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惊险重重,晓梦再遇危险(6000+)

    镜月晓梦不断的自我鼓励。可是她内心里明白,只怕自己这身体真的快要支撑不住了呀。她努力的撑着,已经尽了极大的力了。换做是平常人早已经支撑不住了。

    她怕自己会晕过去,因此不敢有丝毫的放松,甚至于,狠狠的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痛席卷了全身,大腿上的疼痛这才让她的晕眩感稍稍的过去。

    而且,索幸的是,脚上并没有给自己带上脚链,不然才是真的悲剧。山洞昏暗冰冷。镜月晓梦只能够站起来,不断的走动。

    双手揉搓着取暖。让自己的身体暖和一点。并且不断的对腹中的孩子道:“宝宝,娘亲很坚强,你们也要很坚强,绝对不能够有事啊。”

    她现在得时刻的保持清醒着,时刻的保存体力。等那孤岛的人过来,指不定会对自己做出什么来。

    好在镜月晓梦以前是军医出生的,在部队里经过特训,所以才不会如平常的女子一样,在这样的环境中就惊叫。

    寒冷什么的,她还能够抵挡住啊,但是现在不但冷,而且饥肠辘辘的,饿得几乎是前胸贴后背了。尤其是过了七个多月之后,自己的食量打开,一餐就可以吃三碗米饭,而且将桌上的菜肴全都扫荡空。现在自己应该是被饿惨了。

    所以,有一种想要晕眩过去的感觉。

    镜月晓梦努力的撑着,不让自己睡觉,时间悄悄的过去,终于艰难的迎来了天亮。

    她也根本就不知道,这孤岛的人来了之后,究竟会怎么样。而且,会不会来也是一个未知数,只是就这样坚持的等待着罢了。

    肚饿是咕咕直响,嘴唇干得发裂,双眼布满血丝,一张脸脏污得没法见人,全身都散发着酸臭味,完全就是一个副乞丐婆的样,简直不能再狼狈。

    镜月晓梦看着自己狼狈不堪的样子,如若现在百里化殇见到了自己,只怕都快要认不出自己来了吧。

    不由得幽幽的叹了口气。这怕什么,就来什么。哎。但愿这些天能够平安度过啊,千万别再有事情了。尤其是,自己母女要平安。

    其实镜月晓梦会被抓也是冤枉了,这孤岛的人要的根本就不是镜月晓梦,而是郝聪明。他们要拿郝聪明炼药罢了。若是镜月晓梦至于他们而言根本就拥不上,他们是不知道罢了。

    百里化殇是一得到消息就去寻找镜月晓梦,同时,正当百里化殇出发的时候,来了几个人,曲清风和公孙笑。

    当然公孙笑会知道是因为自己派出的人保护不力,镜月晓梦被孤岛忍者带走了。而曲清风会知道,无非是和公孙笑有关。

    百里化殇冷冷的瞥了公孙笑和曲清风一眼道:“哼,不需要,我自己的女人,我自己会寻找,本王还以为你的人比本王的强悍呢,也不过如此罢了。还有你,去凑什么热闹?到时候是你保护我们还是我们保护你?”

    显然最后一句话,百里化殇是针对曲清风这个书生的。

    “曲清风,你还是滚回去,让你的老子好好的配合宋将军行动。”百里化殇冷着脸,压根就不给曲清风半分的情面。

    公孙笑冷笑一声:“景王殿下丢下战事,这是只爱美人不爱江山了?”

    那话里尽是嘲讽。

    百里化殇也不理会公孙笑的嘲讽,“你觉得,西凉的江山就会落入别人的手中了吗?而不是本王有把握?”

    虽然公孙笑是敌是友难以分辨,但是在公孙笑面前,百里华商不觉得自己需要隐藏自己,尤其现在这个时局,还是在老皇帝已经打算将西凉的天下交给自己,自己当然可以说这样的话。当今西凉只怕都知道了。燕王乃是东吴血脉,宁王和瑞王是南岳的血脉。眼前也唯有自己才是最适合当西凉的储君的。最最顺应民意。

