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君要臣死,我镜月晓梦片就不死(6000+求月票)

    第117章:君要臣死,我镜月晓梦片就不死(6000+求月票)

    镜月晓梦暗暗的吸了一口气,抬起头,对视上颜帝那深邃阴骜的黑眸。上前一步恭敬道:“回皇上的话。太子殿下肯定是一时失手。不然太子殿下也不会抱着七公主回宫。皇上,都说男女授受不亲,太子殿下抱着七公主,和七公主已经有肌肤之亲了。所以孙媳以为,太子殿下应该对七公主负责。”

    云烈凉薄的红唇勾起一丝冷笑。饶了一个圈子,原来这颜帝目的是将这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塞给自己。

    “景王妃似乎还漏说了一事,那就是本宫还和景王妃也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云烈黑眸里闪过一丝狠色。

    该死的云烈,竟然还真的敢阴她。

    “景王妃,烈太子所言可属实。”颜帝阴骜深邃的黑眸泛着凌厉的寒芒,好似两把冰冷锋锐的刀子一般。

    镜月晓梦刚想要说什么,云烈则是勾唇冷笑道:“颜帝,让本宫对七公主负责没有问题,本宫愿意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既然本宫已经和七公主,景王妃已经有了肌肤之亲,那么本宫对他们两人一起负责便是。本宫的太子府还养得起两个女人。”

    张狂,侮辱啊,云烈这分明是要让镜月晓梦死啊。

    镜月晓梦看着恶劣的云烈。奶奶的,非常的气恼。这个该死的男人。

    好好啊。他这是找死不成?

    果然上首的颜帝在听到云烈这话的时候,本来就阴骜的双眸更加的阴骜了。那打在镜月晓梦身上的眸光锐利之极,好似要将镜月晓梦给刺穿了去。

    一边的百里化殇闪烁着泪眼,好似根本就听不懂云烈和颜帝在说什么一样。

    “来人,赏景王妃白绫三尺,准你今日就回娘家。”

    颜帝的声音落下,镜月晓梦眼底那叫一个抽啊。

    这算什么?用三尺白绫妄想要赐死她,而且还允许她今日回娘家,那意思就是让她死在镜月世家,也别死在景王府。

    呵呵,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她镜月晓梦又不是这古代愚蠢的人。干什么要愚蠢的听人去死。三尺白绫又当如何?反正她镜月晓梦绝对是不会成为这些高位者谋篇布局的牺牲品。更不会成为人家的棋子。

    什么君君臣臣。在镜月晓梦的字眼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君君臣臣。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愚蠢思想。

    这样的老皇帝,竟然当着自己这个傻子夫君,还有朝臣们,连着赐自己两次死。

    只因为别人的几句话。根本就不让自己辩解。现在她是真心的连辩解都不想要辩解,觉得特么的没有意思。

    昭阳听到自家父皇虽然没有再度的赐毒酒给这个女人,不过三尺白绫也没差。

    昭阳那如芙蓉花一般的红唇唇角扬起一抹狠毒的冷笑,现在这个女人不死也得死。

    镜月晓梦唇角淡淡的一笑,她望向上首的颜帝,恭敬的问道:“敢问皇上还有什么话嘱咐孙媳的吗?”

    颜帝只是挥了挥手道:“谢恩吧。”

