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九章 东方不败

    杨莲亭本是黑木崖上的杂役头子,其地位便是比起一个普通的曰月教教众亦是不如。.

    但是这个男人却野心极大,为了谋夺曰月教的大权甚至不惜委身男变女的东方不败。

    此时,被子钦威胁下杨莲亭的身体急剧的颤抖着。

    十多年身处高位,十多年生杀予夺,杨莲亭在自己的梦想世界待了十多年,这些年他借着东方不败的威名狐假虎威,作威作福,哪一个曰月教的高手不是对他恭恭敬敬。

    便是他看似魁梧,却手无缚鸡之力亦无所谓,曰月教的教众却依旧会对他恭恭敬敬。

    然而,这一刻,他的这层类似皇帝新装一般的虚荣却一下子被子钦揭穿。

    原来,从头至尾他杨莲亭却什么都不是,扒开东方不败这头老虎,他杨莲亭便是让别人生出看一眼的兴趣都不可得。

    杨莲亭的身体急剧颤抖着,他的牙关咬紧,好似羊癫疯发作一般不可控制,上下层牙齿互相撞击发出‘嘎达,嘎达’的响声。

    突然,人影一闪,杨莲亭蓦然间觉得自己陷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一袭红衣的东方不败好似凭空出现一般坐在了杨莲亭的身边,东方阿姨怀抱着杨莲亭,脸上却是无比的温柔。

    “莲弟,莫要生气,莫要在乎旁人说什么,那些人的胡言乱语你且当他们不存在便是。”

    东方不败的声音极为温柔。

    这亦是子钦第一次看到东方不败,他仔细的观察过去,这东方不败却没有电影中林青霞大姐的风采,全然是一个刮掉胡须,穿上戏子装的大老爷们,那样子说不出的恶心。

    只不过,如此一个人却让子钦感觉一股发自心底的寒意。

    葵花宝典说来可怕,实际上亦不可怕,这天下武功轮到速度快的那是海了去,不说其他,便是什么一字电剑,什么狂风快刀,甚至当年血刀门的血刀刀法练到极致亦是快的如电一般。

    而子钦所经历过的世界,认识的人中西门吹雪,叶孤城的剑更是快到人类所能达到的极致,以后可能还会经历的世界中更是有着圆月弯刀这类便是将人从中间劈成两片却依旧能够让人活上不少时间近乎神话一般快速的刀法。

    然而,这些都及不上眼前的东方不败来的可怕。

    但凡武功,不管是正邪,还是魔,正常修炼的却都比不上非正常的恐怖,东方不败便已经非正常。

    这套葵花宝典在宋皇宫那些太监手上亦是恐怖无比,但是未修炼到极致的时候那些老太监却是断断比不得此时的东方不败的。

    而这世上却又有几人能够将武功练到极致。

    东方不败实际上已经是理智正常的疯子,而且还是一个天才疯子,这样一个人,练了一套被改的面目全非的葵花宝典,最终结果不是成为无人可及的核弹便是成为死人。

    很不幸,东方不败成为了前者,一根风吹的走,水不会沉的绣花针竟成为东方不败败尽天下英雄的武器。

    子钦看着东方不败,目光丝毫不客气。

    那大殿尽头,东方不败的脸上显露一丝淡淡的怒气。

    “莲弟,你且稍微忍耐下,我去杀掉那个人便回来。”

    东方不败怒视一眼子钦,随即却又转过去,安慰一般的看着杨莲亭开口。

    “眼前大敌当前你怎么还这么多废话,除去那个少年外,难道你没看到任大教主一群人吗。”

    杨莲亭怒吼起来。

    这景象如同原著一般将任我行等人惊的不行。

    东方不败曾经亦是一个人杰,自小家贫,但是却自学有成,文武全才,自改名东方不败后更是未曾一败,便是任我行这等狠人亦是摆在了东方不败的手上。

    在任我行想来,且不论东方不败怎么对他,但是这人到底也是一个值得他敬佩的对手。

    但是,现在这一看却让任我行很是失望,甚至有点恶心。

    他一直当做平生第一劲敌的对手居然是这样一个不男不女的家伙。

    “任教主,我求你一件事。”

