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大结局五

2014-10-22 作者: 唐梦若影
  以后,没有孩子,他陪着她,

  孟拂影的眸子慢慢的闭起,眼角慢慢的滑下几滴泪水,手微微的扶向自己的腹部,不舍,真的不舍,但是她的心,却更舍不得轩辕烨。

  她知道,若是她真的就这么离开了,就算留下了孩子,他这一辈子也会活在痛苦中。

  难道说,这个孩子,真的不属于他们吗?

  可是,既然不属于他们,为何又要来呢,为何?难道仅仅是为了折磨他们吗?

  上天,对她,是不是太残忍了,太残忍了。

  “拂儿,娘亲知道你心疼,只是,你若不在了,烨儿会更痛,娘亲与太后也更心痛呀。”柔妃也转向孟拂影,低声的劝道。

  孟拂影的眼角的泪不断的流着,她又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要她放弃自己的孩子,她是真的做不到,更说不出口。

  那是她怀了十个月的孩子呀,她是一个母亲,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么的残忍呀。

  是上天残忍,还是她的残忍呀。

  轩辕烨突然的抬起双眸,望向产婆,唇微动,慢慢的开口道,“保住……”

  孟拂影没有睁开眼睛,但是那眼泪却是流的愈加的厉害,她明白他此刻的痛,所以,她不怪他,他只是怪自己,不能保住自己的孩子。

  轩辕烨看到她脸上的泪水,整颗心如同完全的撕裂了般,痛的无法呼吸,知道她的不舍,但是他此刻不能不狠下心来,话语微微的顿了顿这才慢慢的说道,“保住大……”

  “殿下,风凌云来了,而且是跟他师傅一起来的。”只是,恰恰在此时,青竹快速的跑了进来,急急地说道。

  “他们在哪儿?”轩辕烨猛然的站了起来,那绝望的眸子中,突然的闪过异样的光亮,就如同一个沉入无底深渊的人,突然看到了一丝的光亮。

  说话间已经冲到了门外,看到门外站着的老人时,却是不由的惊住,一脸错愕地喊道,“是你?”这个老人,不就是那天给他们捏了那地小泥人的师傅吗?没有想到,他竟然是风凌云的师傅。

  “殿下不必着急,把这个给她服下便可。”老人微微的点头轻笑,一脸的和蔼。

  “我师傅的药,可都是有神效的,殿下快去给王妃服下吧。”站在一边的风凌云看到轩辕烨脸上的凝重,不由的催促道。

  轩辕烨这才快速的折回房间里,快速的将那药给孟拂影服了下去。

  孟拂影只感觉到一瞬间,全身的力气似乎突然间全部回来了,腹部也没有那般的疼痛了。

  就连下面的血,都流的没有那么厉害了。

  产婆快速的回过神,便继续帮着孟拂影顺气,帮着推动胎儿,这一次,那孩子似乎突然的变乖了,竟然没有过多久,就顺利的出来了。

  那孩子虽然憋了那么久,但是一出来后,便睁开了眼睛,似乎还极为好奇的望着众人。

  “恭喜烨儿,拂儿,是个小世子。”太后快速的将那孩子抱了过来,一脸欣喜的喊道,然后靠近轩辕烨的面前,轻声道,“烨儿,你看看,跟你小时候,一模一样。”

  “拿走。”轩辕烨却是看都没有看一眼,似乎还略带懊恼地说道,就为了他,拂儿差点连命都没有了。

  “咦,你这孩子。”太后微愣,随即略带不满地扫了轩辕烨一眼,然后抱到了拂儿的面前,“拂儿,你看看,你的儿子。”

  孟拂影脸上是满满的幸福的轻笑,慢慢的伸出手,刚想要接过孩子。

  “你好好休息,我来抱。”轩辕烨却在此时快速的伸出手,将那抱好的儿子抱了过去,开始的动作虽然有些快,但是抱起那孩子时,却是很轻。

  孟拂影看到他的动作,笑的愈加的灿烂。

  但是腹部,却突然再次的传来一阵疼痛,“哎呀,我的肚子怎么又痛起来了,不会还有一个吧?”

