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你老公才变tai

    【088你老公才变tai】

    入书房,御老爷子泡了杯茶,第一句,问的就是这样的话,“第一次见你,我把你置之门外;第二次,又惹出那样的乱子;第三次,同样忽视你。”

    “不恨。”唐火火摇头,很直接,“恨一个人,需要投注太多的感情,而且,太累,我没力气做这种事。”

    御老爷微抬眸,看她一眼,似有深意,却无讶异,对她说道,“无论是恨与不恨,我很感激,今天你对我们一家的仁慈。”

    一家……

    原来除了御晟深之外的他们,才能称之为一家。

    唐火火扯了扯嘴角,没说话。

    “晟深这孩子,自幼倔强,我欠他很多,整个御家,也欠他很多,他现在,对我们所做的一切,对御家所做的一切,我都无所怨言,甚至,整个御家都不会有所怨言……”

    御老爷子看着她,低语而道,“这些年,除了小然,晟深从没有重视过任何人,他选择你,让我很意外,但意外的同时,我还是有责任要告诉你,现在的晟深,对于婚姻,会选择最适合的,却选不到最爱的。结婚后,即使一辈子都做不到他心里的那个人,你也愿意?”

    唐火火一顿,似乎明白,御老爷子在提醒她什么。

    在她之前,御晟深的心里,曾存在一个人。

    那个人,为他生下过御小然,所以,到现在,这辈子,他最重视的人,变成了御小然。

    “人,是没法和一个死去的竞争位置的。”御老爷子盯着她,“你还年轻,看得出,你们感情还不深,现在脱身,为时不晚。”

    “为时不晚……”

    唐火火喃喃,抬头看他,“如果,我同意脱身,老爷子,是不是就开始物色给晟深安排下一个更适合他婚姻的人选了?”

    “对!不管是对晟深,对家世,还是对整个御企,都有比你适合一百倍的人选。御家家风严谨,自然要选门当户对!”

    御老爷子直言不讳,“看得出你不是个贪慕虚荣的女孩,至少在你刚才的表现和现在的眼睛里,我能看出倔强与骨气。那么作为一个对自己人生负责的人,唐小姐,我觉得你该认真考虑一下这门婚姻。”

    “我……”她迟疑了一下,抬头,“考虑好了!我没准备脱身!不知道以后会怎样,现在,我非御晟深不嫁!”

    御老爷子猛的攒起了眉,带着愠怒道,“唐小姐,我以礼待你,你不要巴着御家不放!”

    “不,你错了老爷子,我只是巴着御晟深不放。”

    唐火火平平,“不因为他喜不喜欢我,也不因为我们之间有没有多少感情,只是因为,除了御小然,这世上,他真的没有任何一个亲人了,我是个孤儿,竟然感觉,他比我还要可怜。御老爷子,不知你怎么想,从没拥有过,和拥有比失去还难过,这两种,你比较讨厌那一种?我讨厌第二种,所以,我要留在他身边。”

    她定定,沉言。

    言语过后,竟沉静了许久。

    御老爷子道,“看来,我已无法说动你。”

    唐火火没答话。

    御老爷子开始倒茶,亲手给她斟了一杯,递给她问,“碧水青茗,陈年余韵,对身体,休养,一切都好,我最喜欢的茶,唐小姐,有没有兴趣尝尝?”

    “不用了。”火火摆手,清淡,“我不懂茶的。”

    “我可以讲给你。”

    “像我这样的年纪和阅历,教我,也是教不出什么东西的”,唐火火笑,回道,“老爷子,您身体不好,还是不要费力气教我这样的榆木了!”

    御老爷子一愣,似乎发现了什么,放下茶,呵呵一笑,道,“我似乎,明白晟深为什么会选你了。”

    “明白?”唐火火一侧首,有些疑问,“为什么?”

    她倒是真想知道。

    “因为你和他,某些方面,很像。”御老爷子说,“或许在你身上,他能找到归属。”

    “归属?”

    唐火火更不懂了。

    只觉御老爷子说的好玄。

    而且,她这样根正苗红的五好青年,怎么会和御晟深那种大魔王相像?

    “你出去吧。”

    品了一口茶,御老爷子道,“这次的事,是御家的错,当我替他们道歉,当然,这是迫于晟深对你暂时的重视之下。我不知道他这种新鲜感似的重视能持续多久,但唐小姐,我告诉你,好自为之。而且你记住,我的初衷不变,我刚才对你的任何夸奖,都不代表我、和整个御家,对你的认同。”

    “好的,老爷子。”

    唐火火颔首,答,不卑不亢,转身,便走了出去-----------

    御老爷子放下茶杯,张眸,望向她的背影,暗自思绉---------

    这女孩儿,年龄虽轻,眼劲儿却精明,始终立场统一。刚才一眼就能看出他拉拢的心思,甚至出语婉拒,毫不逶迤,聪慧心思,表露无疑。

    这样的人,心韧根强,若不是家世寒微,想必,很简单就能有一番造就。

    就如同他那大儿子一样,某些方面,很像。

    ****************************************************************************

    ○○○○○○小○○说○○阅○○读○○○○原○○创○○首○○发○○○○○○○

    *****************************************************************************

    走出去,唐火火正碰到了从另一间客房出来的御晟深和御二叔。

    御晟深侧了侧首,问,“谈了什么?”

