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2终于找到你,司沐

    【392终于找到你,司沐】

    如果载体感觉正常,没有犯症,就说明完全不排斥,此方可行。

    而磁化后再抽取的血液,开始不能被矿石完全吸收咯额,更说明,从本质上,矿石与ra血型人携带的病毒已经不能达到了完全同化,从而还净化了一部分病毒,所以才使得矿石不能完全吸收,流落在地上一部分。要知道,放在从前,ra的血入矿石即被吸收,并迅速同化,增加病毒衍生,那才是最可怕的情况!

    “成功了——!”御依依低喃,有些赞叹,“虽然,还不完善,只能解除一部分……”

    “但是,这是进展!这是我们迈开的一大步!”身旁另一名成员接,神情也是激动,“没白费,照这个过程研究下去,至少,这个血型的病毒受害者,全部有救!”

    “有救!有救!”

    成员沸腾了,情绪高昂了,经历了一天的躲难与低迷,他们竟在这黑夜之中获得了如此狂喜答案。

    火火也笑,方芯欣慰,就在方芯向御依依交谈,准备给唐火火解绑之时……

    “砰”!一声剧响——!

    火光袭来,一股猛烈的冲热,直接由洞口如猛虎冲闸,轰的一下直闯进来,伴随着枪声,伴随着那残忍而有序的重军火,直接扫射!

    “躲!”火火急喊,对着众人,“有埋伏——!趴下——!有埋伏——!”

    方芯忙趴,伸手便去抓火火,但为师已晚,眼见数颗乱弹就要打在挡住洞口的唐火火身上,御依依也高喊救命!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众人一心绝望而全部趴下时,一道身影,平庸而又为实验室贡献了那么久的男人身影,冲到了面前,挡住了火火背后那火光来占,乱弹侵袭的方向-------

    砰砰砰砰!连弹而响,嵌入了身体!

    火火睁大了眸,猛然回头。

    御依依睁大了眸,竟一时间淌下泪水,来不及相救,就是一声厉喊,“老师-----!老师------!”

    “依依,走……”那位导师,背后子弹密集,为火火挡了一枪,嘴角的笑容却仍如从前一样慈祥而温柔,“你是我……最骄傲的学生……老师的希望……都在……你的身上……”

    “老师-------------!”

    这一次,御依依却不管不顾,谁也拉不住,就像为弥补她哥哥失去时那份绝望与悲痛,她不顾方芯的保护与撤离,一个快步冲上前,愤恨的抱住她倒下的恩师,就拿起火火身边的枪一番扫射!

    可惜,她实在枪法不熟,根本找不到准头,还没开枪,就被闯进来的人,一拳砸在了脖颈,直接打昏了过去。

    火火抬身,想挣扎,却无耐绳索将自己绑得太紧,还没来得及去挣脱,就看到一群黑衣人将她包围,并同时举枪,抬起手中的迷药弹枪,就朝她射了过来……

    一声闷哼,没来得及看带着那群工作成员逃跑的方芯最后一眼,她便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大战不惧,却在这儿阴沟翻船……

    火火心中咒骂一声,便再也没有意识,因为她知道,这一次,若不铲除这些毒枭残余,他日,必留后患!

    **********************

    ○○小○说○阅○读○○原○创○首○发○

    **********************

    “怎么样,火火姐?”

    不知昏迷了多久,额头剧痛,如同快要裂开,在这样一声担忧中,火火终于回复了神智,没有睁开了眼,看到了满室的乌黑,还有一身的脚铐铁链,而御依依,则也被绑在她身边,一脸的担忧,发型凌乱,一直在对她低唤。

    “火火姐,你醒了?”看到她睁眼,御依依眼神有了欣喜,但却又立马克制,不敢扬声,表情惧然道,“火火姐……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只剩我一个人了……”

    眼见着,她就落下泪来,火火想起依依的恩师对自己的相助,心中也愧疚了一下,坐起身,对着她道,“依依,别哭,在最难过的时刻,也不要让敌人轻易看到我们的泪水,否则,那会被他们看不起。”

    火火知道,这里一定有监控,否则,不会四周连个把守都没有。

    御依依闻言点头,好久才平复情绪。火火问,“被抓的有谁?这是哪儿,你知道吗?”