  “啊!”众人也跟着惊呼。再次纷纷一脸担心地望向孟拂影。

  而轩辕烨更是一脸着急的蹲在床上,手中抱着的儿子,竟然随手一递,好在站在后面的柔妃,快速接了过来,要不然不知道会不会被他直接的扔到了地上。

  “怎么会还有一个?”轩辕烨的声音中,带着明显的轻颤,脸上更是难以控制的害怕,“那是不是还要痛上那么久。”

  产婆原本还在清理着,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一个,也微微的惊住,不过细细的看了一下,也再次说道,“真的还有一个。不过,殿下放心,这次会很顺利的,不用多久的。”

  果然,这次顺利了很多,没用了多久,另一个宝宝便也生了出来。

  “哎呀,是个女娃呀,竟然是龙凤胎呀。”产婆看了看刚生出来的孩子,也不由的欢呼道。

  “真的,真的,太好了。”太后再次快速的将那孩子抱进了怀里,竟然比刚刚那个男娃更多了几分欣喜,细细的看了一会,再次说道,“跟影丫头小时候一模一样呀。影丫头一出生,皇奶奶就将你抱进了皇宫,你那时候,就是像现在这个样子。”

  “好了,好了,不会再有了吧?”轩辕烨却是暗暗和呼了一口气,再次望了孟拂影一眼,略带担心地说道。

  “怎么可能还有呀?”孟拂影略带好笑地望着他。

  不过,她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是龙凤胎,真是太好了。

  “好了,都出去吧,把那两个小东西也都抱出去,让拂儿好好的休息。”轩辕烨却突然赶起人来,赶别人也就算了,竟然连自己的孩子也一起赶。

  “哇,哇。”不知道那男娃是听到轩辕烨的话,还是饿了,竟然突然哭了起来,而且还是越哭越大声。

  “看吧,连儿子都抗议你呢。”太后微微的扫了轩辕烨一眼,故意轻嗔道,但是脸上却是满满的笑意。

  那女娃倒是极乖的,就算听到了哥哥的哭声,也不哭,反而是咯咯地笑着。不知道是在笑自己的父亲,还是在笑自己的哥哥、

  “好了,好了,大家都下去吧,让拂儿好好休息一下。”太后望向孟拂影,知道她肯定累了,但是,刚出生的孩子自然不能随便抱到外面去,而是抱到了隔壁早就准备好的房间里。

  房间里,便只剩下他们两人,轩辕烨轻轻的揽着她,脸上仍就带着几分害怕,没有说什么,而是将脸慢慢埋在她的胸前,他发誓,以后再也不让她生了,这一次,就要吓死他了。

  “对了,刚刚送药来的那个师傅,就是给当初送我们小泥人的那个师傅吧?”孟拂影的手轻轻的扶过他的头,突然想起先前听到的声音有些熟悉,不由的轻声问道。

  “是呀,正是他。”轩辕烨这才抬起头,望向她,脸上也多了几分疑惑。

  “看来,他那次送泥人是假,医好我的病倒是真的。”孟拂影微微的轻笑,她一直都觉的那件事有些奇怪,特别是那泥人里发出的气味,而且也是从那个时候,她感觉到身体发生了变化,然后便在不知觉时,便怀了宝宝。

  说话间,慢慢的拿出了床头的那对小泥人,一男一女,先前,她还以为捏了是她与轩辕烨,现在看来,只怕是捏的,她的两个宝宝。

  只是,这老人又怎么知道,她一定能怀一对龙凤胎呢,真是怪人呀。

  “恩,这次也多亏了他。”轩辕烨的脸上,也多了几分感激,若不是那老人极时的出现,只怕……

  想到此处,他揽着孟拂影的手,微微的收紧了些许。

  “是呀,我们要好好的感谢他呀。”孟拂影也一脸感激地说道,“咦,他们人呢?”

  此刻从孩子生下来后,就没有看到他们的人呢,就连风凌云也没有看到。

  “是呀,好像没有看到他们呀。”轩辕烨也微微的蹙眉,不过随即再次说道,“放心吧,他既然是风凌云的师傅,现在应该在风府吧。”

  “恩。等我身子好些了,我们再去好好的谢谢人家。”孟拂影微微的点头,想到那老人,的确是怪人一个,竟然就这么走了。

  “哎呀,真是好可爱呀,她在对我笑呢。”众人都围在房间里,看着宝宝,青竹看到那女娃正对她笑,不由的开心的轻呼。

  “是呀,你若是喜欢,不如,我们也早些生一个。”站在她身后的速风略带轻柔,略带羡慕地说道。

  青竹的脸色微微的一红,然后慢慢的站起身,在他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速风的身子猛然的僵滞,呆愣,但是随即脸上却是满过无法控制的欣喜,急急的问道,“真的,是真的……”

  他也要当爹了。

  “小声点,不要吵到了小郡主。”青竹略带不满地扫了他一眼,不过,脸上却也是慢慢的轻笑。

  孟云天等了半天,终于从太后的手中抱过了那女娃,脸上带着明显的激动与欣喜,看到那她那小小的样子,眼角又微微的带了几分湿意,当时拂儿出生时,他都没能抱她。

  站在孟云天身边的孟如晓也是一脸的轻笑,还忍不住,微微的逗着她,“真乖呀,对谁都笑,肯定会像她娘亲一样的坚强。”

