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百里化殇和八贤王较量,气氛非常紧张(7000+)

    第219章:百里化殇和八贤王翁婿较量,气氛紧张(7000+)

    八贤王今天是真的犹如置身在天堂。恨不得将自己所拥有的一切都给镜月晓梦。八贤王没有对八贤王府的人公布镜月晓梦的身份。这并非是他不想,他是恨不得昭告天下,镜月晓梦就是他的女儿。

    若是他昭告世人,势必会给她带来危险。只要他们父女之间相认就好。

    这一边父女相拥画面很感人。然而某个得知自家女人要来爬八贤王府院墙的男人,却是心惊胆颤。要知道,他家女人可是怀孕之身啊。现在看到这么扎人的画面。醋意再度泛滥起来。尽管那个男人是给了他家女人生命的男人。那也不行,现在她是他百里化殇的专利。

    百里化殇当然也是翻墙进来的。他出声咳嗽:“咳……”意在提醒两个相拥的人,他来了。他们应该分开了。

    听到属于第三人的咳嗽声,两个暗卫这才发现居然有外人靠近,当下额头上布满了黑线,他们今天连着犯了两次大的失误,好在第一次,这个女子翻墙进来,看到王爷这样失常的样儿。他们内心里还是稍稍的安慰自己,看王爷这样喜欢这个女子,王爷应该不会惩罚他们。

    可是现在这个男子又是怎么进来的?为什么,他们一点都没有发现。正当他们要动手的时候,百里化殇陡然的大哭起来:“呜呜……娘子……你不要殇殇了吗?……”

    娘子?这两个字灌入两位暗卫大哥的耳中,好似两道惊雷,瞬间炸得他们脑袋空白一片。我的个天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老天爷是在玩他们吗?好不容易让他们看到了八贤王府的春天。现在居然再度让他们知道,这个女子已经是名花有主了。他们家王爷现在抱着人家已婚女子,这好像大大的不妥吧?

    两位暗卫觉得现在事情麻烦了,现在人家丈夫还找上们来了。而且这个家伙居然能够在他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来到八贤王府。这也实在是太糟心了。

    “娘子……呜呜呜……”百里化殇那眼泪攻势还是相当具有效果的,尽管镜月晓梦早已经知道,百里化殇根本不是傻子,而是扮作傻子的,可是一看到他那可怜兮兮的泪眼,她就忍不住心疼。

    赶紧松开云逸,赶紧安抚百里化殇这个大醋桶。声音轻柔道:“殇殇,娘子没有不要你。”

    “呜呜呜……娘子你骗殇殇,你现在大着肚子爬墙,你就为了见这个男人。居然大着肚子爬墙,呜呜……你这样根本就是不要殇殇了。也不怕我们的孩子有事情。你就是为了这个男人。呜呜呜……”百里化殇是越哭越响,乃至于将八贤王的下人们都吸引过来了。有好奇的下人们过来围观,可是一看到眼前这局面,他们也只敢偷偷的观看。

    百里化殇这样断断续续的含泪哭诉。让八贤王府偷听的下人们华丽丽的糯了。

    他们家王爷的魅力太震撼人心了吧,居然连有夫之妇,甚至是不顾怀孕之身也要爬墙来见他们家王爷。现在人家的丈夫找来哭诉了。

    这都扯的是什么事情。心中都镜月晓梦埋怨起来。这个女人也真是的,既然嫁人了就应该安安分分的在家相夫教子就好。

    这种女人还真的不配当娘亲,要是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三长两短的,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听着百里化殇的哭诉,现在的云逸冷静下来。他好看的俊脸也暗凝起,想着晓梦就大着肚子爬王府的围墙。只是这么想象,他一颗心都飞到了嗓子眼,沉下声音对镜月晓梦道:“梦儿,殇殇说的对,你大着肚子,怎么可以爬围墙的。以后不许再爬围墙。好在今天平安无事,若是真的有个三长两短,你让我如何安心?来,快坐下。”

