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北冥玄,你个无耻的强盗,滚粗(7000+)

    第128章:北冥玄,你个无耻的强盗,滚粗(7000+)

    百里化殇正好是进来叫镜月晓梦吃晚膳了。因为自家娘子用了午饭之后就一下午。他刚一走进库房就听到镜月晓梦口中碎碎念着要将这些嫁妆给卖掉。

    他清澈的黑眸扫了一眼这些嫁妆,狠狠的抽啊,自家娘子这个败家子。这些东西,任凭任何一件都是世间罕有的宝贝,真可谓有价无市。

    不过,他眼底划过一道精芒,自家小家伙还真的是一个非常敏锐的人,从皇宫出来就能够嗅到一丝危险的气息。卖掉嫁妆,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小女人在盘算什么。

    她这是在弄跑路的盘缠。

    呵呵,盘算得倒是不错。只可惜,这些东西不是可以变卖得了的。而且就算可以变卖,他也舍不得将这世上稀有的宝贝给变卖掉。

    要知道这些东西日后可是大有用处。

    在镜月晓梦又一遍的喃喃自语之后,百里化殇俊美无涛的脸凑到镜月晓梦的眼前,乌黑卷翘的睫毛好似蝶翼一般轻轻的蒲扇了几下。稚嫩的声音道:“娘子?你说要卖掉什么?”

    “卖掉这些嫁妆啊。”

    还真凑巧,管家真好也进来,听到镜月晓梦说要卖掉这些嫁妆,可把管家周福吓出一身的冷汗。他不可置信的再度问道;“王妃,你说什么?”

    周福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镜月晓梦看了周福一眼,不由得黑眸眸底闪过一道凌厉的寒芒。周福?皇帝派来监视着景王府的一举一动的。只怕皇上之所以没有一开始就对景王府行动的话,是因为老皇帝已经派了人看守着她的嫁妆,所以,才会如此放心。

    现在是要如何办才好?自己这才动的念头就已经让周福给知道了。周福知道,很快老皇帝也就要知道。

    周福是何等的人,当下便明白镜月晓梦对自己有戒心。他尽管不知道自家王妃为什么要卖掉嫁妆。不过他作为管家,只能够上前说自己觉得该说的话:“王妃,听奴才一言,这些嫁妆有价无市。每一件价值都连城。还是请王妃仔细斟酌。”

    百里化殇眨巴着清澈的黑眸,那傻里傻气的脸上有着不解,眨巴着满是疑惑的黑眸道:“娘子,你为什么要卖掉这些嫁妆啊?我们景王府又不缺钱。”

    “娘子又不需要用到这些,放着还占有地方,索性不如卖掉。”镜月晓梦解释道。

    “用不到以后可以给我们女儿作为嫁妆啊。以后女儿夫君家还怎么敢欺负我们家的女儿。”百里化殇说着还扬起倨傲的脸,好像他就真的看到自家的女儿带着这些嫁妆嫁给夫君。那夫君家不敢欺负她的一幕。

    镜月晓梦看着百里化殇那样儿,心中也明白,作为女人的嫁妆,越多,夫君家就越加不敢看不起你。女子在夫君家的地位也会越加的高。

    没错,能够留着,她自然不会想到要变卖。依照老皇帝和皇城内这样暗地里的算计,他们很快就会想要跑路的。在这西凉国皇城,再呆下去,只怕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以后指不定就永远也不会回到西凉国也不一定。

    依她之见,还是将这些嫁妆卖掉,换成银票,存入钱庄这才是上上策。

    镜月晓梦也没有和百里化殇解释,只是她在盘算着如何将周福弄昏了过去。美眸一眨,一计涌上心头。镜月晓梦对着管家周福面色沉凝道:“管家,你去打听一下,有哪家当铺愿意出高价买我这些嫁妆。”

    周福一脸凝重的看向镜月晓梦,再一次不确定的问道:“王妃真的要卖掉这些嫁妆?”

