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梁静怡被殇殇气得快要发疯(5000+)

    第249章:梁静怡被殇殇气得快要发疯(6000+)

    因为惯性,那官员整个人被抛起到半空之中,他那一颗心已经跳出了胸口了。他惊恐未定的时候,再度从半空之中狠狠的*下来。面朝下摔得狼狈不堪,满口的牙齿全都被磕掉了。

    试问见到满地自己的牙齿,是何等状况?这位官员双眼一闭,昏厥了过去。

    北华国的官员们不明白,这百里化殇究竟有何等资本胆敢和北华国皇贵妃叫板子。

    百里化殇扫了一眼那些陪同昏厥过去的官员前来的同僚们,性感的红唇勾起一丝讥嘲的弧度。

    他自然有的是资本,资本一,自己堂堂九幽地狱的魔尊怎么可能会惧怕这个女人?资本二,尽管西凉老皇帝对自己有多么的又爱又恨。但是毕竟名义上,他百里化殇是堂堂的西凉国皇长孙殿下,试问,皇长孙在北华国受到了欺负,作为疼爱自己孙儿的好爷爷,当然是需要有所动作的。

    这么简单的道理这些官员居然不知道,如若他的皇爷爷没有动作,试问,那梁静怡会这么快就派人前来宴请自己,还给自己赔礼道歉。这绝对不是那个女人会有的作为。

    百里化殇心中喃喃的叹气。这位皇爷爷,纯如自己所言的,又爱又恨的。爱自己的一部分原因,只因为自己是他所爱的女子的孙儿。尽管自己和他并没有血亲。但是他毕竟有一份爱屋及乌。

    在自己装疯卖傻的时候,他终究是有些不舍了。他的身上流淌着皇奶奶的血液。不管是因为他对皇奶奶的爱,还是对北华国的压迫。西凉派兵二十万驻守在西凉的边关。这对于北华国而言是一个巨大的压迫。

    尤其是西凉借北华国旭王爷暗杀西凉郦家军大将军。这师出有名。让北华国非常的捉急,梁静怡这才会如此急切的派官员来给他赔礼道歉,甚至于请他进宫宴请他。

    百里化殇不再理会这些人,随后就大赤赤的进了驿站,然后就是自顾自的休息。

    不过,北华国和西凉两国之间的边境,有西凉的二十万大军,可见这一次,西凉皇帝是动真格的,梁静怡,当然担心。

    因此,等百里化殇一觉醒来的时候,在驿站门口再度有人前来迎接他进宫。

    这一次前来迎接的乃是北华国的丞相和大将军,可见北华国的诚意。

    百里化殇这一次并没有为难北华国,而是象征性的给了北华国的丞相和大将军面子。和丞相大将军说好,等傍晚时分的时候,让进宫的马来到点的时间来接他进宫便可。

    有这北华国的丞相和大将军傍晚到点的时分,亲自前来迎接,百里化殇倒是很配合的随了两人再度前往皇宫。

    名义上给他赔礼道歉的宴会,居然没有北华国的皇帝,也没有北华国皇后。可见这梁静怡在北华国的皇宫有多么的专横了。

    殿内殿外灯火通明,太监和宫女分居住两旁,屋内,身段婀娜,穿着暴露的女子扭腰摆臀。好不妖娆惑人。

    分明深秋,但是看她们清凉至极的穿着,让人仿佛以为这是炎热的夏夜。

    那些扭腰摆臀的美人儿,一个个都美得妖娆,美得勾魂夺魄。只要一眼,就让人移不开视线。

    然而百里化殇却连正眼都没有,只是凉薄的红唇抿成一条直线,眼中冰凉一片。眼神根本就没有再扫向那些扭腰摆臀的女人们,反倒是走到了梁静怡的跟前,看着这个女人如此的放肆的居然坐在龙椅上,而龙椅上根本就没有北华国皇帝的身影。

    梁静怡这个女人居然连这等场合都不让北华国皇帝出现,可见这梁静怡在北华国是有多么的猖狂了。猖狂到连堂堂北华国皇帝都可以当成是隐形人,可以被当作不存在。

    不过,百里化殇也没有出声,北华国皇帝没有出现,那么是北华国皇帝和梁静怡的事情。他面不动声色的走到了梁静怡的跟前。

    梁静怡为了显示自己有多么的诚意。在百里化殇走进大殿的时候,她就已经从龙椅上站起身来。表示对百里化殇的迎接。

    “本宫代表北华国,欢迎景王殿下。”梁静怡快速的走下了龙椅,整个人来到了百里化殇的跟前,伸出双手就要将百里化殇的大掌握住手中。整个人居然当着众目睽睽就想要贴上去,可见这个老女人的脸皮有铜墙铁壁一样的厚。

