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五章 道不道歉

    六大派和明教俱是这个时代武林中最为最顶的存在。.

    不客气的说此时的光明顶几乎聚集了整个元末时期的武林精英,除去那些隐世不出的人物外,这里几乎已经是一个缩小版的江湖。

    子钦本来还没因此想到什么,但是,随着宗维侠的那些话语子钦心中却蓦然间冒出一个念头。

    这儿既然汇聚六大派和明教,那岂不正是昆仑杨威的时候。

    一念至此,本身对宗维侠此人就甚为厌恶的子钦哪里还会顾忌什么,他长剑倒提在手上,极为散漫的看着宗维侠,却是说出了那句,只需宗维侠接他一招便宽恕宗维侠的话。

    崆峒五老,实在是这个时代崆峒派唯一拿得出手的人物,便是放眼百多年亦是难得的人物,虽然唐文亮被殷天正一招击败,却断去四肢,但是殷天正毕竟亦是成名多年,麾下天鹰教更是鼎足江湖一时,那却是子钦没法相比的。

    同为一派之主,子钦这昆仑掌门和殷天正这个天鹰教主却绝不是一回事。

    子钦这话若是由殷天正说出来,那自然是豪气干云,然而,由子钦说出却只让人觉得狂妄和嚣张。

    “此时大敌当前,昆仑难道便不能稍耐一下。”

    旁边,却是空智忍不住开口,六大派围攻光明顶,空智本是合推出来的首领,原本空智对于昆仑距离这里最近,却来的最晚亦是意见颇大,所以在宗维侠开口嘲讽昆仑的时候虽觉得不妥,但是亦没有说什么。

    但是,到此时子钦拔剑向宗维侠挑战,空智却终不能再稳坐钓鱼台。

    这次本是六大派围攻明教,若是任由子钦和宗维侠打起来,那却当真要让天下英雄笑话死的。

    空智这话若是早说片刻,子钦心中还未生出趁机在光明顶扬名昆仑的心思恐怕还会产生点作用,但是此时子钦心中却是打定主意,借着这次六大派和明教齐聚的机会将昆仑扬名,却哪里还会听空智的劝解。

    此时莫说空智,便是张三丰亲至,何足道复生亦绝对无法阻止子钦。

    “大师说的好话,只不知若有人当着大师的面指着光头骂秃驴大师又会作何想法。”

    子钦冷测测的看了空智一眼。

    这一眼却是让空智看在子钦眼中的寒意,顿时空智言语微微一滞,他明白自己估计是组织不了子钦的行事。

    思绪一转,空智就想说几句调和的话,即便不能阻止子钦对战宗维侠,但是好歹让两人下手有点分寸,谁想,空智还未来得及开口,他身后已经跳出一个莽和尚来。

    此人却是圆音,本来圆音对于宗维侠和子钦之间的事情自不关心,但是子钦那句指着光头骂秃驴却是让圆音怒极,此人脾气本生暴躁,加上当年被殷素素射瞎一只眼睛,那脾气更加已经到如炮仗,一点就着的地步。

    “小子,我们五大派围攻光明顶,你昆仑不来帮忙也就罢啦,现在却又想做什么,帮助明教吗。”

    圆音大声的吼叫起来,这句话顿时让崆峒派的人一阵喝彩,空智的脸色却微微一变。

    子钦冷冷的看着圆音,状似怒极而笑。

    “原来却是少林派的大师这般作响,难怪崆峒的宗老儿敢说那些话,只是少林既然敢想,却不知为何不敢说,或者,大师现在可以试试看也辱骂昆仑一句。”

    这几句话子钦虽是笑着说出,但是话语中蕴含的怒意却是骇人。

    “昆仑无胆,难道你们能做,我们便不能说。”

    子钦话语落下,空智刚要呵斥圆音,不想这个莽和尚却已经开口吼叫起来。

    “好,好胆色,却不知在场的还有哪一派认为我昆仑无胆,或者想要和我昆仑搭把手的。”

