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突然出现的英雄

    【183突然出现的英雄】

    唐火火肩膀有伤,自然难以承受,闷哼一声,抬手捂住了肩膀,看着那人,皱起了眉--------

    而此时,两名押解她的大汉,似乎感觉到时间浪费的差不多了,于是提醒道,“好了,唯小姐还在等我们复命,我们该押人走了。”

    “好啊--------!”

    那名穿西装的工作人员,笑了笑,侧出身子,对那两人道,“一路小心。”

    那两人并无在意,点点头就押着唐火火继续走,唐火火回头,看不到,却听到那靠在电梯旁的工作人员在笑。

    笑声有几分熟悉,尽管看不到,可却在她脑海中莫名形成影像,似乎有两排干净洁白的牙齿,不羁的神情,动作和表情都非常开朗明亮,也似乎在某种光亮处,声音盖康,能绽放出某些爆发与明朗的力量!

    是谁呢?

    好熟悉……这笑声并不明显,她也想不起来是谁,却无比真实的感觉,这个人如果她认识,应该声音比本人令她印象更为深刻!

    而不经她多加思考,这时,她听到后方人喃喃,像在计数!

    “三!”他声音很低,几乎听不到,但唐火火却因为被绑了眼罩,一个多小时都是在靠听力辨别周遭,所以极为敏感。

    “二……”

    为什么要计数呢?

    “一!”

    就在他话落那一刻,啪,唐火火感觉眼罩外的光亮处,瞬间熄灭!

    一片乌黑,伸手不见五指!

    整个地下赌场,顿时大乱,尖叫声起!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那两名大汉也在紧张高喊,发生什么事时,唐火火已掌握机会,一把甩开一个,拔起脚就要往外跑---------------

    可那大汉显然掌握住唐火火身体的弱势,抬起手臂,就一把抓住她肩头的伤患,使着蛮力,朝最立方托,并向里高喊,“有人劫人质!筹码要跑!快来人!快点来人——!”

    而随着他们高喊,从里端立马跑出十几个拿着手电筒的男人,把唐火火团团围住,包围捕捉!

    听他们跑时的速度和地下摩擦的声音来判断,个个都拿着武器,拿的,也应该是整个地下赌场最常用的暴力武器------------钢筋铁棍!

    该死!

    心下一顿,唐火火懊恼,只后悔自己身上有伤,手臂和肩膀刚经过治疗实在太脆弱,一击便溃,错过了最佳的逃跑时间!

    现在这样看……她根本跑不掉……

    而且,接下来要面对怎样的虐待和惩罚,她也不清楚,更为之惧怕……在混乱的华留地上赌场,有死有伤,从来都是常事!

    该怎么办?

    她往后退,步步退,就在她退到角落里,以为自己会撞上冰冷的墙壁时,却不料,背后一暖,多了一道暖息,清浅,温柔,带着无比好闻的气息……

    这种好闻的感觉很熟悉。但这种味道她却陌生,不是她在任何一个自己熟识男人身上闻过的信息。

    “等我。”他言,背后,出于男声,低敛,温柔,带着微抑,极其的安定,声音却陌生,“乖乖站着,等我片刻,好不好?”

    唐火火一顿,不明,却似受蛊惑,回头,对那人应了声!

    点头之际,如同风掠,她还来得及去感受那人的身份到底是何方神圣,而他的身影,就极速的消失在了她的背后,冲往了前方!

    一片黑暗中,手电筒的光影闪烁!

    看不清动作,听不到痛声,就在唐火火一个闪念,欲抬手抓到眼罩去判别时,便觉手被一挡,那人的大掌,已盖住了她的手心,攥住掌心里,温温热热的暖着,不平不淡的说着,“嘘……眼前的场景,你不一定想看。”

    说着,握着她的手放下。

    唐火火惊呆,抬头对他,“解决了?”

    一瞬间,这么一瞬间的速度,除了御晟深和兰斯外,她从没见过这么快,这可是十几个彪形大汉的保镖啊……

    “走吧,我带你出去。”

    男人道,仍然攥着她的手,不等她反应,抬手一抱,直接将她横抱而起,朝电梯走去,直行向上!

    唐火火惊悚,“走这条路?不怕受伏击吗?

    “英雄救美,哪有还没救,就已成功的道理”,男人笑,声音低雅,“他们从哪条道把你带进来的,我就从哪条道,把你带出去。”

    不嚣张,不狂妄,却好自信的语气!

