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单身独闯

    【285单身独闯】

    啪啪!

    最后两下,一掌一击,打倒了楼梯口所拦着的两个人,唐火火表情不动,抬脚便行,直接跨入了一向高危密布的主人防备戒严区域,十分轻松的躲藏了来回扫射在走廊里的红外射线,继续向前。

    如果说第一次在那死亡谷的甬道中过红外她都能达到毫发无伤的地步,而现在再复发的射线设施,在她的速度和脚步下,完全形如平日的轻松漫步--------若不是眼精耳明一些的,不仔细观察,会以为她会优雅跃舞,而不是躲藏危险!

    落地,上前,最后一关了,抬手为拳,落脚为风,简简单单解决人手,一脚就踹开了门,单枪匹马,一枪未有,闯进了那昂斯家族下任务的主人所在的房间----------

    果然不出她所料,那不是一个人,是两个。

    一个,是画展里当初向她下任务的那一个;另一个,则是被下任务所要偷袭芯片的那一个!

    他们昂斯家族,从一开始要的就不是信息,不是芯片,也不是那幅画,而是……那画中的东西!所以,他们才敢一早设计好,一个下任务一个失任务,拿“炎”当掩饰,转移注意力的前提下,就已经得到了那画中的东西---------并且不惜以如此兵力和人手来森严戒备以及防范,唐火火真的想知道,那画中,所存在的,到底,是什么稀罕物什了!

    “两位,下午好啊------!”

    一声问候,长门踹开。

    黑衣长裤,劲装贴身,玲珑的身材火热的包裹,那一条长腿一脚踹开,毫不拖沓,房门崩落,她眼神伶俐,唇间有笑,恰巧阳光撒落,恍如降落尘世的天使,又仿佛落于黑暗的罗刹,那表情和笑容,生生的让坐在里方正在商讨和谈判的两个人慌了神色,关闭了电脑!

    “你……你怎么闯上来的!”其中一人问,正是向夏炎下任务的那个人,他神色慌张,拿起腰后别着的东西准备举枪。

    唐火火当然手疾眼快,没给他任何一次与她对峙的难得机会,一脚踢过,脚下落着的短刀便如飞速长箭,铿的一下落在那人的手上,正正准准,攒了进去,不但废了那准备扣下的枪拴,还废了那人欲行之不备的一根指!

    男人哀嚎,把枪支丢到了地上,握着手朝后退,望着唐火火的眼神如同望见了鬼魅!

    “一剑霜道,我喜欢。”火火一笑,看着他掉的半根指和废了的枪,扬起了唇。

    另一人见此,急忙也上,却不掏枪,而是拿起了放在沙发旁不远的钢铁长棍-------

    “确定要这么原始?”火火抬眉,微笑淡问,平淡中全是杀气,能察觉的人必将为之却步。

    但那人却不自觉,疯了一般往前冲,手欲抓住唐火火,钢铁长棍也激将以厘米来计算抡到她脑袋上时,倏然一声冷哼,长腿高抬,一个翻转,兴起了漂亮的回旋踢,直接将长棍踢飞到一旁,抬手转腕,眼花撩快,速度快到还没人能判断她的方向,她就已将男人脖颈上的领带绕了三圈,缠在脖颈,形成限制,拉到了一旁。

    一个断指,一个受限,门前守着不敢擅进的黑衣人,仿佛经历了一场大战,但抬头看那墙头挂着的时钟时,人人震骇-------

    因为,根本就不到三分钟!

    天……什么来头,这女人,从冲进来,就如魅鬼罗刹,所向无敌,一招一式,让人感觉到的不只是害怕,还有一种至生都无法相及仰视而不敢抗衡的恐惧……

    “说罢。”沙发上走移,唐火火托着那绑着领带又极力挣扎的男人,毫不畏惧的坐了下去,眼睛望向了不断握手在止血的另一人,“东西,在哪儿?”

    “我们是不会告诉你们的……”握指的男人似乎察觉到了唐火火的身份,朝她冷哼,“那东西价值极高,能为我们换来天价、比那画还要价值数倍!那是我们的将来和所得!你们炎组织的人,当初接任务,下任务,最后交情报,付任务费,我们都一样没拖,完全按规矩!你现在,没资格来查询和询问我们的事,更别想分一杯羹?”

