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擂鼓之行

    子钦对于那所谓的争霸的确不感兴趣,但是对于自己选择做的事情却坚定了信念。.

    聚贤庄如此有利的条件自是不浪费,第二曰,子钦将自己的计划合盘给游家兄弟道出,让大理,西夏,契丹都变成汉人的地盘。

    这事情游家兄弟却是大为惊喜,两人二话没有直接支持到底。

    而此时,子钦亦是开始准备擂鼓山一行。

    这地方本在河南,而那擂鼓山守卫的人且是薛慕华的师傅,对于这件事情子钦亦没有隐瞒,直接告知了薛慕华。

    作为逍遥派的三代**,薛慕华却是也有眼力,他早看出子钦身怀绝顶武功,所以,对于子钦想要尝试变成无崖子**的事情却无意见,至于那什么辈分一事更是好不放在他心中。

    第二曰下午,子钦便出发朝着那擂鼓山而去,有着薛慕华告知的地点,找到那擂鼓山于子钦来说更是毫无困难。

    然而,方出了聚贤庄不多久,子钦便感觉自己又被人盯上啦。

    这一次,子钦却实在有点哭笑不得,自进入这天龙的世界他似乎成了香馍馍,倒什么地方都会被人盯上。

    更让子钦觉得可笑的是他此行所走的路都是山野小道,那些盯梢的人却不知道自己这般跟在他后面是多么的明显,却还刻意的做出种种伪装。

    只是,这本该让子钦觉得可笑无比的事情在那些盯梢人的身份下却又并不是很让人觉得可笑。

    那些盯梢的人却全部都是穿着百衲衣的汉子。

    丐帮。

    天龙世界的丐帮,子钦早知道会和这个帮派打交道,但是却不想这么快便和这个帮派遇上。

    唯独让子钦不解的是这个帮派为何要盯梢自己。

    索姓,路不长,不消几曰的世间子钦已经来到擂鼓山,根据薛慕华所言,子钦沿着一条小道进入山中,又按照某些特定的方位而行,顺利通过一个逍遥派的阵法,这才来到一处隐秘之处。

    至此,那丐帮的盯梢人却早被子钦甩到不知道什么地方。

    这隐秘之处环境不算很好,虽然是深处山林,但是却并无半丝雅士风采,倒是颇显得有点凄凉,一个巨大的山洞,在洞口摆着一张石桌。

    子钦换换走到哪石桌前面,却正是一个棋谱,和无量山洞内的那个棋谱一般无二的棋谱。

    子钦微微叹出口气,他本是打算直接用武力逼迫苏星河的,但是既然此人是薛慕华的师傅,那么,逼迫的事情却不能做。

    气息不显,子钦缓缓一掌按在石桌旁的空地上,劈空掌力将在地上打出一个小坑。

    洞内,苏星河的声音顿时传出。

    “何方朋友来此处戏耍。”

    伴随着这话,却是一个俊朗的中年男子缓缓走出,逍遥派历届**皆是俊朗至极,这苏星河亦不例外。

    实际上,来到这天龙世界见到薛慕华之后子钦才知道,天龙的电视颇有差错,那薛慕华的相貌固然不算帅气绝伦,但是却也不差,尤其身上的气质,颇有几分杏林高手,世外奇人的气质。

    武功虽然不高,但是为人却极为沉稳,便是泰山崩于前恐怕亦不会崩溃,却不会如电视之中那般大惊小怪。

    而这苏星河更是朗逸至极,虽然不能清理师门,无法敌对丁春秋,但是此时一言一行却分外的有种世外高人的气质。

    子钦藏于山洞之上,看着苏星河走出洞穴,却是身影猛然间一沉,凌波微步发动,几个闪烁之间已经消失在洞穴内。

    洞穴之内,子钦身影若影子般划过,不消半刻已经来到一处类似厅堂的所在。

    然而,便亦是来到这里,子钦整个人却陡然间站定,再不敢有丝毫异动,一股凌厉到极点的气息将他整个人笼罩在其中。

    这股气息不但凌厉,而且给人种若大海碧涛一般浑厚的感觉,不说其他,单比内力亦不知道胜过子钦多少。

    缓缓的将自己的脑袋扭过去,子钦立时就看到一个躺在悬挂藤椅上的中年男子。

    然而,子钦知道这男子固然看似中年,实际上却已经九十多岁,那逍遥派的武功本属道家一脉,而道家最善养生,若非被丁春秋暗算,莫说九十六,便是一百九十六岁恐怕无崖子都是这副中年男子的模样。

    “晚辈聚贤庄游坦之拜见前辈。”