    曲清风,曲家人一直培养他,将来也是要入朝为官的,心中明白,应该以大局为重,可是他的心中也一直装下了那个有着玲珑之心的女子,让他今生想要忘却都非常的困难。

    公孙笑则是了然的一笑,百里化殇昔日是一个人人可欺的傻王,而今却是一只猛虎。

    西凉临时换了主将,有宋将军接受的时候,南岳和瑞王,宁王一行人得到消息,心中好不快意。

    南岳一行人,知道百里化殇离开,而且得到消息,百里化殇离去是因为镜月晓梦被抓走了。所以,南岳也是派出了人去寻找镜月晓梦,希望在百里化殇找到她之前,将人找到。

    他们算是明白了。百里化殇居然可以为了镜月晓梦连江山社稷都不管不顾,所以,这个女人是百里化殇的软肋,只要他们找到了镜月晓梦这个女人,他们就可以威胁百里化殇。这样何愁西凉的天下不会在他们的手中。

    宁王和瑞王也是心中大喜,他们也是兵分两路,一路寻找镜月晓梦,一路攻西凉皇城。

    话说,南岳尽管得知百里化殇离去的消息,也似乎明白,镜月晓梦至于百里化殇而言的重要。可是,他们更怕这只是一个算计。不敢轻举妄动。然后等确定落实了之后,也派出人去寻找镜月晓梦了。她们这才敢放肆的进攻西凉皇城。

    西凉的皇太孙,出其不意。他们不敢掉以轻心。不过才短短的两日时间,就让他们损失了十多万的将士。

    这一口鸟气,他们憋着。

    实在是因为百里化殇的招数虚虚实实的诡秘难辨,让他们根本不知道真假。有时候看来是真的,但是偏生假的,有时候看来是假的,但是却又是真的。

    这打仗,还打了心理战术,最最难懂的就是西凉皇太孙的心思。弄得他们这几天人心惶惶,疲惫不堪。晚上都不敢睡。生怕又来偷袭,那炸弹太过厉害。然后他们也不敢派兵去偷袭,因为那等于是自动送上门。

    有百里化殇在,一时间要攻下西凉皇城也是有些难度。但是现在百里化殇的离去,真的是犹如吹来一阵春风一般。主将不一样了。那宋将军宋毅的战术可没有百里化殇那样诡秘难辨。所以,眼下他们才敢动作。

    的确,南岳怕百里化殇这一招引蛇出洞。让他们自动落入陷阱里。

    宋将军也得到了南岳派兵打探的消息,在心中再度的暗暗的佩服殿下了。这殿下不是一般的高调,还大肆的走,你高调了,对方就担忧了。担忧着其中有诈。

    虚虚实实,实实虚虚,军事上这战略手段经常被人用,但是又有多少人能够看透其中的虚实呢?若是换成自己是南岳的将领们,只怕也难以知道殿下这么高调离去的虚实。

    眼下,南岳已经查探到了皇太孙殿下离去的缘由了。宁王和瑞王绝对不会安分了,南岳也会趁机行动。

    宋毅也是心有谋略的。在之前本就已经商讨好战略,所以,丝毫也没有担忧。

    “你们,在这里埋伏,你们埋伏在这里。瑞王和宁王应该会从这两翼行动。”宁王和瑞王一心想要皇位。

    宋毅指出的两条包围皇城的两侧,刚好是山头。西凉的将士们只要埋伏在这里,对着下首投下手雷就可以。而且山顶上有岩石。他相信眼下宁王和瑞王可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趁百里化殇不在的时候攻下皇城。

    .....................................................................................................................................................

    镜月晓梦被关在阴冷潮湿的岩洞里,到了天亮看着阳光透进来,她身子近乎是快要冻僵了。又饥又饿,而且又困,身体实在是有些支撑不住。

    时间悄悄的过去,她等待着孤岛的人来到这个岩洞里,可是等得她都觉得自己快要支撑不住了。还是没有看到半个人影。

    甚至于,再这么下去,她觉得自己不是冻死就是饿死在这里了。

    看着外面的阳光再度消失不见了。镜月晓梦心情有些烦躁。该死的,这些东西那是要饿晕自己。让自己没有力气逃跑了?

