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一章 天下惊

    于那蓝天白云之间尽情施展轻功,肆意挥剑,恍若仙飞天外。

    屋檐之上,子钦的精气神整个的凝为一体,他手上的剑竟也似乎成为他的一部分,他的目光看着走廊上奔跑的中年男子,无惊无喜,却好似未曾看到几个高手朝着他飞扑而来。

    而那几个高手亦是绝顶人物,隔着老远便察觉到子钦此刻的状态委实已经到一种恐怖的境界。

    “逆贼,死来。”

    这几个疯狂冲着子钦而去的高手狂暴的吼叫起来,猛然间已经高高跃起,亦不用兵刃,挥拳朝着下方砸来。

    这拳势尚未扩散,那股子激荡的劲气却已经将屋檐上的瓦片吹的四散飞扬。

    这一拳,单纯的破坏力固然比不得主世界的石破天惊,但是威势却全然不下于那石破天惊。

    仅就破坏力而言,却是比子钦的剑法更强。

    然而,此时子钦却已经进入一种无人无我的境界,他的世界内已经仅剩下那个奔跑中的中年男子,却半点没有理会这拳法威力举世无双的高手,亦没有理会即将砸中他的那个男人。

    眼见着那一拳即将砸中子钦,突然,子钦的身影动了起来,他的脚蹬在屋檐上,他的身影已经化为箭矢一般射出。

    剑破长空,人为飞仙。

    这一剑,刚出手的时候已经展现无穷无尽的威势,而那走廊上,奔跑的男子突然间脚步一止,他的脸上。眼神中露出了惊恐到极点的神色。

    这一剑,固然还未曾接近,但是这一剑的气息却已经锁定了他,毫无武技的他却是连再跑出一步都做不到。

    “护驾。”

    子钦离开的屋檐上。那出拳的男子脸色骇然,惊恐的吼叫起来。

    中年男子身边,几个番僧的身影出现,然后悍不畏死的朝着子钦阻拦过来。

    子钦的这一剑他们已然清楚自己绝对阻拦不住,所以唯有用性命去拖延这一剑降临中年皇帝身上的时间。而那边屋檐上,那出拳的男子却已经收拳,他的身影飞速落地,已经转身朝着子钦背后追来。

    这男子的拳法威力固然比不得主世界的石破天惊,但是收发自如上却远胜过石破天惊。

    只是,便是如此,却也已经来不及。

    子钦的身影刚刚跃出屋檐,却似乎已经来到那走廊之外。那中年皇帝身边的番僧扑出,准备用身体阻拦子钦的剑。

    然而,一道剑气却突然出现。

    不扩散,不凌厉的剑气,只是在剑尖之前三寸处吞吐着狰狞的气芒。

    子钦的身影便好似最凌厉的箭矢,霍然间已经穿过最前面一个番僧的胸口,然后第二个,终至那中年皇帝的胸口。

    身体落地。子钦微微踉跄一下,突然间展开身影飞速朝着皇宫外而去。

    此次子钦的算计虽然成功。但是却遇上了极大的麻烦,那护驾的高手实力之强简直骇人听闻,子钦有把握一击灭掉此人,但是此人临死前的拳头恐怕亦能够反过来灭掉子钦。

    最主要,此刻子钦因为使用这剑气,却是耗尽体内大半的内力。

    北冥真气。威力固然极大,但是子钦却是发现一个极大的缺陷。那便是北冥真气绝不善久战,尤其是碰上势均力敌的高手。

    刚才子钦施展剑气的时候体内内力好似潮水一般的涌出。那威势自然强悍无匹,无论什么人和子钦对敌恐怕都承受不住源源不断狂暴的北冥真气摧残,但是,也因为源源不断,所以哪怕子钦体内百来年的内力,也绝对支撑不了太长的时间。

