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一家三口相认,梁女人再生毒计(6000+)

    第256章:一家三口相认,梁女人再生毒计(6000+)

    北堂明月觉得自己的身体疼痛难以承受,自己的幸福现在只是能够就这样多看一眼他的烟儿了。屋内夫妻的恩爱于他无关。

    他发誓自己再听下去,心一定会疼痛的快崩溃的。所在他强行忍住心撕裂一般的痛,站起身,踉跄的迈着步子离去。

    每一步都好似有千金重量压在脚上,让他每迈动一步,都好似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行走一般。

    当北堂明月回到自己的屋中的时候,一头便倒在了自己的*榻上。

    ................................................................................

    另一边。

    云烈和百里佳妮两个人气氛是越来越暖昧了。两个人的心都咚咚的狂跳着。

    “呜呜……云烈……住手……”百里佳妮想着自己昨天看到云烈玩儿蹦跶的一幕太羞愧也太触目惊心了。

    “娘子,我就这样亲一下。”云烈含糊的话音落下,继续含住了百里佳妮樱色迷香的红唇。

    可是大手却不老实的来到百里佳妮的胸口,开始捣乱。

    云烈怎么可能就只是亲一下啊,呼吸浑浊,更是情到了深处。所以,他某处也苏醒着,而且就想要开工。

    百里佳妮是根本就不敌云烈,虚软在云烈的怀中。正当云烈在百里佳妮身上的时候,想要不顾所有再度的*的时候,在一侧熟睡的小翼陡然的大喊起来:“你个坏人,不许欺负我娘亲。”

    说着小手还挥打百里佳妮。

    百里佳妮听到小翼的话,瞬间所有的意识都清醒过来,整张脸通红的好似熟透了的西红柿,天哪,他们究竟在干什么?她快速的低头看自己,她的上身就已经只剩下裹胸了。而且还是半边美景外露。

    云烈被小翼的挥打,好事中断,有些不敢,而且,这个小家伙居然喊佳妮娘亲。他当然知道这个家伙不是自己的孩子。自己和佳妮的孩子肯定已经被颜帝给害了。想想也知道,四国皇帝巴不得杀了帝家的后人,颜帝怎么可能会留着自己孩子一命。

    不过,想着这个孩子居然在佳妮的心中占据了那么重要的地位,甚至,佳妮为了他不顾自己,心中就泛着酸酸的味道。连带的眼神冰冷。凌厉如刀子,瞪着小翼。小翼的小身体狠狠的颤抖起来。

    尽管很害怕,可是看到这个坏蛋压在娘亲的身上欺负娘亲,他就在心中告诉自己,绝对不能跟退缩,自己是男子汉,应该要保护娘亲的。所以,小翼尽管很害怕这个坏人,可是他也告诉自己不要害怕,不要退缩,要是小翼也退缩了。就让这个坏人将娘亲欺负了。

    “坏蛋,我打死你,打死你。”小翼颤抖着身子,小手却是用力的捶打云烈。

    云烈一边的眼神瞪着小翼,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看自家小女人的反应,发现自家小女人光在害羞了,都没有要帮他这一个病人解释一下。心中有些不满。故意夸张的大叫起来:“啊哟……啊哟……”

    随即整个人趴在百里佳妮的身上,百里佳妮是在害羞,然而当听到云烈夸张的痛叫声,她一颗心又揪紧。忙担忧的问道:“云烈,云烈……你没事吧。是不是伤口又裂开了。”

    “好像流血了……”云烈蹭了蹭百里佳妮的胸前,发现很柔软舒服,可是脸上却是一脸痛苦。

    “你快躺好,我看看。”百里佳妮一颗心都纠结在一起了。这个家伙就不能够老实一点,毛脑子的黄虫。

    云烈乖乖的翻身躺在百里佳妮和小翼的中间。百里佳妮则是在了外面。

    百里佳妮此刻已经是忘记了害羞,她担忧的解开云烈的胸口,的确有丝丝的血迹。

    “我去叫景王妃。”百里佳妮就要起身。云烈则是一把拽住了百里佳妮,撒娇道:“娘子,没事,你替我揉揉就好了。再说这样深更半夜的,她一个大腹便便的孕妇,要是出个事情,我们于心也不安。真的没事,只是方才被打痛了。你揉揉就没事了。”

    百里佳妮一听云烈所说,心想也是,现在镜月晓梦是一个怀孕之人,虽然没有云烈说得那么夸张。最后就乖乖的,纤细的手指轻轻的在伤口周围轻柔的来回揉。

    当下完全是忘却了小翼,小翼整个人就傻眼了。这个坏人喊娘亲“娘子。”

    那这个坏人不就是自己的干爹了?