    便在杨莲亭呵斥东方不败的时候子钦却对着任我行开口道。

    自结识子钦以来这却是任我行第一次听到子钦说到一个求字,任我行心知子钦这样的人心高气傲,绝不会轻易求人。

    一时间任我行却是也不知道应该答应还是不答应。

    但是,任我行到底亦是枭雄本色,只是微微犹豫了一下便已经大笑起来。

    “林兄弟担忧吩咐皆可以直说,莫要再提求不求什么的。”

    微微犹豫后任我行很干脆的回答子钦。

    “东方不败乃是当今武林绝顶高手,我这一身武功亦已经到了对手难求的地步,所以,我恳求任教主待会莫要插手我和东方不败的战斗。”

    子钦的话语极为诚挚,任我行却是看了子钦半天。

    老魔头此刻考虑的却是子钦这话是反话,子钦所求的非是单独和东方不败对战,而是试探他任我行。

    然而,细细的看了子钦半天,任我行终于不得不承认他看不透子钦,这个请求似乎竟是真实的,子钦似乎当真只想和东方不败倾力一战。

    这是一个任我行无法拒绝的请求。

    东方不败到底多强,任我行不知道,他只知道未修炼葵花宝典之前的东方不败已经比他强,而修炼葵花宝典之后的东方不败有多强,那却是当真唯有天知道。

    未知,却是世上做可怕的事情,任我行亦对此不例外,他亦恐惧东方不败的可怕。

    所以,子钦肯站出来他却是相当的赞同。

    “却是辛苦林兄弟。”

    任我行脸上露出一丝感慨的神色对着子钦抱拳。

    后者却是再没有理会任我行,而是转身看向东方不败。

    子钦的手已经握在腰际的剑柄上,剑柄冰冷,子钦的手掌心却温热,他感觉自己心中的血液整个的沸腾起来。

    对战东方不败,亦如当初他冲出去对战叶孤城一般,都让他有种极端兴奋的感觉。

    突然间子钦明白,这才是一个剑客。

    而他直到今天却才真正的肯定自己是一个武者,无惧无畏,只盼和更强的高手对战。

    “你很有勇气,年少俊美,剑法不俗,勇猛无畏,倒也是一个好男儿,可惜,你终究及不上莲弟,更可惜,我却不得不杀你。”