    也便是这一刻,子钦才真正明白缘何扫地僧要创九阳。

    九阳的威力说强也强,但是实际上并不如外人所想那般逆天,如原著中金大侠自己便曾说少林内功练到极致和九阳是不分上下的,由此可见九阳单纯的比威力也不比九阳强多少。

    但是,九阳却有一个好处,那便是厚重,易于速成,而且回气速度之快天下无敌。

    张无忌五年修九阳,却拥有了当时无敌的内力,少林那些和尚轮到天赋未必就没有一个比不上张无忌的,但是那些和尚便是修上几十年也未必就能练到最高境界。

    而九阳的回气速度更是骇人听闻,原著中高塔之下,张无忌耗尽内力,不过多久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换做旁的内功,恐怕高塔之上张无忌早已经因为耗尽内力而亡。

    这九阳或许便是扫地僧创来弥补逍遥一脉内力坚不可久的一门内力。

    子钦身影飞快奔逃起来,他不惧身后那个高手,但是却也不想无缘无故和这等高手拼个死活。

    好在,那个高手的内力虽然强悍,拳法亦是无敌,但是轻功却远不如子钦,这一奔一逃之间竟将距离越拉越长。

    从皇宫之内到皇宫之外,子钦和那高手一前一后飞奔而行。

    眨眼之间已经奔到大都之外,然而,让子钦未曾想到的却是那个高手虽然轻功不如他,却是丝毫未被他丢下,竟也追到了大都之外。

    这家伙的轻功固然不算什么,但是内力之强恐怕仅在子钦,张无忌,张三丰等寥寥数人之下,所以这一奔一逃之间便是追不上子钦,却也绝对不会被子钦甩掉,尤其到了大都之外,视眼开阔,更是绝不可能被子钦甩掉。

    “逆贼,你逃不掉的,老衲便是追到天涯海角亦必取你性命。”

    那番僧一边追一边狂吼,他内力本足,换旁人在他的位置上莫说狂吼,便是稍微张开嘴巴都立刻会因为内力倾泻而吐血身亡,只是这番僧却是毫无异样。

    子钦心中涌起一丝怒意,差点忍不住转身收拾掉此人。以子钦现在的剑法杀此人断然绝无问题,唯独忌惮此人的拳法会临死反扑造成同归于尽的局面。

    当然,子钦亦可以运气北冥吸纳此人的内力,但是仅就此人出拳的威力来看。此人身怀的内力绝对不小,若是一不小心恐怕吸完此人的内力,子钦亦要爆体而亡。

    实际上,说来悲哀,子钦现在身怀的北冥亦不过是残缺的北冥。一旦开始吸取旁人的内力,子钦却绝对再无法中途停止,所以,自得到这所谓的北冥残篇以来,除去鹿杖客那次弄巧,子钦却还从未吸过任何人的内力。

    硬伤,这便是硬伤。

    子钦一边跑,一边无奈的摇头。此刻的他固然能够运用内力,但是却决不能何人比试内力,否则一旦旁人内力进入他的体内,那北冥立刻便会自行运转,自动吸取旁人的内力,到时候子钦却是连哭都来不及。

    又跑出数公里,子钦猛然间觉得感知中多出一群人,且还是一群高手。子钦心中顿时一惊。

    子钦不恐惧前方的那些高手的赵敏的人,他却是恐惧那些人是五大派的人。

    以子钦对五大派的了解。恐怕除去张老道下山,五大派,甚至是六大派没有一个人是他身后这个番僧的对手。

    所以前方那群人若是五大派的人,恐怕子钦却是必须要拼死一战。

    万安寺之行昆仑才因为救援五大派而崛起,子钦却是绝不能在这个时候袖手旁观五大派任何门派在他面前被身后那人灭掉。

    否则的话子钦的名声立刻会变臭,到时候昆仑崛起任务恐怕立即就要失败。

    便在子钦担忧的时候。突然间一连串的呼啸声响起,子钦猛然间听到这呼啸声脸色顿变。随即他仔细的去体会感知中的气息,霎时间子钦脸上露出无奈的苦笑。

    这前方的竟是峨眉派。

    这时候。子钦亦不知道应该说什么的好,峨眉派,灭绝老尼,恐怕他却是要立刻转身和这番僧拼命,否则的话保管灭绝会站出来和那番僧拼命,而下场也只可能是灭绝亡,甚至夹带一大群峨眉弟子死光光。