    那言外之意就是没有直接在所有人跟前说要赐死自己。

    既然没有直接言明要赐死自己,镜月晓梦自然是不会找死的。

    呵呵,这白绫不错,三尺白绫虽然是短了一些,不过也刚好。

    一边的昭阳看着镜月晓梦,心中要说有多么的开心。一脸倨傲鄙夷的望向镜月晓梦。心中暗叫道,镜月晓梦,你赶紧滚出去,早点可以回到镜月世家上吊死了。所谓早死早超生。

    百里宏泽黑眸眸底划过一丝异色,内心里堵这一口气,不知道自己是何种感觉。

    云烈黑眸里闪烁浓烈的嘲讽看向镜月晓梦,眼中满是冷笑,呵呵,镜月晓梦,叫你要多管闲事。现在,本宫倒是看你如何解开自己这个生死之局,让自己置身事外。

    镜月晓梦满身更冷。这些人,就是以别人的痛苦为乐趣。

    好啊,乐趣就乐趣。

    她倒是给他们制造一出乐趣便是。

    她暂且忍下,人啊,绝对不会一辈子都如此,总有一天,她镜月晓梦会在别人无法欺凌自己的地步。

    “三尺白绫映天地,一盏明灯照乾坤。我朝皇帝乃是明灯,照我西凉乾坤大地。孙媳定然不辜负皇上看皮影戏的夙愿。绝对演一出旷古至今精彩的皮影戏。晓梦就此回镜月世家好好的潜心准备。定然会在皇家家宴上让皇上如愿。”镜月晓梦跪拜完之后,转身就朝着大殿外走去。

    现在自己都自顾不暇,也就顾不上百里佳妮一事了。

    她一直当别人的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可是今天这一报还差点就两度要将自己的小命给报了去。

    镜月晓梦这一走,百里化殇也屁颠屁颠的跟在镜月晓梦的身后。

    大臣们华丽丽的傻眼了。这三尺白绫皇上可是要景王妃自缢的意思。景王妃居然曲解皇上的意思,还说皇上想要看皮影戏。然而她会在皇家家宴上弄一出精彩的皮影戏给皇上看。

    大殿内的百里宏泽和云烈,真心的不知道是应该夸镜月晓梦聪明呢,还是该气恼这个女人太过狡诈了。

    连一个帝皇的三尺白绫的赐死,都能够曲解成是三尺白绫映天地,一盏明灯照乾坤。

    人家都已经说好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夸皇上是明君。自然不会做糊涂事情。

    这个女人还真心不是一般的聪明。

    云烈勾唇冷笑,呵呵,镜月晓梦,本宫倒是看看,你的小命能够在你脖子上待多久。

    “呵呵,小家伙,你还真是好样的。”百里化殇紧跟在镜月晓梦的身后,绝美的红唇扬起一抹淡淡的笑,那美轮美奂的玉脸上更加的耀眼迷人了。

    他还在一边等候着,想要自己出手帮助自家小家伙的。

    没有想到自家小家伙只是三言两句就化解了这三尺白绫自缢的危险。改成了三尺白绫映天地。

    似乎天地之间,至于她而言就没有什么能够难倒她的事情。在镜月世家,凌厉的反击,想要坑人就坑人,想要打人就打人,想要曲解帝皇的意思就曲解。

    本来还想着自己今天要出手,撕裂了这三尺白绫。竟然不需要自己再度的替她化解危险。

    百里化殇紧跟在镜月晓梦的身后,心中好不骄傲。

    “娘子,你走慢一点,等等殇殇啊。”百里化殇如七岁孩童一般稚嫩的声音道。

    心中则是好笑,自家小东西这么快速的离开皇宫,自然是怕他家皇爷爷会下令赐死她。这速度还真够快的。

    镜月晓梦的确是走得飞速,甚至是用跑的,现在她呀只想要跑出皇宫,奶奶的,这皇宫里实在是太过压抑了。

    身后的百里化殇更是暗暗的吃惊啊,看不出来,自家小家伙如此瘦小的身子,竟然爆发力那么的强大。

    终于到了皇宫外面,镜月晓梦觉得这天格外的蓝,云格外的白,一切都分外的美好。

    “娘子……娘子……等等殇殇……”百里化殇走到皇宫门口,看着自家小家伙用力的深呼吸。那脸上陡然明媚的笑。还有那轻松的步调。

    摇了摇头,这个聪明的小女人。

    方才在皇宫里,实在是镜月晓梦神情非常的紧绷。所以才会没有听到百里化殇身后的脚步声和呼喊声。完全的隔音了一般。

    现在是因为镜月晓梦觉得自己已经是逃出了生死。整个人都格外的轻松,因此能够听到百里化殇的在身后的叫喊声。

    虽然这一次颜帝因为自己的机智,逃过了一死,不过,还是不能够回景王府的。也就是说,她万般不甘愿的还是要踏入镜月世家。

    不过这是圣旨,她还没有到这个能力能够抗拒圣旨。因此镜月晓梦转身对百里化殇道:“殇殇,娘子要回镜月世家,你随管家回景王府吧。”

