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四章 武侠

    这桌上的心法在昆仑派自然属于上乘。

    换做现在昆仑派任何一个弟子恐怕都会视作珍宝,偏生子钦身怀数种神功,对这心法却是不屑一顾。

    加上子钦心中对于何太冲夫妻俱无好感,尤其是对班淑娴,更是厌恶无比。

    这心法子钦却是半点没将其放在心上。

    任由那张白纸铺于桌面,子钦起身朝着屋外走去,他此刻却只想稍微走走,顺带看看是否能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屋子外,子钦却发现这里不过是昆仑派的后院某个别院而已。

    他大步的走出,却早有一个中年仆役迎上来。

    “您是想先填饱肚子,还是立刻回自己的住所。”

    中年仆役恭敬的开口。

    子钦却是疑惑的看着这个仆役,仅看此人对他的态度,很显然,此人极为敬重他。

    子钦接受了这个身体的所有记忆,却是知道,这具身体绝对没有什么值得旁人尊重的,虽然这是一个练剑的奇才,但是就目前来说这具身体却是半点剑法都不会。

    既然如此,那么,这个仆役尊重他唯一的原因恐怕只有何太冲夫妻的原因。

    子钦眉头深锁,却是已经可以基本肯定他与迷糊中听到的那个尖锐声音乃是班淑娴的声音。

    只是,这个老女人为何这般对他却是委实想不明白。

    “我难道不能留在这里吗。”

    子钦心中思索着,突然间想到一个弄明白自己身份的办法。

    子钦本是一个龙套演员,大智慧固然没有,但是小市民的狡诈却还是有一些的,加上这段时间主世界,名家世界的见闻,这眼界一开阔,脑袋却已经比以往好使的多。

    这句话子钦问的极为突然,却是一种试探,在这情况下仆役就算再怎么得到旁人的指示恐怕亦会本能的吐出实话。

    果然,子钦的这话才落下,这中年仆役已经不假思索的开口。

    “您若是肯留在这里自然是再好没有,大夫人一定会非常开心的。”

    这中年仆役的语气极为高兴,却是没有丝毫作假的可能。

    子钦的眉头锁的更加厉害,他心中越发肯定,他所扮演的这个角色和班淑娴之间一定有着什么关系。

    说实在话,子钦却是当真不想和这个讨厌的女人有任何关系。

    嫉妒,残暴,蛮横,无礼。

    这个女人可以说占尽了倚天世界女人所能达到的恶毒的极致。

    便是被灭绝老尼姑逼迫下变的邪恶的周芷若和她比起来亦是远远不及。

    “我,我去请夫人。”

    中年仆役兴奋的嚷嚷着朝着前院跑了出去。

    子钦正处在焦虑中,一时间竟没有能够拉住这个中年仆役。

    微微叹息一声,子钦战神走回这个别院,既然中年仆役已经去通知,那么,他却亦是不会逃避。

    反正他对班淑娴的态度便是这样,拜师是绝无可能的,若是班淑娴接受的了,他便住在这里,若是不行,他便会去住大通铺。

    回到屋子内子钦一屁股坐下,也不管那张铺在桌子上的纸张。

    班淑娴绝不是什么好人,子钦自认为自己亦不是容易屈服的人,心中所想却是,若是一旦闹崩,他便等待张无忌的到来,然后帮助张无忌逃出昆仑派,紧随这个主角图谋九阳。

    一边坐着,一边思索着该如何隐藏在昆仑派附近,又如何帮张无忌逃脱,子钦却似从未发现他竟是半点没想过留下来该如何,又该怎么和班淑娴相处。

    不过一会的时间,外面突然出现一股气息,这气息不算太强,但是却已经远胜过丘处机之流。

    子钦心中暗自计算,班淑娴应该属于倚天中二流中的巅峰,这倚天世界的武力却是要比笑傲强盛太多。

    他这般想着,目光却是朝着门口看去。

    一个高大的身影便在此时走入了屋子内,这是一个老妇人的身影,她的容颜已经衰老,但是眉宇间却能看出一股煞气。

    这种煞气若是生于男儿眉宇间,那所生煞气之人一定是枭雄般的人物,便是能翻手为云覆手雨,亦绝对是个纵横江湖的豪杰。

    只是,这煞气若是生于女人眉宇间却绝对是种灾难,切莫说班淑娴年老色衰,便是班淑娴年华正茂,倾国倾城,若是拥有这等煞气恐怕何太冲亦只能够退避三舍,有敬有畏,而绝对无爱。

