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七章 道是无情却有情

    赵敏的这句话吼出子钦却才忍不住又是一阵苦笑。

    随着武功的提升,子钦似乎已经越来越习惯唯我独尊的感觉,却是忘记狗急跳墙,兔子急了咬人。

    何况,赵敏既非狗,亦非兔子,赵敏实在是一匹狼,一头虎,拥有旁人难以想象的力量。

    此时,赵敏已经被她的那些手下保护在中间,便是子钦手握倚天剑恐怕亦不可能轻易的抓住赵敏。

    要知道,这些武林中人每一个对赵敏都忠心耿耿,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拿自己的性命去保护赵敏。

    而随着赵敏的那声喊叫,这数百个武林好手却也纷纷开始行动起来。

    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每一个都唯赵敏的命令是从,所以,赵敏一声喊叫之后这些人的的确确已经打算搏杀。

    这里虽是武当,这里虽然有子钦,张三丰,张无忌这等高手,这里虽然尚有明教大队人马围在外面,但是赵敏的命令之下这些好手却是毫无犹豫的准备开始动手。

    子钦心中一凛,却是明白绝不能任由这些人动手,否则这武当怕是免不了一场腥风血雨。

    “住手。”

    倚天在子钦手上狠狠的挥下,一个挡在子钦身前的好手被子钦分尸且炸成碎末。

    漫天的血雨和碎肉中子钦神色若魔鬼一般的凶狠。

    这一下倒是让大殿内稍微的沉寂了下,这里每个人虽然都是刀口舔血,但是却何尝见过这般惨烈的景象。

    便是张三丰百多岁的年龄亦是第一次见到这般景象。

    要知道将一个人从头到脚劈成两瓣已经极为困难,而若是想将那两瓣尸体再炸成碎末却更加困难。

    这武林中多的是心狠手辣之辈,但是一般人哪有那等强悍的力量,而等有那等强悍实力的时候却又有什么人还愿意费力气做这种变*态的事情。

    当然,子钦这一次却并未费什么力气,倚天剑的锋利的的确确不是说说而已。

    “张真人,今日我给你惹下天大的麻烦,本该随着武当战死在这里,但是我这人却是那种有仇必报的,战死在这里我委实不甘心,今日赵敏但在武当杀一人,我必汝阳王府杀十人,赵敏若是灭掉武当,我发誓,定将汝阳王府从汝阳王和汝阳王妃开始到下面一个喂马的小厮都杀的干干净净。”

    子钦声音冰冷,他本不是善于谋算的人,此时此刻他除去比狠却已经委实不知道该如何办。

    张三丰却是微微一叹,他清楚子钦是说到做到,本来,这种为武当报复的事情张三丰却是不愿意做的。

    只是,这亦是让子钦离开的一个极好理由。

    张三丰看的出来子钦对他极为钦佩,若是他张三丰开口,子钦有极大的可能留下来和赵敏的人死战到底。

    然而,张老道本不是喜欢看到死亡的人,所以,张老道却是微笑着对着子钦拱拱手。

    “你自去,我武当的仇怨却是全托你代为偿还。”

    张老道的这话却是让大殿内众人纷纷一愣,随即一部分心思转动较快的却是露出明悟的神色。

    “何掌门,赵姑娘,你们冷静点,冤家宜解不宜结,何必非要拼个鱼死网破。”

    张无忌本身对赵敏动情却是在赵敏告知那黑玉断续膏便在盒子加层内的时候,此时在原著中却是发生在张无忌误将毒药当做良药给殷梨亭使用后,而现在,这个过程却加快了许多。

    并且,因为子钦折断赵敏四肢,让张无忌心生愧疚,此刻,张无忌对赵敏的感觉却是比原著多出几许歉意。

    这几句话张无忌说的极为认真,却是当真在为赵敏担忧。

    子钦的武功和果断张无忌是极为佩服的,但是,也正是因为如此,张无忌却深知,一旦子钦脾气上来恐怕却是当真会如他所说一般将汝阳王府上上下下杀个干净。

    此时,张无忌的话一出口,那些明教弟子却又是一番想法。

    对于子钦的行事和武功他们都极为钦佩,但是此刻和张无忌一比较,这些人心中却又是一种想法。

    何掌门的武功和行事倒是深合我教的行为,但是若是何掌门为教主,恐怕我教必将免不了和腥风血雨作伴,反而是张教主,宅心仁厚,由他做教主,倒是有极大的机会和中原六大派和解,一起共抗蒙元。

    张三丰亦是暗自点头,这却是爱屋及乌,张无忌本是张翠山的子嗣,张三丰本视张翠山为自己的关门弟子,此时这份重视却转移到了张无忌身上。

    张无忌那番话只让张三丰觉得张无忌果然宅心仁厚,充满侠义的气息。

    “张教主,你这是在劝架吗,或者你觉得你几句话能够抵的了我的一条胳膊,一条腿。”

    赵敏被两个好手扶着站起,冷笑着看着张无忌。

    这话出口,张无忌却是立刻愣住,此时他本对赵敏有愧疚,赵敏这些话说出张无忌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张无忌此人本身天性有点迂腐,尤其是对待女子的时候更是如此,或者,金大侠笔下除去萧峰外便没有那个男主角对美女能够免疫,就连杨过后来不也是放了郭芙一马。