    子钦脸上依旧挂着笑容,目光却缓缓冲五大派的阵营扫过去,一时间,除去武当外,峨眉和华山亦跟着喊叫起来。

    峨眉却是和昆仑早有怨气,加上丁敏君这样的女人率先开口一喊,便是灭绝亦来不及阻止,而华山却是始终紧跟少林之后。

    “很好。”

    子钦冷冷一点头,突然间随手指指。

    “据说峨眉的剑法很是凌厉,蒋王,你便去叫众位师太尝试下连剑招都展不开的滋味,华山派的武功据说传承当年的全真教,当是以守为主,攻守配合,丁晴,你便去试试看华山派的守势,至于崆峒和少林,嘿嘿,不妨一起上,我依旧只对宗老儿出一剑,一剑之后宗老儿若是安然无恙,便算他运气。”

    这番话却当真已经狂妄到无法无天的地步,此时,便是空智亦不打算再调解什么。

    而圆音更是已经怒吼着握着禅杖大步走出。

    “峨眉,听说他们从蒙古王爷那抢来的倚天剑不错,我这柄剑却不知能否守住倚天剑的攻击呐,呵呵。”

    蒋王淡淡一笑,说着看似谦逊,实则傲气到极点的话语朝峨眉那边走去。

    “还请峨眉派的灭绝师姐指教。”

    蒋王缓缓走到峨眉派阵营前,剑也不出鞘,却是抱剑施礼道。

    这个礼节虽然做的十足,但是话语中却露出一种峨眉派除去灭绝外再无他人的意思,只将那些峨眉弟子气的半死。

    灭绝的脸色数变,终究再也忍不住倚天剑出鞘。

    蒋王走向峨眉的时候,丁晴却亦是走向了华山,和蒋王不同,蒋王属于那种傲气内敛的人,平时看不出,但是一旦遇事却是极度的自傲,而丁晴却完完全全是拼命三郎的架势,便是损人不利己都会拼命。

    人未走到华山派之前,丁晴的剑却已经出鞘。

    “我的剑,能发不能收,华山派的众位,若有死伤只怪你们自找,且不怪我。”

    丁晴的话却是霸气侧漏,完全没有半丝谦逊的劲头,而华山派自鲜于通起却是一个个差点被气的七窍生烟。

    “小贼,纳命来。”

    三组人,第一个出手的却是宗维侠,这老小子被子钦气的不轻,若非少林空智开口早已经忍不住和子钦战作一团,此刻,便是少林亦已经决定和子钦动手,他哪里还能忍得住。

    普一出手宗维侠用的便是七伤拳。

    七伤拳,一拳七伤,刚柔并济,却是天下拳法中极为上层的一种。

    宗维侠固然为人不行,武功亦算不得顶级,但是含怒出手倒当真有几分气势,这一拳击出,便是何太冲夫妻亦是暗自点点头。

    只不过,也只是点点头而已,何太冲夫妻却是半点未曾替子钦担忧。

    这五年间子钦慢慢的将独孤九剑融入昆仑剑法,又推成出新创造自己的剑法,何太冲夫妻虽然并不知道的太详细,但是亦是了解一些的,却明白早在四年前子钦的剑法便已经足以破尽天下武功。

    “和尚,你还不出手,要知道,机会只有一次,你不出手,宗老儿的死可就是你袖手旁观造成的。”

    子钦身影微微一晃,卸开宗维侠的拳劲,口中却是冷笑着开口。

    这话出口,本来还犹豫和宗维侠合击子钦有失身份的圆音顿时再也忍不住,手上禅杖带着呼啸的风声朝着子钦攻过去。

    禅杖,棍棒,这类长兵器除去北宋初年宋太祖外便再无人能够仗之成名,就算同为北宋的打狗棒和南宋欧阳锋的蛇杖亦不过是长不到两米左右的短兵器而已,其武功招式亦多是灵巧多变的类型。

    然而,此时圆音这一杖出手,却是让人在狂猛无匹的力量中看到了一丝大巧若拙的气息,这脾气暴躁的和尚,本练不成什么灵巧多变的招式,却得益少林寺数百年的藏经流传下来的七十二般技艺,终于让他练成一套大巧若拙,以力取胜的杖法。