    “他们来偷袭后,就炸了山洞,我们俩被蒙上眼,由飞机带到了这里。虽然我不知道在哪儿,但是,方芯姐他们应该没被抓,我们进牢房的时候,我只听到他们议论看紧两个犯人!”

    御依依接,火火总算松口气---这一次,殃及的池鱼还不算多。

    “依依,对不起……”火火看着她,诚挚道歉,“你的导师……”

    “老师他……没事的,这是老师留下的。”御依依垂下了眸,从眸子上摘下来一个坠链,递给她,打开来说,“老师的妻子和女儿,很早就去世了,从认得我,他就待我像亲女一样,事实周到。老师曾说过,他一辈子只有两个愿望,保护家人,和为研究献身,曾经他没保护好他的妻子和女儿,失去了她们。这一次,他保护了我,也保护了关于火火姐你的研究……也算,终于如愿了吧。”

    御依依说着,已落下了泪,火火替她擦去了泪,低头看,发现照片站着立在一栋白色建筑物的三个人,微笑和神情都有些相像,而宅子的门牌里用古老的雕刻书写着杨宅,于是一叹,低低祝福,“但愿他能和家人相聚。”

    “但愿。”御依依也愿。

    接着,不等两人交谈多久,就看到,门被打开,一束光线照了进来,一群黑衣人执着枪和武器,抵着唐火火,威胁道,“跟我们走-------!”

    “去哪儿?”火火问,非常警戒。

    领头的黑衣人笑,“去哪儿,很重要吗?你连自己身在哪儿都不知道!相反你的后半生,还要在这里度过!”

    “什么意思?”火火语气冷冽,“你们组织已毁,制毒工厂和一切都毁,不要忘了你们的首领已经没了!何必残余抵抗?”

    “抵抗?”那人冷笑一声,没有多说,一把拉起火火身上的镣铐与铁链,狠拽着就扯了出去,“待会儿,你就知道,什么才叫抵抗--!”

    火火不明,便听砰的一声,铁门关锁,把御依依的喊声关进了牢笼。

    而她的眼睛,再度被人封锁,由人牵引,推进了另一个满屋是白的房间!

    房间内,沾满了带着面具的人。

    是的,所有的人,全都穿着洁白色厚重的隔离衣,遮着面具,手持实验的各种器皿,腰间别着防备的武器,个个繁忙,快速而有序,只是在她走进来,拿下眼罩那一刻,她才看到所有人都停下来,望着她的眼神,仿佛望到了宝-----------

    即使隔着眼镜,她也能感受到那种渴望。那种疯狂的,来自于对血缘和研究病毒的渴望。

    因为,她看到正中,特制的透明器皿里,正如供奉般神圣的放着一块东西---蓝色矿石。

    那是他们由她和那位死去的导师手中,夺走的最佳研究工具。

    “研究持续不前,没有进展,是因为,我们一直以为这世上只有三颗矿石,并且已毁用尽,没想到,现在又出现了希望。”那带头的队长冷笑了一声,走了出来,拍拍手道,“去,请博士过来,告诉他,该开始了。”

    有人应,就匆匆不去,不过半晌,就听到遥远的那头方向,响起了脚步声------------

    清脆,舒缓,皮鞋摩擦在白色地板上的步伐略带优雅,即使是一身的白色隔离工作服,也遮不住男人高大的身影以及天生的唯美与优秀。他手指修长,只露出了一张薄唇,脸上带着特制而隔离的面具,看不清脸面,嘴角的笑容若隐若现。

    火火不知道这是谁,却对这个人的笑容拧起了眉头,感觉到了几分熟悉与猜测。

    “我来吧。”

    男人命,陌生的声音,她确定她没有听过,但他却走过来,抓住了她的手,朝她笑出一抹温柔,便牵着她,慢慢朝前走……

    火火没说话,却很听话,一直跟着她走。

    待走到尽头,走到只有两个人在一个房间的尽头,她停了下来,注视着关闭了房门,并缓缓走到各种玻璃器皿前,戴上手套,开始准备下一步动作的男人,出声开了口。

    “你原来在这里。”她道,神情很平静,“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很久?”

    “找我?”他转身,似还有微笑,但这种温柔,却从不可能出现于第二个人身上,“原来,你在找我么,火火?”

    “是的,我在找你,在那次我以为误会了你、错怪了你、并赶走了你之后……”她定了定眸,声音很沉眸,“我一直在找你,司沐。”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