    “自然的,你下去赶紧打听一下。”镜月晓梦在周福转身的时候,快速的伸出手一个晴空劈。

    周福感受到后颈的一道劲风,心中无奈的喟叹一声。假装不知的被劈中昏迷了过去。

    “娘子。”百里化殇殇殇非常的不解的望向镜月晓梦。

    镜月晓梦知道这个傻子还是比较听自己的话的,因此对百里化殇做了一个不要说话的动作。百里化殇只能够将自己满心的疑惑憋回自己的肚子里。

    镜月晓梦然后找来了绳子,将周福给绑了起来。在自己还没有将这些嫁妆卖掉之前,绝对不能够让周福去向老皇帝禀告。

    百里化殇看着自家小女人那利索的将管家给拖进库房,还用绳子绑得那叫一个结实。但看这漂亮利索的身手。好像自家小东西以前就经常干这样的事情,经过成千上万遍的练习一般。

    若不是自己现在是傻子的身份的话,他还真的很想要给自家小女人点一百二十个赞。

    “娘子,娘子,你快和殇殇说说,你为什么要卖掉这些嫁妆啊?”百里化殇摇晃着镜月晓梦的手臂,傻兮兮的问道。

    “因为有很多人想要偷走娘子的这些嫁妆啊。嫁妆放在府上,占那么多的地方,所以非常的不合适。还是将这些嫁妆卖掉,换成银票,比较方便。”镜月晓梦尽量给百里化殇解释的简单一点。

    “哦,那娘子,天色已经黑了,娘子,我们赶紧去用膳吧。”镜月晓梦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还真的别说,自己也的确是觉得有些饿了。因此,镜月晓梦这才和百里化殇两个人下去用膳。天晓得,她还没有清点好自己的嫁妆,可见,富可敌国的嫁妆说得一点也不假。

    也很显而易见的,自己这样富可敌国的嫁妆,皇城里有多少人觊觎自己的嫁妆,想要据为己有的无数。

    可见当年沈家有多么的待见沈心如。只可惜这样一个美貌的才女,竟然嫁给了镜月立德这样的渣男,真是白瞎长了一双眼睛啊。

    现在东西在景王府,皇帝已经出手了,那么这些嫁妆自己根本无法保住。皇帝一定会找各种名目将这些嫁妆弄到他的国库去。

    既然无法将这些东西保住,那么也唯有将这些嫁妆给变卖掉。

    镜月晓梦在一旁吃饭的时候,百里化殇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作为医者的直觉,镜月晓梦上前诊脉。当下明白百里化殇这是白日里落水染了风寒。

    镜月晓梦命人将百里化殇扶回去房间去睡觉,并且命了人如何照顾百里化殇,而自己则是再度的跑到库房去清点自己的嫁妆。还有想一下,哪里东西能够变卖多少的价钱。

    夜色越来越黑,不知不觉的,已经到了半夜,镜月晓梦却不自知。

    “小家伙,怎么?在清点东西孝敬本座?”这一道声音从镜月晓梦的头顶劈下的时候,镜月晓梦当下惊醒过来,睁大眼睛看向百里化殇。

    “你……你想要干什么?”镜月晓梦的心湖里升腾起不好的感觉来。

    擦的,不会吧,这个鬼面人想要来抢自己嫁妆。

    嗷嗷嗷……

    上一次自己辛辛苦苦的忙碌了一个晚上,全都做了这个男人的嫁衣裳。

    为毛,为毛这个男人现在又出现在景王府得而库房。

    她好想流泪啊。

    “小家伙,想要干什么?不是小家伙你自己拿这些东西孝敬本座吗?”北冥玄面具下的红唇邪魅的冷笑。

    “嗷嗷……鬼面人,混蛋,谁要孝敬你了。”镜月晓梦超级的泪了。这个男人还真的是站着说话不腰痛。

    谁要孝敬他了。

    “呵呵,小家伙,你怎么就没有长记性呢。本座可记得上一次在燕王府家的院墙上已经是好好的教导了你要如何正确的用词。是不是很怀念本座对你的混蛋之举?”说着北冥玄那冰冷的面具已经是碰触到了镜月晓梦的肌肤上,脸上传来的冰冷的触感,当镜月晓梦彻底的被雷到了。

