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殇殇出手,北华国危已(6000+)

    第269章:殇殇出手,北华国危已(6000+)

    北堂明月担忧的百里化殇等人,正在九幽地狱在北华国的秘密基地。

    “殇殇,我们要躲到什么时候才可以出去?”镜月晓梦知道百里化殇绝对不是一个会龟缩的人,现在让他们龟缩在这九幽地狱的秘密基地。

    “梁静怡吩咐了下去,只要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都可以弄死我们。只要表面上不给人捉住把柄就行。”百里化殇心中好像是明镜似的。

    现在梁静怡已经和一股莫名的势力苟合在一起。而且,自己死了,也不过就是一个人罢了,当年的太子盈澜还不是就这样被合谋害死了吗?

    镜月晓梦还没有问出口,百里化殇已经鬼魅的一笑。

    “也该收拾收拾了启程离开北华国了。”

    镜月晓梦听到百里化殇这么说也知道,他这是要出手的节奏了。

    百里化殇这一次,准备好行囊,抓了宋玉扮作了镜月晓梦。

    宋玉那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啊。他长得美得像个女子就已经很让他恼怒了,偏生这景王殿下居然还要他堂堂男子扮作女子,而且还是扮演一个孕妇,这才是更加的让他崩溃的。

    可是人家是皇长孙,他能够拿他咋样。脸上带着纱巾,还要和百里化殇两个人装作很恩爱的夫妻,让他扮演矫情。特么的,好别扭啊。

    梁静怡一听百里化殇这一次是真的要离开了,她开心的恨不得放鞭炮,敲锣打鼓的欢送他出城。这几天,也不知道这个家伙龟缩到了哪里,怎么也找不到他。想要对他下手也找不到。现在好了,他们这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就将他们一行人送出城门,到时候,这西凉的皇长孙殿下有个什么三张两端,天灾什么的,可就不是他们北华国的不是了。

    百里化殇看着城门口努力的压抑着兴奋,假意还要挽留的梁静怡,勾起红唇讥嘲。两个人假意的推搪了一会,梁静怡终于开口了:“景王殿下既然要走了。我旭儿也陪伴景王多日,现在景王也可以让旭儿回府了。”

    梁静怡的言外之意就是你现在启程了,我们的协议就生效了。你必须要将北堂旭日交出来了。

    试问百里化殇是什么人?腹黑无耻的家伙呀,他只会做的事情就是赚便宜。

    而且装傻充愣是他的拿手戏。他装着痴痴呆呆的望向梁静怡,咬着手指深思。望向一边扮演镜月晓梦的宋玉道:“娘子,这个女人在说什么呀?一直不都是娘子陪着殇殇的吗?什么时候,她的儿子有陪我殇殇了?”

    众目睽睽之下,而且,北华国的人也不知道旭王在百里化殇的手上,知道的也就那么几个人。

    “该死。”梁静怡听到这个无耻的家伙居然给她装傻充楞的,好好,她忍他,只要他一启程离开,早已经埋伏好的人就会伏击他们。到时候景王死了,那可就不是她们北华国的责任了。

    “景王殿下,还望交出我儿。”梁静怡黑着脸。

    “老奶奶,殇殇这么小,还没有见过大叔呢。老奶奶,大叔是不是得了什么老年痴呆症,还是老奶奶也得了老年痴呆症,找不到儿子了。不过,殇殇真的没有见过你儿子,老奶奶你也请人好好的帮你找找。”百里化殇咬着手指,就是将自己的傻子样扮演十足。

    梁静怡真的要被百里化殇给气得崩溃了。什么老奶奶,她梁静怡保养的很好好不好啊,顶多看起来就是一个二十芳华的水灵姑娘。

    百里化殇看着梁静怡那气得崩溃的样子,心中很是欢蹦。开玩笑了。众目睽睽之下,他怎么可能将北堂旭日交给梁静怡,那不是在告诉北华国的人,他百里化殇绑架了他们北华国的旭王。

    这是要落人口舌的。这种事情,敢问他会做吗?何况他又不是真的傻了。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人质交给梁静怡。

