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都市女秘书

第63章第一次嚎啕大哭

    电话是田书记打过来的,在电话里田书记很生气,说你一个大县长随随便便一走就是一个星期,带着你的女秘书游山玩水的也不怕影响!你知道小环的影响不好的舆论出去后,传到童书记那里会是什么后果吗?田书记对好友一点也没客气,他骂他是猪脑子。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马上就回去,你不知道内情,你要是知道了就不会这样说我了,我今天晚上就赶回去。”鲁鹤没过多的反驳,简单的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回到了蒙古包后,他继续和汪玉峡谈那个计划,说抽个时间三个县委的县长在一起好好聚聚,然后具体的实施,到时候铁路警察各管一段、

    鲁鹤吃了一口肉喝了一口酒,说:“现在关键是看我们的了,我们得寻找投资商,到时候我们再动员董总给我们投资。你们两个县没问题了,草原上无非是多加些蒙古包而已。”

    “黄县长哪里也没问题,有个大老板做丈夫资金也没问题,温泉很快就会搞起来。我们难点,就开通那条路就不少钱,从我们的原始深林到王庄是一半路,修建一条能走人的山路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我们得好好策划。”

    小环插了一句,说:“鲁县长啊,再不能和董总说了,他的投资在县里已经不少了,我们必须想办法再寻找投资人,我想会有办法的。”

    小环想起上个月的一件事,那天她在县城碰见她一生中的第一个男人王老板,也就是给她五万元让她上大学的那个王白林。现在他可了不得了,自己原来的商场不断的扩建,他的饮料厂越来越畅销,他一个人在新盖的建材市场就三个大门面,他的财富快上千万了。

    那天她跟着他在酒楼吃了一个饭,王老板在吃饭时没离开过她的脸容。

    他现在当然知道小环的重要性,说小环现在成熟的越发美丽了,还低低的悄声的说,他这辈子永远忘不了那一夜的柔情。小环当时警告他,过去的事情就不要说了,如果他敢乱说,当心让他滚出县城,她说到做到。

    只把王老板吓得直摆手,说:“好好,我发誓再也不说了,小环啊,我有个想法,有个集团老总有个意愿,想到我们市里发展,是内地的一家集团公司,上百亿的财产。到时跟我走一趟,我想到宝凤县开矿,据说那里发现有铜矿,我这点资金不行,帮助我有你的好处。”

    小环奇怪的说:“我帮助你,我能干什么?”

    王老板说:“我知道你和市里领导很熟悉,到时是少不了市委的支持,打着市里的旗号会有把握。”他这么一说,小环知道她的一些传说在老板中间有传闻。

    小环说尽瞎扯,等以后再说吧,说看机会吧。吃过饭王老板给了她一张现在的名片,贪婪的看着丰满美丽自己第一个占有的女人下了楼。

    鲁鹤看看小环点点头,说:“小环说得对,现在的董总资金可能很紧张,我们另想办法。”

    鲁鹤做梦也没想到,小环觉得幸福的生活才刚刚开始,回去后不久,却发生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彻彻底底的把她们两个打入深渊。

    这次回去后,她们两个的感情越发升级,在县里的影响越来越大,有时小环会在县里办公室和鲁鹤发嗲,全然不顾别人的眼光。

    鲁鹤悄悄地离了婚,他给了前妻几百万和老家的所有地产。他的前妻原来就是乡下的女子,鲁鹤亲自到岳父家讲了为什么离婚的原因,说她女儿不太适应做官太太,倒不如拿了一笔钱找上一个如意郎好好过日子。几百万对乡下的人来说是个惊人的数字,也就罢了。

    女儿绒花留给他了,他带到县里交给小环,他和小环的关系开始越来越明显,大家心里清楚都不说。

    鲁鹤完完全全的和好友田书记说了那几天在山里情况,把田书记惊得睁大了眼睛。

    他说他决心娶小环。田书记叫他可考虑好。鲁鹤说,市委就是开除了他这个县长,他的决心不变。

    田书记非常理解他的心情,他放低了声音问他,会不会童书记有反应到时候。

    “来喝一杯再说!”在酒桌子上,鲁鹤端起杯,说:“为我们祝福吧,小环是我生命不可分割的女人。”两个人干了一杯,田书记摇摇头,心里很不舒服,小环原本是他的女人,他可没有鲁鹤的魄力,离婚结婚,有时想见见汪玉峡都畏缩不前。