    八贤王想着镜月晓梦有身孕,赶紧过去拥着镜月晓梦过来坐下。

    就是这么一个动作,本来也是没有什么。可是那一边的百里化殇的哭声响彻云霄。

    “呜呜呜……呜呜呜……娘子你果然不要殇殇了……你果然不要殇殇了……你现在只要这个男人了……呜呜呜……”百里化殇的哭诉声,让八贤王府的下人们也蹙眉了。

    本来,他们以为是那女子不对,毕竟皇城里为了能够偷窥他们家王爷的女子是多不胜数。心中还在埋怨这个女子的不是,当看到他们家王爷居然明知这个女子是有夫之妇,居然还上前搂住人家。

    他们家王爷也实在太不厚道了。本来在他们心中完美的王爷形象瞬间瓦解了。

    镜月晓梦看得哭成泪人儿的百里化殇,心一抽一抽的。很想要过去安抚百里化殇。可是偏生这一边的云逸更是将镜月晓梦给拥入怀中。风淡风轻的对着百里化殇飘过去一句:“哭,继续哭。慢慢哭。来,我们一边对弈,一边欣赏他哭泣。”

    镜月晓梦听了云逸轻描淡写的话,倒是被他提醒了。心中无奈的喟叹一声,怎么自己又是忘记了。这个家伙根本就不是傻子,人家也不是真的伤心哭泣,而是他在演戏。

    想着这个家伙又想要故技重施。镜月晓梦听云逸的话,浅笑盈盈的将头靠在云逸的肩膀上。大醋桶。酸死你。

    明知道这是她的父亲也吃醋。

    一边嚎啕大哭的百里化殇发现自己这一招因为云逸的话,失效了。恨得牙痒痒的。不过,现在他倒是真的对云逸有几分气恼。

    每每,好不容易,有一丝线索了,他们都会晚一步。那一个人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经他追查,居然让他发现,这八贤王居然也参插了一脚。

    将线索掐断的人有八贤王一份。

    百里化殇说收就收,眼泪迅速的收尽,再看去,这个男人眼中哪里还有一滴泪珠,缓步走向念心亭。那身姿卓越,举手投足之间说不出的*和潇洒。和方才简直判若两人。

    至于百里化殇这变脸技术,八贤王府的下人们算是领教了。

    百里化殇走近凉亭,看到桌上摆着一个棋盘,棋盘上黑白子交错。

    他承认这个男人在二十多年前名动九州大陆。惊采绝艳,只是可惜了,他遇上了一个叫做沈心如的女子,被情所困,所累。

    他原本以为云逸会因为被沈心如所抛弃而怨恨于世,会浑浑噩噩地度日。

    他倒是没想到这个男人依旧光彩夺目、气质斐然,他并没有被沈心如的另嫁击垮,而是将爱深藏在心底。

    如此心胸如此气度的男人,为何要阻止自己追查当年的真-相?

    云逸静静的坐在石凳上,似乎在和镜月晓梦下棋对弈一般,不将百里化殇放在眼中,完全是将他当作了空气。

    百里化殇走到镜月晓梦的跟前,直接的将镜月晓梦给抱了起来,然而自己坐在镜月晓梦原先坐的石凳上,而将镜月晓梦按压在他的大腿上,抱着镜月晓梦,脸上有着赌气的怒气,执着黑子,丝毫就不客气的将子落在棋盘上。

    那落下的一子,锋锐无比。此刻的百里化殇哪里还是那个唯唯诺诺,任由人欺负的傻王。

    此刻的百里化殇可以用“桀骜不驯”来形容。

    “看来,传言不可信,景王不如传言一般。”云逸淡笑道。

    百里化殇面对云逸的调侃,微微的扬起红唇,笑道:“八贤王此言差矣,本王确实如外界所言一样懦弱不堪,不然我家娘子也不会嫌弃我,来爬墙看八贤王。不过倒是让本王没有想到,原来八贤王也好女色啊?而且还是好本王的女人。”