    镜月晓梦只能够不断的在岩洞里来回的行走,唯有这样,意识才能够清醒一些。一边做,一边对着腹中的孩子嘀嘀咕咕的说着打气的话,腹中的孩子也很乖巧,听了自己娘亲的话,乖得不得了,甚至于,还咚咚咚的敲敲镜月晓梦的腹部,告诉她,她们知道,他们甚至于陪着镜月晓梦玩儿,意在转移镜月晓梦的注意力,不让她担忧,不让她孤独一般。

    第二天晚上,一整晚,腹中的孩子也没有安睡,而是和镜月晓梦玩儿,就算镜月晓梦让她们可以休息了。他们也不休息,似乎能够知道,要是他们休息了。娘亲可能会因为寒冷,因为饥饿难以支撑过去一样。

    时间再度悄悄的过去,终于是熬到了又一天的天亮。此刻镜月晓梦已经是两天两夜没有吃东西了。饿得几乎是要匍匐在地上了。若非有腹中的孩子给以安慰,她觉得自己都快要坚持不住了。

    她甚至明白,自己已经是到了忍耐力的极限了。在她觉得自己快要崩溃的时候,终于听到了一阵脚步声。不由得心中大喜,终于来人了。

    不过,她并没有站起来,而是躺在地上,蜷缩着身子。洋装昏迷不醒。

    有人进来,地上的镜月晓梦好似真的死了一般,进来两个人,其中一人开口道:“我们这样饿了她两天,不会是死了吧?”

    说话的人上前一探鼻息,气若游丝。

    “还好,还有气息,看来是昏迷过去了。正好,我们可以放血。上头要一碗鲜血做药引。”

    听到这人的话,镜月晓梦真想要放干他们的鲜血。至此她也明白,自己为何会被这些人给抓来了。这些人哪里是要抓自己啊,要抓的人根本就是郝聪明,她不过就是替罪羔羊罢了。

    心中华丽丽的怒啊,可是不敢有丝毫的反应,要知道这些人可都是精明的人,不过眼下,他们要放她身上的血,自然是需要有刀子,只要有刀子就好办。

    洋装昏迷的镜月晓梦有怒意,不过更多的还是兴奋,兴奋一会自己可以夺下这两个人手中的刀子。

    尽管现在自己的身体体力不堪,但是她为了自己,为了孩子,绝对绝对会放倒这两个人的。

    孤岛的两个人根本就没有防备镜月晓梦,一个拿着碗,一个拿着刀子打算放镜月晓梦的鲜血。

    镜月晓梦揪准了直接的双手套住了两人的脖子,勒住两人的脖子。而她巧用手肘,让那位拿着刀子的忍者自己刺入了自己的胸膛。一个解决了,另一个就好办了。

    人最最脆弱的是咽喉。而且,她既然能够利用银针一针毙命,当然也知道如何勒住人的脖子能够让人瞬间窒息,无法动弹。在那人身子软下去的时候,镜月晓梦快速的拔出了另一个刺入胸膛的隐忍的刀子,快速的割断了两人的咽喉。

    两个忍者压根就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已经被饿了两天两夜,居然还有这等凌厉的身手。

    等解决了两人,她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希望从两人的身上能够找到打开锁链的钥匙,很可惜,这两个人应该也是最最下等的,所以,身上根本就没有钥匙。

    看来,自己也只能够利用这刀子去破坏锁链了。

    镜月晓梦握住了刀子,怎么破坏锁,她还是知道的,古代的锁比起现代的,那真的是没法比,现在的锁她都有信心开启。

    因此拿着刀子,巧妙的破坏了这锁。“哐当”一声,锁被打开。这些古人的玩意在她这不过是小菜一碟。双手可以活络之后,镜月晓梦感觉到舒服了很多。

    这两天两夜的囚禁,让镜月晓梦有一种黯然的感觉,这种日子,让她很是不爽,尤其现在这岩洞里还非常的阴暗潮湿。只要一想,就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要是真的被这孤岛的人放了一碗血,镜月晓梦实在是无法想象。若是平时倒是还好,现在自己这种状况,简直是要了自己的命。

    好在是白天,镜月晓梦出了岩洞,尽管行为笨拙,但是从军的时候,还是学了一些本事。眼下,她寒冷的问题,倒是得到了解决,就是肚子非常的饥饿。不过,眼下就算是再饿也只能够忍着。

    悄然的离开岩洞之后,镜月晓梦不是顺着山下的路走,而是顺着山上的路走。只因为人的思维都是如此,要知道自己现在可不是一个行动利索的人,而是一个快临盆的孕妇啊。要是朝山下的路走,很快就会被发现。

