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2章 残缺(墨尔本熊猫烤鱼飘红打赏加更!)

    “感觉……还不错吧?”顾玲并没有落在孟皈的背上,而是躺在两米外的地方,也摔得头破血流,但她居然还能开口讲话。

    “别……怕……这……只……是……在……做……梦……”孟皈吐了口血,终于完整地说了句话出来。这肯定是在做梦,不然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两人早就死了,还能在这里说话?

    “动不了了吧?它们就快来了……”顾玲明显恢复了一些,说话也变得清晰了。

    “什么东西?”孟皈发现自己说话也快了许多,过了一会儿他才明白,原来他根本没有开口说话,是在意念里和顾玲交流!

    这种感觉无比地熟悉,他已经很久没有象这样和顾玲交流了。

    “它们……”顾玲闭上了眼睛,很显然她不想看到它们。

    孟皈想四处看看它们到底是些什么怪物,不过他一动也不能动,就在这时候,他听到一阵沙沙的声音,终于它们来到了自己面前不远处。

    孟皈又想骂娘了……

    遍地的黑色虫子、蟑螂、蜈蚣等堆成堆向孟皈涌了过来,还没等孟皈反应过来,它们已经到了孟皈脸边上,并且开始向他身上,脸上,甚至口中爬了进去。

    “啊!!!!”

    十几分钟之后,孟皈攒足了力气,大吼了一声猛地从地上坐了起来,周围的一切终于消失了,他身上的疼痛感也消失了。

    这是一个房间?周围虽然很黑,但还是可以看清楚一些东西。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孟皈揉了揉眼眼。又仔细向四周瞅了瞅,发现房间的墙角里躲着两个小女孩儿,从身形上孟皈很快就认了出来,其中一个人是顾玲。

    “小玲?”孟皈来到顾玲身边蹲下了。

    “嘘!”顾玲惊恐地看着孟皈。示意他不要吱声。

    “怎么了?”孟皈压低了声音问了顾玲一句。

    “外面有个无头鬼……”另外那个小女孩儿胆怯地向门口指了指。

    孟皈看了那小女孩片刻,感觉着象是认识她,又不认识她。

    “不用怕,有无头鬼的话。我打死它,以后你们就再也不用怕了。”孟皈站起身,四处摸找着墙上的电灯开关,这么黑让人感觉不太好。

    孟皈摸了半天,没摸到开关,却摸到了一截断开的裸露电线,而且还带电,他手臂被那电打得一阵剧麻。难受的感觉让孟皈又有些忍不住想骂娘了。

    孟皈来到门边,抓住门把手把门给拉开了来,小孩子的恶梦中有无头鬼?自己对这东西可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门外确实有个无头鬼……还是个女的,她穿着一条连衣裙,胸口那里全都是血。无头鬼一只手向这边茫然地伸着,一边伸手摸着一边在嘴里喊着什么。

    “请你不要再到这里来吓小孩子了,不然我可要对你不客气了。”孟皈准备出手干掉这个无头鬼。好解除两个小女孩儿的恶梦,但没想到这无头鬼是个女人,而且……喊声很悲戚,象是有什么冤情。

    解开她的冤情就可以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吗?孟皈脑子里变得有些混乱起来。

    “小玲、小琴快跑!快跑!”那无头鬼居然说话了,天知道她没头没嘴是怎么喊出声来的?

    房间里和顾玲在一起的那小女孩儿却是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喊着妈妈,因为那无头鬼在厅里,厅里有灯光,打开门之后,孟皈很容易就看出了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象是那种住户人家。他和顾玲还有小女孩儿是呆在儿童房里。客厅的地板上全都是血迹,孟皈很快就发现客厅中还有一个男人正凶巴巴地看着这边。

    他手里有一把刀,刀上滴着血,很显然那女人的头就是被他割下来的。

    发现孟皈看着他之后。他拿起刀恶狠狠地向孟皈扑了过来,孟皈有些猝不及防。被他撞进了房里,两个女孩儿见到那男人闯入,吓得一起尖叫了起来。

    男人听到女孩儿们的尖叫,拿起刀就向她们冲了过去,孟皈连忙伸手抓住了那男人,不让他过去伤害那两个女孩子,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孟皈觉得自己一点力气也没有,不是没有力气,是有力气却使不出来的感觉。

    这还真让人郁闷!