  那女娃似乎听懂了他的话般,对着他,绽开一个更为灿烂的笑,让孟云天微微的一愣,不由的再次笑道,“这丫头,还得意着呢。”

  柔妃便一直抱着那男娃,不是她不想抱那女娃,重要是,那女娃似乎太过讨喜了,都抢着抱,到现在还没有论到她呢。

  不过,好在,还有一个抱在怀里,风月痕站在她的身边,平时那没有丝毫情绪的脸上,似乎似乎也多了几分轻笑,只是,那男娃却似乎特别的爱哭,动不动就哭那两声,似乎是在抗议着众人对他的忽略。

  “他不会是吃醋了吧。”向来惜字如金的风月痕再次听到他的哭声,不由的微微蹙眉说道。

  “他才多大一点呀,怎么会懂的吃醋呀。”柔妃微微的扫了他一眼,略带好笑地说道,这刚出生的孩子,怎么会懂的吃醋呀。

  “谁说他不懂呢,说不定,他就是真的吃醋了呢。”风月痕竟然微微的瞥了一下嘴,有些不服气地说道,哪还是以有那惜字如金的他呀。

  “好,好,吃醋,就吃醋了,随你怎么说吧。”柔妃微微的摇了摇头,脸上却更多了几分笑意,没有想到,这个男人,也有这般孩子气的时候。

  “皇上驾到。”恰恰在此时,外面突然传来太监那尖细的声音。

  众人纷纷的愣住,都不约而同的望向柔妃。

  柔妃的身子也是明显的一僵,抱着孩子的手,似乎也微微的颤了颤。

  站在她身边的风月痕也是微微的僵滞,望向她的眸子中,隐过几分担心,更多了几分紧张。

  其实,他开始答应带回来时,就知道,一定会再碰到那皇上,只是这样的大事,她又怎么能够不回来。

  因为他知道,在她的心中,轩辕烨与孟拂影的位置有多么的重要。

  皇上快速的走进房间。

  众人纷纷的行礼。

  但是皇上却并没有理会,而是一进来,一双眸子便直直地望向柔妃,快速的走到了柔妃的面前,微微的犹豫了一下,然后略带轻颤地喊道,“柔儿,你回来了。”

  只是,双眸微转,看到站在一边的风月痕时,脸色却是猛然的一沉,不过,却随即再次转向柔妃,再次轻声道,“柔儿既然回来了,就跟朕回宫去吧。”说话间,便伸出手,想要去拉柔妃。

  “风月柔参见皇上。”柔妃,不,从现在开始应该喊风月柔,她的身子微微的一闪,恰恰便避开了皇上的手,声音中,带着些许的冷硬,那话语,与称呼,更是全然的陌生。

  皇上的身子猛然的僵住,双眸更是猛然的圆睁,难以置信的望向她,唇微微的颤了颤,再次说道,“柔儿,你还在怪朕吗?朕答应你,只要你回来,朕便解散了那后宫,只留你一个人陪在朕的身边。”

  风月痕的身子再次绷紧了些许,眸子中也更多了几分担心,只不过,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任何的动静,只是静静的望着风月柔。

  他不想勉强她,也不会左右她的决定,所有的事情,都由她自己决定,他尊重她的意思。

  不过,心中,却仍就是紧张,真的很害怕,她会再次的选择留在那皇上的身边,到时候,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会怎么做。

  “皇上,你来看看烨儿的孩子,竟然是龙凤胎。”太后的眸子微微扫过皇上,心微微的一沉,皇上此刻这般的强迫柔妃,若是柔妃拒绝了,只怕皇上会下不了台,毕竟这儿有这么多的人。

  要说这事,也要等到无人的时候才好呀。

  所以,太后便想要暂时的转移皇上的注意力。

  只是,皇上的眸子,却只是微微的扫了那孩子一眼,并没有太多的情绪,然后再次转向柔妃,急声道,“柔儿,跟朕回去,朕答应你,保证不会再让你伤心,保证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

  她原本也不想在这个时候跟皇上说这件事,只是,皇上似乎却非要逼她,而且她也不想再逃避这件事情,

  她慢慢的抬起眸子,望向皇上,红唇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皇上,我已经决定回到风族。那儿是我的家。”

  皇上的身子再次的一僵,眸子中,似乎微微的多了几分怒意,再次狠狠的瞪了风月痕一眼,冷声道,“是因为那儿是你的家?”

