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5我欠你一辈子

    【335我欠你一辈子】

    火火抬枪上前,对抗敌手,抢救人质,并在吉温的帮助下,一批批将人质朝拥有通向外放的走廊甬道方向处送,以保证他们的安全--------------

    “你的妻子呢?”与吉温靠背,来不及打招呼,唐火火已是紧急低问,“她有没有转移?”

    “放心,她没问题,可以照顾自己。”吉温说,声音语气和多年前一模一样不曾改变,连动作都带着主导利落的信任和风度,一脚一敌,姿态十分漂亮,他言,“这里交给我,绝对没问题,冯老的安危我保护!”

    “多谢。”火火点头,赞语,看了一眼逐渐被轰炸将要倒塌的三楼,紧急道,“我先去救人。”

    说着,便冲了上去,并没有走走廊,而是抓住角落一条垂下的灯带,脚踩侧墙,借力攀升,那身子如训练多年的迅捷狡兽,快速攀爬,足足一个眨眼的时间,她就已爬到了三楼顶端,一跃而上,扔上了提前带来的烟雾弹分散火力,以助人质逃离,接着便找御依依,拿着那耳机开通对讲不断呼唤——

    “依依——!你在哪儿——!”她快速喊,确定声音,也确定位置,“告诉我你在哪儿——!我来救你——!依依——!回话——!回话——!”

    呼喊数声,都无回应,就像是刻意,御依依一腔都不发。

    这时,啪的一声响,耳机滋啦干扰,显示被强迫关闭,但也好在摔的那一时,旁边有枪声响,根据位置,唐火火很快的判断出方向,跑了过去,果然见,两个黑衣人执着枪指着御依依的脑袋,威胁她做通知,在耳机里求救勾引自己过来,以做诱饵。

    御依依执死不从,就摔下了手机,关闭了电话,眼见着,就要被那两个人开火枪毙了——

    御依依闭上眼,唐火火心一震,立马上前,左右开枪,分别打在那两人握枪的手臂与胸膛,擦枪走火,砰砰数声,所幸他们比唐火火慢,还是枪落倒地,御依依庆幸捡回一命!

    “姐姐……唐姐姐……”御依依哭泣,已经吓的脸色惨白,梨花带雨,抱着前来接她的唐火火道,“我……我好怕……好怕你……”

    “没事!没事了!”火火安慰,连忙拍着她的肩膀道,“这里人质疏散的差不多,我们也安全了,不用怕,姐姐说会来救你,就一定会……”

    “我就是怕……你会来!”御依依突然猛抬头,脸色混乱,低语高喊,“他们,在看到姐姐你上来的时候,就已经全都启动埋伏炸弹了,不出十秒,一定会……”

    “十秒!”唐火火脸色一怔!

    砰------------

    连御依依的话都没听完,只见整个三楼,完全被火光包围,尸体炸碎,楼层碎裂,疯狂的坍塌与火色堪比七年前那一次绝境爆炸,这一次竟然连给人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已经席卷而来!

    御依依尖叫一声,捂住了脸!

    灼热的气息瞬间扑面,那股足以将人炸至窒息的火焰冲霄而来,直冲身体,御依依尖叫倒下,眼见就要被袭入火海,而如果唐火火这三秒间不做决定和动作,必然和御依依一样,一起掉身火海,死无葬身之地----------!

    “该死--------!”她恼怒,知道这一刻,不会像七年前一样再那么幸运,侥幸逃脱,又有司沐拼命相助,所以这一刻,她只能靠自己!

    而靠自己又能保证解脱的方法,只有一个,唯有一个------------

    那就是放纵。

    纵其意识,助其生长。

    眼见火光将要卷入她和御依依之时,唐火火一个低吼,终于不再忍痛,任由那不断侵蚀和叫嚣的疯狂意识沁入了身体,蔓浸入脑海,抓住御依依,不顾双眼充斥血丝,在还有一分意识时,一拳砸在前面巨大的防弹落地窗上,将其砸至粉碎,抱着她,便不加考虑的跳了下去-----------

    下方有人惊呼!

    因为防弹窗怎么会有肉身一拳就打碎,就算后方有爆炸逼冲,怎么可能在毫无媒介和任何攀附的情况下,十几米的距离直接就由三楼告诉跳下并还怀中抱着一个人?

    但唐火火做到了,并且,安全着地,火海逃生,连带着怀中昏去的御依依,都安全无事!