    “百里化殇,你竟然敢戏耍本宫?”梁静怡凤眸里蓄满了狂怒。

    “老奶奶,你千万别生气,气血逆流会晕过去的。殇殇真的没有见过旭王,所以真的没有办法帮助你。殇殇这是要启程离开了。不然殇殇也可以留下来帮你找找的。”百里化殇装啊,他越装,越是气得梁静怡这个女人不行呀。

    气得梁静怡实在是忍不住了,她都签了合约给这个无耻的家伙,现在人家骗走了自己的六座城市,自己的儿子却不还给自己。这等欺负人的,放眼天下也只有眼前这个该死的家伙。

    当下梁静怡手一挥,带来的人就冲着百里化殇冲过去。正当这个时候,在城门口冲出来一个侍卫骑马而来,来到梁静怡的跟前,咚得跪在梁静怡的跟前道:“启禀皇贵妃,旭王在府中出事了。皇贵妃还派人去看看。”

    梁静怡不知道北堂旭日什么时候回府的,但是现在众目睽睽之下的,她没有借口找百里化殇算账,左右自己也是早已经安排好了。现在拿这个家伙没有办法,等入夜的时候再动手。

    梁静怡随即命人前往旭王府。

    百里化殇这走得速度不快,因为有一个孕妇在,当然不可能狂奔。所以,慢悠悠的,慢悠悠的。

    那样儿就好像是在游山玩水,仿佛根本就不知道危险已经朝着他们逼近一般。

    入夜时分的时候,正好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只能够就地扎营休息。

    北华国的侍卫这是密切的监视着,一路上都将百里化殇一行人的行踪全都收入眼中,一字不差的将情况尽数报告给梁静怡知道,一路上,没有发现任何的风吹草动,更没有发现任何人离开。

    营帐里只看到了百里化殇和已经隆起肚子的镜月晓梦。

    梁静怡已经是迫不及待的就想要解决了百里化殇这个无耻的家伙。

    然而丞相显然的要比梁静怡看得远了一些,有些不赞同道:“皇贵妃,他可是堂堂的西凉皇长孙,要是在我北华国边境出事,西凉还是会借由此事问罪我北华国。这事还是稍缓一些,等百里化殇走的离北华国远一些,我们再行动手。到时候西凉问罪起来,我们可以推卸的一干二净的。”

    “不行,本宫怕夜长梦多。等时日一长,想要拿下百里化殇就有些棘手了。”梁静怡是被百里化殇给气得一刻钟都不想要留下百里化殇,尤其是自己的儿子,现在这些天被百里化殇不知道是下了什么药,一直醉生梦死的。

    现在病在府中,太医说了。旭日因为纵-欲-过度,只怕影响了他那某处。日后很可能无法令女人怀孕生子。那言外之意就是,他现在是一个废物了。

    现在他想要弄死百里化殇,而且是一刻钟都嫌弃太长了。

    “皇贵妃,百里化殇乃是西凉皇帝最最喜欢的皇长孙殿下,不能够在北华国出事呀。”丞相还是不建议。试图劝说梁静怡。

    “什么皇长孙殿下,当年的太子盈澜死了,西凉皇帝还不是一声不吭的。哼,区区一个皇长孙,比不得太子尊贵。”梁静怡勾唇讥嘲道。

    “皇贵妃,当年是当年,而今是而今,不可同日而语。”丞相劝慰道。好似年轻的时候,他会不不顾一切的抛弃糟糠之妻和眼前的女人苟合在一起。现在他尽管还会诶她蛊惑,还会从身体上背叛自己的妻子。可是,回到家,男人么,也是喜欢那样将自己摆在高位仰望的女子。而不喜欢自己仰望着别的女子。

    人心都是会变得。年轻的时候,他为了官位,为了权利,可以不顾一切,可是随着年岁大了,他毕竟还是会想着儿女养老的事儿。

    “丞相,你还真的是愚蠢。西凉皇帝都多大年岁了,现在皇长孙都这么大了,在位也多年了。要是他想要禅位给孙儿,早已经就禅位了。为何现在迟迟不立储君,任由他的儿子和孙儿们争夺呢?”梁静怡看到了其中西凉皇帝的一面。

