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永远的光

    【252永远的光】

    她朝他说,只觉大雪夜下,灯光朦胧,这样的萧奕看起来特别的美,纤细而脆弱,孤独而妖娆的倾城之美,“谢谢你,萧奕。”

    “我想……”他迟疑,他犹豫,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无法跨越那层依赖而害怕被推离的障碍,他支吾难言,看着她眼神躲闪……

    火火却大方,上前,给了他一个拥抱,慢慢道,“你永远,永远,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

    他身体微怔,为她这一个怀抱,也为她这一个最好,虽然没得到他想要的,但她随便一个给予,就足矣令他心安抚慰许久许久,久到去执行下一个任务无助而绝望时,总能想到她救起自己时的着急,和一次次靠近自己时笑容的单纯与热烈。

    她终究像一团火,一抹光,可照耀、可温暖他的存在,他却从来不敢觊觎自己的过度靠近,怕一靠近,就毁了这抹珍贵而又令他珍惜的存在。

    “你刚才说,想要什么?”她问,抬头看他。

    “我想要”,萧奕摇头,一直看她,“永远待在你身边。”

    “当然了,朋友就是永远啊!”

    她笑,那一夜,凌晨之前,她给他最后的圣诞礼物,是他曾经在橱窗流连很久的图腾打火机,很漂亮,也很适合他。

    好多年了,直到现在,已经有三年,可是,却崭新如斯,像从未用过一样,而事实是,他确实没用过,一次次在任务中,珍惜这打火机,比命都重要。

    因为他觉得,那是她赋予他的永远……永远的永远。

    永远的朋友,永远的光,不管属不属于,她永远是他的……唐火火。

    ***************************************

    ○○小○说○阅○读○网○原○创○首○发○

    ***************************************

    时间一点点流逝,不知不觉已过两个多小时,正处深夜,萧奕慢慢陈述着从前,唐火火坐在床头前静静的听,御晟深始终握着她的手,传递他的温暖,即使在讲到那三年前木屋中所发生的任何残忍事件与匪夷所思时,他都没有松开,更没有表现出任何震惊与厌恶隔离的神情,始终那么平淡,也始终的坐在她的身边,靠在她的背后,做着她的一切坚护与防盾。

    唐火火本来应该发抖,剧烈的发抖,却因为御晟深手温和味道的存在,莫名安定了一些,深吸一口气,慢慢问,“那一天,被我……”她说不出那场景,只好咬唇道,“那几个人……的尸体,是不是你处理掉了?”

    “恩。”点头,萧奕答,“那天,你昏迷后,我联系了我的主人,做了处理,尽量去极致的毁灭一切对你不利的证据。我从药店和超市买来化学物品,把那些残骸和尸体化的一干二净,再深深掩埋,没留任何痕迹,最后再把你绑回屋里,喂食安眠药,怕你醒来后被追问出蛛丝马迹,就提前在你暗藏东西的口袋处留下纸条……以防万一。”

    他做的很好,不然,也不会一掩三年。

    火火薄唇微颤,“为什么……我为什么……难道,你就不怕我吗?”

    听萧奕的言语中所陈述,那时的她,简直就是个恶魔,谁都无法理解又阻止的恶魔!

    “不怕。”萧奕抬头,朝她笑,“你救了我们俩啊,傻瓜,如果,当初不是你制裁他们,恐怕现在,我们早就不能像现在这样对话言语,死去的,早是我们了。而且,你救过我的命,从那时候,我就在想要舍命保护你,可惜,当初我做的不太好,也不够周到,没有忽略那些已经濒临坏掉的监控摄像头,让它照到了蛛丝马迹,还让有心之人找到证据储存威胁……不然,也不会短短三年,就让人开始把此事当做了对你的威胁……让你来面对这些事。”

    唐火火懂,当初如果她不动手,萧奕无法抵抗,为了防止透漏风声和萧奕的那些任务,多年前,他们必被杀人灭口,但她心中却颤,始终无法接受那个曾经真实中的自己。

    “我……”她不知该说什么,既无法面对萧奕,也无法面对自己,此刻,她只能选择道歉,“对不起,萧奕,要你为我承受这么久……到现在,还要为我再受苦……”

    萧奕没有接言,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如果你清楚,那些人手里沾了多少条性命,或许,你就不会有此刻的过多自责,并且,这事上有很多法律无法制裁,但却不代表谁都能逍遥法外,正邪分辨,好坏定义,并不画于一条线,而永久不变,可以说,现在这里的人,没有一个纯粹意义上的好人,也没有任何一个纯粹意义上的坏人。而唐小姐你此刻所做的第一点,就应该是,接受自己。”。”御晟深倏然接,语有深意,看向了唐火火。

