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片时代

第两零零章:你可真难伺候(660月票加更)

    (每一本书的第两百章都是一个砍,老驴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求月票!)

    凯瑟琳忽然挑了挑眉,道:“其实以前很少有女人举办婚前单身派对的,这个派对似乎是男人的专利。直到近些年才有女士开始兴起单身派对的,不过玩的也比较拘谨。至于男人的单身派对怎么玩,我想不用我介绍了。”

    陈天都再次大觉尴尬,干咳一声,拿起酒杯大喝一口。

    派对文化在美国无处不在,派对的英文常见是her、byinvitation、forpleasure的意思,它说明派对应具备三要素,首先派对是个聚会,其次派对要有个主人,最后指出了派对能制造欢乐。

    派对的历史可以追溯到远古时代,当时人们聚集在一起观看有表演性质的宗教仪式,或者在分食兽肉之前围着篝火高高兴兴地唱歌跳舞,这就是派对的前身。法国路易十四时期的宫廷舞会,以及从此开始风靡各种聚会,(顶)(点)(小说)使奢华派对达到了一个高峰,而现在派对则走向了大众。

    对于美国来说,十一月绝对是一个热闹的月份。一方面是各级的政治选举轰轰烈烈,一方面是各种盛大的节日接踵而至,派对也特别多。英语里面,“政党”和“晚会”都是使用同一个词——party,拼写和读音都一样的。华人通常都喜欢把后一个意思,直接音译为派对。

    美国人大抵这样的喜欢折腾。而且乐此不疲,有时让陈天都这些温良恭俭惯了的炎黄子孙看来,真是吃饱了撑的!

    当然他也承认。任何事物的存在总有其存在的合理性的,尤其是当这样的事物已经成为了一种文化的时候。更何况,入乡随俗本来就是一种生活的原则。

    而陈天都所表现出来的很少参加派对,深居简出,其实就是对美国式生活的一种不适应。

    幸好,今年时候他已经开始转变,至少家庭式的派对他也举办过。宴会式的派对他也参加过,而现在几个好友齐齐游拉斯维加斯,则是随叫随到的聚集式派对。他正在参加。

    其实想想,偷得浮生半日闲,一帮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聚在一起,吃喝玩乐。互无拘束。也是挺不错的。

    美国的派对文化,其实是体现了一种人与人之间积极沟通和交往的态度的。如果说喜欢投诉,是代表了美国人鹰派个性的一面,那么喜欢派对,无疑又是正代表了他们鸽派个性的一面的。因此,要了解美国和美国人,派对文化是最直接的方式。

    他随即又想到了一个问题,“男人的单身派对肯定是去泡妞寻欢无疑了。道格拉斯去狂欢了,那么女人的单身派对。莫非也是寻欢……这可真是,让东方男人受不了啊。”

    想到这里,望向凯瑟琳的眼神顿时有了几分怪异。

    凯瑟琳忽然嘴角一翘,露出一个勾魂夺魄的微笑,道:“想知道女人的单身派对怎么过吗?”

    陈天都点头也不是不点头也不是,只是本能觉得对方眼神有点怪异,这个问题好像不应该接下去。正在犹豫该怎么回答时,凯瑟琳却忽然避这个话题,道:“我想去喝一杯,你愿意一起去吗?”

    陈天都讶异,指了指楼上,“上面?”

    “不,我不想再上去了。拉斯维加斯喝酒的地方多得是,要去吗?”

    “ok!”

    陈天都终于聪明了一回,和凯瑟琳来到楼下,他把车开过来,为她拉开车门,请她上车,优雅的举止体现出他的风度。一句话,出来干嘛来了,他要尽量挽回刚才的失分——不要误会,他没有太多其他心思,只是想在好莱坞多交一个美女朋友而已!

    两人来到一家名叫旋律的小音乐餐厅,外面是低矮的木头门,还保留着上上个世纪西部的风格。墙壁上有爬墙藤,地方偏僻,路人较少。若非看到此处有点点灯光在闪烁,陌生人是断然寻不到这里的。

    按照晚餐的标准来,牛肉红酒甜点之类的少不了,各种刀子叉子齐上阵。陈天都现在也养成了臭毛病,对吃的东西很爱深究一番,他没有绅士的将菜单递给凯瑟琳,而是先问一句,“可以让我来点餐吗?”

    凯瑟琳奇怪的看他一眼,“随便。”

    然后陈天都就盯着菜单仔细研究起来,边看还边询问凯瑟琳的口味,半晌,将菜单一关,对服务员问道:“我不太熟悉你菜单上的名字,我的这位朋友过几日就要结婚,我想请她吃顿美味,可以按照我的意思来几道菜吗?”