    百里化殇这个无耻的家伙,杀了自己的其中一个儿子,现在又弄废了自己一个儿子,如若没有她,她们母子现在很可能已经是拿下了北华国,北华国已经是他们母子的天下了。

    正在两人就百里化殇这事情商量着的时候,“轰”得一声巨响响彻云霄,饶是在宫中的他们都感觉到大地都颤抖了一下。

    “发生了什么事情?”梁静怡赶紧紧张的站起身,靠在丞相的身上。毕竟是女子,遇到事情再冷静,还是需要依靠的。

    然而,还没有人回答皇贵妃的话,再度“轰”的一声巨响响起。

    这一次子,宫殿都颤抖了起来。

    “快,房子危险,我们出去到空旷的地上。”尽管丞相不知道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危险感还是非常的强的,这宫殿要是倒塌了,他们就会被压在宫殿下。

    到空旷的地上就还好。

    等梁静怡一行人跑到外面,就有人来报:“报……”皇城禁军飞快的跑来。

    “启禀皇贵妃,丞相……京城城门被炸了。而且,城墙全都倒塌了。”

    “你说什么?炸了?”梁静怡根本就无法想象城门被炸,城墙倒塌。北华国皇城被炸开城门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其他三国想要侵入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京城城门一旦被炸开,也就意味着皇宫也即将危险了。

    梁静怡煞白着脸色道:“可知道是什么人干的?一定要将那炸了城门的热给捉拿住。”

    她要将那胆敢炸了北华国城门的人千刀万剐。

    要知道北华国的城门经历多少年,城墙厚实功不可破。今天居然有人炸毁了城墙。让城墙倒塌。这一座城墙牢固若金汤。

    禁卫低垂着头回道:“不知道是何人所为?”

    在梁静怡还不知道究竟是何人所谓的时候,再度有禁卫前来禀告。

    “皇贵妃,不好了,不好了。西凉大军郦家军攻进城来了。说是要捉拿旭王替郦向杰报仇。”

    那来人连滚带爬的跑到了梁静怡的跟前。

    “什么?”梁静怡被气得不行。不用多想,此事绝对是百里化殇这个家伙有关。首先是杀了自己的向杰孩儿,又是污蔑,还毁了自己又一个儿子,旭日被弄得不能够生儿育女。临了走了,还居然弄了这么一遭,炸了北华国固若金汤的城墙。

    她恨不得将百里化殇这个无耻的混蛋千刀万剐。

    “皇贵妃,快想想办法。我们要不要去请示皇上和皇后?让他们拿个主意?”丞相看向皇贵妃道。

    “哼,就那个死东西,他能够有什么法子。”梁静怡露出轻蔑的眼神。

    丞相听梁静怡不愿意去找白素娴和皇上,只好对着梁静怡道:“城墙破了,城门倒塌了。只怕很快,皇宫宫墙也定然不保。还请皇贵妃速速离宫。不然等西凉大军打进京城,攻进皇宫再想要离宫可就来不及了。”

    “离开皇宫?”那意味着什么?梁静怡心中非常的明白,意味着自己离女主天下是越来越远了。意味着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再登上高位了。

    自己若是出了皇宫那不是成全了白素娴和那死东西吗?

    “不……本宫不离开皇宫。”梁静怡坚定道。

    “皇贵妃,快点离开皇宫吧,等西凉大军攻进来,再想要走可就走不了了。”丞相有些急切道。

    “丞相,亏你还是百官之首,遇到事情居然只知道逃离。还不快召集百官。共同商讨御敌。”梁静怡下令道。

    丞相觉得这个时候再紧急召见百官御敌已经晚了,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知道,连固若金汤的皇城这西凉国都有办法攻占进来,西凉定然是做了万全的准备,而且他们手上有杀伤力那么强大的武器在,所以,攻进皇城使迟早的是事情。

    丞相觉得眼前还是逃命要紧。

    只是有心天下的梁静怡,在失去了赖以存在的皇城,她觉得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再登上高位,离自己的目标只会越来越远。所以,她不甘心就此离去。

    梁静怡很快就让自己冷静下来,她当然知道留在这皇宫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若是西凉攻占进来了。自己小命也将不保了。但是现在是非常时期,不可以长他人之气,灭自己威风。

