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回到明月身边,努力唤醒她的爱(5000+)

    第284章:回到明月身边,努力唤醒她的爱(5000+)

    北堂旭日是觉得和石清泉在一起,有了从未有过的幸福和快乐。然后暗处的北堂明月是心中怒意翻滚,气得他想要杀了北堂旭日。

    在他饱受折磨的时候,这对卑鄙无耻的母子,定然是知道了些许什么。居然引清儿前去醉梦居。让清儿误会自己这些日子是在醉梦居厮混。

    暗处的北堂明月双手握拳。理智告诉自己,他要忍着,目前先把清儿带出去。

    屋内。

    “清儿,你对本王真好。本王觉得好幸福。你这样让本王越来越担心失去你。要是没有你,本王会*在地狱里。”北堂旭日深情的望着石清泉道。

    石清泉纤美的手指忙止住北堂旭日说这样的话:“旭日,你是我的夫君,作为妻子的,对自己的夫君好,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只怕自己不够好。”

    “清儿,你已经很好了。今生有你成为我的妻子,我北堂旭日已经无憾了。”北堂旭日大手一捞,将石清泉捞进怀中,安坐在他的大腿上。

    暗处的北堂明月是听得心中一团火越烧越浓烈。卑鄙的北堂旭日,居然自称自己是清儿的夫君。清儿是他北堂明月的王妃。

    北堂明月现在看着她在别人的怀中巧笑的样子,好似有利刃在挖他的心一般,让他的心好似被撕裂一般的疼痛着。

    他怕现在这样出去,会吓着清儿,更重要的是,自己这样明着出去,只怕会落在这一对无耻的母子手中。

    石清泉虽然在北堂旭日的怀中,可是不自禁的居然抬起望向某处,那里空空荡荡的,可是她怎么感觉到有一道炙热的眸光凝视着自己,而且那一道眸光的凝视让她的一颗心咚咚的跳动?

    好看的秀眉微蹙,分明那里什么也没有,自己怎么会觉得有一道炙热的让自己心口发慌的眸光注视着自己呢?

    北堂旭日夹了一个饺子喂在石清泉的嘴边,看到石清泉愣愣的出神,没有张开嘴巴。不由得出声叫道:“清儿,清儿……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听到北堂旭日担忧的声音,石清泉这才将游离在外的思绪收回来。摇头道:“我很好,没有不舒服,我只是在想,以后孩子出生之后的画面。孩子腻歪在我们的身边,我坐在一边看着你对我们的孩子无限的*爱的画面,不由得想得出神。”

    石清泉说着孩子,小手是抚摸上自己平坦的小腹,她的唇角扬起一丝幸福的笑,脑海里的确是带了憧憬。憧憬着自己的孩子出世的那一幕。

    北堂旭日在听到石清泉说到孩子的时候,他深邃的黑眸里也是萦上一丝期待。这个孩子不是自己的,不过没有关系,只要她以为是他北堂旭日的就可以。以后他们会有他北堂旭日的孩子的。

    暗处的北堂明月却听得好似被针扎一样的痛。他的清儿难道已经和北堂旭日……

    想到这里他差点要隐忍不住的冲出去。好在暗处的暗影及时的止住了北堂明月的冲动。眼下主子出去,只会落入人家的陷阱里。

    一直隐忍着北堂旭日和石清泉两个人将饺子吃完。石清泉要洗碗,被北堂旭日给止住了。

    “清儿,这些粗俗的事情,让宫女去做就好。”

    “什么叫粗俗的事情,这是平常夫妻之间相处的幸福事情。怎么算粗俗。”石清泉口中有些微怒。北堂旭日是听出来了。这才忙讨好道:“是本王的错,本王来洗吧。”

    “哼,就应该是你洗,我做饭,你洗碗。不然你还想要怎么的。”石清泉是被北堂旭日的话激的有些发怒,因此,将手中的洗碗布塞入他的手中,而自己则是转身走出了厨房。

    她觉得人有些犯困。可能是因为怀孕之后,人不知不觉的就想要赖在榻上。

    北堂旭日莞尔一笑,有些无奈,有些*溺的接受了石清泉塞给自己的洗碗布。从未有进过厨房的王爷,而今在厨房里洗碗。这特么的让下人们掉眼珠子的事情啊。

    石清泉回到寝殿,眼神朦胧,闭上眼睛,这才躺下。陡然的感觉到有一股让她感觉到很熟悉的气息,猛得睁开眼睛,想要惊叫出声,然后在她还没有惊叫出声的时候,那带给自己熟悉感的戴着斗笠的男子点住了她的哑穴。

    将她打横了抱起,她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这个有些熟悉的气息,然而又让她非常陌生的男人将自己强行的带出皇宫。

    北堂明月这是将石清泉径直的带到了月王府。

    直到月王府,北堂明月这才点开了石清泉的哑穴。

    石清泉瞪着北堂明月,一双美眸里满是怒意,“混蛋,你是谁?你为什么要掳我来这里?”

