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0章 神魂世界

    但林静一点儿也没觉得疼的样子。

    另外,钟医生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孟皈实在无法接受这样的场景,他没有和林静说什么,转身就冲出了房间,空荡荡的走廊中寂静依然,就象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是此刻孟皈心中的寒意更重了。

    孟皈突然发现电梯方向有人影晃动了一下,他连忙追了过去,远远看到苏沐琴小小的身影正向电梯方向跑了过去。

    孟皈一边大喊着,一边向电梯那边冲了过去,电梯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打开了,孟皈冲过去的时候,苏沐琴已经进去了,电梯门正在关闭,不过孟皈还是用力挤了进去。

    进去之后,孟皈不由得一楞,电梯中不止苏沐琴一个人,还有钟医生和两位孟皈不认识的护士模样的人。不过她们对孟皈的进入似乎没有任何反应,他们自顾自地说着话,孟皈正准备向她们问些什么的时候,电梯门突然打开了,那些人径直向电梯外走去。

    孟皈连忙向旁边让了让,当他去拉苏沐琴的手时,却发现自己抓了个空。

    孟皈转身跟出了电梯,这才发现医院中到处都是人,而且这一层他从来没有来过……

    在进入走廊的地方有一扇铁门,还有两名门卫,钟医生拿着工作证接受检查之后,才带着其他人一起进入了走廊中。

    孟皈抚摸着那铁门,然后用手在两个门卫面前晃了半天,发现他们根本对自己没有反应。虽然心存疑惑,但孟皈还是跟着苏沐琴她们走进了铁门后的走廊中。

    孟皈能摸到这些铁门、墙壁,却无法摸到这里所有的人,就象他们只是幻影一样。

    这里明显和先前所在的五楼的设施不太一样。五楼看起来象是病房,外加一些仪器治疗室,而这里更象是教室或者研究场所,刚才电梯是在往上走。看来这里应该是比五楼更高的地方。

    孟皈很快就在一些门前贴纸上了解到了一些讯息,上面有‘EX-003型生化人训练中心’的字样。

    没有人看到孟皈,也没有人感觉到孟皈的存在,所以孟皈可以随便出入任何一个房间。

    孟皈首先是跟着苏沐琴到了一个比较大的房间中,进来之后他就有些傻了……

    房间里有很多小女孩子,她们全都长得一模一样,和苏沐琴一模一样!

    这些小女孩儿的脸上似乎都写满了恐惧,医生护士让她们做的事情。看来他们并不是很理解和认同。但是那些护士们在这时却露出了一脸的凶相,在她们软硬兼施的逼迫下,‘苏沐琴’们还是全都乖乖地躺在了床上,随后她们被注射了一些药物,再然后她们就进入了昏睡状态之中。

    而此刻房间的喇叭中开始放出一些轻柔的音乐,还有一些指令,似乎是想通过一种外在的语言。影响那些处于昏睡中的女孩们。

    一个黑衣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孟皈看了他一眼之后,又把目光回到了昏睡中的苏沐琴身上,过了片刻,他突然象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连忙转头又向那黑衣人看了过去。

    黑衣人笼罩在一团黑雾之中,面目根本看不真切,就算孟皈走到他面前,仍然无法辨认清楚他是谁。

    但是当孟皈看着他的时候,孟皈能感觉到这黑衣人也正在看着自己。他试着走远向旁边移动了一下。果然这黑衣人也转了身继续看着他。

    “你能看到我?”孟皈向黑衣人逼近了两步,向他质头号了一声。

    黑衣人点了点头,并不说话,随后便转身向门外走去。

    孟皈连忙追了上去。想伸手抓那黑衣人,却是抓了个空。他心中不由得一楞,此刻那黑衣人已经走到了另一个房间门口,似乎在提醒孟皈注意那个房间里发生的事情。

    孟皈连忙走到那房间门口向里面看了进去,正在此时,一名男子探头从那房间里走了出来,左右看了看,然后又关上了房门。

    “闭上眼睛,然后向前走,你就可以进到房间里去了。”黑衣人似乎对孟皈说了什么,孟皈回头看过去的时候,背后却空无一人。

    孟皈按那男人的指示,闭上眼睛,向前走了几步,果真没有感觉到门的存在,进去之后,孟皈找了个角落的地方站住了。这是一个会议室,房间里有几个男男女女在那里开会,他们的面目似乎也笼罩在黑雾之中,但黑雾比较淡薄,这次孟皈很快认出了他们,特别是为首的那人。

