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小小的希望在心头燃烧(3000+一更)

    第216章:小小的希望在心头燃烧(3000+一更)

    云烈深吸了口气,语气淡漠道:“你若死了,如何证明你没有背叛过我?”

    只是这样吗?

    只有这样吗?

    百里佳妮在自己的脑海里不断的自问。

    她感觉得出,眼前的男人,有了些许不同。虽然,他的表情仍然冷硬、他的口气仍然淡漠,但是在他眼里,不再有骇人的锐气。

    隐约的,她想起陷入昏迷前,那温柔的抚触。

    那是梦吗?

    不是梦吗?

    百里的胆怯和恐惧,因为云烈的些微改变,转眼就烟消云散。她虽然不明白,是什么改变了云烈。但是却克制不住,在胸口鼓动的希望。

    “飞……羽……我真的……没有……”百里佳妮是看到云烈这样的转变,才试着骨气勇气再度的解释的。

    然而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云烈就出声打断了百里佳妮,不让百里佳妮解释下去。

    “你最好闭上嘴,我的耐性也只有那么多。”他制止,表情还是那么冷漠,其实云烈是太怕自己了,自己一旦温柔起来,就会沦陷自己,其实,他也只是一个胆小鬼,在爱情面前,他太没有底线,怕自己再度的温柔,再度的沦陷在爱情里,然后换来的却是不堪忍受的打击。所以,他在没有确定宝儿不是她的孩子之前,不能给再度释放太多的温柔了。

    “你现在只要把伤养好,免得往后落人口实,让东吴全国人说我云烈虐待太子妃。”云烈背对着她,不去看她的脸、她的眸。

    只因为她的声音软软糯糯的,柔柔的声音,却像是春天的藤蔓,悄悄蔓延,圈绕了他。让他会情不自禁的再度就沦陷在她的温柔的陷阱里,他知道,她对自己的影响力有多么的大。

    “好。”百里佳妮温驯的应允,躺进暖暖的被窝里,静静凝视着他宽阔的背,想起,当年在小山村里,她亲手拂过他的裸背,为每一道伤痕抹上药……

    回忆让她的脸儿,浮现淡淡的嫣红。她低下头来,急忙转开视线,却无意间瞧见,挂在自己胸口的那一枚戒指。

    他没有从她这里夺走这一枚戒指,而是再度的将这一枚帝家的戒指挂在了她的脖子上?那么说明,他其实是爱自己的?

    百里佳妮再度的抬起头来,看向云烈,有些激动道:“飞羽……谢谢你,我知道你是爱我的。”

    百里佳妮的这一句话却是点燃了云烈心中的愤怒,陡然的伸出手一把将她脖子上的戒指给拽走。

    等百里佳妮反应过来的时候,想要去护住胸前的戒指的时候,那戒指已经被云烈给拽走了。

    “你别少自作多情,这戒指不是本宫给你挂上去的。现在本宫收回我的戒指。”云烈的声音冰冷。

    这个女人就这么笃定,是不是她又在给自己布置陷阱,真是好样的啊,拿自己的命来博取算计自己?

    她再度的赢了。自己的确没能过舍得她去死。

    云烈心中的愤怒好似春草一般,逐渐额弥漫在全身。

    “飞羽,你已经把戒指给了我。你不可以拿回去。”百里佳妮颤抖着声音道,那是他的信物、她的珍宝。

    云烈漆黑的眸子,从百里佳妮受伤的手臂,油走到那张焦急的小脸。

    “那是本宫的东西,本宫爱送出去就送出去,本宫要收回就收回。”云烈冷硬的声音道。

    她这样的眼神是不是又在演戏呢?让他以为她那么珍爱他送出去的这一枚戒指。

    百里佳妮想要忍住泪水的,可是在他残冷的说他要收回的时候,她的眼泪真的是无法控制了。就那样扑簌簌的落下来。

    这是他仅仅留给自己的定情信物了呀。如若连宫中的宝儿都不是自己的亲生孩子的话,这是她唯一拥有他的东西了。现在他居然也要夺走这属于自己的东西吗?