    这家店是风格店,并不以招待顾客多为因由,所以来往顾客多是熟客而且收费比较高。没有额外请侍应生,服务员就是老板,他也早认出两人的身份,而凯瑟琳即将大婚的消息,堪比娱乐圈的总统选举一样的盛事,他自然之道,此刻欣然同意。

    “非常感谢。”

    陈天都笑了笑,“那就来道奶酪蜜汁酱牛排,你只能用奶酪制造时的残渣,不能用真的奶酪。”rendell坚持这样因为“真的奶酪不能溶透到肉里”。奶酪酿制时,你只能用奶酪制造时的残渣,牛肉不要用牛排,请用最硬的那块肉不要牛筋,那样和奶酪一起会让它更好吃。请在牛肉里注射一点红酒,会让它味道更酥脆。可以做到吗?”

    老板耸耸肩,道:“虽然有点难,不过……当然,没问题。即使是中国菜也没问题,恐怕对于正宗的中国人而言就不会那么正宗而已。”他就差拍胸口保证了。

    “good。”陈天都眼睛一亮,笑道:“那再来一道菜。鸡肉沾上甜辣酱和面包削然后油炸,春卷里面加奶酪或奶油,再来个荟萃莲子松茸黄金蛋炒饭。然后色拉,和一道甜点。甜点请用黄油曲奇中加入切碎的巧克力,冰激凌球两颗融入进去,ok?”

    老板眼睛一亮,“我想你说的这道甜点是麻州的ruth-grave,对吗?”

    “你知道,那就更好了。没错,就是那道名菜,我一直想尝试它。”

    “好的。”老板收了菜单,欣然道:“我可能需要一点时间。现在客人比较少,我儿子回家了店里只剩下我,你们请随意好吗,那里有红酒请自选,钢琴在那边还有留声机。如果需要蜡烛的话,恐怕我无能为力。”

    “no~”陈天都失笑,“你误会了,我们是朋友凑巧碰面。”

    “噢,sorry。”老板哈哈一笑,用略带询问的语气问道:“反正你们是最后一拨客人了,我可以将店门提前关上?”

    这个可以有,陈天都道:“非常好,谢谢。”

    美国料理最棒的地方就是胡思乱想,有时候想出来的他们自己都无法承认,就找个接近的风格,跟着那个叫。举例:“chinese food”中国快餐,横跨了美国50个州,所谓的中国快餐提供10多道漂亮的,油炸了的,酱油烤了的事物。还有刚才陈天都点的,鸡肉沾上甜辣酱和面包削然后油炸后那叫陈皮鸡,春卷里面加奶酪或奶油,炒饭炒面吃完后盘里的剩的油可以用来再抄2-3道小菜。这些菜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是美国人想出来借着中国菜的摸版。

    其实都是中餐外表,西餐内里。这个秘密,在陈天都刚来美国时就发现了,否则也不会用美食套住凯特。

    老板点点头终于离开了,只剩下他们两个。凯瑟琳好奇看着他,“你果然很喜欢吃,听凯特说过你的厨艺很棒,没想到是真的。”

    陈天都笑了笑,“凯特跟你说这些?我确实有这个爱好。没办法,因为我太好吃了,别人做的无法满足我的口味时,就必须亲自动手了。你喜欢什么口味的红酒?”

    红酒种类众多,其实按照饮用时机来划分,又有开胃酒、佐餐酒、餐后酒和特饮酒的不同。西方人对这些很讲究,不过条件所限,一般不会频繁更换红酒。凯瑟琳想了想,有些苦恼道:“水果酒和奶蛋酒我都想喝一点,该怎么办?”

    陈天都莞尔,“这可没什么好纠结的,那就一起好了。”凯瑟琳说的水果酒和奶蛋酒,其实是对酿酒原料不同进行分类的品种。多表现在口味上略有不同。如非真正的专家,甚至品尝不出其中细微。自己动手,在酒架上挑选了两瓶有些年份的路易出来,看了看标签微微皱眉,“度数有点大,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凯瑟琳一笑道:“没关系,我喜欢喝高浓度的。”

    “想听音乐吗?”

    凯瑟琳挑了挑眉,一只手撑在桌子上,露出慵懒的身姿和要人命的曲线,懒懒道:“留声机就算了,如果你会弹钢琴的话,我不介意听一听。”

    陈天都笑道:“这可难不倒我,让我想想……”他径直坐了过去,打开钢琴板,然后飞快的在脑海中搜寻曲目,终于选定了一首经典曲子,被誉为世界上最好听的音乐,悲伤的天使。打了个响指,“有了,就弹这首曲子。”

    凯瑟琳道:“如果不好听我不会鼓掌的。”

    “e-on,你可真难伺候。”陈天都犯难了。

    “嗯哼~~”凯瑟琳贼笑着催促,道:“快开始,我等不及了。”

    陈天都深吸一口气,先试了几个音,音准都是调过的,显然有人经常用。(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