    当认出那人是谁之后,孟皈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那人,是他自己。

    只是他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凶悍和狰狞,与孟皈平时在镜子里看到的自己有些不太一样。

    其他人……分别是罗杰、宋建国、顾承安、林冰璇、舒娅、沈佳怡、李洛。

    孟皈不由得回忆起了自己被时间乱流扔到孤岛上的那次经历,失忆之后知道自己名字叫孟皈,然后在临死之前,把现在的这个他送到了孟家……

    看到面前这些人之后,孟皈深度怀疑那个为首的面目凶悍狰狞的孟皈,就是原本的那个孟皈。

    问题是……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先前出现在太空船里的罗杰、顾承安、林冰璇等人又是怎么回事?这两帮人之间有着怎样的联系?还有孤岛上的那帮人,和这帮人之间又有着怎样的关系?

    这是自己的前世吗?

    或者,是这所有一切……猛鬼分身、任务、生化阵营、量子阵营、光脑和神域的起源?

    会议室里的顾承安正在向其他人讲解着什么,孟皈感觉他们的会议似乎刚刚开始,连忙集中精神。听了听顾承安正在讲的东西,或许这会是扭曲空间中的重要线索吧?

    “我们的研究是很成功的,现在进入了最后的攻关阶段。”顾承安开口说着。

    “你还是从最开始讲起吧,研究的技术节部分我还不是很了解。”‘孟皈’伸手打断了顾承安的话。

    “好的。我就从最基本的地方讲起吧,就是我们是制造出这些生化人来的,又怎么去训练他们……”顾承安很恭敬地向那个‘孟皈’点了点头,然后接着讲了下去。

    孟皈心中不由得有些疑惑……这个顾承安看来对那个‘孟皈’很恭敬的样子。为什么先前飞船里的顾承安却是对他一点儿也不恭敬?而且根本不认识他?

    难道那个顾承安是虚拟的?或者生化技术克隆出来的?

    那个房间里有那么多的苏沐琴,所以孟皈觉得自己的推断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顾承安在讲述了一些很晦涩、孟皈根本听不懂的生化技术之后,便开始讲述他们是如何一步一步训练这些生化人的。

    “这项研究借鉴了其他研究团队的经验,但大多数还是我们自行摸索出来的,大致分这么几个阶段……”

    “一个普通的强化克隆人如何能在脑海中构建出一位完整而强悍的生化人战士呢?”

    “首先他需要感知自己的神魂世界;二来他需要让自己的神魂世界和本体进行分离;三是自由控制和修改自己的神魂世界;四是让自己的神魂和神魂世界里的幻想衍生物进行交流;五是在扭曲空间中不断训练和强化自己的神魂,以构建更为强大和完整的神魂世界……”

    “第一步,感知自己的神魂,这对于强化过神魂的克隆人来说并不困难。通过浅睡或催眠等方法,很快就可以感受到自己神魂的震颤……”

    “我们这里说的是用我们的方式,让普通人都能够快速感知自己的神魂世界……”

    “普通人的神魂在什么时候感知最强烈呢?就是梦魇的时候,也就是俗称中的‘鬼压床’。”

    “鬼压床?”为首的那个‘孟皈’很感兴趣的样子。

    “嗯,每个人都有过这种感受,就是在做梦快要醒的时候,感觉被什么东西给压住了。或者有什么人在摸你,你努力想挣脱,却挣不脱,这时候以为自己醒了,事实上却没醒,本体仍然老老实实地躺在床上。”