    当然,更有可能数变大千世界,不算那些变*态的邪恶之徒,也只有子钦能够无视美女不美女,该杀就杀,该折磨就折磨。

    “的确是我对不起你,你的一条胳膊和一条腿我自然还你。”

    张无忌脸上露出一丝哀伤,突然只听他的胳膊和腿脚处响起一连串的骨骼折断之声,顿时,张无忌的一条胳膊和一条腿呈现不正常的角度弯曲起来。

    这小子竟是暗运内力折断了自己的胳膊和腿。

    子钦看着这一幕猛然间一愣,这张无忌,他现在委实已经不知道应该如何评价,说他迂腐固然迂腐,但是这世上却又有几个人能够这般毫不犹豫的折断自己的胳膊和腿来打消一次混战。

    或者,亦是因为对赵敏的感情。

    子钦暗自一笑,张无忌的这份情感他却是学不来的,什么情爱,作为二十一世纪的子钦却是不会相信的。一条胳膊,一条腿,张无忌的战力起码去掉七成,原本这里除去张三丰和他子钦外再无人是张无忌的对手,但是现在,只怕赵敏手下就有不下十人可以轻易干掉张无忌。

    “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了吗。”

    张敏的声音依旧极为冰冷,但是眼神中却已经闪现一丝淡淡的复杂,女人的情感本是世界上最为奇怪的,前一秒可以恨你到死,后一秒却又能够爱你到死。

    张无忌本不懂情感,子钦亦是不懂。

    但是,子钦毕竟数十年龙套生涯,却是见过太多的所谓的偶像剧,却是能够看出赵敏的心思已经松动。

    “我,我不求你原谅,我只是不想你和何掌门拼个你死我活。”

    张无忌微微有点呆滞的开口,这句话出口子钦却是留意到赵敏眼神深处一闪而逝的感动,

    到这个时候,子钦亦不得不感慨世事神奇,张无忌对感情的反应委实呆滞的很,但是这世界偏生是张无忌的主场。

    他这句话却是让赵敏感动到无以复加,什么不想赵敏和他子钦拼个你死我活,只怕在赵敏耳中这已经完全变成张无忌担忧汝阳王府被子钦杀的干干净净的话语。

    “张无忌,今日我放过武当,但是你莫要忘记,你欠我的。”

    赵敏冷笑着看着张无忌,突然间又看向子钦。

    “我们没完。”

    两句话,同样的语气,差不多的意思,但是子钦却知道,这两句话所代表的意思却是决然不同。

    张无忌这一次自残却又获得了赵敏的情谊,这小子却是比令狐冲还厉害,令狐冲那小子自残不知道多少次却逐渐失去小师妹的感情,仅赢得任盈盈的感情,而张无忌这小子却是自残一次获得一次感情,从周芷若到赵敏,从不落空。

    赵敏率领着那群好手如潮水一般退去,顷刻间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

    这会儿,子钦却伸手一把扶住张无忌。

    “这次是我的做法有问题,却是难为张教主啦。”

    这句话子钦说的极为客气,这小子或许缺点很多,但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张无忌是个值得结交的朋友。

    而子钦这话出口,张无忌心中仅剩的一点隔阂立刻消失的干干净净。

    “何掌门保下武当之事我尚未感激,却哪里能够怪何掌门的手段,何况,赵敏的心智绝非一般,若是换做旁人恐怕只会被她玩弄在股掌之上,却哪里能够如何掌门这般将其控于手中。”

    张无忌一语中的,这小子实际上脑子不笨,只不过,未曾见过什么世面,加上心软,却是总是吃亏的多。

    “既然武当之难已解,继祖不妨留在武当,亦好和老道多多论武议道。”

