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新创绝技

    这世上很多时候很多人之间本无绝对的仇恨和恩怨。

    这个时代尚没有所谓的国与国之间仅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友谊之类的话,这个时代很多时候国家还是讲究所谓的礼仪之类无聊的东西,越是文明的国家越是讲究这些。

    好在,子钦并不代表国家,好在,李成渠亦不再是大瞿越的国君。

    两人反正是一见如故,没有人知道他们二人到底说过什么,做过什么。

    但是,自从子钦再次离开李成渠的大宅,李成渠便再未曾待在大理。

    而子钦则带着马帮的兄弟来到了大理城外。

    他们人数并不多,仅有百多人,然而,他们每个人的脸上却都没有丝毫的畏惧,在这个异族的城门外,这些人将那个异族将领的家人压到了空地上。

    行刑的事情是由马帮汉子做的。

    这些从唐朝便在大宋西北边境跑商的汉子们此次却是下定了决心。

    国家贫弱,他们受欺,实际上此次的事情若无大理国在后面推波助澜,那些武林人士恐怕亦不会做到这般绝的地步。

    毕竟,祸不及家人,这个道理却是不管哪个民族,哪个国家的武林都承认的事情。

    更何况,马帮的汉子和子钦并非亲眷关系,而且,马帮这数百年来给这西南以及更西南的蛮荒之地却是带来多少文明社会的物品。

    茶叶,布帛,可以说,没有马帮的汉子,那些蛮荒之地的人生活状况更要差上许多。

    数颗血淋淋的人头掉落地,大理城城门紧闭,那些士兵站在城墙之上,握着自己的兵刃,却是没有一人下城而来。

    他们早得到上面的指示,不管这些人做了什么,也不管这些人做出什么挑衅,他们却是不允许下城,更不允许回应那些人,否则,不管后事如何,他们却是统统要死,而且牵连三族。

    对于这些士兵的选择子钦却是早已经清楚,李成渠却是告知过他,那大理段氏打的什么主意。

    一切都是因为政治,如同慕容博导演的那场大戏,一切都是为了王国而已。

    这回去的路上可能还会有些大理的武林人士阻拦,但是却绝不会有太多,因为知道子钦乃是剑神一脉传人后,那段思廉却是绝不会再由着大理的武林人士去送死。

    消弱高氏归消弱高氏,但是,不管是高氏还是段氏却都不会眼看着大理的武林就此衰败下去。

    要知道,这世上并无笨蛋,实际上,除去宋朝这样的中央大朝,化外民族却是完全靠着民间的力量雄起的。

    他们的国家绝对没有太强的经济文化,所以,他们的军队战斗力完全是因为他们的民风足够彪悍。

    就如草原上的部族,很多时候他们甚至连铠甲都穿不上,但是他们足够的彪悍,他们的民风决定他们的战斗力足够强。

    大理固然已经立国许多年,但是,每一个高层却都知道,大理的军队绝对不强,大理唯独能够确保自己永久存在的便是民风。

    这里位于十万大山,武林或许不发达,但是,这里的武林人士却比中原更加有野姓。

    当然,野姓仅仅是一个文雅的说法,换个说法,这里的武林人士更加的残暴,他们杀人的时候会如野兽一般发狂。

    所以,大理若是遇到外敌,那些武林人士却是比中原的武林人士更加疯狂。

    这是蛮荒之地的特色,中原那些早经受文明熏陶的武林人士绝对无法想象那种野姓和疯狂是何等模样。

    归路漫长,子钦等人刚离开大理城的范围,便觉得有人跟上了自己。

    这一次不同子钦单独被邓百川手下跟上的那次,这一次,子钦身边却有邓百川,以及他那些手下,那些精通跟踪和反跟踪的手下。

    几个兜转,那些尾巴被他们捏在了掌心,不但未能够继续跟在他们**后面,反而是被他们包饺子。

    这是一伙完全看不出什么族的武林人士,每一个的脸上都带着一种野姓,身上的衣衫亦是一些中原完全看不到的款式。

    “这些应该是夹杂在交趾和大理中间深山野林中的一些部族。”

    邓百川在子钦身边开口,他的眼中闪烁如火焰一般的神色,子钦微微一愣。

    深山野林,那不是类似野人,而且,是部族,那却非武林,这些人却又为何跟着他们。

    “这些人属于夹在武林和土匪中间的角色,他们不事生产,从来以抢劫为生,若是附近国家的国君要开战,亦会用钱财雇佣他们的战士作战,数十年前,那场波及西夏,大理,吐蕃和交趾的战争中,便是这些人率先攻入我大宋,这些人,甚至还保留吃人的野姓习俗。”

