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九章 绝不能躲

    ()十五剑的恐怖让子钦深深的忌惮。

    他终于明白燕十三为何要自杀,这一剑本不是应该出现在人世间的剑法。

    这竟是带着魔力的一种剑法,这一剑自孕育出来便是为了剥夺,剥夺世间的一切以保持剑法本身的存在。

    不管是敌对它的人,或者施展它的人都只是它的工具而已。

    这一剑,不存在任何意义,什么正义,什么报仇,什么剑客,甚至剑都和它无关,它所在,只是为了毁灭,先毁灭世界,然后毁灭自己。..

    子钦创造的十五剑固然不是燕十三的那一招灭世剑法,但是却有着和那一招几乎相同的潜在属xing,固然,子钦比燕十三好点,但是却也绝对无法支持子钦掌握这一剑,这根本不是人类能够掌握的剑法。

    经此一次之后子钦再不敢练这一招剑法,然而,他却突然恐惧的发现,便是他不去练,这一招剑法亦已经附在了他身上。

    他只要出剑,不管是脑海内想的什么招式,但是施展出来却统统已经有了几分那招剑法的气息在内。

    这招剑法当真如原著所言,就好似养在血脉中的毒龙,你固然已经不想去养他,但是他却已经和你融为一体,依附你的骨,吸食你的血肉,转为补养自己的养分。..

    子钦终于感受到了燕十三临死前的感觉,这一剑的的确确足以让任何人恐惧。

    子钦也终于明白为何谢三少会断掉自己的拇指。

    这一剑,本是如魔鬼一般的存在。而谢三少却又是剑中之神,这世间的剑法谢三少只要看一遍就一定会记在脑海内,而谢三少记住的剑法几乎没有不被谢三少学会的。

    只是这一招谢三少却绝不敢学,所以谢三少唯有断掉自己的双手拇指,唯有将自己的剑尘封他乡。

    而现在,现在子钦亦已经学会这一剑,这一招魔鬼一般的剑法。

    子钦亦已经没有办法控制这一剑,他似乎亦只有将自己的剑尘封。

    只是,谢晓峰可以尘封自己的剑,因为谢三少背后有神剑山庄。因为谢晓峰便是丢下剑这世上亦无人敢轻触谢三少的虎须。

    但是。子钦却怎么能够丢下剑,他若是丢下剑,恐怕从他开始,到他的家人。每一个都会死。

    子钦绝对无法丢下剑。亦无法丢下武功。所以,接下来的ri子子钦唯有一边想着如何忘却那招剑法,或者完全掌握那招剑法。一边修炼上古练气术。

    北冥神功子钦是绝对不敢去修的。

    这玩意不愧是世界任务,不管是三少爷的世界,还是主世界,这玩意的内功都是只增不减,子钦很无奈的发现,下一次进世界他只能够进金大侠的世界。

    不但下一次,以后每一次进世界,只要可以他都得进金大侠的世界,直到进入天龙世界,直到他学会完整的北冥,然后学会逍遥派所有的武功,完成这个逍遥任务。

    然而,修炼两天上古练气术之后子钦却又骇然发现,这上古练气术竟已经慢慢的和北冥神功产生共鸣。

    两种武功产生共鸣,唯一的解释便是这两种武功有极大的可能融合成为新的,更强悍的武功。

    放在别的时候子钦若是发现自己的武功出现这情况,一定高兴的不知所以。

    但是此时子钦却只觉得无比的森寒。

    北冥神功若是被融合成其他的什么武功,便是融合成超越太祖神功的其他武功子钦恐怕亦高兴不起来。

    因为那该死的世界任务,这个没有失败惩罚的任务。

    没有惩罚,就子钦对系统的了解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唯一的可能只有一样,那便是,若是你失败已经无需系统去惩罚。

    而现在看这残缺的北冥,便是主世界都不影响他内功的积累,子钦几乎可以肯定,这个任务若是完不成,那便不是在名家世界的死亡,而是会连通主世界一起死亡。

    联系she雕世界虚竹后人,那白发男子所说的话。

    “一入逍遥,永无退路,已经修炼无相功,却是再不可能有其他选择,只能够沿着,无相,北冥,独尊发现下去。”

    这句话子钦不知道是否当真如此,但是子钦却不敢冒险。

    子钦唯有控制着上古练气术,隔绝它和北冥融合的可能,好在子钦的一心二用亦是练到极致,便是一边隔绝,一边修炼亦不成问题。

    如此,又过去几天,时间已经越发的接近东临家族安排的所谓老兵回校的时间。

    南宫无畏这段时间亦是忙的不可开交。

    老兵回校,是东临家族在和皇室正式撕破脸之前最后的一次行动,不客气的说是北校区之内东临家族和皇室的一次博弈。

    子钦,皇室安排在北校区的人,东临家族北校区势力,三股力量当在这段时间杀的不可开交。

    而这三股势力又以子钦最弱。

    子钦来到北校区的时间最短,本身也没有什么势力,若不是那次索玛尔一行,恐怕子钦便是参与这场争斗的资格都没有。

    而现在子钦已经有了这一份资格,那些索玛尔的学生纵使有一些因为家族的关系而摆脱子钦那墨家jing髓思想的影响,但是却亦有大部分保持着被影响的状态成为子钦忠实的追随者。

