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五十分钟也算快?

    【085五十分钟也算快?】

    “痛……”唐火火轻喊,求饶,看着他低道,“拜托……御先生……轻……一点……”

    “这不是求的姿态。”<g上求饶的女人,你至少该让你的男人感觉到,温柔好好对你,会得到什么好处。”

    懵的靠近,让唐火火感觉更羞怯,想躲移,却被他压制住,又因不知怎么办,只得红着脸,又羞又怒!

    御晟深见此,唇角一动,右手微勾,探入guo胸,便倏尔捏住一点茱萸,辗转揉捏,十分挑dou。

    “啊……”神使鬼差,她竟呼出了一声从没属于过她的呻yin……

    连忙闭上眼,唐火火不相信那是她能发出的声音。

    “挺好。”

    他轻赞,嗓音已有暗哑,“你向来是个好学生。”

    言语之间,他已抬手除去她的衣,也解开了自己的衬衫。

    “睁眼。”他引导,“我没有闭眼和人做的习惯。”

    唐火火听从之下,只好慢慢的睁开眼,张目,就看到了御晟深的漂亮的胸膛,六块腹肌肉,以及向下滑落的马甲线。

    她脸一红,又转过头去!

    不知道御晟深的身材竟然这么厉害!

    “帮我tuo掉。”他在她耳边轻喃,“如果你敢闭眼或偷转头,就不只是脱上衣了。”

    唐火火闻言心跳,连忙转过脸来,把眼睛死盯着他的胸膛,笨拙又青涩的给他脱去了衬衫。

    “如果不是知道你三年前历史的话,我还真会被你的清纯欺骗。”他用手摸着她的锁骨,言语之间,嘶一声,裹胸,nei衣,全数被扔到了地上---------

    唐火火一抖,紧张,心中却也无言之极----------

    御晟深你为什么这么爱撕衣裳?有钱人的奢侈你可不可以不要发挥的这么淋漓尽致?

    衣裳除落,少女纤细的四肢展现在纯色的大床之上,白皙的肌肤,在夜色中,几乎比雪还要干净,张扬明亮!

    御晟深心头一紧,为的是这少女羞涩而干净dong体,也为的是与之相反,却在三年前就被人夺取的宝贵纯真!

    该死!

    抬手,猛的握上!

    抓住她胸前跳跃出的两颗雪白,加重了力气。

    “唔……”不想他忽然粗暴,唐火火不敢反抗,只敢应承,身体紧张的绷成了一条线。

    “口勿我。”

    他命令,压上了她的唇--------

    唐火火青涩,,开始回应。

    他的右手,顺着她的脖颈,划过她柔嫩肌肤,向腰线游走。

    唐火火不得反抗,但陌生的触感,令她颤栗,相贴的唇瓣中,无意识发出了一声声呜咽与低yin,躺在他身上,慢慢的浑身泛起了不知明的通红。

    散落的乌丝,酡红的脸蛋。

    凹、凸、有、致的身材,修长漂亮的双腿。

    紧张的呼吸,不断抖动起伏的一对白兔,掌掌盈握,发育正好。

    少女身材,如同禁果,待人采摘,十分you惑。

    饶是极其禁yu、的御晟深,见过许多尤物都不为所动的御晟深,也是呼吸微紧,腹中热流狂窜-----------

    想要她-----!

    要让这个女人,完全属于她!

    现在!

    他抚摸着她的身体,感觉到,她一直在抖,即使在亲wen,还是颤颤发抖,像是无力的小绵羊,没了回应的意识。

    “唐火火。”他唤她,竟有温柔,“还记不记得我跟你上的预习课?”

    唐火火一顿,被转移了注意力,“预习?”点点头,红着一张小脸蛋小声答,“记得……”

    “我们来温习。”他说,“如果你这次仍然合格,我考虑,放过你。怎么样?”

    “真的?”她张开了朦胧魅惑的醉眸,“御先生你真的会……”

    “试了,就知道我会不会。”他凑近她,低语浅酌,“机会难得,把握好。”

    唐火火难抵you惑,瞳眸一动,慌忙睁开眼,咬住了他的唇。

    这一咬,拼尽全力,又听话,又努力,撬开他的唇瓣,使出浑身解数,搅动着自己的小舌,在他唇齿间浓情翻滚……

    越wen,越热。

    当,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炙热,她也似乎有些放松,而御晟深的呼吸也越来越浊重时。

    “啊------------------------!”

