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墓中真相

    【233墓中真相】

    那巨蟒本是虎视眈眈的盯着御晟深,不敢妄动的算计着攻击时间,如今后脑勺猛被一砸,搜的转过身来,巨身盘旋,腥气吐纳,一双血红的眸子直直的瞪向了唐火火,沾满了血丝与吞噬的欲望,二话不说,便朝她袭来,张开了血盆巨口——

    “就是现在!”吉温低喝了一声,砰的一下开枪,打中了它身体三寸,虽无损伤,它却退了几步。

    而与此同时,御晟深三下化作两步,竟由后方踩上蛇背,那么滑冷而巨大的身体似是对他没有影响,一下一击,待走到头顶时,拿起腰间枪火,对着它的眼睛,便是连发!

    吉温也紧忙开枪!

    唐火火拿起方才由上方机关人栽落掉下的长剑,对准它的尾巴,朝下狠狠一攒--------

    用尽了全身力气,直接刺破了它的肉体,蹭一声带着火花与肉身的摩擦,刺入石块中响起了焦灼的臭味!

    “快!”吉温上前,递给了火火一把短枪,火火也顺势发枪,与吉温一起控制住了它的位置。

    而上方的御晟深,竟抛下了枪支,拳起手臂,对着那蛇头双眸,一拳,砸的身晃,一拳,砸的巨颤,再一拳,就直接带着血砸破了它的脑袋,把那条巨蟒生生的砸晕了过去-------

    唐火火和吉温看的目瞪口呆,只感竟然还有比枪厉害的拳头,这御晟深到底还是人吗?

    不愧是六岁多就开始在黑市里打黑拳并节节连胜的铁拳高手啊!

    轰----!一声震颤,那蛇头带血,倒了下来。

    与此同时,御晟深也跳下,快速由口袋中拿出消毒液清楚了它的血液与残留,便道,“离开,它只是昏倒了,一两个小时后,随时可能苏醒。”

    两人一听,谁也不敢怠慢,纷纷拔起脚,便随着他朝前走。可无耐,唐火火刚走两步,就被他抱了起来,巨大的身高差使得他动作轻而易举,夹带而起的动作更让唐火火不自然的扭捏了几下。、

    “总裁你干嘛抱我,这种情况难道不是放我下来跑比较快吗?”

    “一,我的腿,比你长,抱着你也比你单独而奔的速度快;二,这是你不听警告,方才擅自闯入我战斗和危险中的警报与惩罚。”御晟深接言。

    唐火火只好默了。

    一路飞行,终于赶到了与兰斯和夜零会和的地点,他们看到,那是一道紧锁的铜墙铁门,大约八九米高,雕刻极其精心,虽然都是些看不太懂的文字,但中间有一个卐字很明显。四周刻印着许多歪歪扭扭看不懂的符号与文字。

    “这个符号,我认得……”夜零忙接,对着几人道,“刚才来时,boss和兰斯你们不是说了,墓地的主人应是崇尚佛教的中国人,远渡他洋才来到这里,你看,现在确认了,他连自己最后一道墓门,都修成佛门。”

    “不对!”猛的皱眉,火火摇头,看着他道,“夜零,你错了。”

    “哦,错在哪儿?”夜零反问,不解,“我刚才说的,可都是boss和兰斯推断的,而且你没有经历这墓地前方的大部分机关和空间,怎么能确定我错了呢?”

    “万字有两种写法,一为卍,一为卐,虽然只是简单的区别,但是这两个符号代表的意义天差地别,一个是佛教代号,一个,却是法西斯标志的权标符号,这两个符号在意义和表现上,有着本质上的不同。”火火拧着眉,说出自己的答案,却也更加困惑,“可是……这明明是一个古色古香,由远渡他洋的中国古人,利用无数中国机关术所修建的古墓,怎么……会有二战期间,所出现过的法西斯标志,这……”

    她不解,吉温和夜零也不解了起来,唯有御晟深与兰斯对视一眼,纷纷眸色深沉,像是确定了某些东西,也像是早已预料的信誓笃然。

    “不管怎么说,先进去吧。”兰斯道,“那巨蟒随时可能会醒,我们得抓紧时间了。”

    他转移了话题,众人也不再多想,这时便纷纷开始组合随身所带的纳米炸弹,放在那铁门上,以最得当的火药用量进行控制,爆破了那铁门的重栓,吹开浮尘,带着手套,慢慢推开铁门,谨慎而小心的……走了进去。