    “清儿?你听不出我的声音了吗?”北堂明月尽管已经得到了消息,那一对无耻的母子给清儿喝下了忘忧水,忘记了过往的所有。然而真的看到她眼中没有自己的时候,原来他会觉得这般的难受。

    回想着曾经的自己那样的将她推拒出去,她的心中一定也是如自己这般的痛吧。

    “我管你谁,你立刻马上送我回到我夫君的身边。你个无耻之徒。”石清泉愤恨的瞪着北堂旭日,显然的忘记了这里是哪里?

    “清儿,我才是你的夫君,是你挚爱的明月啊。你真的什么也不记得了吗?”北堂明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但觉得空气之中的气息都是深痛深痛得。心在淌血。

    “你个混蛋,*,你敢玷污本王妃的清白。你快放我回去。”石清泉恨得有些咬牙切齿。这个无耻之徒怎么可以这么的对待自己。

    “清儿,你可以不相信本王的话,但是只要你走到大街上,随便抓一个人问问,你嫁入哪里?嫁给的人是谁?你就会知道,究竟谁才是无耻的混蛋。是北堂旭日那对卑鄙无耻的母子,将你从月王府引出去,并且对你暗下毒手,喂你喝下了忘忧水,忘记了我们过往的种种。并且虚情假意的让你以为他才是你的夫君。清儿,我说得都是真的。”北堂明月声音里都有些窒息。

    石清泉能够听出他声音里那一种融入灵魂的孤独悲凉。让她的心也跟着泛起一丝丝的疼痛。可是她根本就不相信眼前这个男人说得话,这些天来,她能够感觉到梁静怡对自己的疼爱,北堂旭日对自己的*爱,那简直就是*得自己无法无天了。这样的*根本就不是虚情假意。

    “你住口,你少在这里污蔑我的婆婆和夫君。你这个见不得人的混蛋,戴着斗笠在和我胡说八道什么?你连自己的真面目都不敢示人。居然还在这里诬陷我的夫君和婆婆。你快点放了我。不然我会让你后悔。”石清泉一双美眸直勾勾的瞪着北堂明月,气恼这个家伙居然点住了自己穴道,让自己根本无法动弹。

    北堂明月也是太过明白,现在的石清泉,他只能够点住她的穴道,不然,她就会跑出月王府,再度的离开自己。

    该死的北堂旭日,这一招太狠了。喝下忘忧水,忘记了自己最最心爱的人,若是以后清儿清醒过来,一定会心疼万分的。

    北堂明月不由得想起来了王云烟,王云烟服下忘忧水,尽管忘记了过往的一切,但是灵魂深处的爱是真切的。云烈使用的是死缠烂打,还有用得是怀柔政策。

    他在明知道自己可能会因为身上的毒而死的时候,他是不希望清儿痛苦的。可是现在清儿忘记了自己,误以为北堂旭日才是他的夫君。这让他无法忍受。

    “清儿,事实会证明本王说的话是真的,现在你父王都不知道下落。不知道被那一对卑鄙无耻的母子究竟怎么了。等我找到你父王,他会向你说明一切的。”北堂明月的确是懦弱的不敢让她看到自己恐怖的面容。

    他因为毒发,一张脸已经恐怖异常了。他怕吓着了她。

    “父王?”显然的石清泉觉得这个词是新鲜的。因为北堂旭日和梁静怡根本就没有向自己说及父王还活着的事情。

    “清儿,你连你父王都不记得了吗?你是战神王爷是惊天的掌上明珠。你打小就跟在我的身后,一直是我的小跟班。一直以来本王都将你当成妹妹。但是你却一直爱着我……”北堂明月的声音显然不如从前那样的温润,每天夜里的折磨,已经是将他温润的嗓音都折磨的嘶哑了。

    石清泉简直是听天方夜谭一般的听着,自己怎么可能是这样子,她努力的去回忆过往的种种。一丁点的记忆都没有了。梁静怡和北堂旭日告诉自己,自己是从楼梯上摔下来,撞击到头部了,这才会失去记忆,忘记过去的一切。自己怎么可能是如眼前这个掳走自己的男人所言,被北堂旭日和梁静怡服下了忘忧水呢。

    而且忘忧水又是什么东西?能够失去记忆的东西吗?

