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4终于,回来了

    【354终于,回来了】

    火火没说话,抱了抱秦姨,以示安慰,很抱歉这些年没有与她联系,只因为要躲避御晟深。

    秦姨却陷入了忆惘,叹一声,回道,“想当年,你和青青入孤儿院,两个孩子,一个表现的活泼,一个表现的沉默,她总是和你争,你也总是让,谁都以为青青才会是过的好的那一个,却不想,到现在,竟是离开a市失踪后,连个信息都没有,到现在还没有消息……”

    秦姨并不知道七年前的事,总以为唐青青是为失踪。但唐火火却清楚,七年前被御晟厉那样的人利用过后,莫说保留性命,生死之间,也恐怕非残即废。

    她没有揭穿,因为明白秦姨的善良,她点了点头,便保证说,“秦姨不用担心……至少,这段日子,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得到关于我姐的确切消息的。”

    “也是难为你,当初被你姐为难了这么多年,也总是让着她。”秦姨叹,此时起身,想起什么似的,从桌中抽屉里拿出一样东西,递给她道,“还记得这个吗,火火?”

    那是一个玉石吊坠,非常小,刻印出一个长方形形状,看坠链就能看出其年代的久远度,吊坠打开,就能望见里面存有一张黑白照片,照片是两个女人,其中一个是她外婆,另一个不明,却极美,眼睛与外婆有三分很像。

    “这是你和青青刚来孤儿院的时候,第一次打架的原因。”秦姨诉说,“这是你妈妈曾经随身携带的东西,因为给了你,青青身为姐姐,心中不平,就与你争抢,你忍让之后,送给了她,让她好好保存,谁道第二天,青青就把她拿到二手店铺去典当换钱了,我和你再去找,却说被转移了货物已经卖出去,再也寻不到了……”

    秦姨把它递了过来,“所幸,这些年,我结交了不少关于玉石和古董生意的朋友,从那个时候就请他们注意,并给了他们图片。终于在七年前你大学通知书写来没多久的时候,找到了,可惜,我刚拿回,还没来得及通知你,你就消失了踪迹,从此没有消息……”

    秦姨一叹,“以为是不能完成的夙愿,找回也没用,好在,我一直把你的所有东西都收着,相信你会回来,也相信你会有破解成蝶重生而活的那一天,把这个玉坠也留到了今天……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七年未见时,秦姨还能给你了一份薄礼、还了自己的愿。”

    火火微笑,看着那玉石吊坠,只感遥远------她确实有印象,但也记忆不深,毕竟那时年龄尚幼,母亲没留给她太多相处的生活和记忆,她只记得这件属于她母亲家族的传承丢失后,她很紧张,也很伤心,哭了整整三天,还觉得对不起母亲……

    现在,归还至手,也算是一种机缘。

    她很感谢秦姨,又和秦姨话家常,虽然少不了秦姨向她诉说这些年御晟深的付出和等待,但这次她没有抗拒,只是选择静坐,还有默默的听,默默的消化,默默的品味他为她所给予的一切……

    太多的话想说,一个叙旧,就是几个小时。

    不经意间,时间已是中午过半,早已过了午餐时间,秦姨骤而想起,一通道歉,起身想准备酒席,火火就赶紧阻挡,以借口离开了福利院,直奔门外,准备道歉———

    毕竟,她竟忘了简薇在门外,而她这位中国好闺蜜,既讨厌迟到,又讨厌别人耽误她吃饭,对于这两点,简大小姐翻脸的程度可称六亲不认。

    火火着急的跑了出去,开口正欲道歉,却发现停在门前简薇的车早已不见。

    她无耐,正感慨简大小姐脾气不变时,“吱”的一声,一辆熟悉的黑色加长跑车,就停在了她的身边。

    至于为什么说熟悉?是因唐小姐对某些事记忆难忘,就是某天某日,这辆车,把她带到了属于御家那栋别墅之前,从此改变了她的认知和未来的人生。

    这一次,竟如七年前一样不变,连车牌号,都不曾变。

    “上车。”

    车窗摇下,一张英俊淡漠的脸,熟悉而等待的姿势,早已不知在她脑海曾重复过多少遍———因为她多次想象,如果当初她没有走上他的车,没有答应那场无缘由而来的婚姻,那会怎么样?

    结局,答案,她总是想不通。

    这一刻,她却连想都不愿想,抬脚就上了车。

    是的,这个男人,此时,已拥有了一种魔力,让她不必顾虑,就可以奋不顾身的魔力!

