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风风雨雨,两人赤诚相待(4000+)

    第260章:风风雨雨,两人赤诚相待(4000+)

    云烈和百里佳妮夫妻总算是风雨过去,两人赤诚相见。他大手紧握着百里佳妮的小手。

    百里佳妮也是感受到他绵绵的爱意。他和她,兜兜转转,风风雨雨,终于是再度在一起了。其中的等候有多么的痛苦,她太清楚了。

    百里佳妮在心中衷心的祝福北堂明月和石清泉,两个人能够幸福。

    送入洞房,北堂明月不是让石清泉走着去的,因为她知道此刻的石清泉身上的软禁散还没有消散,因此他大步上前,直接的就打横了将石清泉抱了起来。在外人的眼中看来是北堂明月很猴急的想要和石清泉圆房。

    北堂明月将石清泉抱着进了婚房。进了婚房,北堂明月揭开了石清泉头上的红盖。

    喝交杯酒,因为石清泉手根本抬不起一丝力气,所以,都是北堂明月握着她的手,两人一起喝的交杯酒。

    石清泉被点着哑穴,氤氲着雾气的双眸看着眼前的北堂明月。她就这样成了他的妻子了?梦,好美的梦呀。

    这是她石清泉做了那么多年的梦呀。梦想成真的那一刻,她没有往昔自己所想象的那一般的激动,反倒是有蚀骨的心痛。

    两行清泪滑落脸颊。

    北堂明月赶紧点开石清泉的哑穴。伸出温润修长的手,温柔的拂去她脸颊的泪。

    然而北堂明月不拂还好,这一拂,又石清泉的眼泪好似断了线的珍珠一般。汹涌的滚落。越来越厉害。

    “清泉,在我心中,你一直都那个古灵精怪,让我心疼的妹妹。我会照顾你一生一世。月王府绝对不会有别的女人。”北堂明月温柔的安慰。只是这话落入石清泉的耳中,犹如刀子一般刺入她的胸口。让她痛得鲜血淋漓。

    果然如此。她在他的心中,只是让他心疼的妹妹。他不会再娶别的女子,不过就是他的心无法再给任何女人。包括她。而他之所以迎娶自己,不过就是怜悯她罢了。

    她不愿嫁他。可是现在,她石清泉已经是他的王妃,而且,他们还是名副其实的夫妻。只是,只怕那*的夫妻情分,记得的唯有她罢了。石清泉但觉得心中蓄满了苦涩。她心中的苦涩无从诉说。无人分担。只能够一个人默默的承受。

    罢了。既然她已经是他的王妃,那么她石清泉,永远只留在月王府这一方天地,不再出去胡闹,不再出去丢人现眼。省的她出现在众人面前,落得众人嘲笑他。

    婚房内,两人静对无语。石清泉不再像以前那样围着北堂明月叽叽喳喳的说着话,安静的好似空气一般。

    北堂明月知道,自己现在要更多的关心石清泉。因此,她不说话,然而他温润的声音则是在一边挑着话讲。

    石清泉只是静静的坐着,低垂着头,不回应北堂明月。静静的听着,能够这样听着他温润的声音飘进耳中,她就觉得今生已经没有所求了。曾经还奢望能够得到他的爱。但是他方才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北堂明月只是将她当作妹妹一般的照料。

    婚房内,一个静静的听着,一个刻意的找话说着,唯独没有说得是,他的双眼已经复明了。只因为石清泉在出事之后,就没有敢再放肆的盯着北堂明月看,现在的她不再勇敢,怯弱的不敢再把心中的那一只小野兽放出来。

    北堂明月则是将昔日咋咋呼呼如小黄莺一般的石清泉,如今安静悲戚的让人心疼。连带的他的心也跟着隐隐的疼痛。

    他根本分不清自己这心头的疼痛是因为王云烟遗留给自己的还是为眼前这个女子的。他只是觉得他的心堵得很难受。

    让他喉间也有一股酸的味道。连带的鼻子也泛起一层酸楚。

    石清泉毕竟是处经芸雨,又经过这么大的事故。还被下了药。此刻听着温润的声音,就有一种安神的作用。让她听着听着,觉得神思恍惚起来,双眸也分外觉得沉重。渐渐的低垂着头的她闭上了声音。

    北堂明月直到听到了均匀的呼吸声。这才知道石清泉居然这么安静的坐着睡着了。他的眼中划过,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心疼。上前,轻轻地将石清泉打横了抱起来。

    放到*榻上,替她褪去嫁衣。掖好被子。

    坐在一边,心思复杂地看着*榻上的石清泉。他发现,昔日快乐的石清泉,已经龟缩在她一个人的世界了。想要让她走出那阴霾。他需要更多的给予她耐心,温暖。

    北堂明月刚想着转身去书房睡,只是他刚想起身的时候就听到了石清泉梦靥声音:“不要……求求你们走开……不要……”

    “明月哥哥……救我……救我……”榻上的石清泉还是被白日里的恐怖一幕缠绕。在她心中,成为她今生的噩梦。

    北堂明月心疼的握住石清泉的手,柔声道:“清泉,明月哥哥在。你没事了。明月哥哥不会再让你被人欺负。”

    梦中睡得不踏实的石清泉好似听到了北堂明月的声音不再挣扎。

    北堂明月为怕她梦魔缠绕,随即打消了去书房睡的心。

    “不……明月哥哥……清泉配不上你了……”梦中的石清泉还是淌下泪。

    北堂明月听到石清泉这话,知道她在嫌弃自己。本来是想着就算不去书房睡了。那么他就睡在一边的躺椅上。随即心念又是一想,既然自己主动娶了清泉,如若他和她分*睡。让清泉醒来看到,心中一定会很伤心。自己这样的举动就等于是在清泉的伤口上洒盐。

