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都市女秘书

第68章父子成太监

    黄县长已经接到了童书记的电话,童书记不能说别的,只说了有时间看看小环,她这几天有点麻烦。当时黄县长还不知鲁鹤出事了,肚子的孩子有异常,齐老板让她到市里大医院保胎住一段时间,她就去了,要不小环也不会受到侮辱。“姐姐啊,我们走吧,不在这住了,我怕。”绒花快给吓出病来了。“我偏不走,绒花啊,你放心,阿姨让欺负我们的人生不如死,他不是想上县长的女人嘛,好啊。。”小环两眼放绿光,她想起森林中母狼的智慧,那是杀人的最高境界,难道我连一只母狼不如。她想了很久后决定不上告报警。她上告谁信啊,自己在县里已经名声狼藉。她开始给自己洗身子,洗完穿衣打扮化妆。又过了几天后,庞村长没来了,他儿子庞狗子来了,叼着烟洋洋得意像是省长的儿子“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害怕不害怕啊,哥哥好担心啊。”他坐下后的看着眼前这个尤物说。“害怕啊,你也不来陪陪我,今晚过来。”小环抛了一个媚眼。“好啊…。。”庞狗子暗想道:“这个小娘们,真是还骚气十足,怨不得县长那么大付出,一顿楼房都送给她了,该我有艳福了呵呵呵…。”他不由的想着笑了。“我晚上迟一点才能回来,你不知道我的生意太好了,在建材市场拉货,等我回来给你买点好吃的啊,走了。”庞狗子那个兴奋,这个小环做少女时他就想是非非了,现在如愿了。小环知道村长今晚必须还来,她做好了一切准备,今晚上庞狗子不来算是便宜了他,来了一锅烩。晚上她早早把绒花安排到她原来睡觉的房子。晚上十点,小环把自己的手机打开摄像,放到一个能照到全景的地方隐蔽起来。她是大学毕业,长期在童书记家住着懂得太多了,对付一个山庄的村长不在话下。然后把家里用过的小剪子磨了一个小时,直到锋利的轻轻一剪就随意剪下任何东西。她放到炕里的铺盖下,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等村长上钩。九点半村长来了,没敲门就往里走,小环早在窗户前看到他鬼鬼祟祟的人影,她把屋里的灯光换了大灯泡拉开,为的是摄像清楚一点。灯的开关就在炕边,这是为了进到里面说自己拉开了灯,她要做到天衣无缝“小宝贝啊,想死我了…。”他一进来就冲上去迫不及待的抱住她。“哎哎哎…大叔,你干什么啊!你是村长和长辈,放开我啊!”小环穿着一身粉红的睡衣,性感单薄,没几下就被他拔下来。“你干什么啊啊啊!来人啊!救命啊!”小环脸上露出惊恐气愤的表情大喊。“你喊什么啊!不许喊!啪啪!”村长听她这一喊吓了一跳,打了她两个耳光,这正是她需要的暴力效果。“大叔啊,我才二十多岁,和你女儿差不多,你再也不要……不要啊啊!”小环大声说话就是想把音录下来。“什么二十、十八的,你以后是我的女人了哈啊哈…上炕吧!”他说着把她抱起来,小环朝外流着眼泪挣扎一会还是被他弄到炕上扒光,村长快速的脱了压上去。小环一边躲着,一只手抓住他的donxi揉…。。“哈哈…知道你想…”他以为她动了情。“快放进去啊,很快就舒服了嘿嘿嘿…。”村长吼着,小环另一只手抓住了剪子。“让你永远舒服!!……”只见小环说时迟那时快如闪电,一手抓着他的donxi一手张开剪子,只听‘咔擦’一声把他的东西一截两段,只听他大叫一声:“哎呀啊!啊!”一声惨叫捂着下身翻下炕来,鲜血直流的提着裤子往外跑。“舒服了吧?!”小环坐起来狠狠地说,随后她起身把手机拿下来打开一看效果很好。她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把那半截玩意提着出来扔出院子外。拉过单子把血迹盖住放好,再打开手机等待庞狗子。十一点钟庞狗子开着一辆小东风回来了,他把车停在小环门前,看见她大屋里亮着灯。“小妹妹啊,我来了…。。”他一进去就拦腰把小环抱住。“不要啊!我好害怕……”小环佯装吓得给他脱衣。同样的办法,庞狗子大叫一声冲出去……“哈哈哈…。。舒服了吧!”小环披头散发的站在门口,手里还拿着鲜血淋淋的剪刀。再看看手机摄像,随手拿起电话报警。几十分钟一辆警车闪着红灯开进来,小环披头散发破衣烂衫的站在门口哭泣……县里对现在的野生公园很重视,在公园门口有报警点,小环当然知道这的电话。村长跑出去后,他没报警,等他儿子再次爬到她身上,庞狗子鬼哭狼嚎的跑出去后,她拿起电话报了警,说有男人入室。“我刚回来没多少日子,晚上就有人跳进屋里强暴我,这是他留下的衣服和裤头…呜呜……”她手捂着被撕碎的前胸睡衣哭着和来的警察说。“这是什么?还有血迹……”警察看见炕上的血迹和那血呼啦撒的半截东西。“他们强暴我时被我把他们的东西剪下来了!那个时候身边正好有剪刀。”她拿过剪刀哆里哆嗦的递给警察。“什么?!!你把他们的东西剪下来啦?”年轻的警员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个漂亮的小环。“没办法啊,还有啊,他强暴我时,我打开手机摄像都给你们吧,可能里面有证据。”小环把手机给了警察。“你想的真周到啊,真是遇事不慌,临危不惧,什么都顾着啊。说说这个人认识吗?”警察有点好笑,被人家强暴时不仅把人家的东西剪下来还录了像,这小环秘书真不简单。“黑乎乎也不知他们咋进来的,我正在做梦,拉着灯了,他用我的上衣蒙住我的脸了,听喘息好像是个熟人,想不起来了。”小环说的滴水不漏。说不开灯摄像怎么那么清楚,说不认识来人是胡说,说人进来是黑着,后来拉开灯蒙住脸,一切符合情节。“你说有两个人,一前一后,车就是那个人的?那就好办了。”当晚警察把小环带回县里,第二天下午刑警才来到赵庄,拿着衣服排查,很快就到了村长家。一进院子就看到村长的老婆哭天喊地,村长和儿子在炕上哎吆哎吆的杀猪一样的嚎叫,村里卫生所给他们父子止住血了。他们不懂,如果稍懂得医学多一点,当时马上快速进医院,捡回被剪掉的yangju,兴许会把他剪下来的东西做手术接上缝合好。他们无知的耽误了最佳时间。村卫生所无知让村长和庞狗子做了无根男人,现实版的太监。当老婆问他是咋回事?他谎言道喝多了,问儿子说不知道遇见什么鬼了。“放你妈的狗屁!你还不是到哪儿发骚去了!让人家剪了你的命根子!”他高大凶猛的老婆一顿的谩骂,没想起快快把他送医院。她好心疼儿子,庞狗子哭的快昏过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