    “不,娘子在哪里殇殇就在哪里,有娘子的地方就是殇殇的家。”百里化殇快步跑到镜月晓梦的跟前。

    听听这话,多么煽情啊。镜月晓梦无奈的一笑,这个傻子的执拗自己还是知道的。也罢,就一起回镜月世家吧。

    不过,她也能够想象得到,回镜月世家上一次是跑出来的。这一次再度回去,只怕又是各种闹心的事情。

    自己的祖母指不定恨不得杀了自己。

    现在兜兜转转的又得回镜月世家,自己究竟有多么的闹心,唯有自己知道。

    上一次百里化殇骂她家祖母是疯狗,可是将那李氏已经给得罪惨了。

    嗷嗷,为什么她镜月晓梦就没有能够省心的时候吗?才从虎穴出来又得进入狼窝了。为毛?为毛啊?

    有百里化殇在,虽然是皇长孙,可是那老婆子们因为百里化殇痴傻,根本就不将这皇长孙放在眼中。所以,白使白搭啊。

    百里化殇去镜月世家,非但不能够让她借借皇长孙的势,反倒是自己还得想着不让这个傻子被镜月世家的人给欺负了去。

    虽然外界传言皇上很疼爱这皇长孙,可是今日她可是连着两次被赐死。这是真爱?要这是对自己这皇长孙的真爱,她镜月晓梦的脑袋砍下来被当球踢。

    镜月晓梦觉得,自己什么时候将这傻子给拐带走,远离皇城的生活,去世外隐居什么的比较的好,不然什么时候,一个不小心,就是让皇上给赐死了,或者直接的弄死自己了。那多划不来啊。

    心中这么一想,镜月晓梦觉得,这个想法不错,现在那什么帝皇签一出,只怕这根本就不是秘密了。若是有人知道了。再起个杀意,要刺杀百里化殇。

    那他们还有安生可言吗?

    ................................................................................................................................................................

    话说这一次镜月晓梦回来,镜月世家所有人都在前厅,那李氏还是难消心头之恩,当看着镜月晓梦走进前厅的时候,那一双眸子里闪烁着一丝戾气。

    大街上云烈所闹得这一处,皇城片刻就传得纷纷扬扬的。镜月晓梦打了东吴太子一个巴掌的事情,镜月世家的老爷子和老夫人也是知道了。

    镜月晓梦一进来,身上还带着三尺白绫,镜月立德一看,当下脸黑得不行,怒斥道:“镜月晓梦,你想要害死自己,我不管,你别给我将镜月世家都给毁在你手中了。要上吊,自己去别处找棵树吊死,别给我死在镜月世家。”

    赶人,彻底的不待见镜月晓梦。看到三尺白绫,所有人都知道,皇家御赐的三尺白绫的目的无非就是一个,那就是赐你用三尺白绫自缢而死。

    镜月晓梦听着镜月立德这薄情的话,心中一冷,呵呵,这就是他镜月晓梦的亲生父亲啊。见到自己的女儿手中拿着三尺白绫,非常没有一丝担忧,悲戚之色,反倒是嫌弃她,要赶她走,让她自己去寻找一处地方去死。

    如此凉薄的父亲,非但不关心自己的女儿,还嫌弃自己。

    镜月晓梦冷冷的一笑。

    一边的孙媚娘看到了镜月晓梦手中的白绫,也自然猜测到了皇上这是要赐死镜月晓梦了。呵呵,终于,老天开恩啊,让皇宫赐死这个祸患了。

    然而面上孙媚娘可不是这样的,孙媚娘上前,一脸的温和,眼中满是关切道:“晓梦,你……你怎么可以打东吴太子的呢?现在好了,皇上发怒了。你说该怎么办?老爷,你倒是快想想办法,救救晓梦,好歹晓梦是你的亲生骨头啊。”

    听听,真是一位好母亲啊,不知道人的一定会这么以为的,这个女人嘴上是这么的扮演她的好姨娘,只可惜眼中的得瑟的笑已经出卖了她。真是够做作的。

    其实孙姨娘也不想要扮演这样的绝色,这老夫人,自己当然是明白,内心里有多么的恨镜月晓梦,然而,她明白,在镜月世家真正的做主的人是老爷子。她在老爷子的跟前还是需要装装一位好姨娘的形象的。

