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暖暖的晚上,殇殇,乖,睡觉

    第197章:暖暖的晚上,殇殇,乖,睡觉

    镜月晓梦呢喃了一声,伸出双手怀住百里化殇的腰,挪动了几下身子,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将头窝进百里化殇的怀中。

    “殇殇……殇殇……”镜月晓梦唇角带着浅笑梦呓了两声。

    可将百里化殇给激动得不行,赶紧的将耳朵贴到镜月晓梦的红唇边,想要细细地听她在讲什么。

    可是当他的耳朵贴在她的红唇边,就再也听不到她说什么了?

    这是第一次,他听到她在梦呓的时候叫唤着自己的名字,他好想知道她会梦呓些什么,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是不是,这个小女人在做梦,现在的梦中有自己。

    才不过听了她两句呢喃,他就恨不得自己化身成周公,入她的梦去看看她究竟做了什么梦。

    尤其现在想着那自己花费了一整晚心血拼凑出来的话“苏苏,执子之手,与子携老。我想要和你一生一世。”每一个字简直如魔刀一样,狠狠的刮自己的肉,让他生痛生痛得。

    因为不知道她究竟做了什么梦?她究竟和梦中的自己说了什么话。这种不知,更是让人焦急不堪,他将前来东吴一行,都全盘算计好了。唯独面对这个小女人,他心慌,无措。

    “娘子,别离开我。”百里化殇轻轻的在镜月晓梦的耳边呢喃,说着,双手更是紧了几分。

    镜月晓梦好似回应百里化殇的话一般,圈住百里化殇腰的手也是紧了紧,轻轻的“嗯”了一声。

    再度的一声嗯,让百里化殇的心间好似喝了琼浆一般,差点就要醉了。尽管知道她这是在睡梦之中,可能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只是呢喃而已。

    可是他觉得他宁愿相信她可能是听到了自己说的话,她这是对自己的承诺,承诺不会离开自己。

    这个时候的百里化殇可是将承诺的作用忘记的一干二净的。承诺唯一的作用就是供以后违背。

    感受到百里化殇对自己的紧张,本来想着她对自己的戏耍,还是想要多欺负一下这个家伙,不过看在他今天一整个晚上没有睡觉在拼那些纸屑,所以,她发善心的没有再呢喃让百里化殇焦急不安的话。

    而是紧紧的抱着百里化殇,自己均匀的呼吸着,其实她是睡够了,不是因为睡眠时间长,而是因为有甜蜜的爱让她身心愉悦,所以,睡眠质量好,可是,她知道这个家伙一整个晚上没有睡觉。

    所以,洋装窝在他怀中睡得很甜,窝在他怀中,他就会舍不得动,舍不得叫醒自己,陪着自己睡。

    其实百里化殇不知道镜月晓梦这一个小小的心思。

    如若他知道,自家小女人为了能够让自己好好的补充睡眠,而耍得这个暖人的小心思的话,他一定会飘飘然,感觉置身到云端的。

    只可惜,百里化殇不知道,现在的他满心的还是自己花费了一整个晚上拼凑出来的一句话,脑海里翻飞的是接下去,她这是要说什么?他太害怕了。

    镜月晓梦窝在百里化殇的怀中,感受到百里化殇身体的紧绷,不由得小脑袋也在快速的运转,糟糕了,这个家伙太不没有安全感了。所以,他担心的睡不着觉。

    倒是想要让他安心的睡个觉竟然还要她这么的费心动心思了。

    镜月晓梦动了动身子,咕哝道:“闭眼眼睛,睡觉,身体太硬,我睡着不舒服。”

    镜月晓梦睁开眼,布满的嘟囔起诱人的香唇,那样儿带着七分娇憨,三分撒娇。

    百里化殇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甜美得小女人,用力的眨了几下眼睛,是不是自己梦幻了,出现了幻觉?

    自己的小女人娇憨的样儿在对自己撒娇。

    镜月晓梦感觉到百里化殇依旧没有睡觉,心中无奈的暗叹,这个家伙,不就是自己对他好脸色了一下吗?至于这么惊讶吗?

