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大宇宙时代

第二章:来客

    杨云肆坐于宿舍内,面色沉静,心情也是无思无想,或者说外人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三个月的煎熬已经过去,他确实是心灰意冷,打算退出星际战团,但是在递出申请后便开始了后悔,不是什么权势之类,虽说星际战团权势甚重,但是这并不是他关心的要点,而是这么退出的话,那才真是懦夫所为,他好歹也是经历了这场银色战争全部过程的人,多少手足战友战死身旁,他又不是天性凉薄之人,怎么可能不愤怒伤心?怎么可能不想为这些手足战友报仇呢?

    隐瞒住修月轩的事纯粹是因为忌惮与过往记忆作怪,虽然有私心,但是并非如外界所言的那样想当什么人类叛徒,毕竟银色战争来得太过突然,那是谁都想不到的事情,这并不能够完全怪他,只能够说他做了一个并不算错误的决定,却在错误的时间弓发了错误的后果。

    这已经不光是赎罪了,他想要报仇,为了手足战友们报仇

    这时,宿舍大门口响起了敲门声,杨云肆心头一跳,知道他等待的消息来了,却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被选中

    “一百二十名星际战士,随军出发,进入燃烧远征战役,以下是一百二十名的名单、……”

    目前人类共有全部星际战士一共近二百五十人,其中只有一百三十余人是银色战争前的老兵,事实上,在整个银色战争中,星际战士死亡人数是八十二,几乎死亡三分之一,整个总星际战团几乎都是大换血,还有几个星际战团直接被打得全军腹膜,而这不过是这场银色战争中惨烈的一部分而已,别的方面也同样如此惨烈。

    而这一次的燃烧远征,已经放出的消息是姚源会亲自带军远征,同时会有十二个满编星际战团随行,也即会有一百二十名星际战士随同出战,虽然有许多人猜测是绝大多数星际战士是老兵,但是会携带少许训练良好的新征召星际战士前往,让他们体验战场。但是杨云肆却有不同想法,他觉得依照姚源的性格来说,是绝对不会携带新征召的星际战士的,姚源的性格有果决,有大气,也有智慧,但是总也掩饰不了他行为中少有的老好人思想,虽然不多,对于真正大事情时也不会迟疑,但是在非紧要事情上,却可以看出许多行为轨迹来,姚源也绝对不会把未曾训练完成的星际战士拉到前线去,至少在本可以不用他们出战时。

    如此一来,一百二十个名星际战士只能够从老兵中挑选,剩余一百三十余人中,怎么去计算怎么去想,他杨云肆也合该加入到远征队伍中。

    只是之前一两个月,他的事已经闹得沸沸腾腾,他又递交了退役申请,虽然几天后就被驳回,但是这已经给姚源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姚源是不可能玩政治家那套让你去死的把戏,所以不可能因为有不好印象就让他去死姚源还做不出这样的事来,反倒会让他留在明月之都,不带他去参与燃烧远征。

    这才是杨云肆最害怕的事,他现在看起来外表平静,其实只要他一闭眼,一睡觉,眼前全都是自己的战友们,以前的欢笑,一起训练的汗水,兄弟们偶尔的调侃,事实上,他比任何人都痛苦,若不是因为他隐瞒了修月轩,若不是他

    所以啊,名单上一定要有自己,拜托了,请让我也参加到燃烧远征里,为兄弟们,为战友们报仇!

    “第三星际战团,团长黑铁,副团长,杨云肆,队员……请于三日内完成整编,五日内进驻燃烧远征第三主战舰”

    “第四星际战团,团长刘白,副团长”

    这几句声音仿佛天籁一般,杨云肆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低着头,眼里却是酸涩得很,手指已经捏得青白,眼前仿佛又浮现了兄弟们曾经的笑容

    (哥们,等着,看我给你们报仇……)

    “所有的武器已经到位,所有的战舰,护卫舰已经再三的维护检查,一共两百四十架铁球也已经入库,每名星际战士除了主驾驶的一架以外,还将有备用型一架,另外在舰船上有足以使用一百年的各类物资”。

    王光正陪着姚源走在明月之都的军用宇宙港口处,二人正在巡查关于这次燃烧远征的战备情况,本来这一切该由芭比来为姚源解说的,但是王光正却接过了这个职责。

    说完了这些,王光正认真的看向了姚源道:“老姚老队长,我接下来要说的话,你可能早已经事光知道,而且估计你也猜出这番话不光是我一个人的意思,还是许多人共同的意思,但是即便你已经猜到,我还是必须要说,这次燃烧远征,让我代你去,你何必非要自己带队呢?这里离不开你,而且这里才是战争完毕,更有许多东西需要你来处理,这情况……”姚源却摇了摇头道:“这道理我明白,我在这里可以镇住人心,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我已经成为了精神图腾样的存在,我在这里时,人类文明自身便是安好,不会分裂,不会内部矛盾,这点自信我还是有,但是老王,有一点你想过没有若是有一天我不在了呢?”

