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她要,干什么?!

    【080她要,干什么?!】

    瞪大眼眸,唐火火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不想,御晟深竟在纽约归来后,送给她这么大一份厚礼。

    从没想过御晟深可以公布自己的身份,更不曾奢望能在这么大宴会甚至轰动a市的排场,来宣布此事!

    但,御晟深却做了。

    不需要引领,不需要质疑,御晟深一行而定,就似在告诉全部人,全a市乃至全世界的人,唐火火,是他御家人,是他御晟深的女人,未婚妻!

    唐火火站在原地,看着光辉璀璨的四处,只觉震惊不已,不能动弹-----------

    从小到大,身为孤儿,被遗漏惯了,忽略惯了,冷落早已是平常的待遇,从没想过,有人可以对她如此重视,又如此正视!

    她想,这一刻,她感动了。

    无比坚定的感动而认为-------------

    今晚,不顾一切邀约来到酒店的抉择,没有错。

    谢谢你,御晟深。

    “啪—-------------!”

    四处,灯光忽暗。

    众人鼓掌声,戛然而止。

    司仪台上的几十寸液晶显示屏,忽然,亮了起来。

    司仪台的正中,也多了一个人。

    那人,走到正中,拿走了司仪手上的话筒,仪态翩翩,指着后方屏幕所展现的一张照片,微笑连连,“下面,就由我,亲自为大家来介绍,将要被进入我御家的准新娘,唐火火小姐的……过去,和曾经。”

    这人,正是谢莺。

    屏幕上所显的照片,也正是那张,被自己撕碎过的-------衣衫破烂,满脸脏污、曾被囚禁在木屋三天三夜的受害少女图!

    唐火火一怔,顿了数秒,遂的望向谢莺,多出分愤怒。

    她要,干什么?!

    “这张,是我无意间得到的照片。”

    谢莺无视,只是笑着,指着屏幕道,“另一张,是三年前的一份法制报纸。而眼前这位……”她指向唐火火,“是我们御家将要迎娶的少奶奶。”

    谢莺继续,“各位,我只是想请你们帮我看看,这报纸里的,照片里的,和这酒店里的我们御家未来少奶奶,是不是,一个人?”

    话语落,下方顿时议论纷纷!

    “我想起来了!”

    这时,如同安排好似的,下方有记者接腔,“这报纸,是三年前,南华区轰动一时的案子!恶徒囚禁少女,疯狂虐待三天,最后那恶徒,被判的是强jian罪!那罪犯,姓萧,名奕,现在还没归案。这照片里,应该是当时被强jian的少女,这少女,是在孤儿院长大的,今年,年纪十八!”

    “孤儿院?”谢莺一声提高,假问,“唐小姐,我记得,你入赘的父亲早亡,身为情fu的母亲也是病逝,你也是孤儿院长大的,今年也是十八,对不对?”

    唐火火紧握双手,早已气的浑身发抖-------!

    想上前阻止,却看到几个保镖大汉挡在面前,令她根本不能动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