    嗷……可是为什么干爹要欺负娘亲呢?

    云烈被百里佳妮这样的动作安抚的非常的舒服。

    “我这里也疼。”云烈用手指了指。百里佳妮马上就替云烈安抚他大手指着的地方。

    一边的小翼尽管满心的狐疑,干爹受这么重的伤还要欺负娘亲,这是为什么道理呢?小小的人儿是无法理解的。最最让他无法理解的是,娘亲居然不生气干爹这样欺负她?

    “啊哟,这里痛……还有这里痛……”云烈卖骄道。

    百里佳妮根本就无暇顾及,一颗心都在他的伤势上。显然,此刻要是有个旁观者,就会明白,云烈和百里佳妮两人之间,只怕输得更多的会是百里佳妮,只因为,她深爱到灵魂深处,将他视为生命。而且,她又是极其心软的人。所以,云烈只要一装痛。她所有坚硬的心都瓦解了。

    “娘亲,这是爹爹吗?”小翼最终还是怯声声的问出了口。

    百里佳妮直到小翼出声,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小翼来。本来她不想要告诉云烈小翼就是他们的孩子。毕竟他曾经那么的待自己。那样的让自己痛不欲生。可是她看到了小翼眼中殷殷的期盼。期盼有个像娘亲一样疼爱他的爹爹。

    而她也看到了云烈那眼中的吃味,嫉妒。如若自己没有和云烈说明,这个家伙当然不可能像自己那样疼爱小翼的。

    毕竟心软。百里佳妮对着小翼点头。

    “是,他就是你爹爹。”百里佳妮这话,让躺在*榻上的云烈心中一个激动。他激动的当然不是当这个孩子的干爹,而是,百里佳妮亲口承认了自己就是他的男人了。

    云烈的心有多么的蹦跶。

    可能是打开了心。百里佳妮一手还在温柔的替云烈轻揉着他说疼痛的地方。然而眼神看向云烈,深吸了一口气,淡淡的声音道:“云烈,兜兜转转,原来小翼就是我们的孩子。”

    “我们的孩子?”云烈抓住了这个几个字眼。这意思该不会是他所理解的吧?

    “你是说,小翼是我和你所生的孩子?”云烈直接的问出口。

    “是。”百里佳妮应了一声,之后,便下*。她在经过了宝儿一事之后,已经是怕了,觉得什么事情最好是坦诚一些的比较好,这样就没有什么误会。

    当下端来一碗清水和一支银针。

    百里佳妮抓起云烈的食指,从指腹处用银针取了一滴鲜血。然而再来到小翼处,小翼完全不明白百里佳妮在做什么。但是他还是乖乖的伸出了小手。任由百里佳妮用银针在他的手指上一刺,挤出一滴鲜血滴落在清水里。

    云烈是黑眸紧紧的凝视在那一碗清水里,心非常的不平静。然而百里佳妮则是淡定了很多。没有了自己初次得知他就是自己孩子时候那一种激动。

    云烈看着清水之中的两滴血液慢慢的交融在一起,一颗心蹦到了嗓子眼。当完全交融的时候,他震惊的看向百里佳妮。

    “我们的孩子没死?”云烈眼中的激动,百里佳妮看到了。她对着云烈点了点头。

    云烈当下不顾得身上的伤,坐起身,一把将小翼抱在怀中。

    “翼儿。翼儿。爹爹的宝贝。”云烈紧紧的将小翼拥在怀中。小翼看着娘亲做的事情,再听着娘亲和爹爹说得话,他似乎是有些动了。他是娘亲和爹爹的孩子。而且爹爹说什么?他们的孩子没有死。那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娘亲对他有多好,有爱,他完全感受到。所以,至于以前那些年过得那么的痛苦,他心中真的不怨,而且在荣国公府的时候,二夫人就教导自己,他的爹娘不是纯心不要自己的。爹娘有爹娘的难处。世上没有不爱自己孩子的爹娘的。一个人活着就要怀有一颗感恩之心。