    “你觉得,我现在的手段,像是要和你们分杯羹?”火火反问。

    那两人神色一紧,“这么说,你想夺走我们的东西独吞?真是卑鄙,不符规矩的阴险-----!”

    “卑鄙?两个无名小辈,贪图钱财企图设计,还敢跟我谈卑鄙?不遵守规则,以任务偷盗、并嫁祸到我们头上的是你们,现在敢披着规矩的外皮跟我说阴险?行了——!两位,直接了当,看清局势,要命,要东西,选吧。”

    话落,手劲再狠,不等两人反应,就一把勒紧了领带,也踩住了一旁男人的断指,痛的两人同时哀嚎--------

    “我,我说,我告诉你,东西在哪儿……住,住手--------!”最痛苦的莫过于快被勒到快窒息的男人,狠抓着领带,低声快喊,“我带你拿,马上给东西给你……求你放过我,放……放过……”

    看他已喘不过气来,唐火火丢开来,手抓着领带尾端道,“你们要知道,我有找到东西的本事,只是,我现在心情不好,不想浪费时间。而你们……只有这么一次机会,浪费了,那可就是失命的事了。”

    “我们懂,懂!”忙点头,那人以眼神向断指男人求救,终于,那男人露出了妥协的光芒,也点了点头,指向一旁墙壁角落道,“东西,在墙后的保险箱里。”

    唐火火二话不说,就拉着那领带男人向前---------

    男人很谨慎,不敢反抗,走到墙壁旁时,就赶紧打开机关,快速的输入了密码,打开了密码箱,拿出了一个大概十寸大小的黑色盒子,递了过去。

    那盒子没什么机关,也没有高科技设计,只是打开锁,就看到,有一块鸽子蛋大的湛蓝如天空之色的宝晶玉石,躺在盒子里面。

    唐火火拿起,并没有看到有何特长之处,拧眉追问,“区区一个水晶玉石,值得你们费这么大风险?”

    连他们“炎”都敢得罪了,可见价值不菲;

    可依她这些年对玉石的了解,就算翻十倍的价,这一颗宝石,也抵不过路易斯那张画的价值!

    “这,这是宝物!”系领带的男人,看着那宝石,眼睛如放出光芒,贪婪而又不舍的光芒如此明显,“可是价值连城,独一无二的宝物……”

    “何解?”火火问,几分好奇,“你的意思是,这种宝石的物种,很稀有?”

    “对……没错!它不止全球稀有,恐怕能真正找到和掌握它效果的人,不超过百个,它们能带来的一切……”领带男人还想说什么,却被另一人阻止。

    “我!我们可以告诉你!”断指的男人突然站起来,紧张打断,“但是,你必须放了我们!”

    “是么?”火火回问,那人急忙道,“我不但会告诉你它的价值,还会对外宣布,承担下所有盗窃的责任,这样,炎组织才不受牵连不是吗?”

    火火抬了抬眉,神情不动,却没有回语,丢开了他们-------

    第一,她确实为的是炎的清誉;第二,这快虽漂亮但在玉石里却也可称其貌不扬的东西,确实提起了她的兴趣。

    “说吧。”松开,命令他们,看了眼时间,“简洁,明了,说重点。一个多小时后,我还有约会。”

    那两人对视一眼,便谁也不多言,而是拿起一颗钻石,放在那蓝色宝石旁边,打开了桌上的显微镜,两方搁下后,墙壁上的电视就显示投影,看清了里面的内部组织------

    那蓝色宝石在显微镜下投出的内部组织很奇怪,竟然,和那钻石一模一样,更奇怪的是,在与那钻石一模一样的情况下,它竟然……能慢慢改变,把钻石内部组织形成,改变成更为复杂而奇怪的形状。

    接着,换上另一颗玉石,甚至石头,都一样。

    也就是说,这颗石头,很珍奇------------不但有天生模仿近距离同类质物品组织的能力,还能再模仿之后,进行改变。

    这很神奇,没错,但有什么用,唐火火不懂。

    钻石被改了内部组织,但是在它的基础上升级改变,仍旧是钻石,没得到太多升值。其他的玉石,也同样。

    **************************************

    **************************************

    今天六千更新完毕,明天咱们继续!^_^!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