    不,不行,自己不可以相信这个陌生男人的话。旭日不会欺骗自己的,旭日对自己那么好,作为妻子的,她应该要相信他对自己的*爱,婆婆对自己的疼爱。那一切都不是能够装假的。

    所以,一定是眼前这个混蛋男人在污蔑自己的婆婆和夫君。

    “你胡说,你胡说,我之所以会失去记忆是因为我下楼的时候不慎踏空,从楼梯上摔下来,撞击到头部,太医都证实了。我根本就不是你说得那样。我要回去,你放我回去。”石清泉怒声道。眼中满是陌生。

    北堂明月听着她对北堂旭日和梁静怡那一对母子的信任。他觉得心都在抽痛。

    “清儿,相信我,我说得都是真的。你看,这信是本王写给你的。”北堂明月打开被石清泉宝贝般珍藏着的信。

    石清泉看向摊开在自己面前的信。

    清儿:

    执笔先说一声对不起,因为突然有急事,需要本王出门一趟处理。来不及向你知会一声。管家命人来信,听说,你滴水未进,昼夜不睡。你这样不乖,要本王回去好好的“教训你”。敢饿着本王挚爱的妻和最最宝贝的孩子。你说你这罪责可大?

    清儿,你手工活很好,替本王做衣纳鞋吧。本王觉得还是你做的衣服和纳的鞋子穿着暖和。还有也多替我们的小宝贝准备他亲爱的娘亲亲自为他准备的温暖牌衣服,鞋子,东西……

    石清泉美眸里有些恍惚,读着这信,为何有一种让她心痛的感觉。好似空气之中有一只无形的手穿透胸膛,扼住自己的心一般。

    “清儿,你看,这是你替自己制作的衣服,我一直穿在身上。还有这些,是你替我们的孩子准备的……”北堂明月将石清泉离开之前的一切东西都呈到石清泉的跟前,石清泉并没有记忆。因为这些日子以来,在皇宫里,她还没有能够亲自动手做一些手工活。

    她有些恍惚了,不过很快又快速的否定了,直接的摇头道:“这都是你早就准备好的伎俩。我才不会相信你这个混蛋说得话呢。你快放我回去。”

    “清儿,你看,这是本王亲手雕刻给你的礼物。”北堂明月再度将自己送给她的雕刻呈给石清泉。木头上雕刻上了一男一女,女的俨然就是石清泉,男的俨然就是北堂明月,一旁刻着“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石清泉看着眼前酷似自己和一个俊美但让她陌生的男人那一对不分离的树根人儿,她的美眸里有着迷离之色。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她喃喃的念着这一句诗句。心再度的划过一丝窒息的疼痛。

    石清泉细细的摩挲着雕刻上的字,翻过来细看,背面,还雕刻着,赠与我挚爱的妻清儿。

    怎么回事?石清泉真的是有些恍惚了。自己会是这个男人的妻子吗?这上面那个俊美的让她陌生,陌生的让她心抽痛得男人真的就是眼前这个男人吗?如若真的是眼前这个男人,为什么这个男人要戴着斗笠,不敢以真面具见自己?

    石清泉纤美的手细细的摩挲着木雕。摩挲着那一对不分离的男女,她的心疼得快要窒息了。摩挲着那一对人儿,有一种让她想要落泪的冲动。双眸也的确是氤氲了一层水汽。

    完全是情不自禁的就将那一对木雕人儿往胸口处放。恍惚之中,觉得自己很喜欢这一对木雕人儿,而且,自己很宝贝一般。可是自己仔细的脑海里寻找画面,又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记忆。

    “清儿,你可否想起什么来了?”北堂明月尽量耐着性子问道。

    石清泉依旧恍惚,可见她根本就没有想起什么。

    石清泉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将那一对木雕人儿放在心口,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怎么感觉到自己好像是划过一丝叫做感动。但就是这样抱着这一对木雕人儿,就有一种想要哭泣得感觉。

    事实也是,美眸里氤氲起了水汽,逐渐的那一层水汽越来越浓,汇聚成了湿濡的水珠,滑落脸颊。

    北堂明月看到石清泉这流出的泪,心中有多么的激动了。不由得上前高兴的就伸出长臂,将石清泉拥入怀中。

    “清儿,你想起来了对不对。你当时收到我亲手给你雕刻的礼物,你也是这样,紧紧的护在胸口,感动的落泪。都是我的错,没有亲手为你制作过礼物。”另一只大掌温柔的替石清泉拭去脸颊的眼泪。

    肌肤与肌肤的碰触,让石清泉感觉到自己的脸上好似被电过一般,惊得睁大美眸瞪着眼前戴着斗笠让自己陌生的落泪的男人。

    怎么回事,那一种感觉,让自己觉得很陌生,一颗心居然咚咚咚的狂跳着。理智告诉自己,自己的夫君是北堂旭日,自己应该要狠狠的推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是他将自己从皇宫里掳来的。她不要相信这个男人的话,作为妻子应该要相信自己的夫君的。而她石清泉的夫君就是北堂旭日。

    可是身体根本就不听她的使唤,就那样靠在北堂明月的怀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