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登徒子

第245章:猜测的不错

    第245章:猜测的不错

    三年以后,楚晋大战。有一位将军总是奋不顾身冲在前面。他首先冲进敌阵,击溃晋军。庄王把那位将军召到跟前,对他说;“我平日并没有特殊优待你,你为什么这么舍生忘死地战斗呢?”那个人回答说:“三年前宴会上被折缨舱就是我。蒙大王不杀不辱,我决心肝脑涂地,以报大王之恩。”由于楚国将领个个效忠,终于打败了晋军,楚国从此得以强盛起来。

    说完了,荆浪和赵超风这才恍然大悟,感情是周说借着这个典故,委婉的让刘三把康影让给他。他周说这个建议,可不谓不大胆,简直就是不当刘三是太子啊,太放肆了。但是,二人心里又合计,周说虽说不比那大将军英勇善战,但是在对于大秦的经济稳定,一点也不亚于唐狡,他这是在有恃无恐的逼迫殿下!

    众人明白了这一切,周说更加高傲和神采飞扬了,看刘三的双眼充满着期待,他以为在殿下眼里,自己确实是一根好葱!轻重缓急聪明如斯的太子殿下应该分得很清楚。他有把握,让殿下自己找个台阶下。

    他猜测的不错。

    赵超风投向刘三的眼神,带着犹豫,那飘忽的意味,分明是告诉殿下,大秦的利益高于一切,女人这种如衣服的东西,还不有得是么?

    反观荆浪,他熟悉殿下的作风,在他的眼神中,已经把周说看成一个死人!无他,就冲殿下的脾气,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挑战他的权威!谁也不行!

    果然。

    刘三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突然的出手了,一拳轰在周说的鼻梁上。毫无防备之下,周说一个趔趄后退了半步,双手下意识的捂着小脸,没等他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刘三右脚接着跟上狠狠的踹在他的肚子上。周说整个人犹如烧红了的虾米,蜷缩在墙角。嚎叫中,一股新鲜的血液顺着双手的指缝,滴滴答答的落到地上。

    刘三的举动,在荆浪看来毫不意外,非常从容的与几个铁甲侍卫抽出腰刀拱卫在刘三的四周。双脚猛跺,大吼一声:“杀!”

    作为宾客一员的赵超风手足无措的站起来,打着圆场道:“哎呀殿下,不要动手嘛,有事好商量。周公子也是无心之举。还请殿下看在他年少无知的份上,绕了他吧!”

    他说话的同时,门外伺候的豪奴数十个皆都拿着杂七杂八的武器涌进了待客厅,与几个铁甲卫对峙着。他们被周说训练的言听计从,他们只听从周家大公子的安排,其余人等,哪怕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能让他们放下手中的屠刀!

    周说狠狠的挨了刘三两下重击,不仅没有痛哭求饶,反而咯咯的笑出声来。那变调的声音,让众人毛骨悚然!

    “你笑什么?”刘三无视身后的众豪奴,揉着发痛的手问道。

    周说拿开双手,随手抹了一把鲜血,更加显得脸色狰狞可怖。“我笑殿下不知轻重!”

    “哦?”刘三随手拖过一把椅子,自顾自的坐下,换了个舒坦的姿势,问道:“本殿下哪里不知轻重了?”

    周说呸的一声吐掉口中的鲜血,恨恨的道:“草民虽然是无足轻重,可别忘了整个大秦的铁器经营都在我的手里,一旦我出了意外,三十六郡的铁行都会出现混乱。到时候经济动荡,民不聊生。<fontstyle="float:left;line-height:0;font-size:0;overflow:hidden;width:20px;">:^都市,</font>殿下你担待得起吗?我久闻殿下胸怀广阔,为了一个女人与我闹僵,值得吗?”

    值得不值得,刘三并没有回答他,而是说起来另一件事:“听说周家在铁器行业铺的摊子很大,资金都是出自汇通钱庄吧!”

    周说一愣,哼了一声道:“那有怎么样?偌大的家业,要是不借贷扩张,我哪里来的那么多闲钱!”

    刘三骚骚一笑,抚摸着手上的扳指,淡淡的道:“很不幸的是,本公子就是汇通钱庄的幕后老板!”

    “不可能!”周说一听此话,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反驳道:“汇通钱庄汇通天下,根本就不是一个人的。只是本公子听说幕后老板是个女人,而不是殿下这样的男人!”

    刘三似是听到非常好笑的事情,点头道:“不错,是个女人。那个女人姓赵,名小雅。正是本殿下的太子妃!”

    “什么?”周说心中的支柱轰然倒塌,双眼怔怔的盯着刘三,失神的喃喃自语,“不可能,刘氏建筑已经让赵小雅疲于应付,她怎么能有实力吞了汇通钱庄,我不相信!”

    刘三怜悯的看了他一眼,叹息道:“你的信息太落后了。早在半年前小红已经接手了刘氏建筑的所有营生,而腾出手来的赵小雅正是在幕后主持汇通钱庄大局的女东家!”

    “原来如此!”噗通!周说面色苍白的跌倒在地上,双眼失神的望着天棚,眼泪从眼眶中缓缓溢出:“我周说纵横商界十余年,没想到败在一个女人的手里!”