    “你已经决定拜师。”

    班淑娴走入屋子内,四平八稳的坐到了子钦的对面开口道。

    这句话班淑娴问的极为生硬,莫说子钦本是自傲的人,便是一个庸人被这般问亦会怒气上升。

    “拜师,怎么可能。”

    子钦冷声道,这话却是让班淑娴眉毛一挑就要发怒。

    子钦冷冷的看着班淑娴挑眉弄眼,打定主意,一旦和班淑娴撕破脸立刻就叛出昆仑,这样的门派却是不待也罢。

    不想,班淑娴眉头一挑,眼看着要发怒,却是好半响之后失落的叹息了一声。

    “你的脾气却是和你的祖辈一般倔强,你的天赋亦和你的祖辈一般优秀,只是,你若是不能改掉身上这份迂腐,便是你的天赋比你祖辈胜出,我亦绝不会让你学武。”

    班淑娴初时几句话说的极为感慨,最后两句的时候却又变成声色俱厉。

    这番话却是让子钦更加的摸不着头脑,他的眼中很自然的露出疑惑的神色,看起来竟是无比的迷茫。

    班淑娴看着子钦的迷茫,眼中闪过一丝复杂。

    突然,她的脸色再次平和下来,目光静静的看着子钦。

    “看起来你的的确确是忘记了所有的事情,你亦不愧是我昆仑那一脉的弟子,便是忘却所有的记忆,却依旧改不了这等脾气。”

    班淑娴的话语中再次露出无奈的语气,她的嘴角亦是浮现苦涩的笑容。

    “这些年我一直逼迫你拜我为师,却是想要磨掉你身上的迂腐气息,现在看起来却是弄错的方式,你骨子里烙印的却是你祖上的倔强,这份倔强却是绝不可能更改的。”

    班淑娴的语气竟已经转为失落,这个女人从坐下来开始情绪数次转变,子钦却只觉得自己蒙在一头雾水中。

    尽管他能够听出班淑娴每一次语气转变,但是却无法听出一丝丝有用的东西。

    好在的是,便在子钦不解的时候,班淑娴却缓缓的从头说起。

    “我们昆仑亦是有漫长的历史,当中原各大派还未曾出现的时候昆仑山内却已经有结庐练剑的隐世高手,只是,一来这里地处偏远,二来昆仑未出现过什么惊才绝艳的人物,却是不闻名于世间,直到宋朝末期我昆仑却才终于出现一个奇才。”

    班淑娴缓缓开口,子钦心中却是冷笑,昆仑在金大侠的世界名声不显怕是不止因为这些,地处偏远,没有奇才都是次要的,最主要却是昆仑这地方实在有点不佳。

    北宋以及之前的时候这里毗邻逍遥派,慕容龙城何等人物,昆仑派便是再多奇人异事恐怕在慕容龙城面前亦是不够看,再之后却出现天山童姥这个怪胎,生死符之下管你昆仑派还是点苍派,要不臣服,要不就别做武林中人。

    熬过这段时期,本来应该是好了,但是,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却又一下子出现了西毒,出现了明教。

