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再做交易

    子钦尚想和白眉道人详谈剑神一脉关于剑体的练法,而那边六扇门却已经清理干净明教的**。

    此间事情已了,子钦却是需要更加关注游家兄弟的事情。

    作为扮演者,子钦可以随意做任何事情,便是叛出师门亦无妨,但是却绝不能表现的无视父伯,叛出师门还能说看不惯师门的**,而无视父伯那绝对是将自己摆在整个世界的对面。

    在这天龙的世界子钦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所以,这种把自己摆在世界对面的事情子钦哪怕用脚趾头都知道是绝不能做的。

    “黄大哥,小弟尚有一事请求于你,我那父伯二人此时恐怕还在方七佛的手上,还请黄大哥坐下六扇门的兄弟帮忙查探下他们的所在。”

    子钦恭敬的朝着刚安排完善后工作的黄裳施礼道。

    只这话才出,围墙外却已经响起一个爽朗的笑声。

    “坦之兄弟这般不相信小七,却是让小七伤心的很呐。”

    随着这个声音,却又有两个声音响起,这两个声音却正是游家兄弟的声音。

    “坦之放心,为父和你伯父都无事。”

    游骥的声音在围墙外响起,三人亦不走门,直接从围墙上跳了进来。

    明教,河南聚贤庄,六扇门,这本是三个不搭界的势力,然而,此时众人站在这小院之中却分明感觉到一丝融洽,江湖事本是如此,混个脸熟很多时候很多事情都是可以互相帮忙的。

    只是,这份融洽中方七佛和黄裳之间却又有点古怪。

    六扇门代表的朝廷和明教本是水火不容,这明教自隋末以来名声便一直不好,虽然后来融合了一些道家和佛家的教义,变的不再那么有侵略姓,不想却又碰到灭佛,灭道的皇帝,结果很无奈变成秘密教派,越发显得神秘而诡异。

    到现在,明教在朝廷眼中俨然已经是一个邪教,是煽动叛乱和起义的邪教。

    若非明教在普通百姓中影响甚大,恐怕朝廷早已经派兵剿灭明教,当然,更是因为明教没有绝对的高级战力,否则的话早在太祖朝代便被那强硬无比的赵匡胤给灭掉啦。

    “你们两莫要如此,实际上明教和六扇门并无什么仇恨,明教在大宋朝至少没有做过农民起义的事情,六扇门也没有暗地里对付过明教,何况,不需多久之后明教便不再是现在的明教。”

    子钦看着黄裳和方七佛之间的诡异气息不由叹息着开口。

    对于子钦的实力不管方七佛还是黄裳却都是不敢小觑,当下两人亦是微微一笑,看起来似乎是将那份尴尬放下。

    然而,子钦心中对此却并不满意,更加想到方腊,却是又有一个主意在子钦心中出现。

    当下,子钦朝着游家兄弟露出一丝笑容。

    “父亲,伯父,我想和两位兄弟出去喝几杯,还麻烦你们照顾下我师父,恩,我师父可是不世出的绝代高手,曾经见过太祖,且随着师祖和太祖动过手的绝代高手。”

    子钦微微一笑开口,游家兄弟这才看到旁边的白眉道人,不得不说白眉道人的卖相还是不错的,若是不开口说话整个就是一代宗师的样子。

    游家兄弟顿时恭敬的给白眉道人见礼。

    他们兄弟亦不是蠢蛋,却是明白方七佛和黄裳的身份不同凡响,子钦那喝酒之言怕是另有所指。

    游家兄弟亦是一庄之主,但是心中绝无什么大志,所以对于子钦想要和方七佛以及黄裳所言的事情并无半点兴趣,当下招待着白眉道人往聚贤庄而去。

    这河南本是聚贤庄本营所在,六扇门更是北宋的锦衣卫,加上明教亦非省油的灯,待到游家兄弟离去,三人却是在众多高手的保护下找了一家酒馆坐下。

    此时,酒馆之中除去三人之外便是老鼠都找不到一个,酒馆内的掌柜,伙计等等早在酒菜上齐之后被请出了酒馆。

    “五代凄苦的却是汉人。”

    子钦的声音在寂静中响起,声音不大,黄裳和方七佛却同时一震。

    酒馆中,黄裳和方七佛只顾喝酒,两人皆知子钦有话要说,但是他们却不知道该不该听,六扇门固然是黄裳的,但是更是皇上的,这些年,便是黄裳都不知道那皇上究竟在六扇门安插了多少眼线。

    毕竟这是一支曾随着太祖天下无敌的精锐,没有哪个帝皇会放心将其交给一个人。

    而方七佛固然是方腊的兄弟,在方腊势力中有着极大的地位,但是,便是将来他们事成,那明教也是方腊的,方七佛若是越俎代庖恐怕却是会犯大忌。

    子钦亦不理会两人的顾忌,更不管两人的沉默,只是自顾自的说下去。

    “五代苦的是汉人,魏晋南北朝苦的也是汉人,但是,魏晋之前的汉人至少还有骨气,现在的汉人却已经逐渐的丧失这东西。”

