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百纳众生

    被东临沧送秘籍的人从没有活下来的,东临沧已经拥有凡人境五阶以上的力量。

    种种话语在接下来的一路上不停的有人说起,只要子钦露面在大庭广众之下就会有人偷偷摸摸的议论着,似乎在这些人眼中子钦已经是个死人。

    这些人中子钦不怀疑有东临家族的人在,想要从心里上压垮他,但是大部分的人估计都是因为以往东临沧的事迹而做出的评判。

    一路上子钦也翻开了那本东临沧的秘籍,元天气海,子钦只看第一眼便知道这起码是一本比清风剑法高明两个档次的秘籍。

    这个世界本是以能量为主的世界,一切的招式都是为了能量而产生的,不同的招式只是为了更好的发挥不同的能量威力。

    而这本元天气海却是一本集多家所长的高级能量修炼方式,按照这本秘籍所述,不同的能量适宜不同的攻击模式,或者敏捷的快速攻击,或者势大力沉的一力降十会,或者诡异的让人无法捉摸。

    但是所有的攻击模式都有一个共同点,那便容天地间的能量入体,在淬炼肉*身之后获得超强的爆发力,并且在战斗中利用这股力量陡然间爆炸体内的能量产生战斗力。

    元天气海最核心的理念便是找一种最为纯净的能量,按照子钦的理解便是无属性内功,然后通过这种能量模拟世间一切武技。

    不得不说仅从介绍来看这本元天气海简直就是异界版的无相功,唯独和无相功不同的是元天气海有自己的专属招式,而无相功却没有。

    第一个晚上,子钦花去半夜的时间看完这本秘籍,虽然未曾修炼,但是大致的理念却已经弄懂,或许东临沧送出秘籍的时候却没有想到世界上还有一门武技叫做无相功。

    第二个早上,子钦已经全然能够使用这本秘籍中记载的几种武技,其中便有东临沧使用过的步伐,当然,无相功毕竟不是元天气海,在爆发力以及能量的强度上远比不上元天气海,所以子钦的招式也远不如东临沧的厉害。

    第二天中午,众人来到东陵秘境之外,子钦从马车上下来,他的脸色极为平静,元天气海对他已经再无秘密,似乎他能够轻易的击败压制能量的东临沧,但是实际上却唯有子钦自己明白,估计他掌握的元天气海早已经不是东临沧修炼的元天气海。

    倒不是说东临沧耍赖,而是东临沧估计早已经对自己修炼的元天气海进行过改良,每一个优秀武者,尤其是修炼类似元天气海以及无相功的武者对自己的招式恐怕都不会一成不变。

    当然,东临沧会改变,子钦却也不是吃素的,实际上子钦在当时完全可以不拿东临沧的元天气海,也并不是必须要拿才有胜算。

    名家世界对子钦武技的磨练超过这个世界任何所谓的秘境,只不过子钦不自大,所以拿下了这本秘籍而已。

    此时子钦身怀无相功,剑术,刀法以及乾坤大挪移的前两重,在对刀法和剑术有关的武技理解上实在不下于当今之世任何一个天才。

    “你还愿意浪费五个名额中的一个吗。”

    子钦淡淡的走到海蓝月身边开口问道,说话的时候他的目光平静的看着海蓝月,此时他已经不再认为这个女人是一个单纯的女人,他只想知道这个女人有多大的气量。

    “我还有的选择吗,或者你以为我是一个瞻前顾后的人。”…。

    海蓝月笑起来,笑的时候她的目光却是看着羽矢和力诺基,显然一路上这两人没有少后悔将堵住下在子钦身上。

    “没想到你们居然能够在东临沧的手下逃得一条生路。”

    便在此时,一个熟悉而让人讨厌的声音响起,众人身后又是一群人赶来,当先一人却是始终保持着贵公子做派的韦斯德。

    韦斯德的目光带着一丝戏谑看着海蓝月一伙,他慢慢的走到海蓝月的面前。

    “你的胡闹应该有个限度,帝国的资源不是这样浪费的,尽管这个秘境并不是什么好的秘境,但是却也是那些阿猫阿狗没资格触碰的。”

    依旧是目无一切的态度,子钦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笑意,这样一个纨绔他甚至懒得理会,他以往做纨绔的时候好歹还懂得分辨什么人可以招惹,什么人不能招惹,但是这个韦斯家族的家伙却是什么都不顾,仗着韦斯这个姓氏无法无天。

    “郡主大人,我想我们不需要浪费您一个名额。”

    便在此时,诸葛兰蕙从人群中走出,她缓缓掏出一块令牌目光傲然的从韦斯德身上扫过。

    “你居然把令牌送给这些人。”

    韦斯德眉头锁起,看向海蓝月的目光也微微不悦起来。

    “韦斯德,首先我告诉你,我的事情不需要你管,其次,他们的令牌绝非我送的。”

    海蓝月眉头一竖厉声对着韦斯德开口,此时海蓝月心中实际上也是充满疑虑,甚至有点忧心,她不知道诸葛兰蕙的令牌来自何处,更不知道这会不会影响到她拉拢子钦,即便不能收服,但是子钦这样的天赋横溢的少年高手她却绝对不会轻易错过。

    看着韦斯德和海蓝月此刻的样子子钦终于忍不住‘嗤’的一声笑出来,这两人此时的样子跟子钦以往做临时演员时候看到过的三流言情剧中二五贵公子对着自己喜欢却不喜欢自己的女主角吃干醋是何等相似。

    “找死。”

    这一声笑却是激怒了韦斯德,原本被海蓝月当众不给面子已经很让韦斯德气愤,而子钦的笑声却好似导火线一般点燃韦斯德所有的怒火,他几乎是不假思索一掌印向子钦。

    韦斯德的出手让海蓝月悚然动容,韦斯德或许讨厌,但是韦斯家族出来的人实力却绝不是盖的,即便是比不上东临沧这个疯子,但是却绝对能够胜过两三个南宫无畏加在一起。

    一掌之后空气遽然间一缩,庞大的压力汇聚成掌心大小朝着子钦印去。

    子钦的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犹豫,突然间右手好似螺旋一般旋转着迎向韦斯德,四周被压缩的空气似乎突然间打开一扇窗户一般散开,韦斯德手掌间的能量一下子散去大半。

    “百纳众生,东临沧。”

    韦斯德难以置信的看向子钦,同一时间,海蓝月,羽矢和力诺基以及南宫无畏的嘴巴张大,久久合不拢。

    百纳众生却是东临沧元天气海的专属武技,韦斯德能够认出,却不知道子钦什么时候修炼的,而海蓝月死人却是清楚的知道子钦什么时候拿到的秘籍。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