    “乖,闭上眼睛,陪我睡觉。”话落,镜月晓梦将她的红唇落在百里化殇冰温热的红唇上,随即闭上眼睛,窝进百里化殇的怀中。

    百里化殇本就觉得梦幻,然而看到自家小女人对自己的举动,他更是黑眸睁大,对,一定是自己出现幻觉了。不由得,他伸出手按在自己的红唇上,方才的触感是那么的真实,淡淡的清香飘入自己的鼻息之间,手狠狠的一捏红唇,痛楚清晰的传来。

    百里化殇感觉到痛反心底狂喜翻涌起来,也就是说方才根本就不是自己幻听,也不是幻觉,而是自家小女人真的对自己娇憨,撒娇了。

    她亲自己了,还对自己说什么?乖,闭上眼睛,陪我睡觉。

    哈哈哈……

    百里化殇这个时候,整个人飘在了云端,好想要大声的喊出心中的喜悦。一只手轻轻的摩挲着自己被自家小女人亲过的唇。乖乖的闭上眼睛,脸上的挂着甜甜的笑。

    这一刻的百里化殇忘却了自己一整晚拼凑半张纸屑上的话带来的不悦。现在他只想要自家小女人的话,乖乖的陪她睡觉。

    一手拥着镜月晓梦,一手直到熟睡,他还按在自己的红唇上,唇裂开着,脸上挂着甜蜜的笑。

    镜月晓梦直到耳边传来百里化殇均匀的呼吸声,这才睁开眼睛,看着他还按在红唇上舍不得离开的手,还有那唇边的笑意,她忍不住又是轻轻的在百里化殇的红唇上浅酌了一口。

    这个男人啊,敏敏做了期满自己的事情,戏耍自己,很可恶,想着北冥玄的种种,真的让人很气愤,可是在她小小的耍回去的时候,看着他的紧张害怕,她又是心疼不舍。

    镜月晓梦觉得自己有些纠结了。她知道,自己是爱这个男人,心疼这个男人的,可是他在两个身份之间转换,两个身份都戏耍自己,让自己很崩溃。

    尤其是北冥玄这个身份,轻薄自己,戏耍自己。她的脑海里又是跳出两个小人儿在吵架。

    “镜月晓梦,他就小小的让你看到他紧张你,害怕你,你就心软了。难道你忘记了,这个男人最擅长的可是演戏,他要表演他很害怕,很在乎你,你就心猿意马起来了?这样子男人会知道教训吗?”这个愤怒的镜月晓梦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那个心软的镜月晓梦骂道。

    善良心软的镜月晓梦当即反驳:“他欺骗我的确不对,可是我不是也欺骗着他吗?我也没有坦诚我不是前身,前身已经死了。我是来自异世的一抹孤魂。我们这是扯平了。”

    “扯平?你能够有点出息,有点脑子好不好。怎么可能扯平呢?他欺骗你是用两个身份在戏耍你也,你呢?你期满他是因为,你说出来没有人会相信,你没有戏耍他。这根本就是两码性质的事情。”凶悍愤怒的镜月晓梦气得不行。

    善良的镜月晓梦再度道:“喂,你有没有人性啊,你看看他还在襁褓之中的时候,爹被人合谋算计害死,娘亲失踪,已经够可怜了,还被人下药害成痴傻。这是他生存报命之道,他谨慎一些也是很正常的。她是戏耍你,可是每一次有危险也是他出现救你的不是吗?扯平了。”

    镜月晓梦觉得自己的头想得都快要爆炸了,最后无奈的闭上眼睛睡觉。还是将头贴在百里化殇的胸口,专心呼吸他身上淡淡的竹香味道。

    可能是百里化殇身上淡淡的青竹香味能够让人心神静下来,她逐渐的也沉入梦想之中。

    .............................................................................................

    云烈是迫切的想要知道,宝儿是否真的是自己的亲生孩子,因为想要知道,所以,更加的急切,乃至于,本来翔帝放他婚嫁,根本就不需要早朝的,他也迫不及道的上朝,只因为是他想要找机会从宝儿的身上取血。

    而且云烈是用了心思的。没错,在宝儿膳食里下了泻药,而另一边,又是安排了重臣扯了重要的事情向翔帝禀告商讨对策。

    ...........................................................................................

    今天依旧是三千字完毕了。明天继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