    只不过,对于这类事情子钦一贯兴趣不大,所以,这些事情都是南宫无畏在安排。

    三股势力纠缠,其中自然有无数需要注意的事情,亦有无数需要准备的事情。

    皇室早已经派遣人进入北校区,经过调整。皇室在北校区的力量已经达到所能达到的极致,而且,每一份力量都已经被统筹安排到位。

    东临家族更毋庸说,这家族掌握着北校区百分八十以上的力量,整个北校区可以说都已经充塞着东临家族的战云。

    唯独子钦这伙人,势力最小,稍不留神就会被人一口吞掉,便是有皇室在旁边扶持亦是无大用。

    偏生南宫无畏却将这巴掌大的势力整合的密不透风,莫说东临家族,便是皇室亦瞧不出他们内部的奥秘。终于使得这股势力勉强立足在皇室和东临家族之间。

    当然。实际上无论皇室,还是东临家族却都知道,这股势力不管南宫无畏整合的再好,关键点却还是在子钦的身上。

    子钦生。加上南宫无畏的统率力。这股势力足以让东临家族和皇室都不敢小觑。

    而若是子钦死。那么,便是南宫无畏军神附身亦无法带着这股势力抗衡东临家族,便是皇室亦会趁机吞掉这股小势力。

    此时。东临海正在将一堆关于子钦的资料递给两个人,两个看起来脸容好似钢铁一般的男人。

    这两人的脸容宛若钢铁,身姿亦是宛若钢铁,他们虽然坐在东临家族最柔软的兽皮大椅上,但是整个人却坐的笔直,如一柄随时会刺出去的剑,那样子好似他们坐的不是什么兽皮大椅,而是一张电椅一般。

    他们的目光亦和他们的脸容,他们的身姿一般,刚硬,冰冷。

    他们很仔细的翻看手上的资料,每一页都看的极为认真。

    那堆资料不过数十页,这两人却是看了半个时辰的时间。

    “此人若是能够上战场,不需三个月当能进入天人境,半年之后,或者能成为真正的高手,两年之后,可以争夺边军第一的名头,五年之后,将名震天下,十年之后,恐怕整个帝国能胜他的人不会超过十人,二十年之后,毫无疑问可以成为天下第一。”

    半个时辰后,两人放下手上的资料,其中一人声音冰冷的开口。

    东临海的脸se随着这些话语逐渐的变的难看起来,对这两人的话东临海没有半点怀疑。

    这两人是一对双胞胎兄弟,名为邓可,邓旺,两人任何一人的实力放在边军都是首屈一指,而两人还练有一套合击的武功,一旦两人联手,绝对能够排名边军前百名。

    莫要小觑这百名,这可是将边军大多数将领都计算进去的排名,而边军的数量则整整千万。

    便是将东临海自己丢进边军,恐怕亦是排不到千名之内。

    这个世界虽然武力为尊,但是却又是国家集权高到骇人的世界,真正的高手往往都在军中。

    类似邓可,邓旺这类军人,只消来上一两个就足以灭掉整个国家百分之八十的所谓门派,而一个毕业后进入军中三个月的新兵和一个在校的首席生相比则是天和地的差距。

    东临海本来并不太过于重视子钦,和所有人一样,东临海亦是认为子钦杀死东临沧却是靠着偷袭等手段,但是,当邓旺兄弟的话入耳之后东临海立刻知道,事情恐怕不是他想象的那般。

    然而,这还不是完结。

    “就算不进入军中,半年后此人亦肯定会入天人境,两年后亦会成为真正的高手,而只要不死,此人早晚亦会天下无敌。”

    邓可将资料在桌子上摊开,他伸手指着其中一段。

    “根据这一段所示,此人恐怕掌握着万元归宗的奥秘,这套秘典当年被人轻视,因为他只能凝练基础能量,却不可能凝练出高等级能量,但是却实则蕴含世间所有武学的基础奥秘,而再看这一段,此人仅用一个晚上便学会元天气海。”

    说到这里,邓可钢铁一般的脸容上亦露出一丝惊容。

    “此人的天赋却当真让人恐怖,所以在旁人手上一无用处的万元归宗,在此人手上恐怕会成为世上最全面的武学宝典,更可怕的却还不是这些,我们来看这段,此人在清源镇的时候不过是一个纨绔,武技差的让人不忍目睹,但是,从柳飘飘挑衅开始,此人成长的速度之快却当真骇然。”

    邓可不断的在那堆资料中伸手指着分析道,东临海的眼中露出凝重的神se。却忍不住疑惑的开口。

    “难道,便没有可能此人一直隐忍,然后突然暴露。”