    而大殿内的人却神色如常,可见他们也是见怪不怪了。见多了这个女人对那些男人是用这等伎俩。

    梁静怡是想要用自己傲然的双锋去蹭百里化殇,只是在梁静怡还没有能够蹭向百里化殇的时候,百里化殇先梁静怡退开一步,眸光巨冷道:“本王倒是奇了怪了?这西凉可是男皇陛下,何日是女主天下了?今日怎么见到梁皇贵妃在龙椅上,而没有见过北华国皇帝的身影?莫非皇帝陛下现在垂帘听政?”

    百里化殇言语尽是嘲讽,那一双冷眸就好似两把冰冷的刀子一般,横向梁静怡。

    尽管百里化殇所言的事实,在北华国近乎是人尽皆知。这龙椅上就梁静怡一个人,根本就没有北华国皇帝的身影,可见梁静怡根本就没有打算让北华国皇帝出来见人。

    百里化殇此言一出,瞬间在场的人都是小心翼翼的看向梁静怡。景王这话分明是在狠狠的抽梁静怡的脸面啊。

    至于百里化殇如此大胆的话,梁静怡根本就没有预料到这个家伙居然会说这些的话。要知道,这可是直接的就将皇贵妃给得罪死了。

    若是镜月晓梦在的话,已经会暗赞百里化殇太威武霸气了。

    本来么,他倒是无所谓这北华国的皇帝究竟今天能不能出现在这宴会上。

    他也完全可以不提起北华国皇帝,不过这个老女人居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对自己进行*。

    梁静怡自以为自己魅力无敌,然而她却不知道,自己这是触犯了百里化殇的底线了。

    百里化殇这么不受她放低姿态的讨好,居然胆敢如此说,梁静怡显然被气得不轻。然而毕竟梁静怡是见过大世面的。她洋装趔趄了一下,整个人就要扑向百里化殇。她的依照也几乎和那些舞女一样的清凉,胸前的傲然呼之欲出。几乎快要滚出来。

    百里化殇看着梁静怡如此骚包。黑眸更冷了,当下更是不客气道:“皇贵妃穿着如此风-骚。知道是会以为你是尊贵的北华国皇贵妃,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青-楼里跑出来的风尘女子,见到男人就骨子里一股骚-媚气。”

    本来在扭腰摆臀的舞女们,听了百里化殇的话,震惊的都忘记了舞动,在场的官员们,更是震惊的看向百里化殇。这西凉国的景王殿下也真敢说,居然如此明目张胆的说北华国的皇贵妃是风尘女子,风-骚的很。虽然他们内心里承认这是事实,但是这话从西凉景王的口中说出来,意味可是不一样了。

    拉仇恨的有木有?

    “景王……你……你……”梁静怡显然是被气得不轻,天下间就没有百里化殇这样不知趣的。居然胆敢骂她风-骚,骂她是风尘女子。

    梁静怡倒退到龙椅上,泛白的指关节紧紧的抓住龙椅的扶手。这才能够克制住自己的怒意,指甲都几乎断裂了。她的面色有些狰狞。

    若不是极力的克制,她一定会命人对百里化殇动作,将这些家伙千刀万剐。她梁静怡下得这一盘好棋,全都被眼前这个该死的混蛋给破坏殆尽了。

    “皇贵妃,本王怎么了?本王不过就是实话实说罢了。百里化殇冷冷的看向已经被自己气得快要爆发的梁静怡,完全无视被自己气得快要疯了的梁静怡,反倒是继续开口道:“啧啧,原来北华国的龙椅现在换骚包娘子做了。也是,有容奶大么。一奶赢得万男,一容容得多少男子和子嗣。怪不得北华国皇帝也只能够将这北华国让皇贵妃的奶容得了去了。看来,北华国皇帝陛下也是已经要退位让贤了。”

    百里化殇根本就不卖梁静怡的账,这一番话气得梁静怡怒拍龙椅扶把道:“百里化殇,你实在是太放肆了。”