    “谈……”想了想,唐火火随便道,“一些规矩,老爷子教导我说,御家家风严谨。”

    然后,话刚落,她就听到了客厅里传来了御小然和御晟成的吵架声———

    “刚才吃饭的那个姐姐那么漂亮!为什么我不能娶她!我以后想娶谁就娶谁!不要你管!”

    “娶个屁啊!她是你的嫂子!我未来的的后妈!你竟然觊觎!这是乱伦!”御小然竟然还很生气。

    “我是你小叔!你***儿子!你敢打我!才是乱伦!”

    “乱个鸟!我还比你大一个月呢!我奶奶早就死了!我才没有奶奶!”

    “没有奶奶也有爷爷!我爸爸是你爷爷!我就是比你厉害!”

    “御晟成我要揍死你!”

    “御小然我也要揍死你!”

    于是,两个差了一辈却同岁的孩子,就那样激烈的扭打了起来,谁也劝也不动,连仆人和云丰都不管用。

    而出乎意料的,御晟深竟没有管,而是一直始终沉默注视着,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直到,书房里的御老爷子被打扰,打开书房门,看到扭打的孩子,上前气问,“怎么回事,怎么打起来了?为什么打架?”

    这时,一直沉默的御晟深才走向前,慢慢回,“爸,不用担心,好像是,你儿子说,以后想娶你孙子的后妈。”

    就像是为了对称他那句家风严谨。

    御老爷子气的直接快吐血,揪着御晟成的耳朵离开了。

    “云丰,备车。”御晟深转首,吩咐,“回的时候绕下甜品店。”

    “好的总裁。”云丰应,去准备车了。

    御小然不解,抬头对着御晟深问,“爸比,我打架你不罚我吗?我们还要去甜品店吗?”

    “嗯,不罚。”他应,淡淡,“奖你布丁。”

    “耶----------!爸比最棒了!”

    御小然哪管是奖什么,也不问,欢呼着,就由御晟深领着去清洗,准备待会儿送上云丰的车。

    “未来堂嫂,你看”,在一旁观看的御晟善,啧啧摇头,指着道,“你未来老公,是不是很bian态?”

    “你才变tai!”唐火火生气,瞪着他道,“你老公才bian态!你全家都bian态!”

    御晟善一愣,摸了摸鼻子,灰头土脸的遁了。

    而那方正朝门前行走的御晟深,见此势,极其微不可见的笑了。

    ****************************************************************************

    ○○○○○○小○○说○○阅○○读○○○○原○○创○○首○○发○○○○○○○

    *****************************************************************************

    夜晚,御小然回来的时候,已是很晚,想必他不只吃了布丁,爱甜品店嗨的很放肆!

    但御晟深难得的没有追究,吩咐一声早点睡后,就坐在客厅看报纸了。

    唐火火洗完澡出来,见御晟深没注意自己,蹑手蹑手,就准备往客房里跑------

    谁道,脚一动,就被御晟深抓了个正着。

    “干什么去?”

    干觉去……她撇了撇唇角,拿着擦发的毛巾干笑,“那个,吹风机好像忘在客房了,我得进去拿,而且噪音太大,我得在客房吹头发……”

    “许伯。”御晟深唤,“把备用的静音吹风机全拿给她。”

    “好的少爷。”许伯微微一笑,分分钟把各种款各种高大上的吹风机拿给她------------

    唐火火气摔,怒想,许伯你一把年纪,为什么动作那么快?

    “过来。”拍了拍身旁,御晟深道,“坐在我身边吹。”

    为毛!为毛!赤冷相对你不知吗?我才不要冰块身边吹头发!

    可是没有办法,也没有理由,只好乖乖走了过去,打开吹风机,坐在他身边乖乖的吹。

    直到十几分钟后,桌上电话铃声突响,她才关了吹风机,替他接了电话。

    “喂你好,这里是御家。”

    “晟深竟然开始用女佣了吗?”那方男声好奇,虽然轻松调笑,却也听出人到中年,有一些年纪,“是钟点工,还是特殊工?”

    唐火火尴尬,不知道这是谁。

    御晟深却已接过,对着话筒道,“三叔。”

    “呦,晟深,好久不见。”

    “三天前视频会议里刚见。”

    很难想象那是御晟深的三叔,因为御晟深回答的很不给面子。

    不过听闻御晟深的三叔御天奕很早就出国游学,醉心绘画,如今也是已有成就的艺术家,又在国外生活多年,姿态随意语调轻松,都是常事。

    “好了,三叔特意打电话祝你生日快乐,你就不要在意了”,御天奕笑,“三叔是不是很有心?”

    “我的生日是昨天。”御晟深更不给面子,“你过的是哪国时间?”

    “额……”

    御天奕似乎很囧,咳两声道,“准备画展准备的太投入了,竟然忘记算时差。不过晟深,还是祝你生日快乐,这次匆忙赶不上,下次回来时,给你带点儿西耶那的特产当礼物。”

    “人回来就好。”御晟深淡淡,“还是谢谢三叔。”

    “说什么谢,这是三叔欠你了。对啦,晟深,刚才接电话的小妞是谁啊,女佣?女朋友?明星?还是未婚妻?我听说前天……”

    “三叔画展应该很忙,改日再谈。”

    喀,直接挂断了电话。

    狠准冷绝,不愧是冷面魔王。

    唐火火坐在身旁,也听得七七八八,不由转头,对着他疑惑道,“昨天,是你的生日?”

    怪不得那天,他曾向她提过礼物等字眼。

    ****************************************

    感谢亲7215820赠送某唐的打赏与礼物,么么哒,某唐继续努力,还有更新的今天^_^!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