    好吧,昆仑派只能继续忍,这一忍便忍到了南宋末年。

    终于,西毒死翘翘,逍遥随着西夏完结,明教被蒙古撵的好似兔子一般,而昆仑派却在这个时候出了一个何足道。

    于是,昆仑满血,满状态复活,江湖中也才有了昆仑这个名号,而且,以何足道的武功,昆仑亦绝不再是酱油党,不会再和神雕中一样只是打酱油的所在。

    只是何足道亦是倒霉,才出山就碰到当时还是和尚的张三丰,终于因为自己的自大而被自己的誓言束缚,一辈子不入中原。

    子钦心中一转,却已经将昆仑的古今都想的通彻,而这个时候班淑娴却才继续开口。

    “当年昆仑派前辈何足道号称昆仑三圣,武功何等厉害,若不是因为誓言而终生不入中原,我昆仑派恐怕比来现在却要强盛十倍。”

    班淑娴语气中带着无比的傲气。

    子钦嘴角一撇,刚要想些不屑的话语,却蓦然间愣住。

    南宋末年,杨过夫妻已经归隐江湖,郭靖夫妻却即将战死襄阳,其余的五绝中人亦到了迟暮之年,而当时何足道不过二十几岁,武功之高却已经骇人听闻,若是不是受誓言所束的话恐怕在中原武林的声威绝不会下于欧阳锋。

    一念至此,子钦却也不得不承认班淑娴话中的意思的确有那么几分道理。

    何足道的剑法放眼当时的天下恐怕唯有寥寥数人能敌,而他的内功亦是极强,原著中固然败给张三丰,但是要知道张三丰的内功在神雕街尾的时候却已经堪比尹克西,却绝非弱者。

    何足道便是比张三丰多练了十多年内功,但是,昆仑派的内功又怎么比得上九阳神功。

    九阳神功。

    子钦狠狠的一握拳,若是当初射雕初期那老和尚给自己的是九阳该多好,不说若得九阳恐怕他的实力远胜现在,便是这该死的北冥任务亦不会出现。

    班淑娴此时却正在说着何足道的事情,突然间看到子钦的手已经握拳,眼中顿时忍不住露出一丝喜色。

    这世事便是如此,一个误会可能改变许多事情。

    若是此时子钦不是因为九阳而心中感慨而握拳,恐怕后面很多故事便不会再发生。

    班淑娴絮絮叨叨终于将何足道的事情说完。

    突然却又笑起来,这一笑倒是显露出几分老人家的和蔼。

    “说起来亦是机缘,当年何祖师若不是受誓言所束未必便没机会和郭襄祖师发生点什么,而若真发生什么,恐怕何祖师亦不可能接掌昆仑,郭靖祖师亦不可上上峨眉,统和峨眉山中那些隐士创出峨眉一派。”

    这几句话班淑娴说的时候却满是和蔼的神色,再无半点尖锐的语气。

    子钦忍不住微微有点奇怪的看向班淑娴,这个女人竟亦有这样的一面。

    “是不是觉得这会儿的我不像是我,实际上这世上又有哪个女人喜欢做泼妇,只是,我若是不做泼妇,恐怕这昆仑早已经没有我的位置。”

    班淑娴的眼中露出一丝凄苦的神色。

    子钦看着这个女人,心中一时间亦不知道想着什么,或许本如那句老话,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这班淑娴固然让人无比的可恨,但是却未必没有可怜之处。

    实际上原著中班淑娴让人觉得厌恶,无非便是一开始的时候和张无忌为难,以及想要毒死何太冲的五夫人,第一印象给人极为可恶的感觉。

    只不过,回过头想一下,若换做黄老邪碰到冯衡和别的男人挤眉弄眼恐怕黄老邪早已经直接上去一巴掌拍死那个男人,而至于张无忌那一段,迁怒本是黄老邪的本性,却更是正常。

    只是,若是事情发生在黄老邪身上断然没有人会觉得黄老邪厌恶,或者,这便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

    男人如此叫做邪,女人如此便是恶毒。

    “你看这昆仑山,蔓延出去好似要到天的尽头,这山中也不知道存在多少奇人异事,我昆仑一派虽然自称是昆仑派,但是却又如何能够代表整个昆仑山中的修士,只是,我们既然已经称呼自己为昆仑派,却是再没有后退的可能,我们只要稍微退缩立刻就会被人吞的连骨头都不剩。”

