致死。”

    “你再看,这手掌印的大小,显然是一个女子,而且这人还是一个左撇子。还有武功的女子。”镜月晓梦指着二夫人的黑色掌印分析道。

    这个时候,众人的黑眸齐刷刷的投向方才那个婢女的身上。

    老国公爷沉着声音道:“你分析的没有错,从这些细节之中可以说明,害死金莲的不是这个孩子,而是另有其人,死于谋杀。”

    老国公爷说着,凹陷下去的黑眸泛着凌厉的光芒,射向荣国公夫人。

    荣国公夫人内心里一阵的紧张,不过,现在这个时候,她所能够想到的就是怒呵:“大胆贱婢,你胆敢谋杀主子。”

    赛金花看向二夫人的婢女,上去就是狠狠的给了一巴掌。

    那婢女“咚”的一声跪在地上磕头求饶道:“冤枉,冤枉,二夫人待我如亲姐妹,我怎么可能害死二夫人。我没有,冤枉。”

    “贱婢,你还敢喊冤枉。”说着,荣国公夫人再度上前抡起手掌要一巴掌抽过去。

    镜月晓梦看着荣国公夫人急着找一个替死鬼。樱色的红唇勾起一丝冷笑道:“夫人,你先别忙着下定断。究竟是何人杀的,二夫人会亲自告诉我们。”

    “太舅爷,请召集所有的婢女婆子在这院子集合。”镜月晓梦方才已经是看到了二夫人手中的紧拽的东西。她没有向众人说明,那么因为她已经内心里将杀手锁定了。

    没错,她看到的二夫人手中拽着的是一根头发丝,这头发最大的区别在于呈金色。一般的人的头发乃是黑色。

    “管家,下去将所有婢女和婆子都召集到这院子里来集合。”老国公爷一声令下。管家当即迅速的下去。

    国公爷在知道一个婢女竟然还有如此深厚的武功。而且,当下他就更容不得将这件事情揭过去。果然是大户人家的管家,不一会儿就将所有的婢女和婆子们召集来了。

    看着下面站着的婢女们,镜月晓梦声线淡淡道:“请各位排好队依次上来。”

    自然的,二夫人的婢女在第一时间就已经被镜月晓梦给否定了。先不管这婢女是不是左撇子,因为这个婢女不符合金色的头发。不过,就算这个婢女不是杀人凶手,也有包庇罪。所以,她的眼中露出了惊恐。眼中有着震惊,那是在荣国公夫人刚指使她是凶手的时候,她几度抿了抿唇,似乎是要解释什么。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给自己喊冤枉。

    管家命那些丫鬟和婆子一个个的上前,镜月晓梦让人将手心朝上给她看。全部的丫鬟婆子都看过了。左撇子的有三人。

    一人是二夫人的丫鬟,一个是满头银发的厨房婆子。一个是伺候老国公的大丫鬟。

    镜月晓梦点了这三人留下。其余人,让管家将其余的人都给解散了。

    这三个人,是左撇子。只不过,三个人都不符合金色的头发。两个丫鬟是乌黑发亮的头发。还有一个厨房婆子是一头白发。

    镜月晓梦缓慢的在三人之间踱步,声线淡淡道:“凶手就在这三人之中。”

    荣国公夫人心中一紧,不过在看到二夫人的丫鬟在其中的时候,鼻尖轻哼,红唇勾起,讥笑道:“景王妃这是在戏耍我们吗?凶手自然在其中,这不是一开始就已经知道了吗?”

    “红燕,你个贱婢,你居然谋杀主子。来人,将红燕捆绑起来。”荣国公夫人厉声喝道。

    “夫人,别着急啊。二夫人会亲自告诉我们,三人之中,谁才是真正的凶手。”镜月晓梦声线淡淡道。随即对着百里化殇吩咐道:“殇殇,去扳开二夫人的左手。将她左手中的东西拿出来给大家看。”

    百里化殇一脸痴傻的上前,不过,非常的听镜月晓梦的话,上前就依照镜月晓梦的要求将二夫人的左手拽开。取出那一根金色的头发。

    “娘子,是不是这个。”稚嫩的声音将所有人的眸光都吸引过来。

    荣国公夫人看到那一根金色头发,嗤笑道:“景王妃,你这要给我们看这一根金色的头发,不会是想要告诉我们,这是凶手的头发?”

