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 掌中骑龙

    该如何选择,子钦亦是不知。.

    那无崖子的武功固然惊天动地,若是完全学成怕是当真可以不下于白眉道人。

    只是,子钦终究未曾立刻答应无崖子。

    且不谈白眉的武功,便是白眉真心实意将他当做自己徒弟这件事子钦便下意识的不想做那对不起白眉的事情。

    世间难得痴情人,子钦固然不算什么痴情人,但是白眉能够守在李沧海的墓穴旁边这许多年,却是让子钦深为钦佩。

    人,不可忘本,当曰完颜洪烈虚假的恩情都能做到恩怨分明,今曰莫不成却要做那等狼心狗肺之辈。

    手中,七星龙渊的剑柄冰冷,子钦的嘴角蓦然间展开一丝淡淡的笑容。

    力量固然重要,但是,人心却才是唯一。

    若是在追寻力量的路上失去自己的本心,那么,便是踏上巅峰又有何意思,那时候的自己当真却还是自己吗,只怕未必吧。

    后院之内,子钦蓦然间朗声一笑,只觉身心之间从未有过的轻松。

    七星龙渊出鞘,子钦的身影在后院内翻腾开来,一套剑法从他手上施展开来。

    剑光如练,剑光似龙,这是猿公剑法,这却又不是猿公剑法。

    剑神一脉,每一代皆是剑神,但是猿公剑法却并不是剑神一脉唯独的剑法,猿公剑法,实际上不过是外人眼中的剑神一脉剑法。

    当年司徒玄空扮作老猿教导越女剑法,留下千古闻名的猿公剑法。

    然而,实际上猿公剑法说白了,无非便是一个道理,一个剑道至理。

    在合适的时间刺出合适的剑。

    很简单的一个道理,然而,这却是真真正正的至高无上的剑法,无论什么人,能够做到这一点都可以称之为剑神。

    剑神的剑,并非源于任何剑法,剑神的剑,仅仅只是源于自己的心。

    子钦的剑法在后院翻转开来,逐渐脱离了猿公剑法的轨迹,开始有了自己的影子。

    体内,内力滚滚,北冥,云笈七签,前者为一切本源,后者为实质形态,原来,本无区别,本不需要刻意的区别开来。

    蓦然间,剑光收敛,子钦的脸上无比平静,他静静的站在原地,天地四周,一切开始消失,他竟是在这一刻进入传说中的天人感应,亦是顿悟之中。

    这里是聚贤庄的后院,这里自然没有人会来打搅,时间流逝,子钦不言不动,一切的感悟在他心中转过。

    名家世界的,主世界的,经历过的一切,对的,错的,人生的,武道的。

    实际上,诸般事情,殊途同归,到最后,不管是人生还是武道都是同样的道理,那是天地宇宙之间蕴含的奥妙。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感悟,每个人的感悟都不同,这感悟不分高下,这感悟只轮深刻与否。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子钦再次张开眼,他的目光平静无比,没有丝毫波澜,他的脑海内亦没有系统的声音,么有提示,没有信息,什么都没有。

    那些道理,只是他自己的,那些对于人生和武道的感悟只是他自己的,除此外不属于任何人,亦不属于系统。

    体内,内力没有增加丝毫,但是,子钦却能够感觉到心念畅通,意念流转,真气当如臂使指。

    那一份流畅和舒适绝非任何苦修能够得来,同样,对于武技亦是有了不同的感觉。

    招式,非招式,似乎并不再那么重要,如同白眉所言的那句话,在合适的时候刺出合适的剑,这便是剑神的剑法。

    这再非一句说来好听做来难的话,却是已经成为子钦的一种本能,他已经可以做到这一点,虽然未必熟练,但是的的确确已经能够做到这一点。

    突然间,子钦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惊疑,他猛然间感觉到一丝熟悉的感知出现,他缓缓走向后院之外。

    两个聚贤庄的庄客正守在那儿,这是两个不算太强的汉子,武功不过介于二三流之间。

    子钦心中微微一喜,他知道,他的感知回来了,这一次不再是系统赐予,而是他自己真正的通过某种精神上的感悟获得了这种能力。

    “少庄主,前院有个客人来求见,庄主命我们守在这里,待你从顿悟中醒来便领你去前院。”

    那两个庄客看到子钦出现,顿时恭敬行礼,这段时间子钦却是已经成为聚贤庄中所有人的骄傲,下西南不过数月的世间,武功已经高到外人难以想象的地步。

    而且,还结识众多英雄豪杰,便是朝廷六扇门亦是对其恭敬有加,这些都让这些庄客对子钦敬若神明。

    “有劳两位兄弟。”

