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空间 > 影视大盗

第五十九章 危险

    巴掌大的小人浑身泛着金色的光芒在空中划出一条金虹,只是随着速度的不断增加,金色小人的光芒也越来越暗淡,甚至金色的迷你身躯上已经有了斑斑裂痕,尽管如此他也不敢歇下速度,因为……

    因为,一道泛着绿光的紫色雷霆仿若划破虚空而来,跃然横空,直奔金色小人的方向而去,在其身后穷追猛赶,每个呼吸二者之间的距离都在减少,眼看就要追上了目标。

    忽的,前方的虚空中显出道道符文,交织出一片帷幕,组成了一个阵法天地。进入这片天地后,李冲达的“乙木雷光遁”立时就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给缠住了,深陷泥泞般,速度为之一降。如此一来,就让那满身裂纹、光芒暗淡的金色小人给逃脱了,眼看着他超蹿入了脚下的山林,失去了踪影。

    仿佛置身与沼泽中的李冲达感觉自己越是挣扎,那莫名的力量就是越甚,乙木雷光的能量也不能撕开这种束缚,一时间他没有好办法挣脱这个力场。

    又是这种无力感,和元婴境的老者战斗的时候李冲达就有过这种感觉,如今又来了一次,这低级的《神话》世界里到底有多少牛鬼蛇神!李冲达已经有点不耐烦了,他收起了遁光,立于虚空,神识全力爆发,手中法决连连,漫天雷电陡然间凭空而生,轰向前方,妄图将这片符文交织得世界变为雷电的领域。

    李冲达的无赖战术成功了,丝毫不懂阵法的他,凭借着自己深不见底的神识能量施展起雷系术法,一通狂轰乱炸之下,终于耗光了这个阵法的灵气,只是这一力降十会的破阵手段毫无技术含量可言。

    管不上其他了,李冲达忙再次施展出“乙木雷光遁”向着那元婴逃入的山林追了下去,他想看看到底是谁在算计自己,先是元婴境的修士,接下里又是这虚空中的符文阵法,要是硬说成巧合,估计也没人会相信。李冲达相信,这逃遁的元婴一定能给他指出最正确的方向。

    就在李冲达身入密林之时,一道火光在空中对着此地高速逼近,火光所及之处皆爆出一片音爆云,正是杨艳穿着钢铁衣赶到。即使李冲达吩咐过了,让杨艳在原地等待,可是杨艳又如何能放心李冲达一个人追敌而去,兵法有云:穷寇莫追,已经了解了某人一冲动就犯二的惊鸿仙子,立即让“来福”火力全开,奋起猛赶,企图追上李冲达的脚步,可是“乙木雷光遁”的速度实在让“来福”望尘莫及。

    李冲达一入脚下的这片深山密林,铺展开来的神识就遇到了不下数百道的念力的锁定,他当时就意识到了,自己可能进了贼窝,数百修士聚集在一起还全部放出念力探查四周,出动了这么大的阵仗,肯定不是为了请他李冲达吃饭。

    “前辈,移驾一叙如何?”一个声音在李冲达耳边响起,拖着袅袅的余音在林中回荡,李冲达仔细分辨了音色,突然发现这声音还有些耳熟,最近他一定有听到过。只是上次这个声音说话的感**彩与今日截然不同,当日是像条狗呜咽着跪在李冲达脚下求饶,今日的他似有所依仗,声音里带着点自傲,还中气十足,难道这么快他就养好了伤?

    既然被这么多道念力锁定了方位,李冲达也就不着急离去,他也想见见这场针对自己的布局是何人所为。运起神识确定了这道声音的来源后,李冲达的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化为光影穿梭在林间,再次停下来的时候却已经站在了一群人的对面。

    果不其然,数百的神州修士聚集在了一起,其中就有老熟人灵虚子和丹阳子,刚才发声邀请李冲达过来一叙的相必是这个丹阳子,只不过他被李冲达的“九天雷落术”轰碎了的双臂,不知用了何种仙家法门,竟又长了回去。还真是讽刺,好了伤疤忘了疼,他居然还敢直面李冲达,真是勇气可嘉,或许,是他身后那百十个修士给他壮了胆。

    一个金色的元婴浮现在灵虚子手掌里,李冲达定睛一看,那元婴竟是正在接受着灵虚子“一气长生诀”修出的木之生气的蕴养。元婴暗淡的快要熄灭的光亮在生气的滋养下,缓缓稳住了正在减弱的趋势,身体上的裂纹也在逐渐消失。

    底气十足的丹阳子瞅见了李冲达的目光的盯在灵虚子手里的元婴上,大义凛然的厉声道:“我等敬你是修行上的前辈这才让玄霄子前辈去请你商议事宜,可是你却差点将玄霄子前辈打的身形俱灭,如今我神州修士几乎尽数再此,你还想继续仗术逞凶不成?”