    “这一次的银色战争中,有两次我都觉得自己是肯定会死的了,一次是埋伏圈决战,一次是明月之都降临战时,我都已经下了绝死的心,可是我还是在担心着,我死了之后,人类怎么办……这个世界没了谁都会一直运行,但是人类已经习惯了我的政治理念,也习惯了我来裁决一些重要的事,虽然有议院,虽然有政府,但是决策人多并不一定代表了民主,也可能代表了分裂与内耗,现在的人类怎么可能接受内耗?正是精力进取力图进阶四级宇宙文明,成为中级宇宙文明这么一个伟大目标而奋斗,若是内耗了,人类的未来不堪设想啊。”

    “所以这一次燃烧远征也是一个机会,自我之后,你是第二代政权接班人要让人类文明逐渐适应除我以外的政治理念,即便以后我不在了,人类也可以有积极一面继续进取,这是其一其二则是燃烧远征本来也需要用最精锐力量一击必杀,我的铁球真红闪电型正是最强的铁球,也是这次燃烧远征的重要战力之一,我是必须到场的,人工智能舰队的数目还有近十万艘战舰,其中主战舰占的比例非常大,更还有那种类母舰即便我们已经量产了铁球,这一战的难度其实也相当之大,我不得不去。”

    姚源回头看向了王光正,他认真的道:“人类是人类,我是我这才是我的本意,也是我必须去燃烧远征的本意……”

    王光正叹了口气却没再说什么,而是继续陪着姚源一起向着远处行了去。

    与此同时,在明月之都内只一处偏僻处,一个楼房与楼房间的通道里,此刻已是半夜时分,自明月之都开始模拟二十四小时日差光照后,这个时间大多数人都回到了自己家中,街上除了少许行人外已经看不到什么热闹。

    就在这偏僻处中,忽兴一阵电光闪烁,这电光并不炫目,相反看起来还略带着豁淡,呈青紫色化为一个球形,很快的这电光逐渐扩张,光芒却越来越黯淡,直到化为一个直径约莫两米的球体时,整个电光顿时消失,下一秒,一个男子半蹲着出现在了电光消逝处,他蹲了约莫七八秒,这才慢慢起身,浑身都有骨骼响动声,看起来这个男子似乎非常痛苦,他咧着嘴摇了摇脖子,这才看向了周边。

    “这就是明月之都吗?刚六历过银色战争,祖先们所建造的第一座城市,连昆仑都还在建造,真可惜啊,那些老考古学家们没办法过来,不然他们绝对会大惊小怪的到处查看,连这些普通墙壁街区都不会放过……”

    这男子站起身后约莫一米,戈几的身高,浑身肌肉纠结,却是个光头,不但是光头,连眉毛等毛发都没,而且他赤身**,看起来连下面的毛发都没,整个人就是一个精光形态。

    就见这男子判深吸了口气,走动了一步,但是下一秒就继续咧牙咧嘴起来,就这样他在这巷子里耽搁了至少半小时左右,这才慢慢走到了街口处,向周围张望了一下,这才喃喃说道:“第八街区,位置偏远不大,只需要穿过两个街区,就可以去到预定地点,那里可以拿到衣服,接着……”

    这个男子没说什么,他就站在六地深深吸了几口气,整个人猛的窜出巷子,他的速度简直是快得惊人,甚至已经不能够用惊人来形容了,他的速度已经快到了无法解释的程度,肉眼都看不见,一百米距离最多一两秒就直窜而过,整个人就仿佛化为一条黑影一样在各个偏僻巷道中穿梭,而且他似乎很熟悉明月之都的那些监控镜头,这几下穿梭几乎都避过了那些监控镜头,更是连一个人都没看到他。

    直到他从第八街区二到了第四街区时,这才皱着眉头停在了一个巷道口,在那外面有一组监控镜头,却是无法靠近,因为第四街区已经有一些研究人员的住宅,里面可能有些资料什么的,这里的监控力度比别的街区已经大了一些,他的目的地,正是一个在这一个月内没回家的研究人员的住宅室。

    “没办法了,使用念动力,希望一切顺利……”

    这个男子喃喃自语了一声,接着他猛的双眼一瞪,下一秒间,他已经窜出了巷道口,就在监控镜头下直直冲入到了一栋楼房里,就见他窜入到了楼房中,但是如果有人调集了监控镜头的话,却可以发现在这个男子暴露的时间里,镜头上居然什么都没有发现,一切都是正常的,这个男子的影象根本没留在镜头中!