    小翼尽管只有五岁,可是他的心智却比同龄的孩子成熟了许多。在感受到这个拥住自己的男人,那一种打从心底里的激动和疼爱。小翼稚嫩的声音叫道:“爹爹。”

    两个字,好似美妙的乐音飘入云烈的耳中。让他恍然如梦,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原本以为已经死了的孩子,居然还活着,而且是如此一个乖巧懂事的孩子。

    方才之所以用凌厉的眼神瞪着他,那是不知道他就是自己的孩子,觉得一个外人就夺走了自己的娘子的关注,心中冒酸。可是现在知道了。他恨不得自己也将他*得成为世上最最幸福的孩子。

    “宝贝,再叫几声爹爹听听。”云烈觉得世上没有比这爹爹两个字再动听的字眼了。

    “爹爹,爹爹……爹爹……”小翼如云烈所愿,乖乖的叫着。

    云烈刚毅的脸上盛开了灿烂的笑,嘴巴压根就合不拢。一边的百里佳妮看着父慈子孝的画面,心中也好不感动。原本深刻的烙印在心中的疼痛也好似轻烟一般消散在空气之中了。

    其实一个女人,最终的心愿,就是看着自己的丈夫,孩子,在身边,和和美美的,那样就足以了。

    她无所求。只要孩子回到他们的身边,所有的伤痛就让她如云烟消散吧。

    百里佳妮最后还是笑着开口对小翼道:“小翼,我们不是你的干爹,干娘。我们是你的亲生爹娘,在你出生的时候,你外公就将你从娘亲身边夺走。从此娘亲根本就不知道你在哪里?爹娘都很爱很爱你,从来没有不要你。”

    小翼真的很乖巧,很懂事。他对着百里佳妮纯真的笑道:“娘亲,小翼从来就没有怪过娘亲。二夫人一直告诉小姨,世上没有不疼爱自己孩子的爹娘的。而且,小翼一直都过得很好。娘亲不要自责,不要难过。现在我们不是一家人在一起了吗?”

    小翼的窝心。让云烈和百里佳妮的心中满满的幸福和温暖。孩子才五岁,就如此的贴心懂事。真是苍天开恩。让他们一家人经历了这么多,最后团聚在一起了。

    这一边一家三口很是温馨。最后,云烈依旧是躺在中间。左右拥着自己的儿子,右手拥着自己的妻。一家三口躺在一起,温馨的入梦。

    .....................................................................................................

    皇宫里。梁静怡气得整个人都要发疯了。堂堂的皇家侍卫统领居然好似从世上蒸发了一般,她不断的派出人去寻找,然而这些人都有去无回,她无法得到确切的消息。然而心中也是隐隐的觉得不安,这些人只怕都已经凶多吉少了。

    “丞相。你快帮本宫想想法子,现在旭儿在百里化殇的手上。白素娴那个女人现在也居然公然的和本宫抢皇上了。可恼的是,这个快死的东西居然现在要扶持白素娴的儿子。本宫不许。”梁静怡近乎咆哮着。

    丞相内心里也焦灼。自己和梁静怡苟合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倘若北堂明月登帝,哪里还有自己的一席之地。自己唯有一死。

    “臣听说,北堂明月已经向石王府提亲了。而且石王爷也已经答应将清泉嫁给北堂明月。三天之后就要完婚。”丞相凝眉道。

    “什么?你说的这事千真万确?”梁静怡现在消息闭锁。自己派出去的暗探全都没有传回消息,所以,根本就不知道宫外的事情。就是皇宫里的事情,她发现自己知道的也是越来越少了。自己的一些眼线好像被人发现了一般。

    “千真万确。石王府已经红绸绕梁了。这事情,整个京城的人都已经知晓了。所以,现在有些站在我们这边的大臣,看到石王爷要和北堂明月联姻。当下又是有人悄悄的站在了北堂明月那一边。