    圆音这一杖击下却是将子钦外围的所有退路封死,且劲力笼罩随时可以攻向子钦身上数十处要害,而于圆音出手的同时宗维侠却是身体一缩,紧紧的缠绕到了子钦身边。

    这天下武林中人的兵器最长最猛的也就是少林寺的禅杖,而同样最短最猛的拳法恐怕现在也就只有崆峒的七伤拳,此时两者配合顿时在子钦的身周形成天罗地网,十面埋伏一般的攻势。

    子钦不管是闪避,反抗,格挡似乎都不足以摆脱这种困境。

    总之,不管如何,圆音和宗维侠的攻击总有一样会降临在子钦身上,而子钦的攻击却并不足以伤到这两人。

    一时间有暇看着这里的人纷纷忍不住惊呼一声,任谁看来子钦恐怕都绝无幸免之理。

    然而,何太冲夫妻和昆仑弟子却依旧满脸云淡风轻的样子。

    那边,丁晴和蒋王甚至还有心思对着各自面对的门派缓缓的摇摇手。

    “切莫要看师兄那边的战斗,灭绝师姐还是专心点出剑的好。”

    “还是别看师兄的战斗,否则你们胆气已泄,这战斗未免就过于无趣。”

    两人的话语不同,但是却都对子钦的信心足到不行,当然,亦引来峨眉和华山一些弟子不屑的反驳声,只是,对于那些反驳二人却是笑笑而不语。

    实际上,已经不需要二人开口,因为,圆音和宗维侠的攻势才成,子钦的剑却已经击出。

    这一剑击出的时候其他门派的弟子还好,昆仑弟子,包括何太冲夫妻在内却是一个个眼睛瞪得老大,他们已经许久未曾见到子钦出剑。

    对于子钦这个昆仑剑神的剑法早成为他们心中最大的好奇。

    这一刻,便是丁晴和蒋王亦忍不住抽出时间转头看子钦出剑。

    然而,这一剑却没什出奇的地方,既无漫天飞扬的寒芒,也没有什么若追回流逝时光的绝然,这一剑似乎只是一个刚学剑的人随手刺出的一剑。

    昆仑众多弟子还在专注的看着,其他门派的弟子,却已经大笑的大笑,失望摇头的失望摇头,一些心地善良的更是忍不住微微一叹,已不忍心再看。

    这一刻,十个人倒有九个人认为子钦已经死定,而剩下的一个尚是昆仑派的人。

    圆音冷笑着禅杖罩下,宗维侠亦是满脸森寒的尽全力打出一拳,子钦拙劣的剑法没有让他们产生丝毫留情的心思,反而让他们更加出尽全力。

    但是,变故也就在他们全力一击的时候产生。

    子钦这毫不出奇的一剑竟不知怎的刚好挡在宗维侠全力打出的那拳前方,而且,剑尖所指却是宗维侠手腕的要穴。

    宗维侠的七伤拳固然已经有点小成绩,但是一来他不是刀枪不入,二来,也只是有点小成绩,他这拳若是继续挥下去,恐怕拳风还未触碰到子钦,他自己的手反而要彻底的废掉。

    骇然之下宗维侠拳头猛然间朝着子钦长剑所指的反方向一缩,对于宗维侠来说这一缩固然失去击杀子钦的机会,固然可能让子钦得意全力的摆脱圆音禅杖的攻击,但是却能够让自己的手避开自己的剑尖,且躲到子钦长剑出击方向的反面,不至于因为不小心而被子钦的长剑误伤,却是极为保险。

    然而,心中所想美好,实际情况却绝非如此。

    宗维侠手腕刚刚一缩,突然间便觉得一股大力狠狠的击打下来,然后他的手腕就好似民间百姓常吃的麻花一般被大力打折,而且不仅仅是手腕,几乎同一时间这股力量将他的中间的几根手指骨也一并打的粉碎。