    “不要,不要好吗?……我求求你,把戒指还给我,你已经……送给我了,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再要回去。”百里佳妮含泪哀求道。

    云烈沈默的瞪视著百里佳妮,黑色的瞳眸收缩着。似乎是想要看透百里佳妮,然而此时却有一只无形的手,穿透心脏,握住了他的一颗心,收紧,让他也感到窒息的疼痛。

    她看著他冷硬的脸庞,声声恳求。

    他曾想过要将帝家的戒指拿走,但真-相尚未明朗,还有太多的谜团,他还不能决定,该怎么对待她。最终云烈实在是承受不了她的眼泪。因为她的眼泪好像刀子一般,让他觉得自己比她更痛。

    他无奈,再度将戒指丢给百里佳妮,百里佳妮接过云烈抛过来的戒指,紧紧的拽在右手的手心里,死死的,整个人戒备的朝着里面退身,她真的生怕云烈再度将戒指从她的手心里抢走。那么她就真的会无望的。

    云烈看到她这样戒备自己,心再度一抽一抽的,在心中,云烈无声的问着自己,他还能够相信这个女人吗?如若,她真的再度欺骗自己呢?

    但是万一,她真的是无辜的呢?自己错怪了她,到时候,自己要如何去弥补她的这一份爱,自己这一份折磨呢?

    她眼里的欣喜和激动防备,让云烈冲动的开口:“你为什么还留着它?”

    后面的话,云烈没有说,其实云烈是想要说的,既然你都背叛我了,为什么还要如此宝贝这一枚戒指。

    百里佳妮清澈的眸子,凝视着云烈,像是要看进他的心里,柔柔的声音响起:“因为,这是你留给我的。这些年,我一直一直都珍爱着。她是我今生最最珍贵的宝贝。”

    百里佳妮看着云烈,毫无保留、理所当然、轻声告诉他:“因为我爱你。所以,它对我而言就很重要,比我的命还重要。”

    “我爱你”那三个字,在他最不设防时,闯了进来。

    让云烈全身僵硬,在面对今生最温柔的一次偷袭时,竟完全无法动弹。他听到这三个字,内心里居然是激动多过恨。就算,她真的是背叛了自己,自己在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他都无法残忍的看着她死在自己的眼前。甚至于,他都想要去原谅她了。

    她的眼神、她的温柔、她的话语,像是最柔软的水,一滴又一滴,几乎要滴穿他心上坚硬的锁。

    偷袭得逞,她还得寸进尺。

    百里佳妮水眸怯怯,却又有些迟疑。她忐忑不安的,尝试的伸出手,指尖微微颤抖着,轻触他的脸颊。

    百里佳妮虽然手触及到的肌肤是完好的,可是她没有忘却,当时在西凉,那半张如鬼魅一般的脸,那是真的属于帝飞羽的脸。现在的这一张脸是属于云烈的。他究竟发生了什么故事?

    触摸着云烈的脸,百里佳妮的心头一疼:“这里……”

    才吐出两个字,她就觉得心疼的快要撕裂了。声音哽咽了。

    “你的脸一定很疼很疼吧?对不起,对不起,我当时不知道你伤那么严重。”百里佳妮此刻穿透这一张完好的脸,看到的却是恐怖的半张脸,那是有多么的骇人,多么的可怕。但是,现在想来,她更多的是心疼。

    云烈但觉得自己被碰触的半张脸,火辣辣的疼。

    他的反应,就像是被火烫着似的。他猛地瞥开头,迅速离开*(chuang)边,就像是躺在*(chuang)上的,不是娇柔如水的小女人,而是一个足以吞噬他的猛兽。

    但在他退开的那一瞬,却又看见,她眼里浮现受伤的神情。他知道,他再度伤了她。

    云烈忍住想回到她身边的冲动,在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的时候,云烈猛然转身,大步的离开他们的婚房。当门被甩上时,他的身影,也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他走了,婚房里静谧无声。,她收回手,将那枚失而复得的戒指,牢握着,压在心口。

    虽然他转身离去,但小小的希望却在胸中燃起。

    他把戒指还给她了。那么说明,他还是爱自己的。她要快一点好起来,她要确认,宝儿是否是自己的孩子。

    尽管,在得到了母子天伦的快乐之后,想到,那宝儿可能真的不是自己的宝儿的时候,她的心在疼痛。

    但是,事实总比误会好,总比折磨好。

    现在百里佳妮心心念念的就是,他将戒指还给了自己。没有忍心真的从自己的身上将戒指抢走。这戒指可是帝家媳妇的象征,也是他对自己爱的证物。

    .......................................................................................

    下一章,写殇殇和晓梦的故事了哈。今天分两章更新,因为现在要出门了。还有一更要等下班之后才能够码字更新了哈。亲们傍晚六点之后过来刷新看看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