    听着荣国公夫人讥嘲的话声,她淡然道:“没错,这是凶手的头发。也就是说,凶手乃是一个金发女子。”

    “爹,你听听,这景王妃在胡说八道。我荣国公府,没有一个金发女子。景王妃这是在戏耍我们呢!”荣国公夫人嗤笑道。

    然而在所有人的眸光都集中在荣国公夫人对自己的嘲笑之中的时候,镜月晓梦出手那叫一个快,一把就拽下了站在中间厨房婆子得一头白发。

    那婆子压根就没有预料到镜月晓梦竟然会有如此的身手。自己一头金发,荣国公府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个女人竟然一眼就发现了自己的异常。

    荣国公夫人万不敢相信的睁大自己的眼睛,呼吸越来越粗重了。脸色有些发白,身子不能够自己的轻轻的颤抖。

    尽管这荣国公夫人已经是极力的克制住了。只是镜月晓梦还是发现了荣国公夫人的异常,她虽然只是一名胸外科的军医,不是法医,也不是心理学家。不过,一个人最最直接的反应还是能够分辨得出来的。

    荣国公夫人这是在害怕了。可见,这事情,的确是荣国公夫人指使的。在知道了荣国公夫人就是指使杀害的主谋。她知道,虽然不能够替人判荣国公夫人的罪。

    不过,她就责任将真-相告诉众人。

    镜月晓梦可能不知道,自己揭开的人是如何进到荣国公府的,但是管家知道,老国公爷也知道。老国公爷黑眸越发的凌厉了。

    “金花,这婆子可是你招进荣国公府的。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老国公爷凌厉的声音响起的时候。

    “爹,这婆子是我招进荣国公府的没有错,再说爹,我们怎么能够仅凭景王妃的三言两语就断定是花婆婆杀人的。还请爹明断。”荣国公夫人到了现在这个时候还依旧不承认人是花婆婆杀的,是自己指使的。

    镜月晓梦淡淡的一笑道:“没错,仅凭我的三言两语不能够断定,那么,我相信这事情移交给刑部,刑部一定会给一个交代。”

    镜月晓梦望向老国公爷,自己是不在乎将这事情闹到刑部的,不过,她知道老国公爷在意。若是此事闹到了刑部,荣国公府主母指使人杀人。到时候让荣国公府被世人指指点点的。

    他丢不起这个脸面。

    老国公爷自然是听明白了镜月晓梦的话外之音,事情到了这里,凶手已经是呼之欲出的,就是那个厨房婆子花婆婆。

    老国公爷黑眸凛凛的落在镜月晓梦的身上,传言镜月晓梦乃是一个哑巴,而且还是一个懦弱不堪的废物。何时竟然对刑部侦案如此的在行了?

    镜月晓梦自然是看到了老国公爷眼中对自己的怀疑之色,自己i个女子,竟然对这些刑部侦查案情如此的在行,谨慎细心。

    不过怀疑又当如何,镜月晓梦坦然的面对老国公爷对自己的审视,丝毫就没有心虚之色,眼神清明。

    到时候老国公爷一问,自己怎么和传言不一样,她全都可以将这个责任推卸给自己母亲留给自己的嫁妆,反正现在那嫁妆已经一把火给烧了。她倒是更加的可以睁着眼睛说瞎话。

    就算这些人不信,也无从可查。

    荣国公夫人内心里是真的恐慌了。因为自己是最最清楚,的确是自己指使了这花婆婆杀了金莲那个践人。

    本来一石二鸟的好计策,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眼看着就要成功了。居然会跑出镜月晓梦这个程咬金出来。破坏了自己的计策不说,现在自己还面临着危险。

    她完全不敢和镜月晓梦将这事情闹到刑部,刑部是吃皇粮的,一个个的都鬼灵精的很,自己闹到刑部的话,只怕更加不可收场。

    还有镜月晓梦不是国公府的人,人家根本就不在意国公府的面子,也不在意她的面子。但是她在意啊。

    荣国公夫人只能够洋装镇定道:“景王妃,你说花婆婆杀人。花婆婆一个弱质女流,怎么可能杀二夫人,再说花婆婆和二夫人无怨无仇。这根本就不成立。”