    子钦客气的回了一句,这二人固然是平常庄客,但是子钦却是明白这年代,热血依旧在,这两个看似平常的庄客,实际上亦是那种在危难时候可以为聚贤庄去死的汉子。

    对这样的汉子,不管你地位如何,却绝没有丝毫可以傲气的理由,因为别人已经拿出自己的命为你效忠。

    前院,依旧是聚贤庄那辽阔的大厅,此时,大厅之内坐着一个轩昂的汉子,大厅周围亦没有任何人停留。

    倒不是游家兄弟清场,亦不是那汉子跋扈,而是因为出于尊重。

    这汉子年约三旬出头,方面阔脸,说不上英俊,但是却给人一种雄伟以及豪迈的感觉。

    仅仅是随意的坐在那儿,却给人种顾盼间威风八面的感觉。

    子钦一步跨入大厅,那汉子已经转过脸。

    眼神交汇,两者同是心中一震。

    无需动手,双方都能够感觉到彼此的强悍,那是一种武者的本能,唯有绝顶高手才能拥有的本能。

    “乔峰。”

    子钦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开口,这天龙的世界高手虽多,但是讲到慷慨豪迈,怕是再无人能够及得上此人。

    眼前这个汉子,固然未曾交谈,亦未曾交手,但是仅凭气势子钦便能肯定,断是乔峰无疑。

    “丐帮乔峰见过游坦之兄弟,冒昧而来还望兄弟勿要见怪。”

    乔峰起身,拱手,神色之间没有丝毫的倨傲,每一个动作都显得极为豪迈和有礼节。

    子钦心中忍不住一叹,又一黯然,这天龙中,任何武人恐怕都比不得乔峰,此人武功盖世,豪气干云,绝不优柔寡断,却也不狠辣阴毒。

    若射雕中洪七公有乔峰的果断,怕是欧阳锋早不知道死了多少回。

    此人错非契丹人,恐怕在北宋武林会逐渐成为无人可及的绝代豪侠。

    如此一个人委实可以说是侠义之辈的楷模,奈何此人却是契丹人。

    这个奈何倒不是出于对契丹人的不喜,而是因为历史的问题,乔峰即是契丹人,那么,在很多事情上却是无法和大宋的武人有共同语言。

    这身份注定,一旦乔峰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再不可能和以前一般率领丐帮弟子在北方和西夏以及契丹厮杀,做那等为国为民的大侠。

    “乔峰先谢过前次擂鼓山游坦之兄弟放过丐帮弟子。”

    待到见过礼之后,乔峰却再次开口。

    这话换做旁人说来难免让人以为是反话,是挑衅,但是,从乔峰口中道出却给人种真挚的感觉。

    子钦起身,抱拳,回礼。

    “却是有点误会,乔帮主未见怪坦之伤了丐帮兄弟已经让坦之心生愧疚,哪能当乔帮主这话。”

    子钦的话语亦是极为客气,此时他心念通透,却是不会在意乔峰是契丹人,还是汉人,如同那覆雨翻云中的一句话,仅是此时的自己,却不是以后的谁。

    此时的乔峰,便是乔峰,丐帮帮主,汉人英雄乔峰,却不是以后的契丹人乔峰。

    这事情似乎有点自欺欺人,但是却又是一种心境,实际上,反过来说乔峰是个悲剧,他夹杂在汉族和契丹族之间,无路可走,最后唯有死。

    对于乔峰的下场,子钦不知道如何去改变。

    他以往亦有看过不少同人的天龙小说,但是,来到这个世界他却才知道,很多事情绝非那么容易改变的。

    便是干掉庄敏,干掉全冠清,白世镜等人亦无任何用处,慕容博可没死,萧远山亦没死,便是丐帮那封信被毁掉,这两人也会拆穿乔峰的身世。

    这本是没办法隐藏的事情,而一旦身世拆穿,乔峰便再无路可去。

    塞外牧马谈何容易,若是两国保持原状尚有可能,但是,这敌对的两国又如何能够保持原状。

    何况,子钦心中还预计着那件大事。

    “乔帮主来此想来却是询问我是否和外族勾结的事情。”

    子钦笑嘻嘻的开口,不待乔峰说话已经缓缓将自己的目的道出,当然,仅仅只是道出自己的目的,其余皆未曾说。

    夺大理,取西夏,收燕云十六州。

    仅这三条,却是让乔峰猛然间站起,他的身躯颤抖起来,整个人激动的不能自己。

    子钦看着这个汉子,心中忍不住一阵黯然,若此人是汉人该是何等好事情,这样一个无双英雄,一个好汉子,却又是何等值得结交的人。

    此时,乔峰尚是丐帮帮主,尚是汉人英雄。(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