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剑术的威力

    南宫无畏的脸上漠无表情,在一群南宫家族护卫傻愣的时候他已经慢慢起身朝着诸葛家族所在的方向而去。

    南宫家族不小,但是却也稍逊东临家族一筹,大部分的南宫护卫都在犹豫,只是,当南宫无畏走到诸葛家族阵营的时候所有的护卫却不得不开始行动。

    南宫家族绝不会轻易的招惹东临家族,若是在这里和东临家族开战每一个南宫家族的护卫恐怕都逃不开南宫家族的惩罚,但是若是任由南宫无畏一人面对东临家族的护卫,那这里所有的南宫家族护卫都逃不开一死。

    在惩罚和死亡两者间这些护卫聪明的选择了惩罚。

    “这事情实际上和你无关。”

    踏入诸葛家族,在经过子钦身边的时候子钦突然对着南宫无畏开口。

    “打过就有关系啦。”

    南宫无畏淡然开口,似乎是感觉长剑拖地有点累,他右手一举,长剑连着剑鞘被他抗在了肩膀上,子钦大笑起来。

    一边笑着子钦也一边朝着前方而去,这一刻什么隐藏自己的实力,什么不让别人看出自己的武功大异这个世界都已经不在子钦的脑海。

    “郡主。”

    铁斧军团那边,小侍女看向海蓝月,后者的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茫然,随即苦笑起来,很多时候哪怕是世家子弟也是可以疯狂的,但是皇室中人却不能。

    世家子弟疯狂顶多也就是被除名于世家,类似于柳青远被柳家除名,这种除名只是一个名誉,只需要搬离家族所在的城市,实际上依旧可以保持联系。

    但是若是皇室呐,皇室疯狂的代价却绝对不止这么简单,皇室若是疯狂的话最好的下场便是女子嫁于国门之外,男子永世囚禁深宫内院。

    “这是东临家族和诸葛家族的事情。”

    海蓝月深吸一口气沉声道,话语出口小侍女的脸色微变,却是什么都没有再说,只是深深的低下头去,而海蓝月身后的力诺基和羽矢却是长呼一口气。

    在发觉东临家族的目标是海蓝月的护卫诸葛家族之后这两人便一直在担忧,害怕海蓝月开口请求他们帮忙。

    在南宫家族被圣女盟围攻的时候他们可以不计生死的帮忙,那只因为就算战死他们还是烈士,是战斗英雄,但是,若是南宫家族和东临家族对战,他们唯一能做的也只是旁观,两个庞大家族之间的事情绝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参与的。

    能够参加二十年一度的东陵秘境历练对于他们这两个后备团长和营长来说已经是帝皇开恩,此种情况下他们若是犯下什么错误简直是万死不足以赎其罪。

    子钦站到了人前,和南宫无畏并排,静待着东临家族高手的来临,而随后诸葛兰蕙三人也来到了这一排,五人持剑傲然而立,在五人后面却是诸葛家族和南宫家族的护卫。

    “大哥,二哥,三姐,莫忘记,一剑便是一剑,莫要多出,因为杀人只需一招便够,多出却是浪费。”

    子钦淡淡开口,他的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这句话很兀秃,然而,诸葛兰蕙却是猛然间身体一震,她眼角的余光偷偷看向南宫无畏,果然,在子钦话语落下的时候南宫无畏脸上神色一变,眼中露出若有所悟的神色。

    “五弟,你大哥力气足着呐,保管来多少人杀多少,不会手软。”

    诸葛明亮却是大笑一声朗声道。…。

    子钦无奈的摇摇头,他的武学理论早已经在柳飘飘第一次来到清源镇的时候就说过,无奈的是诸葛兄弟除去一招回风舞柳外再无他悟。

    只是子钦所说却已经不再是一个技巧,或者一种武功,这纯粹是一种武学理念,懂便是懂,不懂的话强行扭转也没什么效果,反而会影响本来的武技发挥,是以子钦也没办法和诸葛兄弟细说。

    “修于元,凝于一,能量压缩尽在其间。”

    南宫无畏淡淡开口,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目光缓缓的撇过诸葛明亮,可惜这一眼却是纯粹对牛弹琴,诸葛亮明压根没有理会南宫无畏的话。

    “多谢。”

    诸葛明亮没有理会,子钦却是懂得南宫无畏这句话的价值,同时,子钦也留意到诸葛兰蕙在南宫无畏这句话出口时候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茫然,一种似乎似懂非懂的茫然。

    “这本是你那句话的结论而已,何须说谢。”

    南宫无畏淡然回答,一句话落陡然间踏步向前,长剑的剑鞘直撞出去。

    密林的树丛,一个人影才从其后跃出南宫无畏的剑鞘已然狠狠的来到此人的胸前,巨大的力量顿时将此人再次撞回树丛之后。

    一个被撞回,却有十多个再次跳出,南宫无畏飞身纵出,长剑挥霍着迎上去。

    子钦朗声一笑同时一步踩出来到南宫无畏身边,长剑突然间笔直的刺出。

    刺,并非多高深的技巧,并且因为直线攻击面积过小,很容易被闪过,这个世界大部分武技中的刺无一不是以速度和数量取胜,比如说眨眼间刺出数十剑,靠着雨点式的攻击方式让对手避无可避。

    但是子钦的这一刺却仅仅只是一刺,只是,这一刺拿捏的时机极为巧妙,他的对手恰好和南宫无畏对攻了一剑,此刻正处在旧力方去新力未生的时候,不管是反映还是平衡度都处在最低落的时候,面对子钦这一剑却是毫无办法。

    勉强闪避开一半,却依旧被子钦刺中胸口,随即跟进一剑就此了账。

    “每个人的动作都有预兆,有预兆便有破绽。”

    一剑制敌子钦的声音淡然响起,同一时间,他的身影微晃,侧开从身边攻过来的长剑,整个人都贴入攻击者的怀内,手肘子狠狠的顶出正中此人的心口。

    “越多的动作便露出越多的预兆,伴随着越多的破绽。”

    子钦的声音继续着,南宫无畏和诸葛兰蕙眼中露出若有所思,剑势也微微开始改变,南宫无畏的剑招逐渐的开始简单起来,而诸葛兰蕙本已经简单的剑招则似乎越发的精简。

    “力诺基,羽矢,你们见过的最年轻的领悟到压缩能量武技的武者是多大年纪。”

    铁斧军团前方海蓝月看着子钦的剑势眼中露出骇然神色,突然,眼中闪过一丝决然转身看向力诺基和羽矢。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