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一开始就出错了招

    【186一开始就出错了招】

    闹区附近的中式茶馆,已结束了营业,却在深夜,还有一盏灯,独亮相候,似在等人。

    茶馆中的女子,穿着旗袍,余氲袅袅,立于其中,笑容明亮时,举止从容,拿起了台上的茶壶,开始斟茶——

    素手微转,执下水流细细垂落,向下轻响,落入白玉青瓷的杯子里,片刻,便坠满一个痕迹。

    女子的手划出了一个漂亮的弧度,放下,抬头,朝着对面人脸带微笑道,“伯父,我的茶艺技术,可有提高?”

    对面的老人,呵呵一笑,赞赏道,“茶王之家的嫡女继承人,茶艺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只是,这么晚了,你这丫头怎么会到茶馆来?”

    “当然是来看御伯父你啊!”女子语气熟稔,似有些撒娇,“我从美国一回来,就去游乐园陪了小然和晟深,本打算明天早上去拜访伯父的,可是,没办法,美国那边突然有急事,催我回去,再有两个小时就要上飞机了,我只好这个时间,到茶馆里来送薄礼了。”

    说着,从房间一侧,拿出了包装精致典雅的礼物,推上前问,“御伯父你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御天业自然没有打开,一眼就看出了门道,品了一杯茶,不急不躁问,“有什么事求我?”

    一出口,司蓉就已笑,回道,“不愧是伯父,一眼就看出我的目的。”

    “无事不登三宝殿,你这丫头,多少年回来都是只去看晟深,哪管的上我们这些长辈。”向后一靠,御老爷子眼神犀利,低语询问,“说罢,做到什么程度,才让晟深给你下了禁令,必须两个小时内离开a市,还甚至造就了你美国公司的动荡?”

    “只不过是在游乐园参加模拟战,比赛了一场,赢了他的小未婚妻而已……”司蓉不满而语,“可无耐他的小未婚妻输不起,又怕我,就设法让晟深把我驱逐了……”咬了咬牙,愤怒,“真是卑鄙!”

    御老爷子不怒反笑,回问,“动用了谁的力量?”

    司蓉一顿,回身,看着御老爷子惊奇,“果然姜还是老的辣,伯父什么都知道,在比赛期间,我确实动用了一点家族力量……”

    “那也无怪乎了”,御老爷子说着,起身,从一旁抽屉中拿出几张文件,递上去道,“看看,这是什么?”

    “这不是……”司蓉一看,奇怪,“御氏的股权转移书么?”再看,震惊,“御家之人,股权各有分配,这是晟深从接手御企之后,就亲自定下的不成文规定!怎么……会草拟这份股权书……这,不是对整个御家在威胁么?”

    “你可理解我这次请你回来的意思和原因了?”御老爷子问。

    司蓉眸光立即一闪,明了,笑道,“知道,御家有了动荡,因为一个普通的女人,而现在,在伯父心中,我是唯一可以影响晟深的人。”

    “不,唯一能影响他的人,是安久然,因为他从小最在乎的是自己的母亲,而安久然走了,剩下的,就只剩下了你。”御老爷很清晰的点出,“不管晟深心里有没有你,但,你可以提醒他的过去,他的过去对他来说,是他难以承受、又无力可及的痛,也是阻止他走错方向的唯一之路。”

    “如果我没记错的事,这些痛的制造者,老爷子你也是其中之一吧?”司蓉笑问。

    御老爷眯眸,“蓉丫头,陈年往事,不提也罢!你要知道,有些替你掩饰的东西,也未必可以永远入土。”

    “伯父别误会了”,司蓉顿时一笑,表态,“我可不是要威胁什么,我是想说,我和伯父,一直都是站在同一队的那一个!因为从最初起,我就是伯父心中的最佳儿媳,不是么?”

    “当然,没人比比更适合晟深”,御老爷子笑,“只是,你这次,处事做错。”

    “错在哪儿?”司蓉侧首,“不够狠决,还是下手不够干净?”

    “不,是下手太狠。”坐下,御老爷子淡淡,“不要低估你的对手,也不要高估晟深的隐忍程度,他可以为了一个女人和一场闹剧,惩罚整个御家,带来动荡,那么他也可以为了一个女人,毁灭你的全部,让你付出惨痛代价。”

    司蓉浑身一抖,有些后怕-----------因为通过今天的代价,她竟毫不怀疑自己会得到这些后果!