    唐火火猛的一顿,回头,像想起什么,唇白而问,“当初,死亡谷墓地袭击母灵时,是不是也是那样,你们看我时,分明眼神都是恐惧,就连你……”

    “没错,那一刻,我想无论任何人,都是震撼的,但是。”御晟深反而不乱,平回,“我们都清楚,也都经历过,强大不是一种邪恶,而是一种控制,接受的另一种说法,就是战胜恐惧,我们不习惯逃避。所以我们接受了你,唐小姐,没人逃避你,也没人惧于你,唯一不愿接受的那个人,只是你自己。”

    御晟深一袭话,仿佛豁然开朗,让她想起了y组织以及当初所有人对她的态度,又想起了她自己对这件事从始至终的态度--------

    其实,那么多次噩梦,隐隐已能猜到,当初发生了什么,她却抗拒,拒绝挖掘,也拒绝回忆,更拒绝去清楚当初事实,或许,每次当有这种情况,而事发之后她根本一无所知,想不起前后发生的任何之事,也是她下意识的一种抗拒和选择性的自我保护方式。

    她才是,最擅长逃避的那一个。

    火火深吸一口气,心情复杂,勾下头,慢慢道,“为什么,无缘无故会这样,为什么这种事,会碰上我?”

    不是,无缘无故。

    御晟深回答她,在心中,却未多言,只是望她一眼,道,“总会清楚的,这会是一个很长的过程,我,会帮你。”

    火火不再说话了,抬头,看见萧奕的眼神也在安慰自己,此刻终于明白,是啊,y组织的人,萧奕,御晟深,蔷薇,甚至还有一位总是莫名其妙出现的神秘背后王子,也总是帮助她,时间还很长,这种恐惧总会克制,有了这么多强大为她作护盾,她又惧怕什么呢,又为什么总是逃避的这么彻底呢?

    豁然开朗的情绪,在御晟深的简单言语中获得,她没有多说,却庆幸自己没有陷于囹圄之中而得到清醒,她和御晟深点了点头,便道,“我还有件事,要拜托你。”

    “御晟厉的事,我会处理。”不需多言,他已懂,“即使萧奕已被救回。”

    唐火火心存感激,更感谢他懂得自己,萧奕却急道,“御晟厉的事,并不是只和你有关,也是我任务中的份内之事!火火,你不用为我冒险……”

    “萧奕,给我个机会,弥补这三年,你为我所做过的和失去的一切吧。”唐火火叹,“我现在做的,和你这三年来的付出比,太过微不足道。”

    “不。”萧奕摇头,否热,“这三年,我所做的,和你给予我的东西比,才是微不足道。我自小,是孤儿,父母身份不详,从有意识那一年,就被人收养,作为情报员收养,隶属于他们组织,为他们卖命十几年,几乎榨干价值,毫无人格,和你相处的那半年,已经是我人生最轻松、也是最有希望的日子。”

    “组织?”火火不懂,回头看了眼御晟深,“什么组织?”

    “地蛇,地下情报组织,天生狡猾诡谲,凭借着敏锐的触觉与搜索情报能力,在世界任务组织中占据一席之地,难以动摇,但其领导者处事阴冷,传闻极为狠厉,为情报常伤人命,不惜一切,金钱至上,但可惜身份不详,本部不详,所以这个组织很神秘,就连所处的具体方位和人员数目都是为谜,听说,地蛇自小就会抚养看中的孤儿,使其成员卖命奔跑的情报员。入地蛇,一生无脱离,否则必被夺命,这是铁规。”御晟深陈述者,声音冷静,却因自己对那组织的了解,眉头深拧。

    “没错,地蛇!”萧奕咬牙,眸间忍不住仇恨,“好好一个人,折磨成自闭症与自我伤害疾病,几乎每个情报员都被他们折磨的有某种心理障碍和症状,又不得不服从,只因为他们的强大和强迫!入地蛇,便为终生,不能脱离,也不能逃亡,除非死,一生都为地蛇的狗,我们没有人格,没有人权,只有情报和价值!从没有意识时被收养,我们就被他们定义为天生活于黑暗与地下的狗,受尽折磨,这不公平!”

    “可那半年,你不是掩过了地蛇的眼线,待在孤儿院安然无事吗?”唐火火想到什么,急问,“如果,不是因为当初唐青青的事让你暴漏踪迹,恐怕是不会被他们发现的,那是不是说明,其实可以隐藏过他们的眼线……”

    “不可能的!”萧奕摇头,“地下第一情报组织,绝非浪得虚传,我那半年多的隐藏,得益于我主人的繁忙和偶尔的仁慈,而这一次,国际型毒贩的情报消息,足以让我的主人在地蛇换来毫不动摇的上升地位以及权利,所以,他才会给了我特惠,同意完成任务后,为我调换身份,不再强迫我接受任务,相对来说选择自由,这已是仁慈,所以,我绝不能失败,因为失败意味的是死亡!”