    子钦的声音依旧不紧不慢,黄裳和方七佛依旧自顾自的吃喝,只不过,两人的眼神却闪烁起来,他们到此已经完全不懂子钦想要说什么。

    “外屈蛮夷,内无威严,如此朝廷,我倒情愿回到三国,至少那时候便是中原战火纷飞,却无一外族敢进入中原半步。”

    子钦手中酒杯猛然间破碎,酒水飞溅开来,谁人无热血,子钦亦是一般,人道强唐盛汉,然而,实际上子钦却觉得唐朝却无法和汉朝以及再往前的朝代相比。

    秦灭,中原是汉人的逐鹿场,汉灭,中原依旧是汉人的逐鹿场,然而,魏晋南北朝之后,汉人**一旦灭亡,便是外族入侵,汉人的血气,汉人的骄傲似乎已经被践踏的丁点不剩。

    若有可能,子钦情愿西夏是汉人的,契丹是汉人的,大理是汉人的,整个世界都是汉人的,这争夺天下亦只是汉人和汉人争夺而已。

    “坦之兄弟,你到底想说什么,我们听着便是。”

    终于,黄裳叹息一声抬起头,子钦神色已然如此,他却是再也伪装不下去。

    方七佛亦是放下筷子,他不能代表方腊,但是却能传达意见,何况,他见识过子钦的强悍,深知子钦的潜力,这样的人,明教绝不宜得罪,说到底,明教究竟只是一个教派而已。

    “方腊必能成明教教主,只是,浙西之地却并非善于明教谋划的地方。”

    子钦目光冷冷看向方七佛,那种冰冷的目光让方七佛所有的话都堵塞在喉咙中,他陡然间有个感觉,子钦这话不是随便说说,亦不是建议,而是命令,若不从,恐怕便是血流成河。

    “西北之地我觉得很好,李家的江山未必便稳,明教在中土大本营的势力想必也没有被其他教派抹去吧。”

    子钦的目光依旧淡然,他看着方七佛,眼神平静,只是,那种平静却给人一种如深渊不可测的压力,冷汗从方七佛额头滴落下来。

    沉闷的压力一时间笼罩在方七佛身上,这实际上亦是子钦给方七佛的警告,此子绝非善类,之前摆了子钦和黄裳一道便是明证,然而,子钦却是要告诉此子,诡计毕竟只是小道,在真正的实力面前,任何诡计都是无用的,就如此时,子钦要想灭他方七佛仅需一个念头而已。

    “这事,我做不了主。”

    好半天之后,方七佛终于从喉咙中挤出一句话来,他浑身的衣衫已经尽数被冷汗弄湿。

    子钦冷冷一哼,转首看向黄裳。

    “你直说,我能做到一定做,我可没有那么厉害的武功,承受不住你的气势。”

    黄裳慌忙摆摆手,然后端起酒杯露出笑容,且不谈他本对子钦有好感,觉得太祖一脉是一家人,看到方七佛的狼狈,他亦是当真不想承受子钦的气势。

    “派人渗透燕云十六州,大理和西夏燃起战火的时候便是我们夺回燕云十六州的时候。”

    子钦声音淡然,黄裳猛然间浑身一颤,手中的酒杯落在桌面,酒水瞬间溅出将他胸前衣衫打湿,然而,黄裳半点未曾理会这些,他的目光直直看着子钦。

    “你刚才说什么,夺回燕云十六州。”

    黄裳的身体微微颤抖,他两手按着桌子,整个人似乎都激动的不能自己。

    子钦看着这个汉子,这个文人,忍不住微微一叹,他在天龙所做的事情不过是因为一份无言的汉族情怀,而这些人却才真正是对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有着极大感情的存在。

    燕云十六州,自五代开始却是多少汉人心中抹不去的痛楚,多少汉人情愿牺牲姓命换回的地方。

    “我不敢保证燕云十六州一定会纳入宋朝版图,但是却一定保证他是在汉人手中,这个世界很大,汉人的时间却不多,若是不能收回自己的土地,再走快些,又如何能够站在这个世界的巅峰。”

    子钦目光沉静,他不懂历史,亦不懂国家大事,但是却明白,汉人的创造力是何等恐怖,若是文明不曾断绝,那在西方人还衣不遮体的时候汉人却已经能够制造枪炮,能够驾驶着装载罗盘的海船纵横四海。

    子钦的声音淡然,黄裳脸色平静,方七佛却忍不住满脸苦涩起来,他深知子钦如此不避讳的在他面前说出这些话,却是已经不打算让他置身事外,他若是想要不加入子钦这边,等待他的恐怕唯有死亡。(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