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和御总的初次约会

    【090和御总的初次约会】

    “御总,你为什么总是抱我?”

    唐火火眉头皱,脸色很尴尬,“旁边根本还有椅子。”

    “不然,你也可以抱我。”他提议,“科学证明,夫妻要常常拥抱才能培养和维护感情,唐小姐,这是为了我们的将来好。”

    竟然还科学证明,真理之上了!

    御总你不要把liu氓发挥的这么道貌岸然好吗?

    “好吧……”她无力反驳,只好道,“可是你这样,吃面很不方面的。”

    “不是给我吃的。”

    他顿,拿起筷子,递上,语句难得的温润了许多,“这是给你的。”

    “给我?”唐火火回眸,惊讶。

    “中午起,出酒店,什么都没吃,下午一直在公司,晚上回老宅,一共只叨了六口菜,唐火火,除非你是铁做的,否则,你现在该饿了。”见她没接筷,他却主动搅动面汤,叨起了几根颜色漂亮味道鲜美的面条,放在她面前,道,“吃吧。不吃完,不准睡觉。”

    唐火火一愣,看着面前氤氲,有些发呆。

    她不知道御晟深原来对自己这么注目重视,不仅掌握着她一天行程,还竟连她回老宅时坐立不安,叨了几口菜,都观察入微。

    “御先生……”

    “说过了,昨晚一过,你可以叫我晟深。”

    “可是……我不习惯……”

    “试了,就习惯了”,他左手拨开了她垂在耳边的发丝,开始喂她,“就如同昨晚,第二次,你就习惯我了,不是么?”

    唐火火噌的一下脸红了,不知他怎么又提起了昨晚,于是赶紧抢过筷子,张开口,勾头,开始吃面,一言不发。

    面吃的很快,狼吞虎咽。说实话,她确实饿了,还饿的不轻,以至于吃的时候,都有点忘记御晟深在场,而她正坐在他的腿上了。

    “饱了么?”看她擦唇,御晟深侧过首,淡淡的问。

    唐火火点头,摸肚皮道,“好饱。”

    “好吃么?”

    “好吃。”满足的点头,一脸沉醉,深慨自己的手艺真是不错。

    “那么,把你喂饱了。”御晟深一手撑在餐桌上,神态低慵,却极其魅人,琉璃璀璨的眸子闪着深沉的光,“我也该开动了。”

    “开动什么?”唐火火警戒,回头看他。

    “这是我的夜宵。”他指了指空了的碗,道,“你把我的夜宵吃完了,我只有吃你了。”

    她眉头抽。

    “这种方式叫做补偿”,他反问,“唐小姐连面都吃了,不会这么无赖的赖账,对么?”

    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去qin兽她!她根本无言以对啊!

    如此卑鄙xia流wu耻!简直是趁人之饥!

    “我……”她正要说什么,猛的,感觉下腹一痛,脸色剧变。

    “怎么了?”御晟深皱眉。

    唐火火站起身,飞也似的,冲到了卫生间——

    然后,跑出来时,就是一脸胜利得救的神态,“御总,不好意思,我大姨妈来了!”

    御总一顿,脸色,全黑了。

    因为,他精心策划,准备享用的夜间盛宴,被打扰了。

    ****************************************************************************

    ○○○○○○小○○说○○阅○○读○○○○原○○创○○首○○发○○○○○○○

    *****************************************************************************

    这一夜,唐火火终于如愿,回了客房。御晟深一脸怨黑之气,回了主卧。

    唐火火睡的轻松无压力,清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九点半。

    御小然已经被送到了夏令营,许伯陪同,她以为别墅里没人,就打着哈欠,穿着睡衣走出了房门。

    可当她看到客厅沙发上坐着的男人时,半个哈欠噎在喉咙里,一怔,有些不可思议。

    她指了指挂钟,又指了指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提醒道,“御总,已经九点半了,您上班要迟到了。”

    “这是我的公司,没有迟到这一说”,他简言,放下了手中的报纸,道,“今天,我放假。”

    “可是,今天不是周末!”她又指了指日历,看着他道,“您工作那么忙,又没病没痛,怎么可以没事就休假呢?时间就是金钱,您耽搁一分钟,可能就是数百万啊……”

    而且家里今天就她和他两个人啊!