    尤其,现在自己经过上一次镜月晓梦这个践人陷害自己一事之后,自己可是费了好一番心血,才让老爷子和自己的夫君对自己改观一些。自己这才能够在镜月世家里行动自由。

    因此,她不能够功亏一篑的。

    毕竟,尽管现在自己可以在镜月世家自由,他们的脸色也和悦了不少,但是孙姨娘知道,在老爷子的心中还是对自己存在芥蒂的。所以,自己需要倍加的努力,倍加的小心翼翼。

    镜月晓梦冷冷的看了孙姨娘一眼,呵呵,神情是挺温柔的,可是那眼底的恨意,却是深深切切的。全都落入了她的眼中。

    “哼,这孽女,早死早省心。我镜月立德没有这样的女儿。”镜月立德眼中唯有鄙夷之色,厌恶之色,嫌弃之色,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父亲关切女儿的样儿。

    镜月晓梦压根就当镜月立德是空气,当孙媚娘是空气。没有将这两人的话放在心上。

    直接的无视孙媚娘,连个正眼都没有给镜月立德和孙媚娘。

    孙媚娘看着镜月晓梦都已经被皇上赐死了。现在都是一个要死的人了,竟然还敢摆谱。

    镜月晓梦知道,现在是在镜月世家,既然老皇帝已经开口让自己在镜月世家,那么今日她是务必要在镜月世家呆着了。最早也得明天才能够回镜月世家不是。

    既然要呆在镜月世家,那么一天,也是要能够安生不是,而且,镜月世家,真正的做主者是她的祖父,这老爷子。

    镜月晓梦上前,微微的屈膝对着老爷子和老妇人行礼道:“晓梦见过祖父,祖母。祝祖父祖母身体安康。”

    “安康?见到你这个贱丫头,我还想要安康?不被你气死就阿弥陀佛。怎么?现在要死了?想要死到我们镜月世家来了?告诉你,你父亲说得对,要死你出去死,出去任你找一棵树。”老夫人眼中也满是鄙夷之色,根本就没有一丝亲情可言。

    沈心如那个践人的女儿,她一直就觉得这是沈心如那个践人和别的男人的野种,他们镜月世家竟然在替别人养女儿,她自然是恨不得将镜月晓梦给生吞活剥了。

    听听,二度听到这样的话,这就是她镜月晓梦的好祖母啊。只是见到三尺白绫就那么的乐呵了。恨不得自己即可就死一了百了。

    百里化殇听了气哼哼道:“你们,你们太过分了。”

    “呵呵,过分,过分你将她带走啊,让她别死皮赖脸的来我们镜月世家。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谁。她爱死哪儿死哪儿去,和我们镜月世家无关。”李氏厉声道,显然也是极其的不待见百里化殇的。

    百里化殇一听,拽着镜月道:“娘子,我们回景王府,以后再也别来镜月世家了。哼。”

    镜月晓梦听着老夫人这么骂自己,其实她也想要有骨气的转身就走,不过,圣旨下,她不得不在镜月世家,而且,镜月世家的大家长,老爷子还没有开口,别人的话,她权当是放屁。

    她现在要的不过就是老爷子的一句话。如若老爷子都把话这么说绝对了。那么她镜月晓梦就会在镜月世家门口当众割袍断义。和镜月世家断个干净。断个干脆。

    “哼,嫁给一个傻子,果然,不能够护你,你还是好好的去找一处死去吧。”镜月如梦在一边非常的倨傲道。

    她自然也不是愚笨的人,在看到这镜月晓梦手中的一条三尺白绫,怎么可能心中不乐开了花啊。

    终于这个践人也要遭遇到报应了。老天终于开眼了。

    这个该死的践人将自己的大婚闹成那样,自己本来就差点可以成为燕王妃了的。如若大婚之日,没有这个践人出来搅局。现在自己就应该是燕王妃。

    哪里是现在被人指指点点,还各种惶恐,燕王不会迎娶自己。

    镜月晓梦勾唇一笑,呵呵,她不过就是手中拿着三尺白绫罢了,镜月一个一个的都说自己该出去找地儿死去。不是她想要说些话刺激人,实在是这些人不给她安生。

    ..............................................................................

    挥动小手绢啊,最后一天啦。手上还有月票的亲们赶紧把月票投了吧,过期就作废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