    旁边,张三丰开口挽留子钦。

    实际上,经历之前的事情张三丰却是有意要潜移默化下子钦。

    在张三丰看来,子钦实则是个英雄至极的人物,但是也是因为过于刚硬,所以做事情有时候便会进入极端,如此以来,若是一个不小心,可能便会误入魔道。

    便如同当年的殷天正。

    最主要,张三丰却是亦看出子钦的剑法实在到达了技的极致,却是深合无招胜有招的境界,和太极同等境界,虽然张三丰自认在剑法上亦不胜过子钦多少。

    但是毕竟数十年的经验,却是打算借着讨论的机会帮助子钦的剑术再进一步。

    无招再往后便是意,达到意的境界,便是手中无剑,亦能够以天地万物为剑,那时节却才是剑法大成的境界。

    张三丰的挽留,子钦当然不会拒绝,当下留在了武当山上,不久后丁晴和蒋王亦来到了武当。

    之后几日的时间内,张无忌养伤,且医治俞岱岩和殷梨亭,而张三丰则是借着和子钦论武议道的机会将太极拳剑公示在了子钦的面前。

    在那个时代,虽然武技自珍是常有的事情,但是关系极好的武者之间互相熟悉彼此的武功亦是正常的事情。

    张三丰公示太极拳剑,子钦却亦是毫无吝啬的将守势剑法和攻势剑法展现了出来。

    虽然未曾拿出最强的十五剑,但是守势剑法和攻势剑法却是脱胎独孤九剑以及空明拳和乾坤大挪移,却是已经不在太极之下。

    几天之后,张无忌伤势痊愈,子钦终于开口说出其余几大派可能被蒙元抓捕的事情。

    实际上,这些时日,武当出征光明顶的弟子一个未回,张三丰已经肯定那日赵敏所言武当弟子尽数被抓是事实。

    只不过,这几天的时间张无忌重伤,殷梨亭和俞岱岩又要治伤,所以张三丰一直隐忍着,不但隐忍着,还能够耐心的将太极拳剑交与子钦和张无忌。

    到子钦主动说出其余几大派事情的时候,张三丰终于再不挽留,任子钦和张无忌带着昆仑和明教弟子出发。

    这一路而行子钦却才见识到明教的威势。

    这个时代的明教和射雕世界却不同。

    在宋朝,方腊起义失败让明教一度绝迹中原,然而,这百多年的时间,明教却已经再次回到中原,且发展的好生兴旺。

    明教本是一个教派,又不似佛家,道家那样有种种清规戒律,明教,实际上便是一种互助的教派,大有你好我好的意思,所以这个教派却是相当吸引人。

    随着张无忌一行人一路而去,却是不管路过什么城市都有明教弟子沿途接应。

    子钦一路观察,亦是暗自心惊,那些明教底层的弟子或许不是江湖中人,但是却实实在在已经是正规军的规模。

    六大派好在没有攻下明教总舵,否则的话恐怕便是六大派和明教一起灭亡的时候。

    论武功六大派自然稳胜除去护法,三人之外的明教弟子,但是轮到人数和其他江湖计量,六大派却远不及明教那些底层弟子。

    要知道,明教底层弟子的力量实在已经不比蒙元朝廷的大军差多少,而蒙元能够和武林中人保持一种怪异的和平却是因为互相忌惮。

    蒙元忌惮六大派高手的个人实力,就好似子钦所说,蒙元固然能够灭掉任何一个门派的总舵,但是,却躲不过那些门派中高手的暗杀。

    同理,六大派当初固然有机会灭掉明教总舵所有人,但是却绝对无法抵抗明教底层弟子以军队的形势直接攻击各大派的总舵。

    一路上,子钦随着张无忌见识了明教底层无数弟子,其中甚至有常遇春在内。

    而不久之后,在蝴蝶谷,子钦却见到了另一个让他想不到的人,这人却是朱元璋,那个做过和尚,当过乞丐,放过牛的朱重八。

    这一节,张无忌在蝴蝶谷内宣誓明教教规,万众齐心,却是看的子钦好生感慨,当初南宋末年明教若是有这等威势,他何苦和系统别苗头,直接去完成那战场任务也就是了。

    而大庆之后,朱元璋却是亦汇报了如原著一般打探到几大派精锐下落的事情,只是说到抓人而来杀人且毁去容貌的事情便是子钦亦忍不住暗自一惊。

    若说残忍,必要的时候子钦亦是不甘人后,但是,这样滥杀七个无辜的人,子钦自认为下手的时候亦会犹豫下,观朱元璋却是满脸得意,那样子哪里有半点犹豫,这人当是一个狠人。

    自然,张无忌此时却又下了不得滥杀的命令。

    这时候的张无忌位于高台之上,每一个命令却都得到众多明教弟子的相应,旁边有被倚天剑除去锁链的小昭相伴,却真是有种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的潇洒。

    只是,看看张无忌,再看看朱元璋,子钦却是忍不住一叹,张无忌便是武功再高,到底不是朱元璋的对手。

    而赵敏后期的时候一颗心却已经被爱情所束缚,也没想过什么天下,否则的话,恐怕这张无忌当真能够成为天下共主。

    当然,这等逆天的事情子钦却是不敢做,南宋那一次他差点弄的系统崩溃,这倚天的世界子钦却是再不敢乱来。

    主世界他还需要靠着名家世界过日子,却哪里敢让系统崩溃,何况,做皇帝对张无忌来说亦不是好事情。

    张无忌的性格绝不适合处于高位,首先此人心软,其次此人优柔寡断,却不是做大事的人。

    一轮命令之后,明教众多弟子纷纷散去,张无忌却是开始和那些久未见面的兄弟开始拉家常,这人绝非一个好领导,却的确是个值得结交的好朋友。

    子钦亦不避讳,反而带着丁晴和蒋王一干昆仑弟子参与其中。

    这些明教弟子或许手段狠毒,但是除去朱元璋这等人物外,却一个个都是豪气干云的汉子。

    而昆仑三代,以及大部分二代弟子受到子钦影响,亦是铁骨铮铮,这会儿一接触下来却是互相间颇有惺惺相惜的感觉。

    可惜,热闹不久,明教弟子已经纷纷散去,偌大的蝴蝶谷亦安静下来。

    第二日,众人一番商议后却才一路朝着大都而去。(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