    唐火火心头颤了颤,低道,“御晟厉在你身体内埋了人体炸弹,就是想威胁御晟深,他约我们明早八点见面,情绪已近失控,现在炸弹被拆,正是捕获他的好时机,萧奕,你需要我们的帮助,和配合!”

    萧奕皱了皱眉,似在犹豫。

    御晟深已接,“这是御家的事,我和御晟厉,亦需做个了断。”

    “萧奕,拜托,让我帮你,我只有这么一次机会,能够弥补,能够帮助,能够让你获得自由,你马上就要离开,难道,真的忍心连这最后一次我想帮你的机会,都要剥夺吗?”火火祈求,神色急切。

    萧奕瞳仁闪烁,没有说话,却是看着唐火火面色痛楚,低声一叹,对着御晟深道,“保护好她。”

    这已是一种妥协。

    既因为,这是抓住御晟厉,人赃并获、获得自由的最后机会;也因为,这是他和她,能相处的最后机会……

    你马上就要离开——可是,谁都没有他清楚,最不想离开的那个人,就是他自己,而必须让他离开的人,也是他自己。

    既因为要保护她,也因为,她找到了真正可以保护她的那个人。

    所以,他离开,义无反顾,即使失去阳光,却不愿失去念想,唐火火,是他一辈子所寄望的光明与守候。

    “休息吧。”

    御晟深低言,看他一言,似在回语,也似在保证,“我会安排一切,也会做好,该做的事。”

    萧奕没再说话,闭上了眼,朝唐火火说,“火火,收好我留给你的东西。”

    唐火火一顿,回眸,拿出那打火机,“是这个吗?”

    “嗯。”萧奕点头,看着她笑,“作为朋友,这是我的谢礼,你帮我的最后谢礼。”

    连她送的东西,都要返回吗?萧奕,你这是为何?

    唐火火心中一叹,有些话明了也说不得,只能一叹,握紧那打火机,对他道,“睡吧,我一直在外面候着,明早见。”

    ****************************************

    ○○小○说○阅○读○网○原○创○首○发○

    ****************************************

    萧奕睡着了,由于还是虚弱,睡的很快。走出病房,唐火火正欲询问御晟深明天的战术,他身上的急切电话已响了起来,竟是夜零。

    “老大,出了点事,你快过来处理一下。”夜零那边的声音很急,却又欲言又止,“老大,在酒店,她好像……总之你快过来吧,我和方芯都在等着您。”

    挂断电话,御晟深没有多说,简言两句,就出实验室,朝酒店去了。

    唐火火只当是y组织任务的事,就没有多想,坐了下来,准备趴在办公室里小眯一会儿,不想啪的一声,便看到角落里一个迷你u盘掉了出来,上贴标签,只写两字——机密!

    人有时候很奇怪,如果它只是普通掉落的u盘,唐火火必定拾起不会再在意;但看到机密两个字,她却像猫爪挠了心,满眼的疑惑不解,连睡意都被驱赶,打开电脑,把u盘插了进去。

    既然是机密,必定带有密码。火火望着那密码格,想着自己这些天和蔷薇组织的人以及吉温相处所偷偷观察学来的简单密码破解知识,思考了一下,开始尝试。

    她一共输了三十遍,组合密码,全是按所了解的方芯习惯所输入的,当第三十遍,她几乎已想放弃,起了倦意后,叮的一声,系统切入,u盘的内容显示了出来。

    那是一些文件,关于血液研究和基因变异的报告鉴定的文件!

    很明显,那是属于她的,因为文件里,写的一场血型,而她所知的未知变异血型,应该只有她一个——况且每次,方芯给她抽血检查时,也是这样称呼自己的。

    刚接受过自己三年前所作所为的残忍洗礼,唐火火似乎好奇心更胜,一字一句,对那些研究和判断默读了起来。

    报告里太多专业词汇,她不太懂,却是看到那份研究报告,是从六年前就已经开始建立输入档案了,而且档案的尾端,写着研究人的缩写名讳,是jr。

    她不懂,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实验室大门外的门铃倏响,太过尖锐突然,竟吓的唐火火双手一颤,关闭了文件,把u盘碰掉到了地上……

    她走过去,透过监控录像去看,没想到望一眼便顿住,因为来人实在太出乎意料,令她感觉不快与意外------

    是司蓉?

    *****************************

    本章是二合一,字数5000+!^_^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