    都还没有战,就开始逃。这样自己永远都别想达成宏愿。

    所以,这个时候,自己更不可以乱了阵脚。自己都乱了。那么北华国就真的是要亡了。

    梁静怡的确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也足够冷静,知道这个时候召见百官,指挥人抵挡,只是,北华国京城已经战火四起,而梁静怡的心腹们却迟迟没有赶来。

    “人呢?怎么还没有到。再去请。”梁静怡在御书房里着急的等待着百官前来,等她再度命令传达下去的时候,只是,她注定是请不到自己的心腹的。

    在她等待的快要爆发的时候,禁军前来禀告:“报,李将军已死。”

    “什么?”梁静怡接到一个坏消息,只是坏消息接二连三的传来。

    “报……左大人已经死了。”

    “报……孙大人死了。”

    “报……周大人死了……”

    梁静怡就坐在上首,一直听到,禁卫军前来禀告,自己的这些心腹们,居然全都死了。

    没错,这些人在百里化殇离开皇城之前,已经命了九幽地狱的弟子们将他们解决了。其实在他离开之前已经动手了。只是梁静怡并不知道罢了。

    如若她一早知道,就算是牺牲了北堂旭日,她也绝对不会放百里化殇离开的。

    然而梁静怡不知道的是,她看着百里化殇前脚光明正大的离去,然后此刻又是回到了北华国皇城里,兴风作浪,暗中密切监视着皇城的一切行动。

    梁静怡整个人脱然的倒在了龙椅上,六十八人,这一共被杀了六十八人啊。

    梁静怡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夕之间居然能够悄无声息的就杀了六十八号人。这人实在是太可怕,也太可恨了。

    没有这些心腹大臣们,梁静怡在皇宫根本什么也不是。再者,北华国皇帝尽管是想要将皇权从梁静怡这个女人手中夺回来。他是可以将皇权从她的手中夺回来,但是百官里死了六十八位官员,北华国已经是乱作一锅粥了。皇帝就算是接过来,一时间想要稳定北华国也是不可能的。

    这北华国皇帝不是说,想要灭了他,不过是他挥手之间吗?呵呵,他倒是要看看他如何平定北华国内乱,如何灭了自己?

    不过么,梁静怡现在也幸好没有去请北华国皇帝和白素娴,因为现在北华国皇帝和白素娴,根本就不在北华国的皇宫,而是在皇城外的皇家寺庙里。

    “好了,别管这北华国皇城的事情,我们就前往皇家寺庙走一趟。”百里化殇唇角勾起邪魅的笑。

    “主子,不可。”九幽地狱的弟子,显然的不赞同。那皇家寺庙虽是佛家清静之地。但是也是北华国皇室最后的一道护命符。高手纷纭。懂得奇门遁甲之术的大有人在。而且皇家寺庙很难攻战。

    主子若是进去等于是自动送上门。百里化殇丝毫就没有担忧,依旧是孤身前往。

    当百里化殇来到皇家寺庙的时候,北华国皇帝早已经等候多时了。皇家寺庙的人见到百里化殇前来,一点也不惊讶。

    “景王殿下,久仰大名。”皇家寺庙的主持上前恭敬道,一俩的慈祥,那一双黑眸炯炯有神,透着犀利锋锐的光芒。

    “久仰玄空大师威名,真是闻名不如见面。”百里化殇也是上前双手抱拳作揖。不过离那玄空大师正好三步之遥,看似恭敬,实则也是提防。毕竟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百里化殇尽管对自己很自信,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景王殿下请。”玄空大师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百里化殇从容淡定的随着玄空大师走进皇家寺庙。

    “景王请上座。”百里化殇也丝毫没有客气,依着就坐下了。

    “老衲就不给景王看茶了。怕景王心中有想法。”玄空大师道。

    “来到这寺庙,当然得叨唠一杯茶水的。还望主持赏本王一杯。”看似清闲的聊着喝茶的事情,只是就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已经在不知情的时候进行了一翻下战和迎战。

    玄空这意味是我的茶水你根本就不敢喝。

    然而百里化殇的意味则是,你们敢上茶,本王当然敢喝你们的茶水。

    玄空大师的眼中闪过一丝赞赏,笑道:“好,真不愧是太子盈澜之子。有乃父的风范。”

    随即玄空大师便命了小沙弥上茶。

    .....................................................................................

    这几天实在是太累了,昨天睡过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