    开口就是浓烈的醋意。

    云逸含笑落子。醋意还真浓,不过他丝毫没有生气。一个男人在意你才会如此吃醋。他反倒是开心有男子如此爱他女儿。

    对于百里化殇的挑衅,他也不介意,依旧那样的沉稳。执白子轻松的应对。

    善弈者善谋,云逸和百里化殇两人都知道这一点,虽然两人有过一次对弈,不过云逸和百里化殇都知道,当时的两人都隐藏了实力,根本就没有拿出真正的实力和对方对弈。

    百里化殇见云逸不说话,他也不再说话,而是专心的和云逸对弈上了。不是说他非要赢了这一盘棋局,而是他想要借用这一盘棋告诉云逸,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没有人能够阻止他。

    执着了二十多年,一心只想要追杀自己父王和母妃的真-相,自己已经走过了那么多的坎坷,他不会让任何人成为他的绊脚石,纵然这个人是自家女人的亲生父亲,他也绝对不会让他成为自己的绊脚石。

    没有人可以阻挡住他追查真-相的决心。

    “年轻人执着是好事,但是太过于执着就未必是好事。”云逸语音温和道。

    站在百里化殇的立场,他当然能够理解一个还在襁褓之中的孩子就失去双亲,想要追查当年自己父王死亡的真正原因。

    可是,偏生老天爷就开了玩笑,两个敌对的孩子组成了家庭。现在的生活如此美好。等真-相揭开的时候,她们还能够在一起吗?毋庸置疑。在知道了所有之后,两个人再要走在一起,就不可能了。

    “八贤王不是本王,你又怎么知道执着不是一件好事?”百里化殇知道眼前和自己对弈的人不可小觑,他也的确没有小觑了云逸,下棋并没有信手拈来,反倒是非常的专注,认真,每下一步棋,都非常的谨慎。

    要知道,自己眼前这个男人可是当年在九州大陆从来没有败绩的云逸。就是自己的父王当年也顶多和他走了平局。

    据说九州大路上,没有人能够赢得了云逸。

    当年都没有人能够下赢这个男人,更不要说经过了二十多年的淬炼与精研,想必更精于此道了,百里化殇想要赢云逸,根本就是非常的困难。就如现在的百里化殇,想要追查自己父王死亡的真-相,受到很多人的阻止。其中也有眼前这么强筋的八贤王。

    可是他绝对不会妥协。

    但看云逸这么精湛的棋艺,就可以知道,为什么,他都孤独的自己和自己下棋对弈了。只因为这世上没有人能够下赢他,男人都好面子,也不敢和八贤王对弈。所以,八贤王就更加的孤单了。

    不像是他心中所爱的女子那样,不管会不会输给他,都是会屡败屡战。

    云逸本来预计自己定然能够在一百颗子以内赢了百里化殇,可是,他发现,自己是越走越困难了。

    本来对自己大好的形势慢慢的在变化,好像他逐渐的有走向落败的局势。

    “呵呵,倒是有趣。”云逸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遇到过真正的对手,今天,倒是让他遇到了真的对手了。

    云逸此刻的心情是激动的,对于他而言,倒是真的愿意让百里化殇赢了自己,自己真的能够败给这个晚辈。

    对于较量的高手,都是会越挫越勇的。云逸现在就是如此,满身的血液都在狂涌奔腾。

    云逸是越下越来劲了。方才他可能还有些隐藏自己的一些实力,可是下着下着,他是将全部的心神都放在棋盘上了。

    镜月晓梦本来也是有些气恼百里化殇抱着自己下棋对弈,要知道,这样坐着很尴尬,尤其对面还是自己的父亲。

    可是,看到百里化殇和云逸两个人对弈的这么专注,她也不舍得打扰两个人。而懂得下棋的人也被棋盘上的诡异莫测给吸引住了视线。

    云逸尽管全身心专注在棋盘上,但是他发现,自己每一颗子落下的速度是越来越缓慢了,下得是越来越吃力了。想较于百里化殇,则是下得越来越轻松,甚至是到了最后在云逸落子之后,他都是不假思索的将黑子落下。