  皇上望向风月痕的眸子中,带着明显的妒忌与狠绝。

  “皇上。”风月柔的身子也是明显的一僵,脸上也微微的多了几分冷意,“我已经离开了皇宫,就永远不会再回去了,皇上就当我已经真的死了。”

  “你明明好好的站在朕的面前,朕如何能当你已经死了?你不知道,当初朕以为你真的死了的时候,心里有多痛,那时候,朕才明白,朕的心中一直深爱着你,没有了你,朕活着也没什么意思,朕曾经想过,要陪你一起离开,为了找回你,朕还差点上了达奚王朝的当,柔儿,你难道还不明白朕对你的心意吗?”皇上的眸子再次的望向她,眸子中是满满的沉重,声音中也更多了几分激动。

  “柔儿,你就跟朕回去吧。”

  她的脸上,微微的也多了几分动容,毕竟这个男人,是她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听到了他这样的话,心中隐隐的痛了起来,只是,这些话,对她而言,已经太迟了。

  若是以前,他对她说这些,她会很感动,会更加的爱她,但是现在,她既然选择了离开,就不会再回头了。

  “皇上,我不会再回去了,过去的就已经过去了,皇上还是忘了我吧。”她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一丝略带苦涩的轻笑,但是那低低的声音中,却中让人无法忽略的坚定。

  “你?”皇上的脸色微微的一沉,那满是伤痛的眸子中漫过几分怒意,“你是为了他,对不对?”

  他的手,微微的指向一边的风月痕,声音中更是带着明显的狠绝,“你现在是为了他才要离开朕,你当年选择了朕,怎么?你现在又爱上他了?”

  皇上的声音中,带着明显的怒火,直直地望向她的眸子中,也带着明显的恨意。那话中的意思,似乎是在说她是那种水性扬花的女子。

  “皇上。”她微愣,暗暗的摇头,唇角微微的扯出几丝冷笑,此刻,她连那最后的一丝歉意都没有了。

  这个男人,竟然如此的指责她。

  风月痕的眸子中快速的阴沉,漫过明显的冷意,身子微动,刚想靠向皇上,只是却被她轻轻的拉住。

  她快速的隐去脸上的失望,唇角再次漫过一丝轻笑,似乎有着一种异样的解脱的轻松,再次望向皇上,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正如皇上所言,现在,我爱的人是他了,或者当年我一开始就选错了,浪费了这二十几年的时间。”

  是呀,是她太傻,当初有那般优秀,那般痴情于她的男人她不选,却偏偏选了这般自私,根本就不懂的爱的他。

  是的,她现在明白了风月痕的爱,以后,也会接受他的爱,因为,以前的那个风月柔已经死了,现在的她,是重生的她,是一个全新的她,所以要有全所的生活,全新的感情。

  她现在真的后悔当初竟然选择了他。不过现在还不算晚,她与痕终于还是可以在一起了。

  风月痕听到她的话,那僵滞的身子微微的轻颤,眸子中漫过意外的欣喜,他等了这么多年,终于让他等到了。

  她说,她爱他……

  “你,你?”皇上气结,胸脯不断的起伏,双眸中的怒火更是不断的升腾,突然狠声道,“现在可是在轩辕王朝,你以为,你们走的了吗?”

  “皇上以为,能够拦的住我吗?”风月痕冷冷一笑,不以为然的说道,说话间,却也将风月柔挡在自己的身后。

  风月柔此刻对皇上已经是彻底的失望了,他说他是真正的爱着她?

  他若是真的爱她,会用这样的方式逼迫她吗?他若真的爱她,会说出那种伤人的话吗?他若真的爱她,就应该看着她幸福,而不是强行的带她回去,看着她天天的以泪洗面。

  现在,她才终于明白了风月痕当初的心情,他那时候,之所以选择放手,正是因为,他爱她太深。

  皇上感觉到风月痕的靠近时,身子似乎下意识的僵了一下,他是很清楚风月痕的厉害的,只要是风月痕想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拦的住他。但是今天,他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而且现在毕竟是在轩辕王朝,这儿可都是他的人,他就不信,拿不住一个风月痕。遂沉声命令道,“拿人,给朕将他拿下。”

  众人纷纷的惊滞,万万没有想到,皇上在会这种时候下这种命令。

  风月柔也是微微的一惊,眸子中,却更多了几分冷笑,这个男人,还真是厉害,在烨儿喜得贵子的日里,大喊着拿人。

  风月痕的脸上并没有丝毫的害怕,只是,愈加的将风月柔护在身后。望向那些想要围过来的侍卫时,脸上微微的多了几分冷意。

  “怎么?皇上是想要在我喜得贵子之日里大开杀戒吗?”房间的外,突然的打开,走出来的轩辕烨,微微的望向皇上,一字一字冷冷地说道。

  那低低的声音中,是全然的冰冷。

  皇上的身子再次的一僵,快速的转眸望向轩辕烨,怒声道,“她可是你的母妃,是朕的妃子,你不帮朕,反而要帮着那个男人吗?”