    这种独处的空间和时间,绝对不要出现和存在啊!

    “我不在公司,照样分钟数百万。”御晟深回答,起身,双手放进裤兜中,姿态随意而自信,“收拾一下,准备出门。”

    “去哪儿?”她瞪大眼,有不祥预感。

    “约会。”

    看她一副抗拒紧张的模样,御晟深甩下两字,皱起眉,就走了出去。

    直看的唐火火手抓胸襟,浑身大抖,一脸如临大难的模样,无声对着苍天呼唤————

    天!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

    ○○○○○○小○○说○○阅○○读○○○○原○○创○○首○○发○○○○○○○

    *****************************************************************************

    御晟深不喜欢人迟到,更不喜欢人耽误时间,所以,唐火火用最快的速度洗漱,随意抓了简单的上衣短裙套上,就跑了出去,走到车库前寻御晟深。

    哪知,御晟深非但没有满意,反而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我很快了。”唐火火扶着腿喘息,看了眼腕上的手表,申明,“这一次,也没有让御总你等待超过十分钟。”

    “换掉。”他脸色奇黑,看着她命,“回去,换衣服。”

    “干嘛?”唐火火生气,站直身子道,“我的衣服都是廉价品,御总你觉得看不上,大可不必带我出去——!”

    御晟深眉一皱,直接从车上拿出一套运动服,丢在她手中,命令,“我不想重复第二遍,换上,立刻。”

    唐火火皮一紧,撇了撇唇,最后,还是认命的钻进车里,乖乖的换上了那一套运动服。

    而她换好时,才发现,这原来不是什么名牌也不是什么贵品,而是,敬老院只要做义工,就人人会发得的休闲运动服。

    她怔了一下。

    才知道御晟深在意的,根本不是廉价和品牌的问题……

    喀嚓。

    这时,车门开了,御晟深走了进来,脸色仍是泛着不悦与青黑的。

    唐火火握了握双手,最后还是尝试着,侧过首,低语朝他问,“我已经换好了,御总你就不要生气了。”

    “嗯。”似乎听到她软语有些缓和,御晟深应一声,是从鼻中发出的。

    接着,没有多言,嗡一声,踩下油门,带着那一辆极为拉风的兰博基尼全球限量版,疾速的飞出了山腰别墅。

    唐火火始终不懂他在气什么。

    直到,半路,他才面无表情,对着唐火火说,“以后,没我的允许,不许穿那么短的裙子。”

    短?

    唐火火低头,才明白他御大总裁生气的,原来是自己露出的腿———

    可是,她那快及膝的裙,哪里比得上他御企公司里那些女同事们能称暴漏的穿着?

    看惯了那些,怎么还会嫌她的裙子短?

    根本是不公平的区别对待还不好!

    “你不要误会。”

    像是补充,他又道,“我自己的所属,别人无权旁看,这是我的规则,你该懂。”

    “太好了——!”

    唐火火一副找到知音的样子,激动而感动,“知道你不是为我吃醋,我就放心了,刚才想到这一点,我还一直在奇怪,御总你那么高大上,当然不会为我这种人吃醋对不对,对不对对不对!?”

    那激动的表情,兴奋地深情,完全透漏了她的放心——

    她是真真想到吃醋两字,以为御晟深喜欢上自己快要被吓死了……还好!还好!

    而御晟深,看到唐火火一边拍胸一边庆幸,还一脸逃脱大难的幸福的表情,终于,忍不住,嘴一抽,脚下懵动,加快了速度-------------

    “啊——!”

    唐火火尖叫,一把抓住扶手,“御晟深你开那么快干什么!要人命啊!”

    ****************************************

    三万了,还有更,欢迎订阅也欢迎投月票哈,月票过五张,就会加一更的,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