    **********************

    “薇薇呢?”上车,她问,自然首先关注她与闺蜜的未来友情上。

    而总裁却不言,只是看着她,抬语低命,“过来。”

    “干嘛?”她戒备,一如往常。

    他没有说话,抬手便抱,把她抱在了怀中,令她坐在了自己的腿上——

    狭窄的空间,拥挤的后座,火火对这铺天盖地涌来的熟悉场景和记忆感觉无耐,只能问,“大总裁,你这样坐,真的不觉得又不舒服又很挤吗?”

    “觉得。”总裁言,时隔七年,他已对自己心中的答案全无遮掩,“但,我就是喜欢抱你,就如同第一次见面,我就已思考如何把你压在身下要你。”

    “流氓----!”火火剧吼,已生气,“那个时候老子才刚满十八!而且,我们才刚见没两面,你怎么可以对我思想这么禽兽?”

    “是”,御晟深答,沉眸望她,“只对你。否则,我也不会第一面,就令你向我求婚。”因为那时,他就已做好了负责的打算。

    毕竟一面就能让他感觉到异常,察觉到yu望这两个字的女人,她是第一,也是唯一。

    “算了……换个话题”,火火摆手,不准备纠结,“和禽兽谈禽兽,注定没趣。”

    “当然。”总裁赞同,“毕竟第一次见面,便拉我去酒店的人,正在身边。”

    火火生气了,猛翻白眼,“你这人,是不是对我言语和一切永远都不吃亏?”

    “错,为了弥补你言语亏欠,我可以付出一切对你来身体力行。”

    其中,“身体力行”四个字咬的如此深邃而耐人回味。

    以至于火火还没解释什么,前方开车的司机,就突然加快了油门,完全一副少爷和未来少夫人感情太好,他绝不想在这开车充当电灯泡的无辜表情……

    在一番无奈和斗嘴中,终于回归了a市她曾经很熟悉又很伤痛的那个地方,御家别墅。

    很多东西都没有变,就连站在门前一如往常迎接主人而归的许伯,都没变,唇带微笑,西装着身,一脸的正式与郑重,带着令人信任与怀念的慈祥,微笑着迎接,喊着唐小姐,喊着少爷,喊着欢迎回家。

    家……火火抬眸,看那熟悉的门庭,也看着正如七年前,她所居住和熟悉的一切建筑与摆放,抿了抿唇,终于朝许伯微笑。

    “许伯,好久不见,七年不见,你还是那么年轻。”她开着玩笑,语气温暖,是因为这一刻,回到这令她绝望的地方,竟感觉不到一点隔离和害怕,或许是因为明白了曾经的误会,也或许是因为,那个属于她的男人在这里住着守着她很多年。

    “一切都准备好了,还是唐小姐你喜欢的午餐,还是唐小姐你曾经居住的客房,小少爷和小小姐也全都安顿好,这会儿正在午睡,等到三点整我会把他们叫起来,告诉唐小姐归来的好消息。”许伯一如往常的重复着一切,有条有理,从不紊乱,看着她的表情,也充满了欣慰。

    唐火火点头,很感激许伯此刻所表现平静的一切,不追问不质问,竟比见到秦姨时的那些诉说和想念,还要令人心安———或许,这也是曾经待过御母家族中伺候、多年后又被御晟深找到,一直留在身边的原因。

    几人走进别墅,许伯去吩咐下人去呈午餐,御晟深陪她用餐,还是以前的味道,虽不如御晟深亲手所做的好,却如此踏实而令人怀念。

    她起身,去环视四周,去看这曾经生活的每一寸和每一角,御晟深便跟在她身边,一言不发,似是在陪她怀念,也似是在对她曾经生活在这栋房子每一天,无比想念。

    这一天,她回来了,带着七年的成长与改变,以为面对这栋房子的心境也会有所改变,不想,踏进客房和御晟深所在的主卧时,竟还是如从前,带有几分无言和忐忑的不安……

    不安什么?她不懂。

    只是,由从前怕这些陌生将要适应的习惯,变成了害怕他对习惯的改变,和对未来的忐忑。

    御晟深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后环住了她的腰,抱的不算紧,却能让人感觉到那久违的热度。

    “回来了。”

    他鼻息吐在脖颈,微微温热,那一句宛若带着亘古的久远与诉说,由心灵而发,尽管无起无伏,唐火火却莫名感觉到几分心颤,属于他的心颤,“我的唐小姐,终于,回来了……”

    那一刻,她几乎险而泪流满面。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