  “我谁都不帮,我尊重娘亲的选择,我们都尊重娘亲的选择。”轩辕烨望向他的眸子中,更多几分冷笑,话语微微的顿了一顿,再次说道,“而你,从来都不懂的尊重任何人。”

  一个不懂的尊重人的人,如何懂的爱!

  皇上的双眸微微的圆睁,有些难以置信的望向他,“你竟然如此的说朕?你?”

  “皇上今天若不是来祝贺的,那就请吧。”;轩辕烨却是冷冷的打断了他的话,直接的下了逐客令。

  皇上的脸色完全的阴沉,甚至微微的有些发黑,眸子中的怒火更是不断的升腾,但是如今在这羿王府,他却不敢真的做什么,而且,今天也是轩辕烨喜得贵子之日,他这么做,的确是不合适。

  “皇上,朝中不是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吗?孩子皇上也看过了,就先回去吧。”太后的心也是紧紧的悬起,微微的向前,想要给皇上找一个台阶下。

  皇上极力的压下心中的怒火,狠狠的瞪了轩辕烨一眼,然后再次望了风月柔一眼,这才突然的转身离开。

  皇上离开后,众人这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只不过,脸上却都没有了刚刚的笑意了。

  皇上只怕不会就这么放弃。

  “哎。”太后也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哀家回去,再去劝劝皇上吧。”她知道柔妃是不可能再改变心意了,经过了刚刚的事情,就是换了是她,她也不会回去。

  这件事,怪不得别人,只能怪皇上自己。

  太后随后便也离开了。

  风月柔的脸上,更多了几分沉痛,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她本来还以为,可以好好的跟皇上谈谈,却没有想到皇上竟然……

  “好了,拂儿现在也已经没事了,爹爹也先回去了,改天再来看你们。”孟云天便也起身告辞,毕竟这样的情形,他再留上也不合适了。

  孟如晓仍就舍不得那小娃儿,但是听到孟云天说要离开,便只能恋恋不舍的放下,跟着孟云天出了门。

  “拂儿,都是娘亲不好……”风月柔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略带歉意的说道,原本好好的,却因为她,而变成变样了。

  “娘亲,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呀,你千里迢迢赶来看拂儿,拂儿感激还来不及的,怎么可能会怪娘亲。”孟拂影却是快速的打断了她的话,这件事,本来就不是娘亲的错,怎么能怪她。

  “娘亲不要自责,娘亲赶了这么多天的路,也累了,先去休息吧。”孟拂影看到她又要说什么,连连的再次劝道。

  “拂儿,谢谢你,娶到你,真是烨儿的福气。”她的脸上这次绽开一丝轻笑,一脸感激地说道,“娘亲也不打扰你休息了、”

  “皇上只怕不会就此罢手。”等到他们都离开后,孟拂影这才一脸担心的望向轩辕烨,沉声说道。

  轩辕烨的脸上,也多了几分担心,依父皇的性格,的确不会就这么放手,只是,这件事,却也不是父皇能够强迫的了的。

  只希望太后能够劝的了父皇。

  皇宫里。

  “皇上。”太后回到皇宫后,便直接的去找了皇上。看到皇上那一脸的伤痛,有些不忍。

  皇上抬眸,望了一眼太后,再次微微的垂下眸子,喃喃的低语道,“她,她真的不再爱朕了,她真的爱上那个男人了?她真的决定跟那个男人走吗?”

  “皇上,那若真的是柔妃的选择,皇上想要怎么办?”太后微愣,略带试探的问道,虽然她知道现在问出这样的问题,皇上肯定会很伤心,但是,这件事,总是在解决的。

  “朕不会让她离开的,不会……”皇上再次快速的抬起眸子,直直地望向太后,急声道。

  “那皇上就直接的杀了柔妃吧,就只当,她真的在那场火中烧死了。”太后的脸色微沉,突然一脸凝重地说道。

  “太后?”皇上的身子猛然的一颤,“你的意思,她就算是死,也不会再跟朕回来了?”

  “皇上,她本来就是‘死’了才出去的。”太后的脸色这次微微的缓和了些许,只是再些说出的口,却是让皇上彻底的惊滞。

  她本来就是‘死’了才出去的。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