    就见这个男子来到了楼房中某个单元,他左右看了看,接着就在这房间的电子锁上按动了一些什么,再之后他把自己的眼睛对准了验证光线处,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知道这房间的密码而且视网膜与指纹也都相同,就这样,他顺利进入到了房间中。

    “不行,速度还得再快些,记忆已经开始模糊,再不快点所有记忆都会失去……”

    男子此刻已经极是疲倦,但他还是猛的咬着牙齿,冲到了房间内的电脑处,一把将电脑的网线拔掉之后他打开了电脑,急急在电脑的纪事本上写了起来。

    “我的名字是王少云,我是您的曾曾曾曾曾孙子,或许你无法相信,但是请不要把我的存在告诉任何人,除了元首以外,现在请仔细看我的记录,我的曾曾曾曾曾祖父”

    “我是受未来人类流浪政府委派的星际战士,使用了神级文明虚拟宇宙的帮助,回归到了这个时间点上,我是来改变人类未来命运的人……”

    “时间有无数个分支,每一个分支都会形成一个截然不同的未来,我们称这样的分支改变时间为时间结点,所有神级以下文明都不具备回归以前的能力,即便是九级文明,最多也只能够看到而无法改变,我们人类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从神级文明的虚拟宇宙那里得到了这一次机会,这个代价便是我们伟大的领袖,人类唯一的永恒者元首姚源的灵魂,虽然他已经战死但是他的灵魂在我们人类成就神级文明时还是可以复活的,但是为了得到这一次机会,我们放弃了他的复活,所以请相信我,您所看到的这一切,是我们人类的未来”

    “我苏醒后,将失去自现在这个时间以后的所有记忆,除非时间到达,不然我这些记忆将永远也无法回忆,这些文字是我在沉睡前所记录下来的,请仔细听好……”

    “阻止大科学院的组建,至少阻止大科学院的成军!”

    “科学家必须依附于政治与人类文明本身,不能够让科学家本身拥有力量,既拥有探索知识的能力,又拥有将知识转化为力量的能力,在未来,当我们人类成为高级宇宙时,这完全独立的力量就会彻底反噬!”

    “想一想,我的曾曾曾祖父,若是爱因斯坦发现了核能的力量后,同时只有他可以使用这种力量,挥手间就使出了核爆拳,核爆腿,一个城市没了,再一挥手间另一个城市又没了,那么他就不再是人,至少他自己不会再认为自己是人,而是神,凌驾于凡物以上的神!”

    “我所到来的那个未来,就显示出了这样的结果,在这个时间点上,元首为了人类的未来而成立了大科学院,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这个大科学院确实带动了人类的进步,甚至我们人类能够进入高级宇宙文明,也离不开大科学院的帮助但是,自那之后,第一批的大科学家,以及他们的继承人都几乎全部老死后,新一代的大科学家们,因为既有知识,又有独立的将知识转化为力量的制度,他们开始藐视普通人,认为自己才代表了人类文明本身,他们发展出了远超过人类文明的军事力量,就我所知道的,他们中有几个大科学家甚至已经步入到了八级宇宙文明高级乃至颠峰层次,而我们人类只是初入七级宇宙文明罢了……”

    “他们开始堕落,他们开始将人类当成了他们的附庸甚至是奴隶,他们残暴,他们漠视,他们冷淡,甚至他们反叛元首就是在与宇宙第一害的决战时被他们反叛偷袭而陨落的,那是名为大科学家之乱的战争,他们胜利了,他们宣布自己成神了……”

    “我是残存者的后代,包括了我的父亲母亲,因为无法忍受大科学家们的压迫,而随着残存者一起流浪,我们供养着元首的灵魂烙印,企图复活元首而与他们再度战争,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他们的势力太大,满宇宙追杀我们,他们想要得到元首的灵魂烙印,我们已经没有办法与他们对抗了,在我过来时,我们拥有的虚拟宇宙接受了元首的灵魂后,就把我们残存者给全部弹出了虚拟宇宙,从此以后,我们人类将永远失去这个虚拟宇宙的庇护,而与此同时,除了我接受了这个任务,被虚拟宇宙传回到了这个改变历史的时间节点以外,其余人可能已经……”

    “我的祖先,请相信我所叙述的一切,为了证实我所说的这些,我下面会记录下一个方程式,这是一个金属的方程式,需要我们人类进入到四级宇宙文明才能够制造,而它本身的科技含量则来自于五级宇宙文明,是名为精神力感应金属的东西,这个方程式是”

    “在揭发我,或者怀疑我之前,请务必证实一下这个方程式的真假,在这个我们人类最为辉煌的黄金岁月里,我们人类一共有四名耳语者,其中的最强耳语者波丽祖先一定可以知道这个方程式的真伪……”

    “请不要把我的存在及这个记事本上的内容泄露给外人,只有元首我才真的信任……”

    “我即将昏迷与失去记忆,我再也不会知道我是您的后代,我的祖先啊……”

    “我再也回不去了,回不去我的时代,回不去我的故乡,作为人类流浪政府最后一名新人类,我已经是孤单一人……”

    “所以救救我们人类!不要让我们人类中出现宇宙第四害,那名为知识文明的宇宙第四害……”

    这个男子写到这里,他的脸色已经是一片苍白,他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笑容,下一秒,他已经昏迷在了地上。<dd>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