    宗维侠猛然间差点痛的跳起来,只是,还不待他痛呼出声,眼前那一道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长剑却好似风中一片落叶被风一吹从他前方转个弯又朝着他的脖颈而来。

    这一剑宗维侠能够看出所有的变化,每一丝最细微的轨迹,但是偏生他的动作却丝毫跟不上思维,想要闪避却连动弹一下都不可得。

    长剑落在宗维侠的脖子上。

    这崆峒五老之一的老儿脸色顿时灰白下来。

    同时他亦看清楚了将他手腕骨和手指骨打的粉碎的罪魁祸首,却是圆音的那根禅杖。

    “我说过只出一剑,却不想你连我半剑都接不下,本身你辱我昆仑,又辱骂到我,其罪当取你姓命,但是你这等人却又怎配死在我的剑下。”

    子钦的声音冷然响起。

    这一刻,四周倒吸冷气的声音才如夏夜的蛙声一般此起彼落的响起。

    这里不论六大派的,还是明教的无一不是好手,子钦那一剑任谁看来都并无出奇之处,但是却不想这一剑的效果却能够这般的好。

    若是说碰巧,只怕连那明教的厨子都不会信。

    那唯一的解释则只有一个,这一剑实在已经到返璞归真的境界,看起来平平无常,但是实际上却已经秒到豪颠。

    虽是一剑,却已经算准了宗维侠出手的角度,以及圆音出手的角度,并且足以以最为简单的一剑左右两人的招式。

    “好,好剑法,好武功,今曰算我宗维侠载了,但是这却绝非崆峒七伤拳败在你昆仑剑法之下。”

    宗维侠苦涩的低吼起来。

    本是想要借着殷天正力竭的时候占便宜,不想便宜没占到,却惹的一身搔。

    “崆峒七伤拳亦算一绝,你崆峒以后但有杰出人才将其练到化境,尽可以来我昆仑一试威力,然此次,不管你如何说,却是我昆仑赢了,你认是不认。”

    子钦目光淡淡的看着宗维侠,后者眼神逐渐暗淡下去。

    “小子,你要杀便杀,休要侮辱人。”

    宗维侠无言以对,地上,被殷天正折断四肢的唐文亮却是大声的吼叫起来。

    这崆峒五老虽然不堪,但是到底亦是有硬骨头的,就如唐文亮,他人品未必就比宗维侠好,但是骨头却绝对够硬。

    “不知道是谁先口出污言的,却还有脸在这里叫嚣。”

    然则,便是再硬骨头子钦此时亦是看不上,门户之争,便是无理也说的有理,何况有理,子钦又不是张无忌那等人,又怎么可能任由唐文亮这些人计较。

    这话出口,唐文亮张大的嘴巴顿时僵硬,他便是再有千般豪言壮语,但是在这事实面前却也只能苦涩的全部咽下去。

    什么叫做自取其辱,这便是自取其辱。

    而同样尴尬的还有举着禅杖站在那儿的圆音,宗维侠手被废虽然是子钦剑法所致,但是却也无法抹去敲碎宗维侠手腕骨和手指骨的是他手上的禅杖。

    “道歉吧,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辱我昆仑,今曰你若道歉我便原谅你一次,待你或者你崆峒任何人士练好七伤拳再来找我。”

    子钦却没有理会少林的心思,他目光淡淡的看着宗维侠开口道。

    而迎着子钦目光的宗维侠却是浑身一颤,子钦只说若道歉如何,却未说不道歉如何。

    但是宗维侠却能够看到子钦眼中那浓烈到化不开的杀机,他的身体一颤,心中立刻肯定,若不道歉,今曰光明顶上的崆峒派人士恐怕无一能够走下光明顶。

    这次六大派皆是尽起精锐而来,崆峒亦不例外,宗维侠便是再蠢也知道一旦今曰光明顶上的崆峒派人士尽皆死亡,那崆峒这一派恐怕也就得从江湖除名。

    这情况不仅宗维侠想得到,唐文亮亦想得到,在场的其余几派更无人想不到。

    一时间偌大的广场再无一人开口说话,却是将目光都集中在了宗维侠的身上。

    (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