    最终,北堂明月脱了身上的新郎服。穿着中衣躺在婚*上。将一边梦靥缠绕的石清泉拥入怀中。

    他得用行动让清泉走出噩梦。北堂明月重重的在心中告诉自己。

    被梦靥缠绕的石清泉,感受到自己被人保护的感觉,非常的让她安心,因此,眉宇舒展,沉入睡梦之中,*到天明。

    当黎明破晓的时候,石清泉悠悠的转醒。首先感受到自己落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睁开眼睛,看着北堂明月将自己拥入怀中。眼前的男子,美如天上的明月。

    这样温馨的画面,她奢望了多久。她万没有想到,在她石清泉有生之年,真的会有梦想成真的一刻。现在这画面很温馨,很美,然而却也不真实。

    她没有忘记,自己将身体交付给他的时候,这个男人口中喊着的是烟儿。王云烟。她不过就是王云烟的替身。那*的欢愉,只不过是她偷来的幸福罢了。

    石清泉想要抬起手,去描摹北堂明月的眉眼,鼻梁,那红唇。可是她却没有那一天的勇敢了。伸出的手最后还是收回了。只是就这样静静的贴着他的胸膛,听着他的心跳。安静极了。其实,在石清泉醒来的那一刻,北堂明月已经醒来了。他感受到她抬起的手似乎是想要趁着他熟睡碰触他。最终,收回去了。

    他已经让自己假装睡着,纵容她可以去触摸他的脸。可是她再度的龟缩到自己的壳了。甚至在她怀中安静的似乎不存在一般。

    窝在北堂明月的石清泉,安静的再度睡去,清浅的呼吸声,那浓密如蝶翼一般卷翘的长睫毛,在她的眼帘边投下一圈光影。

    北堂明月睁开眼睛看着怀中再度深睡得女子。这一刻,心思很复杂。他也不知道自己拥着她究竟是一种什么感觉,这一刻的他根本无法解释自己复杂的心情。

    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真实。他那么排斥石清泉。本来,就这么好的一个机会送到自己跟前,自己可以不和石清泉成婚。石惊天也绝对不会对自己有半句怨言。他可以为他的烟儿守着一颗心。

    可是当时的他在听到她说出那样的话,他突然冲动的做出那样的决定。乃至于连自己最最亲的母后,他都没有邀请来主持他的婚礼。

    今天,他得先进宫一趟向母后请罪。再等清泉心情平缓一些,他再带她进宫。

    北堂明月一直都醒得早也起得早。他根本无法再深睡。为了不惊扰石清泉。保持一个姿势。双眸看着安睡的容颜。耳边突然想起母后的话。

    “明月啊。王云烟于你是天上的浮云,你根本就抓不住,你又何必贪恋浮云的美好呢?还是回头看看,一直等候你的眼前人。莫等佳人心哀,你才幡然醒悟。到时只怕已经晚了。回头看看,给她一个机会,也给你一个机会。”母后的话清晰的在他的耳边回荡着。

    他要重新开始吗?不……不行。他的心是给烟儿的。他北堂明月只有一颗心,再也分不出心来爱别的女子了。对于清泉他只有兄妹之情。北堂明月闭目让自己静心。只是他的脑海里不再只有王云烟。还有如此安静得让人心疼得石清泉。

    当下的北堂明月心思复杂,甩了甩头。当石清泉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她睁开眼,对上了一双灿若星辰一般耀眼的双眸。瞬即,她将视线收回,从北堂明月的怀中安静的起来。

    对着北堂明月恭敬谦卑道:“王爷,妾伺候你起身。”

    石清泉最最讨厌这样的相处之道。最最讨厌古代女人的唯唯诺诺。可是现在的她不再是昔日那个勇敢的女子了。

    北堂明月正想开口的时候,石清泉已经快速的下*,顾不上穿戴自己的衣服,去娶了婢女早已经准备好的锦衣。

    北堂明月本想要拒绝石清泉的,他不习惯别人伺候自己穿衣。在自己双眸失明的时候,他能做的事情,都尽量自己来,也是这样让他自己感受到自己根本就不是一个废人。他虽然双眸失明,但他也能够如常人一样。

    但是拒绝的话到了嘴边,硬生生的被他收回去了。他怕自己拒绝的话说出口,石清泉会想歪了。以为自己嫌弃她脏,不让她伺候自己穿衣。

    北堂明月除了小时候被人伺候穿衣,很久没有被人伺候得北堂明月有些不习惯的张开双臂。

    石清泉替北堂明月穿戴衣服,房内的气氛很暖昧,画面温馨而安静,两个人都静默无语。

    替北堂明月穿戴好衣服,石清泉又是亲自拧了热毛巾到北堂明月的手上。

    北堂明月忍着打断石清泉的冲动,终于在自己清洗好脸之后,大步上前,拿过衣服也替石清泉穿戴。

    石清泉忙拒绝道:“爷,妾自己来。”

    拿了衣服,石清泉退后几步。垂头恭敬卑微的立在一边。

    北堂明月重重的叹了口气,对着石清泉道:“清泉。你我何须如此生疏。你还是一如往常一样,喊我明月哥哥。”

    明月哥哥。这一个称为飘入石清泉的耳中,再度犹如锋锐的刀子划过她的胸口。喊他王爷,爷,这都说明,她石清泉是北堂明月的女人。

    若是喊他明月哥哥,那么意味着自己是以他妹妹的身份喊他。

    尽管石清泉此刻心口在淌血。但是他说了。她也只能够安静恭敬的遵命。

    石清泉低垂着头,恭敬的应道:“是。清泉知道了。”

    石清泉快速的将妾这个称谓改成自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