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唐小姐今天要任性

    【187唐小姐今天要任性】

    怕死,怕痛,怕威胁……

    他也不知道……我没那么坚强,面对司蓉,面对杀手,面对久然,面对一次次的威胁……我怕的,几乎觉得人生快要没有希望!

    可是,我必须面对,必须坚强,必须学会---------因为,我觉得,我是御晟深的女人,所以,我必须做到。

    或许,她做了。

    她做不了御晟深心里那个人……真的……做不了。

    ************************************************************************

    ○○○○○○小○说○阅○读○网○原○创○首○发○○○○○○

    ************************************************************************

    夜晚,很深,唐火火失眠了。

    御小然躺在大床的一角睡,她趴在客房的长沙发上浅眠,没睡,只是闭着眼,她脑袋很乱,无法入睡,在想很多,又整不出思绪。

    这时,她听到了脚步声,感觉自己被抱起,身上覆了一层毛毯,将她抱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对不起。”

    她感觉他在背后抱住自己,听到他,在她耳边低声言语,“是我的错。”

    她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出自己在装睡,却感觉御晟深抱着她的双手微微的缩紧,一遍遍轻吻着她的脖颈……

    御晟深很少道歉,几乎是没有,火火极力在克制对他靠近的反应,却还是没隐藏住,身体那轻轻微震,缩成了一团,胸口很痛——因为今天司蓉的事,也因为久然。

    “我不懂”,趴在枕头上,睁开了双眸,唐火火望向前方,低低回问,“你为什么道歉,司蓉的事,一切和你无关,你又错在了哪儿?”

    “我不该放任。”

    他低言,将头颅靠在她的颈外,低语微叹,“从缅甸,到百慕大,到此次模拟战,一切,都是我的放任。”

    放任……火火知道,他说的是,他一次次对自己试炼磨练与成长,还有那些她以为自己根本不能驾驭,却被他一次次逼至潜力激发的绝境!就连此次司蓉与自己的叨扰,和比试的挑战,他都在放任。

    他有能力阻止,完全拥有,也有资格阻挡,毋庸置疑。可是,他没有。一切,只是为了让她成长,更快成长!

    那么,他在道歉,因为放任,又是为了什么?

    “母亲也好,久然也罢”,御晟深继续,依然窝在她脖颈里低语淡淡,“人生总有无法承受之重痛,我无法承受的,便是失去。我强迫你变强,强迫你参与任务,只是,为了让你分担,分担我的痛苦,与脆弱。一切,不在于你,只源于我,不够强。”

    脆弱,不够强-----------这一言,足够让唐火火震撼!

    强大到可以说无所不能,众人信仰,从没担忧和失败的御晟深,哪里会不够强,又哪里会有脆弱可言?

    可是,他竟然也会有脆弱痛苦,难以承受的时刻!一切,不过因为在乎!因为在乎,才会担忧失去!因为失去过,才会怀疑自己!因为怀疑,才会武装的强不可欺。

    这虽不是平时的御晟深,但唐火火第一次感觉,这是她第一次看清并认识了御晟深,因为她从想过,御晟深可以因为她,变成另一个人,一个她几乎可以理解的人!

    她发怔,望前方,久久不言,想着自己一次次想证明自己更强,和他一次次欣慰目光与培养,又想到他一次次对自己的信任与帮助……忽然,心就静了。

    人都有弱点,再强大的人,也一样,只要他具有情感,但是现在,他把她,变成了她的弱点。

    那么,该将她,看的有多重?

    火火多言,低头沉默,片刻,才握住他的手,低道,“天不早了,睡吧。”

    “嗯。”他应,一如往常的沉稳,平静,温热的气息轻轻扫她的脖颈-----------

    他还是把她抱的很紧。

    御小然窝在她的怀里,她窝在御晟深的怀里……这一夜,她以为仍旧失眠难言,却不想,换来的是好梦深眠!

    **************************************************************************

    ○○○○○○小○说○阅○读○网○原○创○首○发○○○○○○

    *************************************************************************

    翌日,唐火火就得来了御晟深要飞美国的消息提示,这一去,就是一整周!

    很明显,这一次,是y组织的任务,因为是兰斯打来的电话,所以非常紧急。

    唐火火醒时,御晟深正在做早餐,身着浅色的家居服,做着她最喜欢吃的菜式,面容平淡,像是什么都没发生道,“有事,要去纽约,待会儿出发,有事,和我联系。”

    今天的菜式非常丰富,也非常特别,全是火火爱吃的。

    她喝了口豆浆,也是最新亲自调制的,很是美味。

    却没有多余动作,只是点了点头,没应声,因为不知该说什么……尽管,他们已经过昨夜的道歉与深谈。可她仍是心有微忌,对司蓉,也对回忆中的久然……

    “我会尽快回来。”御晟深接,看她一眼,“这几天,好好吃饭,方芯留在别墅陪你养伤。”

    “哦,好。”她只能应。

    “有没有想要的东西?”御晟深问,“回时,给你带回来。”

    唐火火想了想,摇头,“没有……”

    他眼间似乎流露一股失望,却仍平静,也坐下,陪她用着早餐,又道,“好好准备,开学典礼那天,我会赶回陪你。”

    “哦,不用了”,唐火火很平淡,抬头慢慢道,“开学典礼很多人,你的身份,不能随便曝光,也不好随意参加的,任务重要,你忙吧,简薇会陪我。”

    简短的两句话,平平淡淡。

    像是在陈述最简单的话,却也在最冷静的陈述一种拒绝。

    御晟深身子微顿,手微停,停了半晌,才看她,不说话,拿筷陪她吃饭。

    她吃的很慢,他也是,期间不怎么动筷,却总是夹她喜欢的菜给她。

    七点四十,吃到八点半,唐火火看了眼时间,觉得吃了够长了,才终于放下筷,懒散的收拾了桌子,准备去洗碗。

    御晟深在她旁边帮她。

    唐火火只见过他做饭,没见过他洗碗,看他慢条斯理,十分优雅,动作行动间,都恍若光影聚画,却也是十分优美好看。

    御晟深这种男人,就是上帝亲睐,做什么都好!