    东临海自然是相信邓家兄弟,但是却又实在不愿意相信子钦的天赋这般可怕。

    “我们从他和人交手上可以肯定,他绝非常年隐藏,一下子暴露,而是突然间爆发,实力突飞猛进。”

    邓家兄弟的语气极为坚定,东临海微微一叹,终于无奈的承认子钦的确有那等骇人天赋。

    “资料上说此人一度失去练武天赋。而他暴露实力的时间却恰好和他天赋恢复的时间一致。想来唯一的解释只有,此人真正是个奇才。”

    东临海微微一叹,便是再不愿意承认,他亦不得不承认。子钦的的确确是个天才。是个奇才。

    “这人。一定要死,过几天校庆上你们无论如何,一定要干掉此人。”

    无奈一叹之后东临海的神se却一下子狰狞起来。子钦越是奇才,天才,东临海便越不能让子钦活着,不说东临沧的仇怨,便是现在东临家族和皇室之间的争斗,也绝容不得皇室那边有一个子钦这样的异类。

    “请公子放心,此人或许未来有机会成为天下无敌,但是,现在他却绝不是我们兄弟的对手,他以前之所以能够以弱胜强却是因为他似乎找到了一些有别于常理的武功奥秘,就类似图元国的截脉之法,不过,这类取巧亦只能胜过稍微高出自己些许的武者,他若想靠着那些取巧之法胜过我们却是绝无可能。”

    这话邓家兄弟说的极为自信。

    事实上,子钦若是单纯的靠着什么招式想要胜过邓家兄弟却是无指望,这两兄弟的实力绝对不低于那天突然出现在子钦屋子内,又突然消失,让子钦判断不出实力的男子。

    只不过,邓家兄弟恐怕却也想不到此刻的子钦却又不在是东临海资料上所言的子钦,这世上又有什么人能够想的到子钦体内竟还有一个系统。

    一个堪称逆天作弊易如反掌的系统。

    长风万里,却无秋雁。

    这个世界或者本无大雁这类飞鸟,这本不是子钦熟悉的世界。

    这是深秋,天空高的好似已经通到宇宙,而在蓝天之下,大地之上,一万多号人却在不停的行走,排列,组合成一个个的阵型。

    今ri,是沧澜学院北校区校庆的ri子。

    说来也巧,图元国内乱,东临家族决定正式起事,北校区校庆,这种种事情竟奇迹一般的发生在同一个时间,就好似有人刻意安排的一般。

    校庆,本该是兴高采烈的事情,只不过,沧澜学院是军事学院,沧澜学院是帝**官的出处,所以,沧澜学院的校庆却更类似阅兵大典。

    上万号学生在巨大的校区内不断列阵,各式各样的阵型。

    这个时代固然是武者的时代,但是便是一个百人队天人境的武者在战场上恐怕亦是敌不过有一支千人兵团地境武者组成的阵型。

    阵型正是考验军官素质的最重要依据之一。

    而阵型之后自然是武技,阵型固然可以让千人地境灭掉百人天人境,但是,归根究底武技才是一切的基础。

    在整个校区演武的时候东临海自然是带着整个北校区的导师巡视整个学院。

    上万号人,不算多,但是若是分散开来练武却绝对占地很广。

    东临海带着一群导师挨个的巡视下去,足足走了半柱香的时间才巡视了一半,而便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一阵喧闹传入众人耳中。

    演武的时候自然喧闹无比,只不过,这个地方的人却比别的地方更多,喧闹声亦比旁的地方更加激烈。

    人,都是有好奇心的,这些倒是亦不例外,这里的喧闹顿时引起了这些倒是的兴趣,由东临海带头,这些导师凑了过去。

    人群内,两个汉子正在激烈的打斗,这两个汉子看起来每一个都好似钢铁铸造的一般,他们从脸容到眼神,到身姿,全身上下几乎就没有一样地方不透露着钢铁一般的气息。

    这是两个铁血中杀出来的高手,这样的人不管武功如何,但是一定极为可怕。

    这两人自然是邓家兄弟,老兵回校,并不一定要坐在主席台上,并不一定要有院长介绍这些程序,所以这两人早已经混入学生之中,他们亦吸引了许多学生的注意。

    东临海带着众多倒是站到了旁边,他指着这两个汉子。

    “这两人是边军,是从北校区毕业出去的边军,这两人亦是这次校庆的重点,他们是这次北校区往届毕业生的代表,他们回到北校区却只想看看现在北校区的实力如何。”

    东临海的声音极大,四周,数堆正在演武的学生都已经被吸引过来。

    老兵,边军,往届毕业生,这些都足以引起这些学生的兴趣,尤其又听说这两人是想要见识现在北校区的实力。

    子钦亦是仔细的看着两个老兵,他知道,这两人所谓的看北校区的实力,恐怕便是和他一战的前言。

    这一战他没有可能躲避,因为东临海绝不会让他躲避,皇室亦不会想他躲避。

    最主要,子钦从没有想过要躲避。

    子钦所有的依仗无非便是武力,他躲不起,也不能躲,他只需躲一次,那以往的所有努力都会付诸流水。(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