    “皇贵妃可千万不能跟气,这女人呀,最最不能跟生气的,一生气就会影响了你的容奶量了。皇贵妃,要不,你赶紧宣太医们来给你瞧瞧。若是奇怪了身子可不好,更严重的,气昏过去,一名呜呜了。更是本王的罪过了。所以,皇贵妃,你一定要坚强啊。”

    百里化殇这哪里是关切梁静怡的话,分明是恨不得将梁静怡气得直接的就昏死过去。

    “百里化殇,你……你居然敢咒骂本宫。”梁静怡的双眸喷火,整个人的怒意好似惊涛巨浪一般。

    “皇贵妃,你听差了吧。本王怎么可能会咒骂皇贵妃你呢?本王只不过是担忧皇贵妃你的身子,你看天气这么寒凉,你坐在龙椅上,为了北华国,必须要牺牲色相,出卖肉-体,这实在是太过辛苦了。本王只是向皇贵妃致以敬意。”百里化殇绝对不是一个会遮遮掩掩。他丝毫就不给梁静怡面子。

    梁静怡差点就要被百里化殇气到奔溃。看梁静怡的狂怒,几乎要疯狂,再看百里化殇的悠然淡定,当下就是立竿见影了。

    百里化殇意在告诉在场的众人,若是北华国女主天下,那么北华国就很快要灭亡了。

    看到景王殿下如此不给梁静怡面子的当着众人的面如此谩骂梁静怡,看到梁静怡被百里化殇气得根本就无法反驳,对于站在北堂明月这一边的朝臣们,那是心中觉得大快呀,梁静怡从身份年龄上可都足够当百里化殇的母亲一辈份的人了。

    她也的确在众目睽睽之下就对着百里化殇贴身子过去,甚至于现在深秋,如此冰凉的天气,她穿着还是如此单薄,胸前的一对傲然,呼之欲出,那意思很是分明。

    梁静怡不反驳百里化殇的话,就等同于默认了。这就承认了她是风尘女子,她骨子里就是有那一股子的风-骚味。

    若是她因为此事和百里化殇翻脸的话,到时候西凉二十万大病进北华国,到时候到底两国发生不可收拾的内战的话,只会给东吴和南岳两国渔翁得利。

    然而今天不管梁静怡的有没有相处还击百里化殇的话,梁静怡的脸也注定的丢定了。

    在场的大臣们,深切的为拥有这样的皇贵妃而感到羞愧万分。简直就是将北华国的脸面全都丢尽了。

    就是皇贵妃党的朝臣们,也低垂下头,他们有些也是她的入幕之宾。真的为她的愚蠢无奈。一个个的低垂下头,郁闷却不敢言语。

    但是一个个的在心中却是各种吐槽。

    梁静怡只是三言两语就被景王给激怒了。真的不知道,她这些年来究竟是如何立足在北华国的皇宫,赢得北华国皇帝的万千*爱。

    可能是这些年,北华国几乎都是有这个女人说了算,乃至于让她的自信心膨胀了。所以,她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丝毫谁了?

    丞相在底下,有些头痛的看向梁静怡。径直的站起身,走到梁贵妃的跟前,也不顾现在君臣有别,男女有别,他伸出双手将梁静怡安置到座位上,忽视,梁静怡此刻的怒意,重重的叹了口气道:“皇贵妃,你见到景王殿下如此激动,你也坐下来好好的说说。”丞相安抚好皇贵妃之后,转身对着百里化殇道:“景王殿下莫要怪责。我们皇贵妃,向来敬重有才貌双全的年轻男子。景王可能初入我北华国,不知道我北华国皇帝陛下身体不好,所以一直都是有我们皇贵妃辛苦替皇上处理朝臣,分忧解难。”

    丞相不愧是丞相,只是三言两语就缓和了场面。

    “景王殿下可能有所不知,我们皇贵妃可是为了皇上的身体操碎了心。一个女人又要操心自己丈夫的身体,还要盯着世人异样怀疑的眼光,实在是太为难皇贵妃了。”听听,这丞相大人的话就是不一样呀。三言两语,轻轻松松的就让梁静怡从被动的局面转成了被人敬仰的局面。

    并且话说得非常的漂亮,那意味是在说,不是梁静怡不让北华国皇帝出现,而是北华国皇帝根本就是一个病秧子。

    而且,丞相大人还有另外一层隐含的意思就是,百里化殇,你决定为了一个病秧子皇帝要和我们皇贵妃撕破脸,成为仇敌吗?这样的皇帝值得你费心支持吗?