    信心十足,一幅俨然会得胜的姿态。而事实上也是如此,终于在一百六十个子之后,百里化殇将子落在棋盘上,对着云逸得瑟的扬起薄唇笑道:“八贤王,你输了。”

    “八贤王,你输了。”这句话就好似美妙的乐音一般,让八贤王朗声笑道:“哈哈哈……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数百年。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云逸没有丝毫因为输了一盘棋而感到阴郁,反倒是心情大好的很。

    镜月晓梦看到百里化殇这一盘棋,真心是变化莫测,诡异多端,出奇制胜。让云逸都措手不及。根本没有预料到。

    “这样,八贤王你还觉得本王的执着没有用吗?”百里化殇一句双关。意在指八贤王对掐断他线索的事情。也是在告诉八贤王,今天他可以赢了他一盘棋,他也绝对可以能够追查出事情的真-相。

    百里化殇当然明白,想要赢云逸,按部就班根本就不可能。他贵在出奇制胜。

    “景王若是再和本王对弈一局,绝对不可能再赢本王。”云逸自信满满道。

    百里化殇性感的红唇扬起笑,他当然明白,再战一局,自己断然不可能赢得了云逸。他的下棋套路非常的刁钻,诡异。起初,让人根本就不知道他在下什么。只有到了最后,才会发现,一开始他就冒了大险。

    这样的方法只能够用一次,一次之后就失效了。现在他的方法已经被八贤王识破了。当然不能给再使用了。而且,他能够赢一次八贤王就足够了。

    只是简单的一局,也是让八贤王知道,百里化殇是一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他霸道,狂妄,诡秘多端。这样执着的人,本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甚至性命的人。

    他在心中喟叹,只是,偏生他和她在出生的时候,就是仇家的身份。两条飞龙都要腾飞掀起风浪了。

    八贤王对于百里化殇眼中丝毫就没有遮掩他对他的欣赏,只是,现在对于他的才华,他反倒是担忧了。就是因为从这一盘棋局里知道,百里化殇就是那一种执着,自信的人。他真怕真-相揭开在两人面前。到时候,他们还有如何相爱?

    若是沈家人知道了百里化殇的真正身份,沈家也绝对绝对不会允许沈家的接班人嫁给百里化殇。绝对不会允许两个人在一起。

    “你就如此执意吗?倘若结果是让你无法承受的,会让你追悔莫及的。你也执意如此?”八贤王本想要说的是,倘若执意结果会让你失去和梦儿相守在一起,你也会如此吗?不过,他不敢问出这个问题。因为,聪明如百里化殇,自己这样的问题,不是给了百里化殇追查当年真-相打开了另一条突破口吗?

    “是,本王说过,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够阻挡本王。”百里化殇的声音很轻很轻,可是却如惊雷撞击进云逸的心。让他的眼底泛起一丝不安。

    眼角的余光恰好看向镜月晓梦。

    安静的坐在百里化殇的腿上,看着两人这诡异多端的棋局。她的心里也隐隐的升腾起一丝说不清楚的感觉。

    她隐隐的觉得,百里化殇口中所说的事情,好像就是追查当年太子盈澜死因的事情。

    而自己的父亲似乎话里有话。

    意在警告百里化殇,让百里化殇不要追查下去。似乎追查下去会有不好的事情。让百里化殇无法承受的?难道,太子盈澜的死真的是和颜帝有关系?

    所以她的父王会说是让百里化殇无法承受的?还会让他追悔莫及?