    好在的是此时子钦的凌波已经大成,当真是想走就走,想停就停。

    心念一动,子钦的身影猛然间已经由快速奔驰转而静止不动,倚天在手,子钦已经转身。

    然而,便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一个声音在子钦背后响起。

    “番僧休得猖狂。”

    这个声音冷厉而干脆,却不是灭绝还会是谁,而随着这个声音灭绝的身影已经从子钦身边蹿过。

    子钦大骇之下几乎是不假思索,一剑朝着那番僧刺去。

    那番僧的实力多强没有人比子钦更清楚,莫说是灭绝,就算是少林空见重生只怕亦是和此人伯仲之间。

    灭绝又不是靠着内力成名,这一上去估计十有八九是凶多吉少。

    子钦的长剑随着灭绝之后刺出,却是后发先至,率先攻到那番僧的面前,然而,面对子钦这一剑那番僧却是陡然间露出一丝冷笑。

    霍然间,几个轮子出现在子钦的倚天剑之前。

    “金轮法王。”

    看到这几个轮子的时候子钦几乎是惊呼出声。

    此刻这番僧的身影和神雕中金轮法王的身影重合在了一起,子钦也终于明白这番僧的拳力怎么可能强到那种境界。

    龙象般若功,这番僧所修绝对便是传说中的龙象般若功。

    一念至此,子钦亦忍不住再次苦笑,他之前才嫌逍遥派的内功爆发力太强,但是不能持久,这会儿老天便让他见识见识什么才叫做爆发力。

    这世上单纯的轮到爆发力,恐怕再无任何内力能够强过这龙象般若功。

    那金轮法王练到第十层的境界,随便一拳击出都有不下千斤的力道。

    而眼前这番僧虽然不知道练到那一层,但是却绝对不低,这随便一拳挥出却亦是强悍到极点。

    口中吐字,脑海内思绪万千,子钦的手上却是丁点不慢,长剑一展已经将那几个轮子尽数斩成两瓣,然而,便在这个时候那番僧一道拳劲却也正正击在灭绝的胸口。

    这一拳的拳劲外放。竟将灭绝击飞出去数仗。

    子钦的眼神顿时一凛,这番僧所练内功固然可能是龙象般若功,但是这拳法却绝对不是和金轮法王随便用的密宗的某种无名拳法,这番僧的拳法很可能大有来历。

    “没想到中原还有人记得我师叔祖金轮法王的名字。当年他老人家神功无敌,可惜没有好的招式搭配,却是冤枉的输在杨过手上,今日我九重龙象般若功,加这百步神拳。试问你中原武林有谁能敌,逆贼,你万不该杀我大元皇帝,否则我却是毕生居于皇宫之内守护皇帝,而现在,皇帝身死,下一任皇帝估计也不会再信我,看来我唯有行走江湖。会一会你们中原群雄。”

    那番僧一拳将灭绝撂倒,却是看都没有再看一眼,而子钦持剑和这番僧相对,虽然担心灭绝,但是却是脑袋都不敢转过去。

    九重龙象般若功,百步神拳。

    子钦心中忍不住暗骂,都是哪一个混蛋东西将百步神拳这玩意给送到这番僧面前的。

    百步神拳,听名字便知道绝对不可能是密宗的东西。而肯定是中原的武技,更清楚点。必然是这百来年的时间才被这番僧得到的,否则当年金轮法王若是有这百步神拳,杨过的黯然销魂掌也未必能够弄死那家伙。

    便在此时,子钦脑海内突然响起系统的提示,而身后,峨眉弟子哭泣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子钦深吸一口气。突然冷声开口。

    “峨眉弟子带着灭绝师姐走。”

    此时,子钦已经决定和番僧死斗一场。但是却绝不能让峨眉弟子留下,这个境界的战斗已经不是这些峨眉弟子能够参与的。若是这些峨眉弟子硬要留下恐怕只会成为子钦的累赘。

    “何师叔。”