    然而在仔细看去,丞相已经收敛好了心神,好像他根本就没有说什么一般。

    百里化殇看了一眼,北华国的丞相,唇角勾起一丝冷笑。顺杆子而下道:“本王觉得皇贵妃比较和善, 不由得口不择言的多说了几句。”

    嘴上嘴上是这么说得,但是那神情,那语气,那眼神,根本就没有表扬的意味。

    “景王客气了。景王能够和我北华国皇贵妃谈得如此欢快,实在是我北华国的幸事。皇贵妃很是率真了一些,还望景王殿下不要往心里去。”丞相继续为梁静怡辩解道。

    梁静怡听了近乎又要爆发了。什么叫率真?

    在梁静怡腾得站起身的时候,好在一边丞相眼明手快,赶紧的上前,宽慰梁静怡,强行的将梁静怡安置在龙椅上。

    该死的百里化殇,她一定要给她一点颜色瞧瞧,居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漫骂自己。她若是不给这个家伙一点颜色瞧瞧的话,会让人家误以为这是西凉的地盘。

    她必须要让百里化殇知道,现在这里可是北华国,是她们的地盘。

    梁静怡的眼底布满了杀气,今天她已经足够努力的去压制自己的狂怒。内心里做了几个深呼吸,这才好了一些。

    今天的梁静怡实在是被百里化殇气得相当的不轻,若不是极力的隐忍,只怕真的是要冲动的命人杀了百里化殇。这个毛头小儿,居然害死了自己的儿子郦向杰,她虽然不在乎儿子的一条性命,但是自己大好的一盘棋子,却被这个该死的东西给破坏了。

    如若不然,自己也不必要给这个混蛋脸面。要不是他害死了郦向杰,又嫁祸给旭儿,当下她用得着受百里化殇这等狂言吗?

    梁静怡陡然的想起了自己得到的消息。对着百里化殇陡然的绽放开笑容道:“景王殿下,我听说景王妃身怀六甲。现今居在月王府。本宫已经命人去将景王妃请进宫来赴宴了。”

    百里化殇在梁静怡说到镜月晓梦的时候,黑眸眸底陡然的一凛,眼中闪过杀意,一闪即逝。再度抬头的时候,百里化殇的脸上依旧如常,凉薄的红唇微微的抿动:“这等乌烟瘴气的地方,不适合我娘子和我家宝贝女儿来。”

    话说,镜月晓梦腹中的孩子还没有出世,他就开口闭口的女儿,可见百里化殇是有多么的爱镜月晓梦,也有多么的疼爱女儿。生为他们的孩子,尤其是女儿。真的是置身在幸福的天堂里。

    百里化殇真的是太狂妄,太不将人看在眼中了,这等狂妄不将人放在眼中的话,虽然本来是嘲讽梁静怡的,但是毕竟坐着的可是北华国的朝臣。

    北华国的大臣们内心里一个个的都是相当的不爽的。今天,他们北华国的脸面全都丢尽了。尤其是站在北堂明月一边的大臣们,一个个的将怨念的眼神看向上首的梁静怡。都是这个女人,将北华国搞得乌烟瘴气。

    如若没有他,今天北华国乃至于被百里化殇如此不放在眼中,如此嘲讽吗?

    梁静怡本来脸上挂着的笑,被百里化殇三言两语的又是气得火冒三丈了起来。

    “景王殿下,本宫以为,景王殿下是拎得清的人。”梁静怡每一个字几乎是将它们当成了百里化殇,恨恨的从牙齿缝隙里咬出来。那恨意好似埋了几百斤的火药一样。

    如若可以,真的是想要自己亲自拿着刀子,将眼前这个可恶的人,千刀万剐。以解心头之恨。

    梁静怡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他们觉得,既然百里化殇是一个城府如此的深的人,北堂明月和北华国皇帝和他也并无半分交情。应该能够看得清楚当下北华国的形势才是,当下北华国可是他们母子的天下。

    如若他执意要和他们母子对着干,根本就讨不到好处。北华国政权,几乎是她梁静怡说了算。

    这是梁静怡和自己的那些入幕之宾一致认为的。认为百里化殇要是为了北华国皇帝和北堂明月那个瞎子,可见百里化殇那是有多么的愚蠢,才会和一个将死之人,另一个双眸失明的残废合谋。

    ..................................................................................................

    今天的更新来了。哎,各种忙碌。明天清明了。飞月尽量会在白天更新啊。亲们看文愉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