    可是换成是自己的话,就算真-相很残忍,她也是需要去追查。毕竟那是他的亲生父亲!这一点,镜月晓梦是站在百里化殇的立场上的。

    “父王,为人子女,不去追查那才是真正的不应该,那才会真的让自己终身都在追悔,悔恨之中。父王,你就帮帮殇殇吧。”镜月晓梦开口恳求。

    八贤王是有口难言,现在自己的女儿能够说这样的话,可是若是她在知道事情的所有之后呢?她绝对会后悔。

    “此事,本王断然不可能相助。”云逸坚定的表态。

    云逸如此坚定的表态也是让百里化殇更加笃定,云逸之所以会出手阻拦。最大的可能就是此事和东吴也有关系。东吴可能也是其中的刽子手。所以,他才会执意阻拦。

    “本王不需要你的相助,也不管你如何阻拦,毁灭蛛丝马迹。本王已经借用方才那一局告诉你了。本王志在必得。”百里化殇的面色也非常的坚定。

    八贤王虽然面上从容淡定,可是通过方才一盘棋,他心中却是隐隐有不安。这样热血斗志的年轻男子,能够将天下人期满了足足二十多年的人,其手腕和计谋,是天下的翘楚。只怕最终,连他都无法隐瞒住。

    “本王最后再奉劝你,不知道是最幸福的。你现在幸福的过好眼前的生活就好。过去的事情,都让他过去吧。不然会让你失去你现在所拥有的。”八贤王只是没有说的是,会让你失去你现在所拥有的人。

    尽管八贤王没有说明白,可是镜月晓梦却因为八贤王态度的坚决还有这警告,内心里却更加的不安。

    百里化殇对着八贤王勾唇冷笑不语,转身将镜月晓梦打横了抱起来。根本就没有征求镜月晓梦的同意,直接的就将镜月晓梦给抱着走了。

    云逸知道,自己现在无力去阻止百里化殇将自己的女儿带走。他想要和梦儿相聚的很多一些,因为好不容易让他品尝到了作为一个父亲的喜悦之情。瞬间就因为太子盈澜的事情而闹成了僵局。

    镜月晓梦是知道百里化殇这个男人是真的在生气,她也没有想到,她今天这才相认的父王,会在暗中做着毁灭蛛丝马迹的人。难道,她的父王也参与了当年太子盈澜死亡的阴谋之中?

    所以,他这才会千方百计的阻止?

    镜月晓梦是心疼百里化殇的,因此,在百里化殇抱着自己走的时候,她没有闹,也没有再和八贤王说什么。只是双手圈住百里化殇的脖子,将她的头埋在百里化殇的胸口,意在透过事情的行动告诉百里化殇,她这是站在他这一边的。支持他追查太子盈澜的死因的。

    纵然到时候的事实,她的父王也参与了害死太子盈澜的阴谋。她也支持真-相。她相信,八贤王是八贤王,她是她,她和殇殇两个人一定会相亲相爱的在一起的。任何事情都影响不了他们相爱相守。

    ......................................................................................

    东吴皇城酒楼上,一袭粉色锦衣的男子,站在雅间内,将百里化殇的马车收入眼中。一双桃花眸中的笑意更加的诡异了。试问这个男人不是公孙笑又是谁?

    在他的身后站着一个暗卫,恭敬的禀告着一切事情。

    呵呵,百里化殇和镜月晓梦住进太子府吗?

    他又怎么会允许太子府就这么安宁下来呢?现在,他要云烈,不,帝飞羽将百里佳妮折磨得生不如死。这样事情才更有意思不是吗?

    “去,派人去和百里佳妮联系。”公孙笑鬼魅的一笑。

    对着那暗卫招了招手,附耳在暗卫的耳边轻声嘀咕。暗卫恭敬的领命而去。

    .........................................................................................

    7000字更新,为5号加更第二个一千字。还有一千字,明天加更。今天是3月8号,祝所有的女子们,节日快乐。一生都有两种花“有钱花”和“尽情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