    一天早上县里突然接到一张通知,说县委领导在后天和童书记的夫人遗体告别。

    “啊,童书记夫人去世了。”田书记惊奇道。他赶紧通知鲁鹤买了环圈送过去。

    第一时间小环也知道了,鲁鹤到县里去了,小环傻呆呆的愣愣的在房子走来走去的。

    小环爬到床上哭了,哭得很伤心,就像自己的亲人走了似的。哭了一会,她爬起来洗洗下楼。

    “我要去,我一定要再看夫人一眼,什么级别不级别,我是夫人最亲的人,你们不给我办一个牌子你们谁都本想去。”小环在家已经哭了好长时间了,她来到了县里和他们两个人说。

    “那就减少一个副县长,就叫小环顶替去吧。”无奈下田书记妥协了。

    来和遗体告别的人是市里规定的人,各县的一二把手加上一个常务副县长,小环顶替了平维县的常务副县长的位子。

    进到市区火葬场一个大厅,远远看到梅夫人睡在百花中,四周花圈一大排,其中就有平维县,还有一个大花圈是小环单独送上。梅夫人躺在百花丛中,微微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身子盖着国旗。消瘦的小脸都一把骨架了。市级县级一二把手和好友围着梅夫人转着看看和站在后边的童书记握手慰问,还有夏省长和孩子们。

    在大门口小环看见黄县长,她的肚子微微的开始鼓起来,还看见汪玉峡等。

    小环只和她们挥挥手,他们好像有点惊讶,她一个秘书今天怎么会有资格参加这个遗体告别。只有黄县长心里明镜似的,她知道小环今天必定要来。

    小环胳膊上带着黑箍跟着田书记往前,她走到梅夫人跟前放慢了步伐,细细的最后看一眼这个和她相处了五、六年的梅夫人,眼泪哗哗的流下来了……童书记看到她了,万分惊讶,这个时候夏省长也看见她了。

    “快往前走啊…。。”在她身后的鲁鹤低低的说,她这才如梦方醒往前走去。

    她来到了夏省长和夫人儿女面前和她们握握手,走到童书记面前抬头看看童书记憔悴的脸上失去了以往的风采,握住他的手突然忍不住的扑进他的怀抱……“呜呜呜…。呜呜…。”哭了起来。

    这一幕让谁也没想到,小环来了,童书记没想到,看见她进来就有点惊奇,在这样的场合里她是没资格进来。让他更没想到的是,小环会突然扑进她怀里哭了起来,这个举动全大厅的人都看见了,电视台记者扛着摄影机在同一刻转动着……

    “小环啊…。。小环…。。控制…”童书记低低的说,抬头狠狠的看着一边惶恐不安的鲁鹤和田书记…。“小环…。小环…。”田书记和鲁鹤都过来拉小环从童书记怀里出来。

    他们拉着小环往前走,谁知小环再次回头看百花丛中的梅夫人时,再次控制不住感情的漩涡,猛然挣脱了他们两个人的手冲向梅夫人……

    “夫人…。你咋就这样走了呢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夫人啊…我好想你…。。”小环嚎啕大哭,她跪在地上哭得死去活来。

    谁都没想到小环会扑进童书记怀里哭,更没有想到小环的爆发,那是从心里流露的对梅夫人的怀念…。只把田书记和鲁鹤吓得目瞪口呆,跟在后面的黄县长她们都惊呆的被感染了,低低的哭泣…。。

    夏省长的夫人和女儿儿子赶紧的过去把小环扶起来,几个工作女职员帮着扶起小环,小环已经泣不成声的……突然昏厥过去…。。

    “快!背出去急救!”童书记满脸泪水的过来说,这时候黄县长跑过来了一弯腰把小环背起来往外走……这时的田书记鲁鹤紧走几步跟出去。

    “这孩子!她怎么来了!”童书记叨念着看看夏省长,夏省长和夫人此时老泪横流,现在有这种真实流露的感情太少了,来和自己侄女告别的都是官场的一道程序。

    夏省长没有生气,指示工作人员说:“叫医生马上看看。”

    黄县长背着她到了外面县里的车里,捏了捏人中,小环慢慢的醒来,看见黄县长,一头钻进她怀抱又哭了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