    班淑娴突然站起身,他走向后面的窗口。

    子钦的这个屋子的确是个好地方,后面窗口可以直接看到昆仑山脉的景象,只是,昆仑山实在太大,从这里看出去却是一片云雾缠绕。

    “掌门并非一个有魄力的人,他成天所想无非就是找个侍妾生个儿子,只是,他却不想想,若是想让他儿子上位,那得多少昆仑弟子陪葬,我们昆仑派又是不是受得了这等损失。”

    班淑娴的眼中闪过一丝狠辣,“所以,他便是再娶上十房八房我也绝不会让他有儿子。”

    最后这句话却是再次显露出这个女人的狠辣。

    子钦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却是才明白,为何原著上说何太冲除去大房外还有四个小妾,却是一个孩子都没有,原来这其中还有这等秘辛。

    一念至此,子钦却再次忍不住为班淑娴的狠辣而吃惊,这个女人的手段当真是狠的厉害。

    “你可知道,你为何跟你说这些。”

    班淑娴一语说完,却又再次看向子钦,她的眼中露出一丝柔和。

    “因为我从开始就想让你成为昆仑下一任掌门。”

    班淑娴的话恍若石破天惊,子钦整个人都几乎傻掉,班淑娴竟是准备让他成为昆仑派的掌门。

    只是,这,却又怎么可能。

    子钦傻乎乎的看着班淑娴。

    昆仑派的掌门之位子钦自是不看在眼中,但是,班淑娴的决定却是真正的让他觉得不能理解。

    “你本是当年何足道祖师一脉,你的天赋亦绝不下于当年的何祖师,最主要,你身上有着我昆仑一脉丢失许久的傲气,所以你却是最适合成为昆仑掌门,但是你身上的迂腐气息却太过,这却是大问题。”

    班淑娴一字一顿的开口。

    “你若是能够保住自己的傲气,却去掉自己的迂腐之气,那便是我昆仑最适合的掌门,到时候我便是和太冲同归于尽亦会助你登上掌门之位。”

    班淑娴的眼中竟已经露出一丝淡淡的悲哀。

    子钦看着这个女人,突然间心中冒出一个感觉,这个女人只怕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只是,那些故事恐怕这个女人这辈子都不会跟人说,恐怕便是何太冲亦未必知道。

    这班淑娴一番话倒是说的子钦对她产生不少和原著截然相反的印象,但是,固有的印象却又岂是那般好改变的。

    待到班淑娴话语落下,子钦却是突然冷笑着开口。

    “若是我不按照你的吩咐来,你却又会如何。”

    这话子钦说的极为冷然,班淑娴微微一愣,眉宇间闪过一丝怒意。

    “你的天赋我是知道的,只要让你练武,将来昆仑迟早是你接掌,但是,你若是不能改变那等迂腐的性格,若是不能狠下来,我便绝不会任由你练武,何祖师当年虽有傲气,但是身上的书生气却更重,便是换做现今的掌门若是处在当年何祖师的位置上恐怕亦会做的比何祖师好,我昆仑早已经扬名中原百年。”

    班淑娴厉声开口,她狠狠的一拍桌子站起身,目光好似两道电芒一般的盯着子钦,这番话班淑娴说来原是大逆不道,偏生这女人说的时候浑身上下充满莫名的气势,却让人觉得这话本是这个理。

    “我虽然想要昆仑有傲气,但是,你却要知道,光有傲气是闯不了江湖的,这江湖上人人都自称大侠,但是真正的大侠有几个有好下场,你给我牢牢的记住,活着的武林中人才是大侠,死掉的永远都只是死人而已。”

    班淑娴很是有点怒其不争的看着子钦,又训斥了几句话却才愤愤的离去。(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