    唐火火更惊悚的是,不过是初次相见,根本就不知道他的身份和目的,自己,竟然对这个人的语气和一切,莫名相信!

    太怪了……

    “你是谁?”唐火火谨慎,感觉到自己双手仍不能动弹,只好发问,“为什么来救我?你……是不是刚才电话里的那个人?”

    “你觉得呢?”他反问,带笑,没有正面回答。

    唐火火当然不敢确定,因为在那电话里她只浅浅听到了两个字,而现在出现在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尽管言语语气很像,但声音却有微妙差别,还是不同!

    “你和那位唯小姐,什么关系?”唐火火又问,企图猜测,“是司蓉派你来的?她要你来抓我回去?”

    他笑而不语。

    这时,前方黑暗处,似乎有光亮闪烁,看起来应该是有赌场的保镖人员追来了-------------

    那人不疾不徐,慢慢而答,“除了我自己,这世上,还没人能派的动我。”

    边言,边动,动作平稳,唐火火感觉不到颠簸,就听几声闷哼,长腿成影掠过,几个执着手灯的黑影一一倒下,全部解决。

    就只在这半句话的时间……

    她汗颜,这辈子真的以为御晟深的格斗能力已经不是人,没想到这世上,竟还有人和御晟深一样级别,可称强的不是人!

    “你可以闭上眼睛歇一会儿”,男人笑着,语同催眠,“三分钟后,我们有的是感恩叙旧时间。”

    叙旧?

    他为什么用叙旧?

    他认识她么?或是说她与他曾有渊源?

    可她并没接触过任何拥有此种身段的高手啊!这人到底是谁,和那掌管这地下赌场的唯小姐,又是什么关系?

    一干的猜测在脑中狐疑而起,刚过一遍,唐火火已感觉到冷风扑面-----------

    原来,她已经逃出地下赌场,被安置在安全地带了!

    此处很静谧,有虫鸣,也花草香,不难判断,这就华留地下赌场不远的小公园!

    四周静谧,她坐在椅上,感觉男人把自己放下时,就果断抬手去摘眼罩,不料,男人像预料了她的动作,向后一绕,就将她的双手,背在了身后,大掌一握,轻轻挡住,根本使多大的气力,就挡住了她的意愿!

    唐火火懊恼,“为什么不让我看见你,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刚才不是说要感恩和叙旧吗?”

    “当然。”男人在她耳边慢慢言,唐火火感觉两人离的非常近,男人的气息带着温雅中的诱/惑,凑近她问,“唐小姐,准备给我什么来感恩?”

    唐火火心一跳,不知道为什么对男人的靠近有些不自然的萌动,就好像当初少女情智初开的萌动,脸面也不自然的缩了一下,躲开他说,“我必须要知道你的身份!”

    “当然。”他又笑,“我的身份,就是现在救你,又被你质问,和等你感恩的男人。”

    轻巧的避免了答案,还回答了问题,仔细算来,等于没说。

    唐火火气,“拜托这位英雄,救人要留名,不然可没人愿意感恩你的唔……”

    男人突然欺近,温唇覆上,隔着眼罩,蜻蜓点水。

    一碰而过,温暖的唇却有火热,一下子贴近的柔软,让唐火火瞬间慌张,扭头去躲,他却已轻巧擦过,唇角带笑,吻了吻她的额头道,“晚安,我的公主。”

    唐火火面莫名一赧,抬唇正要再说什么……

    “再问我,我就真的吻你。”他淡淡言,用手指挡住了她的唇,“刚才那个,不算强夺,算感恩。”

    唐火火呆在那儿,看不见男人的动作,却几乎能感觉到两人的相近,和他一点一滴吐纳在自己面颊的温热……她心口莫名的跳,不知道是惊慌的跳,还是疑惑的跳,只是在男人手指离开自己唇的那一刻,才终于猛然紧张卸下,呼吸恢复了平常……

    怎么回事?

    她很少能被男人影响心境的,但这个陌生男人,怎么会和御晟深与司沐一样,天生带着令她在乎紧张,与莫名其妙的萌动?

    在乎紧张,是属于御晟深的;那莫名其妙的懵懂,是情窦初开对司沐暗恋症状一流的;怎么说,也不该出现在这里才对……

    “太瘦了。”突然,男人又道,手指已离开了她。

    唐火火不懂,抬头去应,便听他又道,“我喜欢猫咪,也喜欢抱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