    随着丹阳子话音落下,对面的修士有几十个立时向他聚拢,有的甚至手里已经掂量好了法宝,怕是丹阳子一个眼色之下,那些法宝就要落在李冲达头上。

    李冲达自然不会在乎这群连元婴境都不是的土鸡瓦狗的威胁,轻蔑的瞅着丹阳子,玩味的语气道:“胳膊接的不错?”继而又侧身面对着灵虚子,缓缓叹了一口气道:“灵虚子,我以为你我只见有几分情谊,没想到你也在。”至此话音一顿,李冲达的凌冽的目光仔细扫过在场的每个修士,道:“这么大的阵仗,相必各位已经算计我有一段时间了,如今我支身在此,你们的目的是什么,可以说了!”

    李冲达话音一落,从对面的修士群众便走出一个颇具威严的人物,生得腰圆背厚,面阔口方,更兼剑眉星眼,直鼻权腮,看起来文绉绉的修士群体里能有这般人物也算是奇葩一朵,这人走到了修士阵营的最前列,张嘴就道:“我长宽子与前辈你无冤无仇,可是那嬴政杀了我一家两百多口,在场的各位亦皆于嬴政有血海深仇,碍于天道因果,我等无法施术于此獠,遂齐心合力之下,想出了这个可以报仇雪恨的计策。可如今我等布局的所有棋子皆被前辈你打乱,你拿走了长生药,授了界外之人一身本领,如今更是拿走了天星,让我等数年心血毁于一旦,我等实是不甘。如今,造出如此阵容不是为了和前辈火并,而是要前辈知道我等报仇之心坚定无比,望前辈交还天星,莫要再管界外来人之事。”这一段话说的抑扬顿挫,声音却是慷锵有力,斩金截铁,似乎没有商量的余地,随后他完全冷下了声音,道:“若有纯心阻当我等报复之计的存在,我等定要和他见个生死!”

    “你在威胁我?”这个脑袋有些秀逗的奇葩长宽子的话,让李冲达皱起了眉头。

    “前辈可以这样认为?”

    这个死鸭子嘴硬的家伙让李冲达怒极而笑,伸出了右手的食指对着这个叫做长宽子的二百五摇了摇手指头,道“知道吗?我是属貔貅的,到了我手里的东西只进不出。还有,我这个人有个臭毛病,最讨厌别人威胁我。而且,威胁我,你还不够资格。”

    “各位道友,如今便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大家手底下见真章!”这长宽子倒也果断,见是不可为立时大声呼喝,招呼着身边的诸人对李冲达发动了攻击。

    霎时,金木水火土五色光芒的灵力从神洲修士集团的阵营里频频爆发,幻化出千奇百怪的术法,映亮了半边天空,对着李冲达所在的方位就是一阵狂轰乱炸。这些术法虽多,但是都是出自聚灵合力境界的修士之手,汇聚的天地之力根本就不能被元神境的李冲达看在眼里。

    只见他心中默念咒法,手中法决变换不止,伸手间就撒出一片雷海,彻底将对面万千修士的术法湮灭,并且这片雷海里暴躁的闪电去势不减,依旧朝着一群修士镇压而去。放出一片雷海的李冲达轻蔑的望着对面的那群土鸡瓦狗,在心底想到:“这群境界低下的修士,深知在术法的质量上根本无法与我相提并论,所以他们妄图比拼术法的数量,期待以数量战胜质量。可惜注定了他们命途多舛,自己最大的优势就是无穷无尽的神识能量。”

    “不好!”正在自得状态下的的李冲达心底突然泛起了巨大的危险警觉,仿佛他自己正处于巨大的生命的威胁之下。

    李冲达根本来不及运用神识,额头上瞬间冒出无数豆大的汗珠,只能睁大了眼睛匆忙一撇,时间仿佛慢了下来,生死就在这一瞬,透过漫天术法交错的的光芒,一道银白色匹练光芒,仿佛切碎了空间,直冲李冲达面门而来……

    ps:

    明天就有个转折,我想了好久。。。由于没有系统之类的,进入每一个位面我都要想好原因,淡淡的忧伤呀~!小秋再次求推荐票票,为什么我票票这么少,捂脸哭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