    “该死的北堂明月。怎么办?现在怎么办?绝对不能够让他们成亲。要是让石惊天和北堂明月联合,这江山就要落入他们的手中了。到时候就没有我的容身之地了。丞相,你快点替本宫想想办法。”这下子梁静怡才感到真的是害怕了。

    石惊天是手握兵权的王爷。这石王爷本来他们还在想要争取,想要让旭儿娶了石清泉。这样石惊天纵然再恼怒他们母子,他也会为了爱女站在他们的身边。

    石王爷不多娶,只娶了石清泉母亲一个,石清泉的母亲也是一位让人敬佩的女子,陪同夫君出战。是石惊天的军师。可能是上苍看不惯他们太过恩爱了吧。所以夺走了石清泉母亲的性命。

    英年早逝。

    “绑了石清泉。然后尽快派人找回旭王,让旭王和石清泉生米煮成熟饭。这样石清泉失了清白之身,就无法嫁给北堂明月。到时候和石王府联姻的就是我们了。”丞相替梁静怡出谋划策。

    “不过,本宫听说那石清泉身手了得。只怕想要绑架她没有那么容易。”梁静怡蹙眉道。

    “这个皇贵妃不用担心。”丞相上前,一手已经是来到了皇贵妃的宿兄前,这梁静怡什么时候,穿着总是那么的清凉,胸前的*本就让男人心猿意马,想入非非。

    梁静怡本来心中有恼怒,不过丞相这献策,让她心中很是满意,所以也任由丞相在自己的身上为所欲为。甚至于还主动的解掉身上的衣衫。满足男人,只要这些男人还有用处,他们想要自己这具身体,又有何尝不可。而且在男女之事上,她也从这些男人的身上得到了欢快。

    在梁静怡的寝殿内。两人瞬间玩乐成了一团。在榻上,男人都喜欢荡漾一些的女人,大胆,伺候得他们上下都舒服。

    在他品尝过的女人之中,就数这个女人最荡漾,每每都有稀奇古怪的方式将男人伺候得飞上了天。犹如登上极乐一般。

    .....................................................................................................

    皇上的寝殿里。

    皇后白素娴再度坐在了北华国皇帝的榻边。

    北华国皇帝看着白素娴问道:“明月和清泉的婚事定下了?”

    白素娴对着北华国皇帝点点头。

    “是,明月和清泉的婚事定下了。清泉一直都痴爱明月。石王爷虽然不看好这一段婚姻,可是执拗不过清泉爱慕明月的一片痴情。婚事就定在三天后。”白素娴声音依旧温柔。淡如浮云。

    “好,好呀。”北华国皇帝点头,虚弱的脸上这是露出了笑,有石惊天支持明月,北华国的江山就是明月的了。

    北华国皇帝这样的想法一起,一边的白素娴则樱色的红唇边露出一丝嘲讽,淡如浮云的声音再度响起:“皇上又在打明月的注意了?如若如此,我们母子即可就离开北华国。消失在你的眼前。”

    北华国皇帝听到白素娴的话,眼神瞬间又是黯淡下去。尽管他已经答应了白素娴,可是这北华国的江山呀,是他们北堂家的。让他将辛辛苦苦的江山交给别人,心中怎么甘心?

    可是他也看到了这个女人眼中的坚定,当下忙开口道:“素娴,你想哪里去了。朕想的是我们的明月有这么一个痴情的女子爱他。这是好事啊。朕是听说了王家那个女儿,虽然从小和明月有婚约,但她已经嫁给东吴太子云烈了。现在东吴太子已经追来。两国,怎可为了一个女人会发生不愉快。这样要是两国交战,最后苦的还是百姓。”北华国皇帝这一点还是看得通透。

    白素娴在一边保持沉默。作为母亲的,怎么会不明白儿子的心,明月的一颗心都牵挂在了王云烟的身上。然而清泉这孩子的心却都在他的身上。真的是上天戏弄人,你爱的人,偏生得不到。爱你的人,你却不屑看一眼。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该是多美的佳话。可是,明月毕竟是照在云松之间,清泉也只能够在冰冷的石上流过。这一丝明月要何时才能够照清泉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