    “嗷嗷嗷……不要,本王妃记住这些词汇怎么用的。”镜月晓梦实在是对在燕王府的院墙上这个可恶的家伙对自己的所谓词汇的教育实在是太过深刻了。

    “呵呵,是吗?那么女人可知道本座是怎么教导你叫本座的?”北冥玄宽大的手霸道的扣住镜月晓梦的双手,强行的让镜月晓梦一双乌溜溜的黑眸对视上北冥玄那一双冰冷的黑眸。

    镜月晓梦吞咽了几口口水,她哪里叫的出人家的名字。又不是亲密的两人。

    她掀了掀红唇,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实在是喊不出北冥玄这三个字来。如若让她喊殇殇的话,她觉得非常的顺口的,一个是自己的男人,一个不是啊。

    “呵呵,看来你已经是忘记了,需要本座让你温故一下。”北冥玄话落,冰冷凉薄的红唇盖住了镜月晓梦诱人的红唇,狂烈肆意的一个口勿,让镜月晓梦当下双腿虚软,整个人软在了北冥玄的双臂之中。

    只能够被动的被北冥玄侵占。肆意的吸取她口中的芬芳。

    大脑瞬间缺氧,正当这个时候,源源不断的涌进一批黑衣人,利索的扛起库房里镜月晓梦的嫁妆。

    当镜月晓梦看到这些黑衣人在搬走她的嫁妆的时候,她想要推开北冥玄。

    嗷嗷嗷……这个可恶的混蛋男人,不但轻薄自己,竟然还带着那么多人来搬走她的嫁妆。

    强盗。这个男人绝对是一个强盗啊。

    实在是太特么的气人了。

    镜月晓梦的心扉都差点要被气炸了。只可惜现在她那一张诱人的红唇被北冥玄给盖住了。只能够发出呜呜声。

    “混……”镜月晓梦才努力的挤出一个字音来。然而瞬间又是被北冥玄满口吞入腹中。

    这口勿也就罢了。偏生这个时候,她被这个可恶的鬼面人给抵在一边的墙上,宽大的手竟然还放肆的在她的身上作为。一边可还有黑衣人来抢她的嫁妆。

    镜月晓梦整个人都快要抓狂了。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库房里自己的嫁妆在逐渐的减少。而且她算是知道了。这个家伙根本就是有备而来的。

    上一次燕王府只是带了二十几个黑衣人,但是今天一看,可见人数上是上一次的几倍。

    这个可恶的男人果真是要将景王府的库房搬空啊。

    嗷嗷嗷……为毛……这个鬼面人为毛就会算计好来搬走自己这些嫁妆。

    她现在后悔了,错了,早知道这样的话,她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应该将自己的这些嫁妆给变卖掉,省得现在这个男人来算计自己的嫁妆。现在倒是好啊。自己的嫁妆只怕会一点不顺的都被这个男人给抢走了。

    “混蛋……你……你滚粗。”镜月晓梦炸毛道。

    “女人,真的要让本座滚粗吗?”北冥玄面具下的红唇坏坏的一笑。

    手却是肆意的一动。

    话说,这些可怜的九幽地狱的弟子们,他们也很泪的,自家魔尊大人还真的是对人家傻王的王妃给上心了。不但轻薄人家傻王的女人,而且还抢走人家库房里所有的家当。

    魔尊大人,你好无耻,好无耻啊。

    镜月晓梦但感觉到这个男人在自己身上放肆的手,脸羞红一片。

    “滚蛋,你叫你的人停下,停下你听到没有,那些东西都是本王妃的嫁妆。你个无耻的男人。”镜月晓梦如是自己能够行动的话,恨不得劈死眼前这个可恶的鬼面人。

    “这富可敌国的嫁妆,本座要是不来拿走,那本座就是傻子,何况,你这个人都是本座的,这些东西就更是本座的了。”北冥玄说的理所当然道。

    “呸,谁的人是你的了。北冥玄,你给混蛋,你快让他们将姐的东西给放下。不然姐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北冥玄气哼哼道。