    心中这么叨叨着,已有怨念,碗已洗完,仍是不想多言,唐火火坐在沙发看电话,以为他会离开,不想,他却又坐下了一旁,陪她。

    没什么好节目,她就乱翻。

    整整四十分钟,才选定电视新闻来看。

    御晟深一直坐在她旁边,安静的看报纸,也不言。

    这时,新闻播报,经济频道,s氏旗下自创设计品牌,面临最大股人撤资与被收购的风暴,濒临于危,恐不能自保,将要被收购,从此改名换姓!

    那是司蓉的公司,火火识得。

    她一怔,不知道御晟深,竟做到如此绝!赶紧转眸看他,发现他很平静,面的这件事,才像是面对最平常的事,根本还不及方才看她吃早餐那件事重要……

    想想,他是这态度,一直都是----把她看的很重的态度!

    唐火火叹,转头了,问他,“什么时候出发?”

    “再等等。”他答。

    火火应,抿了抿唇,没说什么,继续搜电视台,选了一美剧看,情节紧凑,看的入迷!

    这一看,又是两个多小时!

    她回头,发现御晟深,还在她身边,依然在看报纸。

    “快吃午餐了……”她言,指了指闹钟,提示他时间,示意他该走了。

    “不忙。”他道,“想吃什么,我去准备。”

    唐火火想了想,随便说,“吃面吧。”

    “什么面?”

    “方便面。”

    “那没营养。”

    “我想吃!”

    “……好,我去做。”

    “加蛋!”

    “好……”

    “放青菜!”

    “好……”

    “两个蛋……”想了想,又补充,“都是我的!”

    “好……”

    几分钟时间,面煮好,端上来,竟然比唐火火煮的好吃好多倍,不可否认,煮面,也是一种技术!

    唐火火吃的很香,根本没考虑御总裁那一块儿,御总裁也不言,只是看着她吃,偶尔看到她嘴角挂有面汤和碎屑,就那东西帮她嚓……此刻的御总,根本不像大总裁,更像她的全职保姆,她则像个任性的大小姐,处处挑剔,他却全程承受,完全接待!

    唐火火吃饱,放下,吃了个精光,打了个嗝儿。

    御总虽然平静,但还是忍不住皱眉,叮嘱她道,“快餐食物,对身体不好,以后别吃太多……”

    “你们这些总裁土豪,当然不知道方便面的好,我们以前在孤儿院的时候,能吃一碗面都要感恩了!现在跟着你,你反倒不让吃了,我这是生活退步多少年啊?”火火回击,人身攻击!

    总裁顿,半晌,竟沉默,默认了。

    唐小姐惊悚,第一次口舌占上风,她看着御晟深,试探着道,“你不纠正我?”

    “粮食不可浪费,你说的很对,纠正你什么?”御总答。

    “你不教导我?”唐火火又问,“此类无营养垃圾食品,我可以在你面前随便吃?”

    “我会让云丰洽谈速食行业”,御晟深望她道,“独立品牌,增加营养,只要你想吃。”

    “不要——!”唐小姐今天要任性,“我偏要吃康师傅,我就喜欢这种大众口味儿!”

    “好……”

    御总沉吟着,竟也应了,“你喜欢,我就做,在我面前吃,我来给你做。”只有他来做,才能提高汤品和营养度,唐小姐还察觉不了。

    “你也要陪我吃!”唐小姐任性到底,“不仅你要吃,小然!许伯!全家人都要陪我吃!”

    “好。”御总应,“全公司的人都陪你吃。”

    唐火火震惊了,看着他,“御总你没事儿吧?”

    任性到这种地步,她都想抽自己嘴巴子了…………虽然,这么可以命令御总强迫御总又可以随便任性的感觉好嗨皮,可是被纵容成这样也是够吓人的,她忍不住询问了一句。

    “没事。”

    御总答,这时,桌上电话疯响。

    御晟深操纵,打开来,只听外放中,响起哀嚎声音,几乎响彻别墅——

    “老大,boss,飞机等了快五六个小时了,您就是大早上亲自到菜市场选材,要帮女人做早餐,做午餐,亲自喂,亲自洗,再亲自检查有没有吃饱,这也该完事儿了啊,下任务方可是已经等我们一天一夜了啊……”

    御晟深道,“再等等。”

    唐火火无语,看他,“这么紧急,你干嘛还赖着一直不走?”

    又是做饭又是洗碗又是陪她看电视还陪她任性的……虽然今天的早餐特别是好吃,她也吃的很饱没错……

    “我在等。”看着她,御晟深语气平静,眼神却幽幽,“等……唐小姐给我该给的东西。”

    “什么?”唐小姐不解。

    他沉默,看着她,指了指自己的唇,那表情,竟显露出委屈……

    *****************************************************

    今天七千,更新完毕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