    一些峨眉弟子哭丧着,子钦忍不住皱皱眉,虽然说起来也是江湖弟子,但这些峨眉派的二代却全是女子,一旦出现大事却委实没有人有丁点的担当。

    “速走,莫让我分心。”

    子钦冷声喊道,此时他亦顾不得照顾峨眉的面子,眼前这番僧身怀的龙象般若功和百步神拳都强的离谱,单就绝学而言,子钦除去十五剑,委实再没有什么是一定胜过这番僧的。

    在倚天世界子钦掌握的武功本不全,而那什么独孤九剑,北冥神功,什么的说起来和龙象般若功以及百步神拳不过伯仲之间,虽然子钦将独孤九剑练到了登峰造极,可以自己创造剑法的境界,但是他的北冥却是不完全的北冥,算起来和这番僧亦是半斤八两。

    这一战,生死当真天知道,最大的可能却是两败俱伤,甚至同归于尽。

    子钦身后,峨眉弟子虽然都是女子,虽然不存在大担当,但是最初的伤心之后,周芷若却是第一个坚强起来,俯身抱起灭绝。

    “何掌门,我们在一里外等你,两柱香之后你若不来我们便会先回峨眉,他日召集武林同道共伐这蒙元的帮凶。”

    周芷若的声音极为淡然,话语落下,已经抱着灭绝转身而去,而一众峨眉弟子也纷纷随之而去。

    待到这些人离去,子钦却才转身看向那个番僧。

    他心中却是突然间有点念头冒出来。

    “当年金轮法王年近六旬才修成十重龙象般若功,这位大师却是这般年轻就达第九重,还未请教大名,更不知道大师却又是从何学得百步神拳。”

    心中那念头一起,子钦顿时故作淡然的询问眼前的番僧。

    这句话子钦说的大有江湖高手对峙时候的气氛,那番僧已然自言不可能再回皇宫,但是说起江湖的时候却满怀兴奋,却亦是一个向往江湖成名的野心之人,此刻听得子钦这样的说话,忍不住露出得意的笑容。

    “说来亦要感激你,以及你们中原武林,我本来龙象般若功不过七重,不想今日你闯入皇宫却让我在皇上遇难的时候连破两级到达第九重,而那百步神拳却是你们中原武林少林所有,当年西域少林一脉投靠我大元国,贡献了这本秘籍,后被皇上赐予我,本来这拳法高深莫测,我亦是不能完全领悟,不想今日龙象般若功突破的时候却是一发的领悟,哈哈哈哈。”

    那番僧得意的开口,说到最后更是忍不住猖狂的笑起来。

    子钦却是暗自一阵叹息,他已经大约的猜到怎么回事,这番僧一连串的际遇恐怕却还是和系统有关。

    刺杀大元皇帝,必然导致抗元的声势大震,或许能提前灭掉蒙元,而此时朱元璋尚未得势,一不小心却有可能导致历史出现偏差,从而使得明朝消失。

    这名家世界,虽然子钦改变过不少高手的命运,但是这历史却是绝决改变不了的,便如射雕那一次。

    那一次系统差点当机,子钦却是想了很久才想明白,系统当机不是因为战场任务被他取消,而是因为蒙古铁骑退回大漠,历史上极有名的南宋联合蒙古攻灭金国未曾发生。

    这个改变却差点导致后来的蒙元不出现,从而改变了金大侠世界的历史,也将这个世界的最基本存在前提给弄的消失。

    这次子钦固然没有改变历史大事,但是却将蒙元的皇帝干掉,却亦是做出了影响历史的事情,所以,这番僧便是系统对于子钦这次行为的惩罚。

    子钦如此猜测,却有感觉自己似乎还是忽略了什么东西。

    然而,一时间以子钦的脑袋却委实想不到自己忽略的到底是什么,眼前的番僧却已经摆出战斗的姿势,子钦无奈的叹息一声,唯有凝神静气准备应付这个番僧。

    九重龙象般若功加上百步神拳,这番僧绝对是子钦生平所遇敌手中最为强大的人之一。(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