    “看来,我确实错了”,眸光微闪,司蓉道,“错在,从一开始,就出错了招……”

    “明白就好。”御老爷子沉眸,低道,“你只管留下,不必在意,这两天先待在御家老宅,不要外出,驱逐和美国公司的事,我来负责,虽已收山,但有些事办妥,不成疑惑。”

    “多谢伯父——!”

    成功得到信任,司蓉自然开心,扬起笑容便道,“伯父快看看,我给你带的礼物,你喜不喜欢,这可是最新的茶呢,是由我母亲以前留下的配方她亲自研发出的古早茶,先苦后甜,都是回味,据说,很有初恋的味道呢……”

    初恋的味道……

    御老爷子看着那陈茶礼盒,想起光怪陆离的曾经,一脸潇洒的自己,和一目倾城的女人------------

    当年当日当时,她也是穿着这样的旗袍,在泡茶,赏曲,像是一朵高贵的雏菊。

    再抬眼看司蓉,虽没有她当年的气韵和风华,但也算遗传到了三分,一颦一笑间,带的是天生明朗的娇嗔,毫不矫揉造作,却处处撩人心怀,只留芳香……

    “放心吧,孩子。”看着她,像是保证,也像是对当年那个影响承诺,“我一定让你得偿所愿,入得了御家门。”

    ************************************************************************

    ○○○○○○小○说○阅○读○网○原○创○首○发○○○○○○

    ************************************************************************

    矛盾,是激发而出的。

    罅隙,是不期而至的。

    尽管御晟深在车上向自己做了保证与坦言,也一直抱着她,但她,却还是心有所忌,因为自己被绑后经历的恐惧,也因为最后久然时,他的沉默,和无疾而终。

    他开车时,唐火火一直沉默,偶然,御晟深想要转首向她言语时,她便闭眼,转头,歪在车椅上,不想言语。

    有些躲避。

    回到别墅时,御小然还在等,已经是深夜,他却趴在沙发上固执的吃薄荷糖,夜零陪同,吃的痛苦非常,但两人一看见boss和唐火火归来,立马跳起,一脸紧张问,“没事吧?唐小姐没事吧?”

    “唐小阿姨你跑哪儿去了!”小然泪眼婆娑,一脸的担心已无法用傲娇掩饰,“夜叔叔告诉我你被坏人绑走了,这么晚都不回来我以为你出事了,你没事吧?你害不害怕啊,你千万别怕啊……”

    “我不怕。”为了安慰她,唐火火只道,“我只是迷路了,没有被绑架,你不要听你夜叔叔胡说!”

    胡说,还睨了夜零一眼,有些嗔怪他向小然说实话,给孩子造成心理压力!

    夜零耸了耸肩,一脸无奈状况,和御晟深道了声别,就离开了!

    御小然还抱着唐火火不许丢,一脸担心道,“不行,你要是真的绑走了怎么办?你被绑走了我就没鸡腿吃了,我现在只喜欢吃唐小阿姨炸的鸡腿怎么办?唐小阿姨你不要走……”

    “我不走……哪儿也不去……”

    “我不信!”御小然狂抱她大腿,“除非你今晚哄我睡!我要小阿姨你陪我睡觉觉!”

    平常这种时刻,唐火火一定会谨慎的回头,看一眼御晟深去征求同意的,这一次,也许是因为心中不平,也许是因为出现的那一点点不甘,她什么也没说,完全无视了御晟深,抱起御小然,就直接去客房睡去了——

    盥洗,收拾,换下睡衣,御小然趴在床上就已经睡着!

    “唐小阿姨,好厉害……”御小然在做梦,说梦话,“我只要……被绑架的时候……想着……爸比会来救我……爸比就会出现……我也……不会害怕了呢……”

    “知道了。”

    唐火火坐下,看着他,为他整了整被褥,很感激小家伙对自己的在乎,心中却哀凉,忍不住道-----------

    我和你一样,在想,你的爸比,会来救我……像从前一样,总会来的!

    可是,他却没来。

    他不知道,我很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