    “呵呵,怎么不放过本座?是不是很想要咬本座啊?”北冥玄性感的红唇故意划过镜月晓梦诱人的红唇邪魅的笑道。

    镜月晓梦狠狠的磨了磨牙齿,她好想要咬断这个鬼面人去。该死的混蛋男人,为什么自己就没有这些古代男人的武功和内力,不然的话,她也可以狠狠的报复回来。

    让这个混蛋男人知道,自己的这些嫁妆根本就不是那么的好抢走的。还有自己的人也不是那么的好轻薄的,偏生自己就是没有武功,根本就只能够被动的任由这个鬼面人欺负自己,抢走自己的嫁妆。只是短短的一刻钟的时间,库房里的嫁妆竟然都被搬空了。

    当看着空荡荡的库房,镜月晓梦整个人风中凌乱了。

    “嗷嗷嗷……”她发狂,发怒,偏生又不敢叫啊。

    “小家伙。怎么?心疼你的嫁妆被本座搬去九幽地狱了?没有关系,你的人去九幽地狱就好,那样,那些嫁妆还是你的。觉得本座的建议如何?”北冥玄说着,那阳刚的气息一口喷在了镜月晓梦的鼻息之间,用他冰冷的面具在镜月晓梦的脸上蹭了蹭。

    “谁要去你的九幽地狱了。滚犊子。”镜月晓梦森白得牙齿咯吱咯吱作响。她的心肺都快要被气炸了。

    北冥玄看着自家小家伙那被气得不轻的样儿,唇角扬起的笑更加的愉悦了。果然自家小家伙就是能够取悦自己。

    “哦。你不是心疼你的嫁妆吗?难道你不要你的嫁妆了?你确定不跟本座走?”北冥玄坏坏的一笑。

    “呸。混蛋,谁要和你走了。我死也不会去你的鬼屋的。你最好将我的嫁妆还给我,不然有朝一日,我一定会炸了你的九幽地狱。”镜月晓梦气哼哼的发誓道。

    哼,北冥玄,有朝一日,你一定会后悔拿走了本王妃的嫁妆。我一定要炸掉你的鬼屋,看你还如何欺负人。

    她心痛,肉痛,眼痛,脸痛,乃至于头发丝都在痛啊。富可敌国的嫁妆,竟然分文不少的全都落入这个魔鬼的手中。自己的后路啊。全都没有了。

    她真心的有一种杀人的冲动。

    “啧啧啧,女人,既然那么心疼那些嫁妆,怎么就不和本座回去,本座绝对说话算话,只要你和本座回去,本座绝对将你的嫁妆分文不差的还给你。只要你做本座的女人便可。”北冥玄笑得更加的肆意邪魅了。

    “滚,谁要做你的女人了。本王妃自己会将你今日拿走的嫁妆全都拿回来的。”镜月晓梦狂躁。

    嗷嗷嗷……

    看着镜月晓梦气红的脸,北冥玄觉得小嘴非常的性感诱人,所以啊,实在是没有忍住,再度的盖上了镜月晓梦的红唇,狠狠的狂卷了一边。

    “呜呜呜……”镜月晓梦全身都虚软之极,只能够用眼神哀怨的瞪向北冥玄。

    只可惜这一个眼神就好似别样的邀请一般,本来北冥玄石要放开镜月晓梦的,然而却是更加的加深了他对镜月晓梦的口勿。

    今天注定是镜月晓梦非常悲催的一天啊。

    直当镜月晓梦感觉到自己就要窒息在这个男人的怀中的时候,北冥玄终于是恋恋不舍的松开了镜月晓梦那柔软的红唇,因为一口勿,那红唇莹润的非常有光泽,好似被涂上了馨香的蜂蜜一般。

    镜月晓梦但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负荷不了了。一颗心狂跳的厉害。怎么回事?自己对这个家伙好像也有感觉了。难道自己本性就是那一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吗?

