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六年磨剑的阴谋

    【220六年磨剑的阴谋】

    啪!

    夜零话正高喊,忽觉臂间一热,被人抓住,抬头上望,果然对上了……一双极致优雅、却带愠怒的眸。

    正是兰斯,在千钧一发之际,抓住了他,而险些被卷入狂风的无影,此刻也被御晟深相救,带入了飞机。

    兰斯抓着一手抓着梯绳,一手抓着他,冷风中眸色怒意渲染,“夜零,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让我放心?”

    “兰兰……”一撅嘴,出声就是感动,夜零险些扑了上去,“我没死,太好了,我知道兰兰你会救我的,我知道兰兰你一定舍不得我的,呜,澜澜真好,兰兰我决定用一生报答你……”

    平时这种时刻,兰斯一定会毫不迟疑的推开他,虽然从不恶言,保持距离时也是有礼而温婉,但那份隔离与不愿亲近,想必谁都能感觉的到。

    但这一次,兰斯却没放开。

    因为,尽管夜零在高嚷,在吵闹,像平时一样无法无天连语句都没个节制……但是,那不正经言语后掩饰下,夜零在恐惧和颤抖。

    夜零抖的很厉害,浑身都在抖,却抓着他的手都不敢太用力,好似……是害怕自己发现他的剧颤与胆小!

    兰斯抿了抿唇,没多言,一把,将夜零拉了上来,抱住了他的腰。

    本以为会沉重,不想却纤肢盈盈,十分轻巧,而且抱起来,有一种奇怪的柔软,非常难以想象这是属于男人的腰。

    “兰……”夜零好像想说什么,却没料到兰斯抓住自己,把自己拉了上去,一个不经意,脑袋就撞上了他的胸膛,夜零第一次靠他那么近,这才知道原来自己一米七多的个头在兰斯这里可以这么容易相见形拙,而兰斯那放在自己腰间的手……就算隔着厚厚的外套与防护服,他仍感觉灼热,烫热,热的他几乎浑身燥热,僵在那里一动也动弹不得!

    兰斯看他一眼,也没接话,右手却也没有离开抱住他的腰。

    狂风中速荡,夜零感觉自己的心跳比那荡漾的悬梯还要高漾。

    他一次次鼓舞,一次次欣想,可以表白了……是不是接受了……兰斯是不是开始在向他暗示了……

    “兰斯,我……”终于鼓起勇气,正要高喊,上方,一声呼唤,打断了他的话,抬头,就看到无影已和boss一起寻了一块悬石着陆,并扔出了绳索以供攀爬,绑住了兰斯抓住浮梯的腰!

    兰斯二话不说,长腿一跃,十分轻松,根本感觉不到抱着一个人,就跨上了那颗巨大的悬石,把夜零放了下来,直走向御晟深,开始报告情况——

    就好像刚才的,一切什么都没发生。

    夜零有些失望,又有些懊恼,对着无影直呲牙,气愤低声道,“你干嘛来搅局,刚才那情况,说不定我就成功了呢……”

    无影看他一眼,叹,没说话,心中明了,却不忍伤他-------

    兰斯对每个队员都很好,以命相护都能做到。

    但是兰斯绝对忘不掉,那个曾经为自己惜命的女人,因为她那么优秀,又那么完美,却偏偏为了他,独为他,失去了全部!

    当年,兰斯催眠能力暂失,飞机失事,几万米高空枪林弹雨,那个她独自一人就只身对敌无数、将他成功相救,早已传为道上谁都不能超越的英勇佳话!

    兰斯这辈子,救过很多人,几乎不记名,夜零很早就在被他相救的人员名单之中。

    但兰斯这辈子却只被救一次,这一次,就付了终生,那个人,是安妮德烈小姐,在他心中,谁也无法代替。

    ***************************

    ○○小○说○阅○读○网○原○创○首○发○○○○○○

    ***************************

    “找到了。”

    唐火火还是十分机警的,在吉温的掩护下,很快的就找到了y组织所在帐篷,因为看到不少御晟深常常摆放任务用品及其他的习惯,不需要判断,她就已经能完全确定!