    被限制了猛鬼能力还不够,还要限制普通人的力量?

    那男人转过身来,手起刀落把孟皈的一只手臂给斩落了下来,孟皈疼得满头都是汗,身上的无力感却更重了,他眼睁睁地看着那男人向那两个小女孩儿冲了过去。

    孟皈拼命挣扎着,终于他感觉自己象是挣脱了什么一样,一下子冲到了那男人的背后,伸出脚,用尽了全身力气对他踹了过去,然后又连踹了他十几脚,踹得男人一动也不动了。

    “好了,他再也吓唬不到你们了。”孟皈捡起那男人的刀,正准备收在身上的时候,顾玲和小女孩看着那刀一起尖叫了起来。

    孟皈只好打开窗子把刀扔了出去。

    和顾玲在一起的那个女孩儿推开孟皈跑出了房间,刚才那个无头鬼已然躺在了地板上……那滩血迹所在的位置……

    “妈妈!妈妈!”女孩儿大声哭了起来。

    孟皈听到那女孩儿的哭声,不由得也有些心酸,不出所料的话,这女孩儿的妈妈一定是被人给残忍地杀害了,头都被割了下来,而且这一切都被房间里的女孩儿看到了,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虚拟梦境。

    “她是我妹妹,小琴。”顾玲向孟皈说了一下。

    “哦?”孟皈瞅了瞅顾玲,又瞅了瞅那个叫‘小琴’的女孩儿,心里一阵明白一阵糊涂。

    “她是我召唤出来陪我的……”顾玲接着嘀咕了一声。

    “哦……”孟皈若有所思的表情。

    “你真的是来帮助我们的吗?”顾玲扯了扯孟皈的衣服。

    “是的。在未来……不,在一个平行世界里,我一直守护着你,不让任何人伤害你。我现在到这里来,都是为了你。”孟皈蹲下身子,充满爱怜地看着面前的顾玲。

    “那你带我离开这里吧。”顾玲想了想之后回答了孟皈。

    “离开这里?”孟皈一头的雾水,他倒是想离开这里。还指望着顾玲呢,没想到她却要他带她离开。

    “好的,我会想办法带你离开的。”孟皈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不然顾玲对他产生了怀疑,事情就更不好办了。

    “训练完之后,你偷偷到我房间里来找我吧。”顾玲又补了一句。

    “哦?”孟皈有点哭笑不得,这到底是在哪儿啊?

    顾玲似乎读懂了孟皈的心思,她微微一笑。伸出双手在孟皈的眼前一抹,孟皈本能地把眼睛一闭,再张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医院的五楼,先前他所在的地方。

    她把他从她的神魂世界里送出来了?

    眼前的情景让孟皈还是很有些不安,这个五楼仍然是先前那个无人的五楼,四周非常安静。静得孟皈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小玲?”孟皈在走廊里来回走动着,他本能地回避了手术室那边的方向,他不想再见到林静她们的惨相,那些事情到底是真是假,孟皈到现在都没有弄明白。

    孟皈听到‘苏沐琴’房间里有动静,连忙撞开房门冲了进去,先前那个‘苏沐琴’呆在房间里,手中拿着一本连环画。

    “小玲?”孟皈发现房间里的这个顾玲仍然对自己不理不睬,不由得很是困惑。

    “小玲,我们在梦中见过的。你刚才还让我到这里来找你来的。”孟皈无奈地蹲在了顾玲的对面。希望自己的话能引起她的注意。

    顾玲只是继续看着手中的连环画,一语不发。

    “小玲,告诉我,怎么离开这里?”见顾玲仍然不声不响。孟皈不由得有些急了,伸手把她的连环画抢夺了下来。

    “跟我走!”顾玲终于站起身来。快速向门外冲去。

    孟皈有些意外他抢了她的连环画,她并没有哭闹,既然她说让他跟她走,那就赶紧跟她走吧,希望这次能有机会离开这里。

    那本连环画被孟皈折起塞进了衣服里,既然顾玲先前一直拿着它看,想来对她会是比较重要的东西吧?