    试问要是孤岛的人要是一旦知道了那两个来放她血的人死了的话,就会想着她朝山下逃跑了。镜月晓梦朝着山上行走去。真好,山上恰好有野果。他摘了几个野果。不讲究了,只能够用里衣擦拭一下。将就着连皮都吞下去。

    很想要休息,实在太困,但是不敢休息,深怕会被人发现。诚如镜月晓梦所预料的一样,久等两个取血的人还没有回来,再度的有几个孤岛的人前去岩洞里查看的时候,只见两个人已经死了。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镜月晓梦逃了。

    当下吆喝着人朝山下追去。

    这一边的山路很陡,无法行走,如若理智一点,镜月晓梦就不应该朝这里走。但是,此路不走,并没有别的路了。镜月晓梦朝着山崖一看,中间有突出的一块石头,岩石上有树。眼下自己只能够仰仗这几个不算平台的平台下了这个山崖。又在山顶上转悠了一下,看到藤蔓。好在出来的时候就带着刀子。割了藤蔓,弄成绳子。绑在山顶的一棵大树上,暗暗的吸了口气。好在已经是填饱了肚子,有些力气。

    母爱是伟大的,镜月晓梦为了腹中的孩子,一个大肚子的女人,咬牙,抓着藤蔓,顺着藤蔓而下。曾经攀岩对于她而言,不在话下,可是现在自己是一个大着肚子行动不便的人。每一步,都要花费她不少体力。

    不过,她的运气似乎是不错,在她觉得体力不行的下方,恰好有露出的岩石供她休息。磕磕碰碰的半个时辰,也终于是平安的到了山崖下。

    到了山崖下,几乎体力严重透支,镜月晓梦咬牙挺着,找到了水源,好好的清洗了一下。然后找了处隐蔽比较好的树丛里,闭目休息。

    ……………………………………………………………………………………………………………………

    在镜月晓梦努力的逃生的时候,百里化殇一路寻找镜月晓梦。

    百里化殇一行人追踪到一处诡异的山脉,百里化殇不管这山脉怪异不怪异,带着人就来到了山脚下。没有丝毫的耽搁。很快就带着一行人上山。

    一边的山坡入眼全都是一片黄土,根本就不见绿意。

    翻过一座山之后,陡然的全都是参天的大树。树木郁郁葱葱。陡然的,九幽地狱的弟子们发现了镜月晓梦原先被关押的岩洞。

    “主子,看,这里有岩洞。”

    一切可疑的地方,他都没有放过,当下在打探的弟子回来禀告之后,他有一种直觉,那两个死的人一定是自家女人杀的。没有找到自家女人的尸体,那么说明她现在是安然的。

    据查那两个人被杀死还不到一天的时间。自家女人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一定走不了多远。很可能就在这附近。

    一想到,自家女人很有可能就在附近,他的心更加的迫切了。他生怕自己就晚了一步,她有什么三张两短的。

    ………………………………………………………………………………………………….

    在百里化殇寻找镜月晓梦的时候,镜月晓梦此刻还在隐蔽性比较好的树丛里闭目休息。

    镜月晓梦的确是很小心,但是孤岛的忍者还是发现了山顶处镜月晓梦攀爬过得藤蔓。顺着山崖上的痕迹。这些忍者也是来到了山崖下,地毯式的寻找。镜月晓梦千万小心,但是坏在了一只小兔子的身上,这隐蔽性高的地方也是小动物藏身之所。一只小兔在树丛里窜动。让忍者发现了镜月晓梦。

    当镜月晓梦感觉到事情不妙的时候,她睁开双眼,看到几个忍者朝着自己而来。尽管现在自己肚子已经填饱了也睡了一觉了。体力虽然是恢复了不少,可是眼前的几位可是高手啊,而且还是忍者。能够遁形的忍者。

    让她又有一种穷途末路的感觉。这一次若是再被抓回去,只怕没有那么容易能够从这些忍者的手中再行脱逃。

    镜月晓梦知道,当下,逃跑没有用,而身上的银针么,在被抓之后,早已经没收了。唯一的防御武器是这一把匕首。

    她的黑眸也锐利的好似刀子一般。眼中布满了杀气。眼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时候,生死全在一搏。

    ……………………………………………………………………………………………………………

    亲们,今天一更,更新完毕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