    有人惊叹于夏炎组织领导者超乎寻常的身手和能力,但只有唐火火知道,但凡放纵,难有收敛,这是ra病毒的能力,不是她的!

    她尽力克制,不让它继续蔓延,把御依依交给吉温之后,却还是没有停歇,快速跳入人群,继续进行解救人质。

    但是,实在太多了,又要克制病毒感染的意识蔓延,又要对付这些疯狂以命相付的黑衣人,她实在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于是,在一个不经意之间,她脖颈猛被人袭击,趴在了地上。而与此同时,头顶数把枪支袭来,眼见就要开枪,崩向她的脑袋--------------

    一人难敌万力,看来今天是要完了……一个念头袭来,唐火火咬牙,眼睁睁看着头顶几把枪同时扣枪之时!

    砰砰砰!急响!

    她猛的闭眼,感觉一团热血,喷向了脸颊!

    而不等去判断这是谁的血,又是为何她分毫没感觉到疼痛时,她腕间一热,听到一道更是熟悉而陌生的声音响在耳边,润泽如风,了带歉意,着急之间,却见仓皇,如同永远优雅的贵公子,带着那份神秘而令人猜不透的疑惑,清风抚面般来到了她的面前,这是第二次出现……

    “抱歉,我的公主。”男人挽起她的手,像是王子挽起公主般的优雅,“多年不见,但愿我还是没有来晚。”

    火火懵的抬头,看向一张完全陌生的脸---是的,陌生,毫无特色和凸显的面容,简单又朴素的黑色西装,甚至说过目即忘,埋没于众人的脸面,但声音,那声音一起即知,是那个男人!

    是那个曾经,在黑暗中相救相言、又赋予她一场疑惑,临行时甚至带走她一只普通的鞋子来象征公主玻璃鞋的陌生王子……

    告诉她要做专属英雄和永远守护的神秘王子……

    是那个男人!

    她愣住!

    因为他的声音她不会忘!而且,她可以一百个肯定,这个男人,身上的一切平凡都为伪装,他本身就是一种不平凡的存在才对!

    “你……”她张口,要说话,想问他怎么认出她的,他又是谁!

    可男人却迅速转身,掏出武器来,朝着后方两处偷袭过来的敌人开枪以对,便回头莞尔道,“小公主,难道你不觉得,现在,并不是询问我身份和叙旧的好时机么?”

    也确实如此,他话语一落,就眼见更多更不同的敌人朝他们涌来。

    火火抿了抿唇,暂时把疑问搁下,抓起掉落的武器,与他同样,投入了战斗!

    男人的身形很快,速度极佳,战斗起来,那使枪的手法和还击的姿态,处处都透漏着一种贵族般的雍容和仁慈……是的,仁慈,这个男人和御晟深不同,他战斗时并不像御晟深招招致狠,一击臣服,而是行事间留有余地,总会给人一个退步的空间,再以外力结束这份战争。

    能看出,他不是个喜欢战斗的男人……尽管,他拥有极力优秀战斗的才能。

    他不遗余力的帮她,在她周围做周旋,为她而做后盾,唐火火在他的帮助下,短短几分钟功夫,就又闯出一部分区域,解决了一部分敌力,引领着大批人质,朝安全通道方向而去-------

    “多谢。”她唯有道谢,却紧抓着他的手臂,“但是,这一次,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逃走。”

    他微扬眉,微笑,“你这么说,我会以为你要抓紧我。”

    “不!”火火摇头,纠正,“知恩图报,是我的习惯。我必须知道你的身份,和弄清你一而再再而三帮助我的缘由,这样,我才能……”

    “公主对于英雄来说,所需只是命令,并不是回报”,他笑痕更深,“这是我的回答,也是你所要的理由。”

    “可是……做公主也要有缘由,不是吗?”火火着急,却被他越回越迷糊,“想当初你救我……又在御企遭遇动荡时雇佣简薇来帮助我……这一切的一切都不是小事……甚至连我现在的身份,你都知晓,我甚至不知道你是谁,到底……”

    “一切的一切,都是小事。”他绕到她身后,耳语低言,“唐火火,只要你在,只要我在,你不排斥我的存在,这就够了……对于我来说,你是我一辈子要保护的人,一辈子……”

    “一辈子……”她眉皱更深,猛的回头,“为什么,你欠我什么?”

    “正如我所答。”他又笑,绕语绕的如此轻松,“我欠你一辈子,唐火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