    顾玲出门之后,径直跑向了电梯的方向,孟皈也跟着她一起跑了过去。到了电梯边之后顾玲摁了一下电梯的升降按钮,很快电梯门便打开了。

    孟皈向电梯里看了一眼,不由得心里一寒,里面根本就是空的,根本没有轿厢……这可怎么下去?

    “怎么下去啊?”孟皈向身后的顾玲问了一声。

    “你往下看。”顾玲低声回了孟皈一句。

    孟皈伸长了脖子向下面看了看,似乎看到了什么,但似乎什么也没看到……

    就在这时,孟皈感到背后突然被人推了一把,他觉得不太可能是顾玲推的,因为力量那么大……但那又会是谁推的呢?

    孟皈根本没来得及作出反应,便一头栽进了那深深的电梯井中,他一边大叫着一边双手无助地四周乱抓着,直到他重重地摔倒在了最底层那软软的地面上。

    四周都黑暗一片,但腥臭难闻,孟皈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砸在了什么上面……

    一个被孟皈砸中了脑袋的残肢人张嘴就咬了孟皈一口,疼得孟皈大喊大叫起来,不喊不打紧,孟皈马上发现四周都开始有动静了。

    刚刚摔下来的时候,孟皈以为这里什么也看不见,其实他错了,这里是有灯的,只是太昏暗,所以刚下来的时候他什么也看不见,稍稍适应了一下这昏暗的光线之后,孟皈马上就看清楚了周围的一切……

    这里是负一层吗?

    这里确实就是一个类似负一楼停车场的大厅,但是没有车子停在这里。

    他身子底下、还有厅里各处,都是一些……人?

    那些蜷缩在角角落落的奇形怪状的人似乎都被惊动了,他们一起扭动着,慢慢地向孟皈这边爬了过来。

    孟皈本能地搜索着可以逃走的方向,但是四面八方似乎都是这些奇怪的人类。他们有的没有手臂,有的没有腿脚,在地上拖着半截发臭的身体爬行着,有的索性只有半边脑袋……

    还有的……开膛破腹……

    类似这种场景孟皈也不是没有见过,但此刻仍然感觉很有些恶心,不过很快他就不恶心了,而是有些毛骨悚然了。

    距离孟皈最近的那位……正拖着满地的烂肠子向孟皈一步一步挪过来的那位……不是别人,就是孟皈自己!

    孟皈想起了死在手术台上的自己。

    还有一个被烧得完全没有皮的人……看身高,仿佛也是他自己……还有那边半个脑袋的、没有腿的、他们全都是他。

    这一切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每当孟皈和每个残缺不全的孟皈目光相视之后,一些令他毛骨悚然的记忆就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他几乎是在几秒钟之内就把自己如何被烧,如何被削掉了半个脑袋,如何失去了下半个身体给弄清楚了。

    当然那个开膛破肚的孟皈,是孟皈原本就有的记忆,看来这里有不少不同空间出来的孟皈,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这一幕倒是让孟皈想起了一部名叫《恐怖游轮》的电影,电影的最后,主角也是发现了无数个这样的自己。但那里面的人好歹还是个全尸,这里的孟皈……一个个也太特么惨了吧?

    要不要这么多重复而恐怖的记忆啊?孟皈一时之间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被无数的恐惧记忆给撑爆了。

    很快,孟皈又看到了一些人,不是他的那些人。

    林静、林冰璇和伊芙蒂雅。

    无数个她们,同样残缺不全的身体、无比痛苦的表情,她们的眼神很无助……向他爬过来分明是在向他求救……

    更多的记忆向孟皈脑海中狂涌了过来,都是她们如何在医院大楼中变成现在这种惨状的记忆,只有少部分是孟皈经历过的,大部分孟皈都没有经历,或者,这些记忆他根本未曾经历过,只是平行世界里的无数分支而已。(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