    一声惨叫,响彻了整个百平的总统套房!

    这响声,几乎盖过了房中方才两颗疯狂跳动的心跳!

    原来,当唐火火一遍又一遍,极力又侵力的去讨好御晟深时,御晟深,竟猛的抬起她的腰身,推动她的小屁股,挺身,贯入,穿透了她的体内,埋进了她的身体!

    她并不知道,自己刚才的举动,足以让男人疯狂!

    也不知道,第一次ooxx起来,痛到可以这么痛!

    这声惨叫,让两人同时一愣!

    一个是痛的,一个是震的。

    御晟深微微愣在那儿,因为他清楚的感觉到进入时,那股明显的阻碍与紧致之感,而此时她的双腿下方,也顺着白皙,躺下了一行鲜红……

    怎么会?他皱眉。

    对此刻的狐疑,也对三年前那些往事与传闻,开始了狐疑?

    “你……你骗人!”

    突然被侵ru,剧痛袭身,唐火火哭的梨花带雨,气愤指责,“你不是说要放过我!痛!好痛!御晟深你这个大骗子……!”

    天知道第一次怎么可以痛成这样!

    而且,御晟深的家伙又热又大,炙热而突兀,闯进来几乎把她撕开,她分分钟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因为她的剧痛和紧张,她猛夹着双腿,他根本无法动弹。

    御晟深望着她皱成一团的小脸,忽然后悔刚才自己骗入时的挺入和进取了。

    他没有进一步动作,俯下身,拿手擦去她眼角的泪,吻着她的唇轻道,“好了,怪我,不痛了,待会儿就会不痛了。”

    什么待会儿就会不痛了!不到待会儿她已经被痛死了好吗?

    “还说要放过我!骗子!大骗子!鬼才信你!好痛!我不要了!你出去!你快点出去-------!”被骗还被qin犯,唐火火已怒极,口不择言的大骂,身体无意识向后挣扎起来--------!

    因为她的动作,使得御晟深更加难受,腹间狂热,却顾及她的感受,没法冲动,于是只是低首,安抚她,“好,不要,听话,放松才不会痛。你这样,我也不好受。”

    唐火火闻言抬头,看到了他额间也有薄汗聚集,于是相信了他,不再挣扎。

    “放松,你就会出去?”她问。

    “锁了门,我怎么出库?”他回,条理竟出奇的清晰。

    进车入库这种比喻太形象,看着相连的身体唐火火莫名脸一红,勾着头低道,“我……知道了……”

    说着,慢慢张开了腿。

    而就在她张开腿的那一刻!

    御晟深腰力一挺,猛身,ting入!

    “嗯……”

    两道闷声,同时响起!

    一个是痛的!

    一个是爽的!

    “你……你!”感觉他进的更深,唐火火已经气的说不出话,“你又骗……”

    “你一定不会开车”,他哄,“倒出时,要先启动加速。”

    “所以你现在要退了?”

    “是的。”

    话落,御晟深身体带动。

    他确实退了。

    但是,确实一退一进,一退,一进!

    “骗子----!御晟深你这大骗子-----!”唐火火愤慨。

    御晟深堵住她的唇,说,“很多年没有过女人,放心,我很快。”

    多快?

    在他的wen中,埋没了这个问题。

    但是,御晟深用他的行动,证明了他的话。

    “御总,五十分钟也算快吗?”

    望着在自己身体内释放过后,趴在自己胸膛上的男人,唐火火意喻发指的问,“我记得,你告诉过我你平均一次三到四十分钟的……”

    撒谎到这么堂而皇之,简直wu耻------!

    “唐小姐,那是平均。”他抬眼,一双黑眸,仍燃着明显的炙火,“快要上大学的人,难道不懂平均的意思?”

    一跃而起,直接,再度ting入。

    御先生说,“我的计算,向来精准,既然你挑衅我,我只能来用行动向你证明。”

    唐火火睁大眼,还没及回话,再度,沉溺于他的凶猛掠夺之中-------

    撞击起伏,起摆沉浮。

    被他带入一个天堂之中,唐火火已快虚脱,她看着天花板,无语气愤,“宁愿相信世上有鬼,再也不相信男人那张破嘴……”<g上男人那张破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