    吉温见此,就与她一起进了帐篷,两人开始翻翻找找,试图留下痕迹,也试图找一些帮助他们了解这些日子他们勘察记录的痕迹。

    “这是德烈家族下达安排的勘察时间与要求。”吉温发现了什么,拿着一本小册,走了过来,奇怪道,“从两三天前就开始接任务了,按照德烈的劣习,不该强制把搜寻时间排的这么松散才对,对他们来说,剥削可就是金钱。”

    唐火火也奇怪,看着那一天天把搜寻时间几乎延拖到七天后,摇了摇头不解,“既然把进度安排的这么慢,为什么,又要这么没人性的在夜间也赶着他们寻找?这……不科学啊!”

    两人对视一眼,似当即醒悟,同时伸出一根指,向前一对,答,“他们的目的,根本不是找戒指!”

    “是拖延,是困人!”

    “他们的目的,是要拖住y组织!”

    两人几乎同时互视而言,十分有默契,而说过后,同时伸出的指尖也下意识对了起来,就像两个同时发现某个大秘密的好朋友——

    火火一顿,看他奇怪,不懂他为什么会做出自己和好闺蜜简薇才会发出的默契动作?

    “吉温先生……”

    “哎呀,不小心和唐小姐你行我们印尼礼了,对不起,这是和非常亲近的朋友家人才能用的手势,对不起了,希望唐小姐你不要见怪。”简薇何等机灵,即使发现了失误,也能在最快的速度发现,最快的办法弥补,让你根本找不到考虑和挖掘的时间缝隙。

    唐火火还想问什么,可这时,帐篷外却想起了大片的螺旋桨声、以及飞机降落和人群脚步声——

    听脚步,至少四五十人!

    “糟糕!他们回来了!”吉温目色一怔,连忙道,“快躲起来!”

    唐火火见此,连忙关了手灯,与吉温一同躲在了帐篷里不明显而有遮掩物的角落。

    果然,她们才刚躲起来,帐篷就被掀开,走进了一大批德烈家族的人,他们个个风尘仆仆,脸上火气渐盛,对着帐篷一番发泄与砸落之后,一个领头人才做了下来,以英语吩咐道,“五分钟后,解除屏蔽,拿电话来,我要马上通知首领,告诉他y组织这群人的不安分……让首领派人手前来支援,处置这群人!”

    “好的。”跟随他的一个人赞同,一遍吩咐人去关屏蔽,一边煽风点火道,“y组织这些人,仗着有些名头,这些日子实在太嚣张,不配合不说,竟然还敢私自离队,逃开我们的监控……我看,说不定有阴谋!队长,这事儿,一定要跟首领报告清楚,否则,御老爷子和首领有交情,安排的事儿我们没办妥,是要受罚的。”

    “嗯。”那位队长赞同,伸手,就去接这手下拿来的家族专用通讯电话。

    唐火火却在暗处心惊———因为她听到了御老爷子的名字,而听到这个名字,结合方才德烈家族一直想拖延时间困住y组织的目的,她就不难判断,从一开始,司蓉受罚就寻御老爷子为庇护开始,御老爷子就开始策划,包括威尔斯,包括德烈,包括y组织的任务,包括御企的夺权!

    怪不得,御老爷子无论是品茶还是对她言语时,总是强调时机!

    磨剑六年,等待六年,只为今时,连环使计,隐蔽高招,完全不给任何y组织和御晟深还手的机会-------不愧是御老爷子,姜还是老的辣,招也比别人下的狠,甚至没有顾及御晟深真正意义上还是他的亲生儿子!

    果不其然,与唐火火猜测的大致相同,那名首领成员,拿起通讯,向他们家族首领进行报告通话,因为要服众,自然是外放状态---------

    他们不但报告了y组织现在擅自脱离控制,在死亡谷地段消失的情况,也报告了加派人手,前来更加坚固守稳y组织人员,完成御老爷子嘱托的话语。

    德烈家族首领听此,告知,y组织行事诡谲,说不明此举确实能找到对家族重要的徽章戒指!以防万一,要他们不可轻举妄动,等待家族所派去的最近人手支援。

    挂断电话,那首领神色已经毫无慌张,自信满满。

    而躲在后方的唐火火,也悄悄拿下了角落中只露摄像头的手机,点了停止按钮,把那段录像谨慎的保存了起来——不管云丰和御晟善查探的如何,这对御晟深来说,可是最有利的证据。

    侧旁躲着的简薇自然看到了这一系列动作,只是做了个暗示要她小心之后,嘴角就对她扬起了赞赏的弧度———唐小丫头,终于长进,知道长心思,也知道为未来留后路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