    嗷嗷嗷……

    不行,百里化殇虽然是一个傻子,但是这个傻子纯净,善良的让人疼惜。何况,这个傻子过得非常的可怜,二十年来疼爱自己的皇爷爷却不是真的疼爱。

    不知道这个傻子这二十年来究竟受过多少暗黑,他又是如何侥幸存活下来。

    只要一想到百里化殇这个傻子二十年来受到的欺凌,她的心就好似被黄蜂的尾刺给狠狠的蛰了一下。

    北冥玄但觉得差不多了。再度的在镜月晓梦的红唇上索取甜蜜的口勿。最后万般不舍道:“小家伙,要记得想本座,要是让本座知道,你没有想本座的话,本座一定会加深和你的交流。”

    北冥玄的话音落下,身子一动,整个人消失不见了。好像他本来就没有来过一般。

    只是空荡荡的库房和唇上传来的感觉让镜月晓梦知道,这个恶劣的男人来过。他不但抢走了自己的嫁妆,还轻薄了自己。

    镜月晓梦将周福松绑开,而且对周福进行了催眠。她真心的各种无奈的喟叹,自己今天的忙忙碌碌又是为了北冥玄这个混蛋男人做了嫁衣裳。

    不由得仰望苍天,为什么这世上会有如此恶劣的混蛋男人啊。

    她前面有狼来,不料想后面还有老虎等着自己。这一只老虎显然是比狼的动作还要快。比狼还要恶劣啊。

    她花了整整一个下午和半个晚上的时间啊。

    不过,镜月晓梦也只能够自我安慰一下,罢了,就权当这些嫁妆暂时存放在北冥玄那个恶劣的男人那里。

    这些嫁妆一时间自己还真的无法去找寻到买家,并且找不到卖个好价钱。而且留在景王府,皇上打这些嫁妆的主意了。自己也根本无法保住这些嫁妆。

    罢了罢了。目前自己也用不上。

    镜月晓梦不这样安慰自己的话,今天只怕她要气死过去。

    镜月晓梦万般不甘愿的回到婚房。然而闹心的是,那榻上的傻子迷迷糊糊的叫着:“娘子……呜呜……殇殇……好难受啊……”

    听着榻上百里化殇这个傻子痛叫声,不由得上前一探,该死,这个傻子发烧得很厉害呢。

    在心中暗自自责,自己今日都挂心在哪嫁妆上,结果自己没有能够保住那嫁妆,反倒是自己的人也被那个混蛋给轻薄了一番。

    镜月晓梦赶紧的给百里化殇服下自己碾磨的退烧药丸,然而给百里化殇物理降温。

    “呜呜……热热……娘子……殇殇……热热……难受……好难受……”百里化殇难过的整个人在榻上打滚。

    看得镜月晓梦好看的眉宇紧蹙。手伸进被窝里,探进百里化殇的衣服内。全身都湿漉漉了。该死的,镜月晓梦只能够掀开被子,用毛巾替北冥玄擦拭身子。

    百里化殇手用力的撕扯着自己的衣衫,那好看的墨眉蹙紧。

    当镜月晓梦意识到的时候,百里化殇已经是将身上的衣衫都扯开了。当下胸前完美的肌肤呈现在镜月晓梦的跟前。特么的,宽肩窄腰,六块腹肌,完美的人鱼线。还有他喜欢的这种白希如仙体质的美男啊。

    “呜呜……呜呜……难受……好难受……”百里化殇痛苦的打滚,而且是越来越厉害了。

    镜月晓梦只能够擦完一遍又是一遍的替百里化殇擦拭身体,物理降温。

    百里化殇心中暗自叫苦啊。自己这扮演的傻子发烧,这下子可是好了。虽然降低了自己的可疑性,自家小家伙就不会怀疑今晚的北冥玄就是自己,但是也是好痛苦的有木有。

    因为他只能够任由自家小东西的手在自己的身上为所欲为的。

    天晓得,镜月晓梦的手划过百里化殇的肌肤,让百里化殇的肌肤好似被火灼烧了一般。整个身子在轻颤,让镜月晓梦误以为百里化殇这是非常的难受,因此手上的动作越发的轻柔了。

    ......................................................................................

    谢谢亲耐的们抖动小身影支持。让我能够在忙碌之中见缝插针的码字。觊觎有亲说的加更,真心的请见谅无法办到。因为有两位同事请产假了。我身上任务陡然加重。我现在能够做的就是努力保持这样每天7000字更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