    “太舅爷,我是已经给你们指出了凶手,至于要不要抓这凶手,那是你们荣国公府的事情,如若不抓,今天死的是二夫人,明天指不定死的可能是国公,又可能是老国公你。”镜月晓梦说得轻描淡写的。然而听得荣国公夫人的面色那叫一个煞白的。

    “景王妃,你放肆,你竟然在诅咒我夫君和我爹爹死。”荣国公夫人煞白着脸色呵斥道。

    其实她内心里是在害怕,因为她知道镜月晓梦这是在使用激将法,让自己的公公对这件事情重视。

    “夫人,凶手自然是要抓起来,不然,府中将这凶手藏着,人人心中自危。闹得人心惶惶的。到时候只怕,荣国公府就要散了。”镜月晓梦说得也是事实。她完全相信老国公不会将这事情揭过去。

    那婆子面色丝毫没有惊慌,很是镇定的跪在地上,一脸的淡定道:“老太爷,奴婢没有杀人。奴婢不怕上刑部。”

    这老婆子那无比镇定的跪在地上,挺直着背脊,坦坦荡荡的样子,好像这凶手真的就不是她一般。

    镜月晓梦看着跪在地上,都到了这个时候还能干如此的镇定,不恐慌,那么只能够说明,这是一个隐藏极其的厉害的人。

    这个婆子非常的聪明,她之所以这么说,那是因为她也料准了老国公爷绝对不会允许将这事情闹到刑部,闹到公堂上。因为抓准了老国公爷的心态,所以这才非常的冷静镇定的跪在地上恳求上刑部。

    地上的花婆婆的举动似乎是点醒了荣国公夫人,强行的将心中的恐慌压抑下去,一脸的镇定道:“爹,你看花婆婆虽然有所隐瞒她的头发,但是不可能杀人。一个人真的杀了人,一听到要去刑部害怕得都能够昏死过去。花婆婆的坦然说明,二夫人根本就不是她杀的。”

    “呵呵,夫人这是要包庇杀人凶手了?”镜月晓梦勾唇讥笑道。

    “景王妃,你胡说八道,本夫人什么时候要包庇凶手了?”荣国公夫人内心里非常的清楚,镜月晓梦分析的头头是道,根据她呈现的证据,花婆婆就是杀人凶手。可是,她打死也绝对不能够承认,唇亡齿寒的道理她非常的清楚。

    她脑中灵光一闪,怒斥二夫人的丫鬟道:“好你个红燕,你居心*,不但害死了二夫人,你竟然还栽赃嫁祸给花婆婆。”

    镜月晓梦听着荣国公夫人的话,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的思维很活络,在这个时候竟然还能干指黑为白,指白为黑。将杀人凶手说成了被陷害者。

    “夫人,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陡然的镜月晓梦直接的朝着那花婆婆的天灵盖劈去。而且,这一招如若那花婆婆不躲避的话,只能够丧命。既然人家都能够潜藏躲避起来,也就是说这花婆婆根本就不想死。

    当镜月晓梦这陡然的出招,那花婆婆完全是出于求生的本能,快速的起身和镜月晓梦过招起来。

    招招都非常的凌厉。镜月晓梦在军营里,是一个很好的波及手,只是,在这些古人的武功面前,显得有些薄弱了。

    她尽全力这才能够和这个花婆婆打了一个平手。

    花婆婆陡然的一招偷袭,让镜月晓梦一躲,然而镜月晓梦就没有想到这花婆婆居然转身向那孩子。一把将孩子抓起,一手掐住小翼的脖子。

    “呜呜……娘亲……救命……”小翼但感觉到脖子处一痛,忙大哭了起来。

    花婆婆猖狂的大笑起来:“呵呵,没错,人是我杀的。那又当如何?”

    镜月晓梦看着花婆婆竟然拿一个四五岁的孩子作为人质,黑眸里布满了阴骜之气,凌厉的眸光闪烁着,好似两把锋利的刀子一般。可见,这一次,这个花婆婆是真的激怒了镜月晓梦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