    东方不败起身,他的姿势婀娜到没有丝毫挑剔之处,但是偏生加上他那副容貌却足以让任何人呕吐。

    然而,这么一副让人呕吐的相貌却突然间好似幻影一般一闪即现的出现在子钦的眼前。

    快,这已经不能用快来形容,这几乎可以说是鬼魅一般的影子。

    子钦的手下意识的已经拔剑刺出,最强的一剑,毫无保留的一剑,将攻势发挥到极点的一剑。

    面对东方不败,那什么真武七截阵,什么独孤九剑全然没半点作用。

    真武七截阵固然无双,但是捕捉不住东方不败的动作亦是无用,至于独孤九剑,东方不败根本不存在任何的招式,绣花针亦不是兵刃,独孤九剑又凭什么去破解东方不败的攻击。

    攻,再攻,不停的攻。

    子钦的剑一剑快过一剑,他不敢稍微停顿丝毫,因为,停便是死。

    东方不败的速度已经达到一种极致,偏生东方不败的内力亦是不弱,超快的速度,超强的内力,拿一根绣花针却当真已经比世上任何兵刃都可怕。

    子钦这时候已经没有任何其他的思想,唯有出剑,再出剑。

    他的剑越来越快,到最后的时候他甚至已经不再是通过大脑去想出什么招式,而是单纯的出剑,依旧身体的本能出剑。

    什么五岳剑法,什么独孤九剑,什么七截阵,统统都已经被抛到一边,此时的子钦只是单纯的用手上的剑却刺,仅有一个刺。

    以快打快,快到极致的快,互相强攻。

    在外人看来,子钦和东方不败却已经消失一般,所有人的眼中仅看到一团火红色的旋风围绕着子钦不停的旋转,而子钦的手笔和长剑则化为一道银白色的光团。

    旋风和光团不断的挤压,撞击,各色声音传开,间中亦有一些血迹散落出来。

    没有人知道内中的结果,任我行和令狐冲等人脸上却是露出又惊又叹的神色,他们却是绝没想到东方不败会强到这等境界,而更想不到的却是子钦亦是如此强横。

    战到二十多招,子钦已经完全忘记自己还会什么剑法,他手上的剑似乎已经和他融为一体,他随手挥洒之间似乎尽是强悍无比的杀戮之剑。

    东方不败我可怕的,早得到葵花宝典之前东方不败的武功已经到达一种极致,而修炼葵花之后东方不败却是进入了另一个境界,无招的境界。

    葵花带来的速度和内力让东方不败完全不再需要招式,他随手一击,顺手一刺,这世上都再无人能够接得下,所以他舍弃了招式。

    也因此东方不败逐渐找到出招最快,攻击力最大的方式,那时候东方不败的武功已经到达他所能够达到的一种极致。

    子钦的武功却亦是到了一种极致,他本身善于剑法,天山剑法,反天山剑法,奇峰剑术,七十二路连环剑法,游龙断月剑,五岳剑法,独孤九剑,等等无一不是天下最为精妙的剑法。

    这些剑法却是已经将剑法的奇诡和变化演到极致,亦将剑法的凌厉,快捷,连绵发挥到了极致,不客气的说,这世上便是还有其他的剑法,但是亦绝不可能再超过这些剑法。

    子钦的剑法到这里亦是已经到达一个极致,技的极致。

    子钦虽然身怀剑心通明,但是也不可能再在剑技上有多大的发展,接下来子钦似乎只能够化繁为简,甚至更注重气势,更注重意境的修炼,然后再找寻最适合自己的剑道。

    然而,便在和东方不败一战的时候子钦终于又有了新的突破。

    子钦的剑法被无限制的压缩,极致的压缩,不管是独孤九剑也好,五岳剑法也罢,再神奇的剑法到底都是有多余的招式的,都是不够精炼的。

    而和东方不败这一战子钦却只能够将剑法精炼,再精炼,直到他的剑快到不能再快为止。

    子钦不算什么天才,但是毕竟修炼过那么多高级的剑法,又有剑心,对于剑法却是已经到达一种旁人难以企及的高度。

    此刻,在巨大的压力下子钦的剑法便是突飞猛进,逐渐的从有招化为了无招。

    横撇竖捺,一挥一洒莫不为剑。

    子钦逐渐的已经忘我,这一战却是比当初他扮演蛇王和叶孤城那一战更加的让他浑身血液沸腾。

    这一战,子钦能够感觉自己完全融入其中。

    子钦手上的剑在改变,剑法在改变,他的神色亦在改变。

    大殿内,任我行等人已经退开。

    此时,子钦和东方不败的战斗看起来似乎已经远不如开始的时候那么震骇,两人的出招似乎慢下来,甚至大殿内每个人都能够轻易的看出两人的一举一动。

    但是,任我行和令狐冲却已经微微退开两步,两人小心的将任盈盈和岳灵珊挡在了身后。

    大殿之内,却唯有任我行和令狐冲看的出来,此时子钦和东方不败的速度看似慢下来,实际上却是比之前更加的快了一大截。

    只不过,快到极致,让人看上去反而显得慢了下来。

    “这两人的武功,实在,实在……6”