    ****************************************

    ○○小○说○阅○读○网○原○创○首○发○

    ****************************************

    墓室的格局很规整,三层六阔,构建精致奢华,墓顶由弧形石砌成高大圆拱,墓前石柱多约四五米,墓顶全雕有与木梯相同的花纹,分主墓侧墓,竖形格局,上下近六墓,非常气派豪华,足以验证御晟深与兰斯推断,此生前墓主应是元末明初年代的达官显贵。

    “不说明代古董文物的若干价值,至少,这墓主这么有钱,死了后也修这么大房子,金银珠宝应该是少不了的吧!”夜零摩拳擦掌,方才的恐惧已完全忘却,连声直问,“老大,boss,咱们还愣住干嘛,直奔主墓室啊!”

    “为了防止再有机关,还是谨慎些好。”兰斯便说着,便打开矿灯扫望,确认着方向位置,也确认着有没有危险,才一步步与御晟深一起带几人朝前走---------

    虽然众人带了很大期待,但是,奇怪的是,这墓里,走了一路,三间侧墓,仔细搜寻,竟找不到任何陪葬品,有些箱盒还坍塌在地,凌乱无章,早已有被破坏的痕迹,莫说少量古董与金银珠宝,除了砖石瓦块与废弃之物,连多余的一根毛,他们没见过。

    而且不可思议的是,他们竟然在临近主墓的一些地方,找到了几把枪!

    “11式轻机枪,口径6。5,射程3600,射速每分五百发,1922年研制,虽称为最差的轻机枪,但是,当初在二战时期,曾被广泛运用,并且运用者,多为日军。”兰斯戴着手套,观察着枪支,拆解了一番,便低语陈述,“这似乎解释了为什么我们再进来时,看到了法西斯标志的原因,原来这里,曾经再二战时期,被日军潜入占领过。”

    “的确。”吉温回忆着,也接,“二战时期,日军曾为占领爪哇岛丰富的原料及人力资源,进行了疯狂的进宫,夺取海陆空等制权,并逐步完成了对整个荷属印度尼西亚各岛的占领,这些东西,有可能就是当时留下的。”

    御晟深点头,也接,“如此,就可以解释,同一墓地、出现两个不同年代与标志的密道修建的重要原因。”

    “也就是说,这是古墓没错,以前有大量金银珠宝和陪葬品也没错,只不过,后来二战期间被日本人发现和占领,不但拿走了墓地里的东西,还为他们修建了一条密道!”夜零缕清思绪,终于不再混乱。

    “不对,我猜,日本人发现这古墓,并不是有意而为之,应该说,他们为了某种目的,去修建了那条密道,却不小心撞运,发现了那机关室和这古墓,便盗取了里面所有的古董与价值物!从这被破坏的空间和仓皇留下的枪支来看,他们可不是舒舒服服离开的,不然,也不会只修了密道,还来不及去完成他们的目的,就仓皇撤退……”火火猜测着,看了一眼那枪支,发现里面还有子弹,上面也有一些被腐化的陈年血迹,便更肯定自己的推测了,“只是我不明白,这和德烈家族又有什么关系,这一路来,我们可没看到任何关于他们徽章戒指的踪迹!”

    御晟深与兰斯对火火的话表示赞同,却也都没回答她的问语,而是道,“走吧,去主墓,茫然猜测,不如一探究竟。”

    众人一应,便继续前行,终于在几分钟后,行到了主墓之中,其格局与旁边几个侧墓完全不同,不但宽广奢侈,连每一格石壁上的雕花刻纹及供台摆放的位置都十分讲究,只是可惜的是,除了棺材好似仍密封未动,其余所有至物,都被盗空,已是空荡荡的一片杂乱了。

    “真是该死!”夜零低咒,语气不满,“那群日本人,qin略爪哇人民不说,还盗走属于我们的宝物!”

    “那些是属于墓主的宝物,如果现在被我们拿走,也是被称作为盗的”,虽然很赞同他的话,但吉温还是忍不住提醒,“而且,这墓地里,一路存有机关,墓主还养了墓灵,凶煞过重,如果没有一定修为与过硬八字,盗取墓物者相比根本扛不住这墓地和古董为他带去的恶煞,轻者事故而亡,重者连家带族都要有所牵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