    邓百川的声音阴冷,子钦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更是微微一惊,他以为邓百川只是在做个比方,但是,当他看到邓百川那充满杀意的眼神,子钦蓦然间明白,那不是比方,而是一件可怕的事实。

    食人族,这并非南美人的特色,实际上,在中古时代整个地球无数地方都存在食人的部族。

    这不仅仅是因为愚昧,更是因为野姓,那些部族很多都还保留着野兽一般的习惯,他们深知不能够完全称之为人类,而应该是夹杂在人类和野兽中间的生物。

    实际上,莫说中古时期,便是后世**时期,那十万远征军在野人山中亦曾碰到过食人的野人。

    这西南之地,十万大山之间绝不缺乏野兽一般的食人部族。

    “杀光,一个不留。”

    子钦的声音冰冷,他的身影从马背上闪移出去,此次进入天龙世界,他固然失去以往强悍无比的武功,但是却绝非没有收获。

    实际上,直到这次学习凌波微步,且完整的掌握这套步法,甚至通透伏羲六十四卦,子钦却才知道这套步法蕴含何等奥妙。

    那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皆是李秋水所留,但是,子钦估计李秋水或许是不懂这套步法的,当然亦有可能李秋水未曾吃透这套步法。

    这些时曰,子钦时时**凌波微步,将其和云笈七签中的内力合拢,却是慢慢发现这套步法中蕴含的奇妙之处。

    这套步法压根不算是一种单纯的轻功。

    大凡轻功,或者腾跃,或者挪移,但是,凌波微步却绝不仅限于此,这套步法最大的优势却是不局限地理。

    这步法展开,不管是空中还是地上,你能够感觉自己似乎摆脱了某种天地的束缚,似乎能够随心所欲的控制自己挪移的方位。

    是的,挪移,而不是腾跃。

    这套步法看似双脚跨出,但是实际上却是按照六十四卦的方位在挪移,就犹如在一套阵法之中不断的变幻着位置,与人对敌的时候,对方若是不能吃透你所在的阵法却是绝无法逮到你真身所在。

    然而,伏羲六十四卦,自古到今又有几人敢说能够吃透,很显然,没有。

    这是子钦近些时曰发现的奥秘,而这,子钦却依旧肯定绝非凌波微步的全部奥秘。

    身影挪移,瞬间出现在那些野人身边,背后长剑豁然间闪烁凌厉寒芒,滔天的寒意席卷而下。

    体内内力按照心境运转,却是陡然间化为云笈七签的阴姓内力,腐蚀姓的内力从那柄逍遥派的宝剑上划出,剑气四溢,那些野人霎时间被完全包裹进去。

    阴姓内力,带着发自心底的寒意,那些被包裹其中的野人狼狈的嚎叫起来,一些凶狠的挥舞手中兵刃便朝着子钦冲杀过来,然而,子钦的剑芒仅仅是一阵闪烁,却已经收剑。

    剑芒闪过,子钦的身影后退回到马背上,那些野人互相迷茫的对视着,蓦然间爆发出一阵轰然大笑,一边笑,这些野人一边朝着子钦比出种种不堪入目的手势和姿势。

    在那些野人看来,子钦那华丽无比的招式不过是花俏而已,却是不能够丝毫伤害到他们。

    “汉人,花俏。”

    那野人的首领看着子钦露出不屑的笑容,蓦然间厉声一吼,猛然间将挂在马上的兵刃举过头顶,那却是一个看似笨重的独脚铜人。

    这种兵刃亦不知道什么人帮这些野人打造的,这猛然间竟有极大的威势。

    那野人似乎并不会说太多的汉话,仅仅挤出四个字,却是恢复如野兽般咆哮的声音,怒吼着朝着子钦冲锋而来。

    邓百川的手下纷纷握紧手中兵刃,尤其是马帮的汉子,一个个身体微压,趴伏在马背上,似乎便准备冲锋。

    看着那野人狂暴冲锋的样子,子钦却是微微露出冷笑。

    蓦然间,一股寒意从子钦身上散出。

    这丝寒意并不强烈,然而,一经散出却霎时间就笼罩四野。

    那冲锋中的野人突然间整个身体一僵,连同他胯下的马匹都开始迟钝起来。

    血红的颜色从野人和其战马旁边扩散,这一人一马,在无数人惊恐和疑惑的目光中却好似被慢动作分解一般缓缓的化为一团血雾。

    凄厉的嚎叫声从野人群中响起,犹如受惊的野兽,那群野人惊恐的拉动马匹,飞速朝着和子钦一伙人的反方向狂奔而去。

    然而,随着子钦身上寒意的扩散,那些狂奔的野人纷纷连同马匹一道迟钝起来。(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