    刘三很赞同的点头道:“所以说,你刚才有恃无恐的那些话,对我来说构不成任何威胁!”

    “你想怎么样?”周说面色灰白。

    刘三懒得和他计较。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询问荆浪道:“强夺太子妃,按照大秦律该当如何处置?”

    荆浪双手一抱,轰然答道:“剐足三千刀,挫骨扬灰!以谋反罪灭九族!”

    “嗯!”刘三满意的点了点头,扭头对周说道:“好好的去吧,你的全部家产,我会给你好好保存着,等本殿下心情好的时候,给你烧几张上好的黄纸!”

    “噗……”一口触目惊心的鲜血陡然从周说口中迸发而出,脸上再无半点血色!

    232

    周说的结局在殿下几句话中,已然注定。任谁也无法更改了。现在虽然那些周家的爪牙还在虎视眈眈,但从他们那惊惧的眼神中已经看不出一丝的威胁。因为,此时的窗外,马蹄声一阵紧似一阵,那巨大的轰鸣声,昭示着整个周家大院已经完全在铁甲兵的控制之下。所有府内的众人,插翅难飞。

    刘三怜悯的蹲下身子注视着周说,淡淡的道:“你很像我,做事果断大胆而且非常好学,但是从经商的手段到耍弄阴谋诡计,我有些地方甚至不如你。”

    周说脸色惨白,双目紧闭,一声不吭。

    刘三轻轻一笑,并不在意,“你在三个月前毒死你的父亲,你可想到今日之祸?”

    话音刚落,周说猛的睁开双眼,盯着刘三道:“你怎么知道?”

    刘三站起身来,很自然的道:“因为一天你父亲不死,你都不会全盘掌握整个周家,你虽然聪明绝顶,但在周家只要你父亲在,就没有你自由掌控周家的那一天。自从两月前雅儿给我捎信说周家铁行改变了经销手段时,我就开始怀疑你的父亲被你谋害了。那不择手段的经营,心狠手辣的垄断手腕,除了你这个少东家,谁都做不来!”说完顿了顿,叹了口气继续道:“没想到哇,你的父亲以诚经商,好人之名遍布整个大秦,但凡经商之人,哪个提起你的父亲不伸大拇指?就连本殿下的太子妃赵小雅也对你的父亲推崇备,以长辈代之。但是你父亲这一辈子唯一做错的事情,就是养了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什么?”刘三一席话石破天惊!与铁甲兵对峙的周家护院们震惊的不知所措,一个明显是领头的护院排众而出,隔着众人大声问道:“少东家,太子殿下此话是真是假?你倒是说话啊!”

    周说冷冷一笑,缓缓点了点头。

    啊……

    那护院大叫一声,状若疯狂,“周说你这个王八蛋,我要杀了你!”说完咆哮着就要挥舞着弯刀扑上来。幸亏荆浪眼疾手快,与几个铁甲兵联合挡住了那护院的疯狂,死死的把他摁在地上。

    那大汉眼看挣脱不了,像一个孩子一样,双手使劲的拍打着地面,放声大哭:“东家,你死的好惨啊!我周立瞎了眼认了这个少主,我对不住您老人家啊!呜呜……”他这一哭出声,身后的所有周家护院皆都哭声一片,叮当声响起,所有护院的武器皆都撂到了地上,干脆放弃了抵抗。

    转眼间一场械斗消弭于无形,惊的一旁的赵超风差点惊掉了下巴。这殿下还真不是盖的,一句话就把如此凶险的场面化解了。谈笑中敌人飞灰湮灭,也不过如此罢!

    刘三似乎是早就预料到这个情景,从眼神中并没看出多少动容的神色,而是继续道:“你杀了你的父亲,继承了他的一切,在铁器经营上甚至比你父亲还要出类拔萃,财路拓宽的更加迅速,但是你却忽视了一件事情,才会出现身败名裂的结局!”

    “什么事情?”周说紧抿着嘴唇,恨恨的盯着刘三,不甘心的道。

    刘三呵呵一笑,直视着他的双眼,一字一顿的道:“锋芒毕露,这是你现在的写照。你父亲那时候韬光养晦闷声发大财,从不与大秦皇室争权夺利。而你,却愚蠢的和猪一样参与到大秦皇室的斗争中来,而且最大的忌讳就是几乎垄断了整个大秦的铁器供应。反观你的父亲,总是如有若无的把几乎一半的财路让别的商人来赚。出头的椽子易烂,这也是太贪婪的缘故。归根结底两个字,你是毁在贪婪上面。铁器经营如是,女人更如是!”

    周说如同斗败了的公鸡,面色灰白,再也提不起半点的精神。是啊,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自己就是毁在这个贪婪上。

    这时候,门外脚步声越来越多,接着没过多久,一声声呼唤从门外传来!

    “臣虎贲营胡庆魁救驾……”

    “臣关内侯霍去病救驾……”

    一声声熟悉的禀报声,不绝于耳,冗长的名单几乎囊括了襄平城所有的高官显贵。

    刘三苦笑一声,隔着窗户道:“除了霍去病,其余的人都散了吧,你们的孝心,本殿下心领了!”

    本文由小说“”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