    “对,我们确实有过这种经历。”旁边的人对此表示了赞同。

    “这种现象,就是神魂努力想要摆脱本体所诱发的,但这只是一种不自觉的挣脱,所以陷入这种状况的普通人都努力想要醒过来。并且此刻心中都会非常害怕。其实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害怕……”

    “这种害怕,不是怕自己醒不过来,也不是害怕梦中那压住自己的鬼物,这种害怕是缘于神魂想挣脱本体。而本体本能地阻止神魂挣脱而诱发的一种深层恐惧。”

    “我们的训练,第一步就是让自己强化那时的神魂感知。然后让自己克服那种恐惧,浅显一些讲,就是在发生鬼压床的时候,要镇静,那时候人是有意识的,要努力告诉自己,这没有什么可怕的,先让自己平静下来。”

    “平静下来之后,不停地告诉自己,这只是神魂在努力挣脱本体,我们不应该阻止它的发生,而是要鼓励它,从而实现第一次神魂与本体的成功分离。”

    “第一次是最难的,但只要成功一次,神魂感知就会越来越强,通过一次次强化训练,普通人就可以很自如地控制自己的神魂了。”

    “具体要怎么摆脱?”‘孟皈’又开口问了一下。

    “当你感知到鬼压床之后,第一步,让自己镇静,努力保持住意识的清醒,哪怕是半清醒,但要不停地提示自己。这时候,假如你平躺着,就努力让自己坐起来,如果感觉坐起来很难,就让双手先伸起来,感觉双手已经高高伸起之后,再坐起来就很容易了。”

    “难度就在这里,本体会极力阻止神魂的脱离,第一次的时候,会有很大的恐惧感袭来,诸如‘我会不会因此死掉’或者‘这一切好可怕’的念头充斥在脑海中。”

    “努力克服这种恐惧之后,就开始让自己坐起来,如果不能坐起来,就在床上滚动,或者让自己的身体原地旋转。当然你在现实中的身体是不会动的,动的只是你的神魂而已……”

    “在这种摆脱的过程中,有人会听到厚重的金属音,也会有人感到一阵亮白,但轰隆隆充斥耳边的声音都是必然的,但就是那么一刹那,你会感到周围一下子变得安静下来……”

    “然后身边似乎有微风拂过,你发现自己已经坐起来了,身轻如燕,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随后你会不由自主地飘浮、穿越墙壁,或者坠入楼下,又或者升入云端……”

    “总之,当神魂实现了第一次与本体的脱离之后,后面的训练就会简单多了。”

    “鬼压床的来临很偶然……而且来得也毫无预兆,这开始的第一步会很难很难……”罗杰插了句话进来。

    “我们有特别的药物和设备,可以让鬼压床随时发生,当然,鬼压床并不是训练神魂的唯一途径,通过催虑等方式也同样可以进行……”

    “简单说一种方法,平躺,放松,均匀呼吸,注意力集中到自己的两只手上,直到它们开始燥热,然后用意识让它们上举,当然不是真的上举,是臆想它们已经上举了上去,这时候你的身体是不能真的有什么动作的……”

    “成功感觉着自己把手伸上去之后,就可以尝试让神魂坐立起来,同样可以达到神魂脱离本体的目的。”

    “神魂脱离本体,是建立神魂小世界、乃至建立神魂大世界、神魂宇宙、以及训练和召唤强悍生化战士并让生化战士具形化,这所有一切的基础。”顾承安最后总结了一下。

    听完顾承安的讲述,孟皈仿佛触摸到了什么,心里莫名出现了一些猜测……一些让他内心深处不由自主会恐惧的一些东西,似乎与他的来源、包括他所生活的那个世界的本源有关。

    弄清楚了这些事情,或许一切都将真相大白了。

    问题是这猜测不会是真的吧?如果是真的,那就太可怕了!(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