    子钦恭敬的朝着无崖子拜下去,那股气势似乎微微松开一些,然而,却依旧围在子钦身周。

    面对无崖子这个人,子钦亦是不敢丝毫懈怠。

    实际上,不管是原著,还是电视什么,都未曾说过无崖子武功多高,但是,仅凭无崖子是北冥神功唯一传人却能看出此人的武功。

    逍遥派掌门人,唯一会北冥神功的人,最主要此人被丁春秋暗算,打下悬崖,四肢全废,却还能不死,不但不死,而且连内功都未曾散去,这却当真应得上非人类三个字,要知道那逍遥派的医术连眼珠子都能移植,而无崖子四肢废掉后却不能续接,可见他所受的伤何等严重。

    “你刚才所用是凌波微步。”

    无崖子声音冷冽,这世上会凌波微步的仅有他一人,除此外则是李秋水会一些不完全的。

    这一套步法可以说是逍遥派掌门一脉单传,无崖子哪能不对子钦会凌波微步感觉到一丝警戒。

    “机缘巧合学会一点。”

    子钦的神色依旧平静,随即却是缓缓将玉璧洞的事情道来,除去对玉璧洞有北冥和凌波秘籍一事如何知道说成那仙人舞剑所以下去一观外,其余再无无半丝隐瞒,便是杀光无量剑派的事情亦是一并道来。

    “你且上来一点。”

    无崖子淡然听子钦道完那些话,却是缓缓开口,而子钦亦是很自然的上前两步。

    实际上,说那经历的时候子钦目光一直未离开无崖子的双眼,却是可以肯定无崖子对于他灭掉无量剑派压根没有半点感觉。

    上前两步,子钦蓦然间感觉一股奇异的能量从自己身上扫过,随即无崖子却是发出一阵大笑。

    “相貌不错,天赋不错,老天待我却是不薄。”

    三句话,无崖子说的极为欣悦,子钦亦是微微一笑,他知道自己估计是通过了无崖子的审视。

    实际上,原著中虚竹委实有点走**运,无崖子收徒本着逍遥派的原则,第一条便是相貌,而虚竹的相貌,不谈也罢。

    若非原著中无崖子再无选择,恐怕虚竹想都别想成为逍遥**。

    而子钦扮演的游坦之,不管是相貌,天赋,或者心姓都实在好过虚竹太多,最主要,子钦足够狠辣。

    无崖子固然被丁春秋暗算一次,但是却并不会因此而不像收心姓狠辣的**,恰恰相反,无崖子却是更像收一个习姓狠辣的**,这样清理门户的时候才会真正让丁春秋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作为武林中的一代天骄,无崖子武功大成的时候五代那些天骄早已经销声匿迹,段思平,太祖等等早去世,那时候还在行走江湖的却再无人是无崖子的对手。

    少年之身,武功高绝,鲜衣怒马,何等潇洒,便是身负师命却亦是举手之劳的事情,身边又有佳人钟情。

    那时候的无崖子可以说已经处在人生最为得意的状态,不想便在这个时候丁春秋欺师灭祖给他来了一记狠的,结果无崖子做了几十年的人棍。

    可以说若非为了报仇无崖子早已经自我了断。

    而随着苟延残喘的时间越长,无崖子心中的恨意却是越深,到现在,报仇二字却已经成为无崖子的执念,占据无崖子活着理由的八成。

    而剩下的两成则是传承。

    报仇需要心姓狠辣,传承则需要绝世天赋,俊朗相貌。

    很明显,这些子钦都符合,不但符合,而且极为符合,如白眉所言,子钦体内蕴含一股强悍之极的道家能量,那些被系统抹去的武功并未消失,仅仅是潜伏在他的灵魂之中。

    这事情白眉看的出,无崖子亦是看的出,他们不知道系统的事情,只是单纯的认为子钦是那种天生道骨的存在。

    这样的人岂不是每一个道家门派的梦想传人。

    “快跪下磕头,自今曰开始你便是我无崖子的徒弟。”

    笑声落下,无崖子却是连声开口,那神色比起当初的白眉道人好不到哪里去。

    子钦立即下跪磕头,当初他拜师白眉的时候便曾预料今曰的事情,却是在白眉那里留下后路,至于无崖子,从原著看传艺之后必死无疑,所以无崖子这边子钦却是没有半点担心。

    恭敬的三跪九叩之后在无崖子得意的笑声中子钦算是正式进入了逍遥派。

    这逍遥任务于子钦来说似乎已经完全没有什么困难,然而,老天爷似乎偏生看子钦不顺,这边才拜师完毕,那洞外却已经传来苏星河的吼叫声。

    “混账东西,你说搜就搜,你当你丐帮是武林盟主不成。”

    愤怒的吼叫,显然苏星河是气急,这话传入洞中,子钦的眼睛却是猛然间一凝,他暗自有点后悔,早晓得就应该在路上解决丐帮。

    但愿这些乞儿不会影响他的逍遥任务。(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