    任我行死死的看着交战中的子钦和东方不败,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两个实在之后却是半句话的评价也说不出来。

    令狐冲在一边却是眼中闪过无数念头,无数明悟,又夹杂无数的感慨和钦佩。

    子钦这一次和东方不败的战斗让令狐冲获益匪浅,但是令狐冲却深知他便是再修炼十年亦休想及得上子钦一半。

    便在任我行和令狐冲心中杂念丛生,其他人忘乎所以的时候,对战中的两人突然出现异状。

    大殿正中,激烈对决中的子钦和东方不败突然分开。

    两人这一分距离却不大,仅隔着三四米,互相之间都带着无比的戒备,两人的脸色都极为苍白,喘息声粗重无比。

    子钦手上的长剑已经消失,东方不败的双手更是微微颤抖着。

    任谁都能看出这两人竟是两败俱伤的胜负。

    “东方不败,不愧是东方不败。”

    虽然看着眼前这家伙依旧感觉恶心,但是子钦却也不得不承认东方不败当得上曰出东方,唯我不败这八个字。

    从得到系统以来子钦亦不止经历过一个世界,但是能够如东方不败这样让他战的这般辛苦的却还是第一个。

    “你也不差,可惜,若是你不来与我为敌多好。”

    东方不败的声音微微有点颤抖,葵花宝典有成虽然内力亦是不凡,但是却哪里及得上北冥神功,东方不败能和子钦酣战靠的却是葵花的速度。

    “你所求无非是和你那莲弟白头偕老,想来你亦看的出来,凭你是不可能胜过我加上任教主以及令狐冲和向问天的,你何不带着你的莲弟离去,永远莫要再回中原。”

    子钦微微叹息一声突然开口。

    一番酣战,子钦对东方不败的敌意却是已经消去,这家伙穿着和言语固然让人恶心,但是,这却亦不是他求死之道。

    实际上,不算自宫这件事,这家伙亦不过是一个追求自己感情的同姓恋而已。

    “林兄弟。”

    子钦这话才落下,身后任我行却已经焦急开口,他却是不想放过东方不败。

    而同时,大殿尽头,杨莲亭亦是不悦的冷笑起来。

    “东方不败,你若是看上那个少年,你便和那个少年一道离开,我便是死,亦要死在这黑木崖上,你若是还爱我,便杀掉这些人给我陪葬。”

    大殿尽头的宝座上,杨莲亭冷笑着,突然间竟从怀内拔出一柄匕首,手腕一翻便刺入了自己的心口。

    这家伙竟是决绝到这等地步。

    子钦一下子愣住,任我行和令狐冲等亦是愣住。

    他们却是都不曾想到这杨莲亭竟然这般刚烈。

    东方不败的神色微微一滞,随即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你认同我们,我很感激,但是可惜,这份认同现在却已经没什么作用,你觉得这情况下我还能独活吗。”

    这话东方不败说的极为哀怨。

    子钦微微一叹,他的确已经不知道说什么。

    “我是打不过你,这东方不败四个字我却又不打算放弃,我已经换过一个名字,却不想再换一个,且莲弟已经死去,我便是生亦无可恋,我托大叫你一声林兄弟,还望你在我死后将我和莲弟合葬。”

    东方不败的脸上露出一丝平静的笑容,他深深的看了子钦一眼,缓缓的走回大殿尽头,站在那宝座前温柔的凝视着杨莲亭,突然间身体猛然间一颤,便软软的倒在了杨莲亭的尸体上。

    任我行看着东方不败倒下去忍不住便要大步走过去,刚起步,子钦却已经拦在任我行身前。

    “任大哥,我希望你能够厚葬东方不败和杨莲亭。”

    子钦的声音淡然,任我行的眼睛却已经瞪大,微有不悦的看着子钦。

    (未完待续)^-^看书網(www.1300100.com)無彈!閱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